張楠感覺面前的商天雄此時此刻,真是如同變了一個人似得,句句在理,讓她也不知道該是如何回答了。

商天雄看張楠沒有說完,繼續說道:“第一,他們需要聽到的是這件事情的起因,他們現如今都是被矇在鼓裏。這個就是所謂的證據,我們沒有證據根本無法將哪家新公司的給訴訟上法庭。

第二,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人家花了一大把的錢投資了進來,衝的可不是一個小小新起來的公司,完全都是看到藍海集團的勢力不小,將錢投資進來,一定不會打了水漂。

所以,目前需要證據,我們有能力將這家新公司訴訟,我們有能力將他們的業務全部接管過來。你說他們還是會鬧事嗎?”

聽了商天雄的話還真是有着道理,不過目前:“不過目前我們去哪裏找證據?”

“哎,看張總在那邊,我過去討一個說法。”忽然,在人羣中有人指着商天雄他們這邊,衆多的客戶一聽,全部都是一窩哄的擁擠過來。

她們都沒有來的及反應過來,所有的客戶已經圍了過來,有的情緒激昂讓藍海退還他們業務款項,還有的不同意,說就算返還了業務款項,也要支付他們的精神損失費。

衆人將張楠她們圍在了中間,商天雄儘可量站在張楠的身前,說了不少的好話。但是一大部分的可不依然是不依不饒的,急的商天雄心中罵道古塵在幹什麼,爲什麼這麼半天的時間,還沒有把有力的證據查出來。

如果在持續下去,真的不知道這些客戶會不會有耐心,一人一個拳頭,也夠他們幾個人受的。


“你們放心,我們一定會合理的解決。”張楠站在了商天雄的身後,大聲的說道,不過話剛剛說完,就已經湮滅在了人羣噪雜的聲音中。

公路邊上一輛黑色的賓利車中,張天磊正抱着頭悠哉的觀察公司停車場的一切,此時此刻電話也已經響了起來,看了看正是冷玉翠打來的電話,接了後笑道:“玉翠,我們的計劃已經進行了百分之五,等等,再有一個月的時間,張氏家族的產業將會徹底的湮滅。”

“天磊,我從感覺咱們這樣做不對,我。!”冷玉翠當看到天翔一臉絕望的表情時,心裏竟然有一些的不忍。

“玉翠,這都是他們咎由自取,難道你忘了當年老爺子怎麼對待咱們。還不是這小子的母親唆使,我一直都在愛着你。愛你的心永遠不變,我只想看到他們一個個絕望。最後,我們去澳洲海岸邊,看最美的海景好不好?”張天磊一想起當年偷樑換柱的事情,心裏就是非常的來氣。

“嗯,不過,我記着你說事情進入了一個死衚衕中,這些客戶能夠到集團來鬧事。你又是如何做到的?”冷玉翠明明聽張天磊說過,聯繫那些客戶只有三分之一相信,但其餘都是不相信,或者根本不願意趟這次渾水。

畢竟如果藍海集團垮了,他們投入進去的廣告費也會泡湯,於己於私都不好的事情,做爲一個商業中的人,誰會選擇?

“當然,哈哈,我們有貴人相助,不用我們花任何的一分錢。”張天磊笑了笑,說道。

如果不是突然來了一個電話,張天磊還真就是感覺沒希望了,幾乎已經到了絕望的份上。這個電話讓他的希望重新燃起。

古塵聽着二人的電話錄音,已經在他們的話語間,感覺出來這其中必有第三者的插入。他必須要找出來,如果找不出來,恐怕藍海集團的危機很難解決的了。

但是在聽張天磊所有的錄音,只有一條錄音,沒有任何的電話號碼顯示,而且他只有看到錄音條,但錄音中一片的空白,明顯來說對方是一位黑客高手。最起碼以他的能力,很難解開這一段的錄音解碼。

古塵徹底的陷入了沉思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商天雄和張楠他們已經還被困在其中。 集團門口上一衆鬧事的客戶還在聚集中,時常的在裏面還有人高喊,不給錢就打人的話。隨着這些人的起鬨,剛剛還情緒有一些穩定的客戶們,隨即又是激昂起來。開始向着張楠她們中心位置開始推搡,商天雄明顯也是聽得出來,人羣中有人故意而爲,就是要激起了衆怒。

在如此的發展下去,後果真的難以想象,商天雄眼神看向了人羣中,有一個穿着休閒西服的男子,雖然一身的衣服像一個商人,但在臉上的表情上可以觀察出來,一定是市井混混一類。


“保護張楠!”商天雄側頭對丁丁和陳文靜說了一聲,匆匆的就是鑽進了人羣中。

人羣中僱來鬧事的那個小青年,還是在張口起鬨,忽然,一拳頭打在了他的胸口窩上。痛的他一時根本無法說出話來,看到面前一個陌生的男子,正直眼看着他:“你們打.!”

男子剛剛要喊出來,商天雄眼疾手快的將他的嘴捂住:“不要在囔囔了,再多說一句話,我讓你永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男子捱了對方的一拳,就感覺內臟翻騰着難受,如今在看對方的眼神,充滿你若不聽話必讓你橫屍千里。先是一愣,才點了點頭。

“不要狡猾!”商天雄還是提醒了一句,便鬆開了對方的手。

看他還真的是老實後,他纔是朝着另外幾個男子過去,一陣的功夫全部解決,其中有一個不服,被他兩拳差一點給打休克了。這纔是明白對方的話不是危言聳聽,捂着肚子乖乖在也不敢多說一句話。

沒有人在中間起鬨,明顯這些客戶的情緒好轉了許多,但他們還是不依不饒。任憑你說再多的話,就差給他們跪下了,也沒有一個人肯答應。

“喂,古塵,查的怎麼樣了?”商天雄打通了古塵的電話問道。

“還差一點點,這件事情並不是找證據就能行。我最新的發現這些客戶都是被人家僱傭而來,但可以肯定不是張天磊主謀。主謀另有他人,花了高價錢。”古塵一邊手在電腦上解着碼,一邊給商天雄解釋道。

商天雄聽了後沉思了一會,問道:“可有解決的辦法?”

“有,不過你要給我時間。”古塵點了一下頭,說道。

“多長時間?”商天雄看了一眼,人羣依然還是沒有散開,問道。

“最多三個小時。”古塵目前估計也只有這麼長的時間,並且說道:“再有一點,我也確定能不能行,現在你需要想辦法,將張楠救出來,拖延一下時間吧!”

“好,你要快一些!”商天雄聽了後,掛了電話,找到了一個熟悉號碼,打了過去:“喂,公孫燕,我需要你的幫忙?”

“什麼事,說!”公孫燕有一些不耐煩的問道,畢竟最近隊裏在舉行搏擊賽,天天都是要進行高強度的訓練,問道。

“來藍海集團,幫助我將張楠救出來。”商天雄說道,公孫燕一聽驚訝問道:“出了什麼事情?”

“一句話兩句話說不清,記住穿警服過來。”商天雄明白唯一的辦法只有這樣了,如果公孫燕穿着警服過來,怎麼也能有一些的震懾力。

“好,我馬上!”如果是商天雄的事情,他還真不想多管,因爲她不想.。!

一會的時間過去,公孫燕終於是開着警車過來,一羣人看到警車來了。一個個都是老實了一些,看警察已經在車上走下來,並且還是一位女警察。

“怎麼回事?”公孫燕故意的喊道,裝作不認識張楠她們,對衆多的羣衆喊道。

“哎,警察同志,你好,這事情是這樣的.!”客戶中裏有一個比較精明,首先上前打了一聲招呼,說起了前前後後的原因,反正怎麼說他們都是在理。

但他不知道女警察正是商天雄請來的救兵,在和這位客人說話的功夫,故意給商天雄使了一個眼色。商天雄一看立馬就是鑽進了人羣中,走到了張楠的身邊,小聲說道:“一會咱們看到有空隙就往樓上走,千萬不要和他們死纏爛打。”

也許.!張楠認爲還是能夠解釋清楚怎麼回事,猶豫了一下剛要說,商天雄馬上就是抓住了她的手,朝着人羣外就是疾跑。

“哎,不好,要跑了!”突然,客戶羣裏有人大聲的喊道,但這時候公孫燕對那人喊了一聲:“幹什麼,你們沒有權利控制她的人身自由,有事情可以和我說?”

公孫燕一聲大喊,叫住基本上一小部分人,但也有一部分的失控,最後還是集團的保安出來阻擋,最後商天雄直接抱起了張楠朝着公司內跑了進去。

張楠開始的時候還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妥,但到了公司內,已經沒有人了,她才感覺出來不對勁:“把我放下來!”

“危險!”商天雄感覺對方身體上的溫度,特別是那股與常人不同的體香,故意的想要拖延一段時間,嚴肅的說道:“把你放下來,他們傷到了你怎麼辦?”

張楠的臉色有一些的微紅,羞答答的說道:“胡扯,都已經沒有人了。”

“嗨嗨,多抱一會吧!”商天雄一看也沒有什麼話可以搪塞了,直接到是耍起了流氓,抱着她就是朝着電梯跑了過去。

有一些的員工也在走廊中走動,看到了這一幕無不驚訝,心說這個男子誰。有的交頭接耳的說道:“聽說叫什麼商天雄,他們都說和總裁有關係,我看沒準二人是那種關係。”

“別說了!”兩個女員工發現張總眼神看向她們,立馬就是閉上了嘴巴,匆匆忙忙的朝着工作崗位走了過去。

“放下我!”張楠有一點的生氣了,畢竟二人的關係還是沒有公佈前,這樣親密的動作,還是有一些的不大好。使勁的擰着商天雄胳膊上的肉,威脅道。

商天雄看張楠明顯已經生氣了,也知道點到爲止,放下了張楠,二人坐着電梯朝樓上而去。

到了辦公室中張楠坐在了沙發上,手將頭髮撫了撫,說道:“這該怎麼辦,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

“放心只要到了時候,一定可以迎刃而解,你就是乖乖的在這裏坐着,我出去看一看。”商天雄不放心公司外的局面,外面已經聚集了百十來人的客戶,再加上有一些的羣衆圍觀,勢必會對藍海集團造成不利的影響。

“行,你注意安全!”張楠關心的說道。

“放心,你老公可是打不死的小強。”商天雄故意的開了玩笑,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朝着外面走去。

張楠搖了搖頭,說道:“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爲什麼我總是看不透他?”

公司外的局面一在的失控,十幾個保安手拉手圍在公司大廳的門口,阻擋着一個接着一個客戶要闖進去。公孫燕的話已經起不到作用,最後無奈站在了一邊,給商天雄打了電話,問需不需要特警的支援。

商天雄說道:“如果特警來了會更加的糟糕,估計今天的事情已經在網上傳的沸沸揚揚,特警再是來了,就會有人拿這件事情做文章了。”

商天雄瞭解這些人都是幕後有人指使,打不得,動不得,如果叫來了特警肯定會更加的糟糕。爲今之計只能將一切希望放在了古塵的身上,希望他能找出最有利的辦法。

“現在,他們都是已經失控了!”公孫燕很是擔心的問道。


“放心,都在演戲那,不敢怎麼樣。”商天雄明白這些人拿了錢就需要辦事,但也不會鬧得太過分。

如今無非就是考量誰有耐心,如果他們這一方失去了耐心,敢於對人羣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也就是註定他們失敗。但如果不抓緊找出一些手段來應付,恐怕他們這一鬧,會讓藍海集團的業務更加的陷入困境。

“演戲,到底怎麼回事?”公孫燕聽得有一些的稀裏糊塗了,問道。

“這些人都是有人在幕後指使,故意來找藍海集團鬧事的,暫且不用管。再給我兩個小時的時間,自然就會真相大白。”商天雄看了一下時間,已經距離和古塵通話有了一個小時,對公孫燕說道。

“哦,那我就是放心了,但這到底是誰在幕後指使?”公孫燕又是問道。

“這你就是不要問了,記住也要給我保密,千萬不要和張楠說。有一些的事情我不想她知道,你明白吧?”商天雄苦笑了一聲,說道。

“難道還是因爲你?”公孫燕問道。


“確切來說也有一些的原因,但這次事情主要的***不在我這。所以公孫隊長,以後能不能不要老查我。我是一位華夏國合法的公民,從來沒有做過損害老百姓利益的事情。”商天雄已經開始在電話中和公孫燕調侃起來。

“噗,行了,你要是一個合法的公民,恐怕這世界上的牛都要上天了,別給我機會,給我機會一定找出你的把柄。”公孫燕一直認爲商天雄這人絕對是一個不良公民,但一直沒有找到合理證據,所以也只能在嘴上說說而已。 商天雄聽了公孫燕的話,笑了笑掛了電話,心想公孫燕這人還真是多疑。但論公孫燕的爲人,還真是不錯,就是這個人比較耿直。

張天磊坐在車中看到局面已經混亂,嘴角露出了一絲奸笑,等不了多少日子,曾經的張氏家族就會.!

“這怎麼回事?”忽然,張天磊發現門口一個個的客戶們,竟然開始消停下來,有的甚至偷偷的朝着停車場上了車,就急匆匆的驅車而去。

沒用十分鐘的時間,本來沸騰的集團門口竟然一個人都不見了,驚詫的張天磊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樣就簡簡單單的收場了,豈不是自己的計劃要泡湯了。

急的他立馬拿出了電話:“喂,怎麼回事,爲什麼人都是退了!”

“該問的問,不該問的千萬不要問,張先生。”對方嗓子沙啞的說完,就已經掛了電話。

“這是爲什麼,爲什麼!”張天磊有一些的癡狂的用手咂向了方向盤,明明就差了那麼一步。

商天雄本來以爲是古塵找出瞭解決的辦法,人羣能夠散開都是出於他的功勞,可是在給了對方打電話過去,徹底的驚訝了。

“什麼不是你乾的?”商天雄驚訝的問道。

“對,我現在還在找他們之間聽話錄音的證據,但對方也是一位超級的黑客。根本無法入侵進去,差一點還是被對方反噬了。”古塵聽劉暢說說公司門前的人衆已經散盡,也表示非常的驚訝。

二人都已經陷入了沉思中,他們在想到底何人主使這場陰謀。明明人羣在繼續鬧下去,藍海集團在外界的影響中會遭到惡略的評價。但偏偏也就是媒體記者剛剛到,所有的人都是散了。

這一切來得突然,去的也是突然,商天雄也難以捉摸的清,對方的目的何在。

平靜過後,工作人員們開始查詢此次事件過後,網站後續帶來的評價影響。大家都是非常的驚詫,發生了這麼大的影響,網站上的留言竟然沒有一條惡意評價。

商天雄本來以爲是古塵幫助給刪除了惡意評論,但古塵說他根本沒有動過,查過網絡痕跡,根本沒有在網站上留過惡意的評價。

這一切來得實在太詭異,去的也是太詭異,對方到底出於什麼目的。又什麼樣的利益目的,商天雄的大腦中簡直如同漿糊一片。

“會不會是?”商天雄想到了國外某某集團,如果真的是,這個對手實在太強大了。

這一天平靜的如同一潭死水,銷售部出乎意料的全部沒有反對陳文靜決議的,商天雄感覺這種平靜十分的可怕。害怕這會不會是暴風雨前夕的寧靜,當這個寧靜過去會不會爆發什麼樣意想不到的事情。

但一切他都是失算了,一直有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公司正式進入了正軌運行。百天集團的藍凌也已經和張楠定好了合作時間,定在一個月後的端午節當天簽訂合同。

商天雄在公司裏基本就是無事,無奈之下請了假去了郭家村。蒼姐在看到商天雄的時候,淚水已經流了出來:“雄哥,謝謝你!”

“蒼姐,你不要這樣說,這是我應該做的。”商天雄對蒼姐勸道,笑了笑道:“既然大家已經團聚了,今天就是一個值得可賀的日子。我還有一些的事情,需要和大家商量一番。”

“嗯,團聚就是好,你看我這人。”蒼姐經歷了地下室關押後,整個人的性格已經轉變不少,說具體一些更像一個女人了。

每天都是和商天雄的母親去集市買菜,回來幫着做飯做菜,算是成爲了鬼臼他們的保姆。商天雄聽說了,說道,這可是不行,簡直不就是大材小用。大家聽了後,都是鬨堂大笑起來。

“雄哥,目前已經保持了平靜狀態,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好的籌劃狼團的未來建設?”鬼臼算了一些日子,商天雄已經去海城有了一段時間。藍海集團也已經基本進入穩定,日後只需要商天雄和張楠拉好關係,找到了合適的機會,在提金鑰匙的事情也是不晚。

“日後的建設我到是有了初步的計劃,蒼姐記得我們剛剛認識的時候,我跟你說過要成立一支七人特別行動小組。當然,你們那時候感覺不重要,但如今的局勢對我們十分的不利。

鬼臼也已經和你們說過,我們的身份了吧?”商天雄對蒼姐和師爺問道。

蒼姐和師爺同時的點頭,由師爺最先說道:“鬼臼已經和我們說過一些,關於狼團的曾經的歷史。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我由心的說,感覺咱們就像一大家子的人。”

“對,狼團就是我們家,這話說的非常對。不過這個家也是剛剛建立,基礎並不是我們想象中那麼堅固。藍海集團前一些日子發生了羣體鬧事,古塵也是在哪裏,知道一些詳細的內容。

本來還是以爲我們的技術,當然,這裏包括大家個人的能力,足以比得過地方上的流氓組織。但現在國外一個某某的組織,也已經進入了國內。他們目的不用猜,爲的也是金鑰匙。

他們都是一些窮兇極惡的僱傭軍殺手,單單我們依靠個人的能力,或者依靠我們這幾個人能力,無非只是雞蛋碰石頭。”商天雄說了很長的話,有一些的喝,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水。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