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先生,這是我家養的土雞,用天麻燉好了,給你送來,裏面放了點天麻,還有就是我今天去撿到的黃土菌子,你嚐嚐味道……”

送到張凡面前的是一大盆的雞湯。

那隻土雞應該比較老了,雞湯上面漂浮着一層黃亮的雞油。

然後那個黃土菌也是黃色的,放進雞湯裏面,讓整個雞湯都呈現一種金黃色,讓人一看就很有食慾。

“謝謝你!”

張凡也客氣的答應一聲,就看到小山拿出一個小湯碗,然後象徵性的在那盆雞湯裏舀一碗雞肉出來,把其中雞腿單獨給放在那小碗上面。

把剩下那盆雞湯又遞給了大牛。

“謝謝你家的雞,張先生心領了!”

原來在他們百家宴的時候,每戶人家都會把自己最好的食物,送一份給最尊貴的客人,可是上百戶人家,每戶送一大盆菜,那是根本就放不下也吃不完。

但是每一家的心意卻是滿滿的,按照這裏的禮儀,尊貴的客人可以留下一碗就可以了,剩下的再還給主人家,這也是一種禮貌,也是對送菜主人家的一種尊重。

張凡不懂,但是小山卻明白,所有他做的很好。

等到小山把那碗雞湯放在張凡做的桌子邊,就又有兩戶人家來送食物,一家送來的是一罐子羊肉湯,另外一家送的是菌子炒臘肉,並且那戶人家還表示,這肉是他們家獨有的野豬肉。

1號萌妻︰首長,嬌寵上癮! ,那野豬仔長大後,他又賣給一些村民,自己也留一些吃。

今天送給張凡的食物,就是他家特有的野豬臘肉,也是他的一份心意,而後小山也按照習慣,給留下一碗,剩下讓他拿走!

而隨着來送菜的人越來越多,張凡桌子上很快就堆起來,根本就放不下,而此時有人在大聲的喊着。

“張先生,快,你快過來!” 廣場內有人在喊張凡,一羣人圍在那火坑的旁邊,有人手裏舉着一根木棍,不停地喊着張先生。

原來晚上的篝火,是要請張凡來點燃的。


這篝火一直都是請村裏最德高望重的人來點燃,以前都是老族長來點燃火把,但是這一次大家一致的意見,卻是請張凡來點燃火把。

就看到老族長恭恭敬敬的走過來,高聲喊道。

“張先生,請你來點燃我們百家宴的第一把火!”

老族長這樣一喊,就有人把一個木棍遞給了張凡,而在那木棍前面則是用棉花包裹在一起,裏面應該還有一個樹脂或者汽油之類的東西。

旁邊有人遞來了火柴。

看到那小小的一盒子火柴,張凡有些感慨,自從有了打火機,這小小的火柴就像是是徹底消失了,有很多年張凡就沒見過了,沒想到在這裏還看到了。

他手拿着火柴和木棍,另一隻手則劃開了火柴棍,然後一點點微弱的火光,一下子到那木棍上,而那木棍上本來就有油脂,哪怕只是遇到一點點的火光,都會熊熊燃燒起來。

張凡手裏的火把一點燃,就聽到無數人開始歡呼,嗚嗚嗚嗚嗚!

那聲音出奇的一致,讓本來在研究桌子上美食的徐子君嚇了一跳,就看到萬衆矚目之中,張凡手舉着火把,走到了那火坑旁邊,然後回頭看身後簇擁的那些村民。

此時那些村民都顯得異常的激動,不住的嗚嗚嗚的喊着,有的還把手放在嘴邊,然後激動地大聲的喊叫。

www⊙TTKдN⊙¢O

那些因爲激動漲紅臉的,此時都盯着張凡手裏的火把,不住地揮動着手臂,而他們身上都特意的換上節日最好的服裝,此時全場的氣氛都很嗨。

張凡把手中的火把往火坑中一送,然後意念一動,操控着控火術,讓那火堆裏的火苗,一下子衝起幾米高,那沖天的火焰讓本來歡呼的人,一下子都驚呆了!

那老族長吃驚的看着火焰,突然就跪了下來,衝着火焰不住的膜拜,剩下的人那些人也有樣學樣,趕緊跪在地上,不住地衝着張凡和那火堆膜拜!

還有人不住歡呼着。

“火神呀,是火神,我們村很多年沒有這樣的大火了……”

“火神,是火神來了!”

原來百家宴的點火把也是有講究的,這火把扔進火堆後,火焰越高,則代表着來年村子裏風調雨順,百事順心。

而按照記憶中的火焰,一般有半米高,就已經是加了不少汽油的緣故,但是像張凡這樣火焰一下子衝起好幾米高,這樣的事情還是第一次。

所有那些村民纔會不住的高呼火神。

對於他們來說,有火神來參加他們的百家宴,那是他們至高無上的榮幸,那是他們一輩子都不敢奢望的事情,所有這會全場人幾乎都跪下了,只剩下張凡還有花月影幾個人。

站在黑壓壓的一羣人當中,顯得鶴立雞羣。

張凡看着那火焰,既然大家這麼喜歡,那就讓火燒的更旺盛一些,這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

所以火苗越燒越旺盛,甚至竄起十幾米高,這讓在場的人不住的衝着火焰磕頭,歡呼,無比虔誠的模樣,讓站在那邊的花月影不由衝着張凡莞爾一笑。

因爲只有她知道,這那裏是有什麼火神,這分明就是主人稍微玩了一把控火術而已,這種控火術對於主人來說,簡直就像是吃飯喝水那樣簡單。

可是對於這些村民來說,似乎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因爲所有人都跪在地上,虔誠的膜拜。

許久過後,那些人在老族長的帶領下,這才恭恭敬敬的走到了張凡的面前對着他行禮。

“最尊貴的客人,我們的火神都認可你,把你當成我們自己人,還請你上座,接受我們的獻禮和心意!”

相比以前的尊重,此時老族長和那些村民,則是更加的恭敬,似乎真的把張凡當成了火神降臨人間。

張凡的位置安排在廣場中最好的地方,哪怕就是老族長,都坐在他的下手,而小山和小五等,都被安排在張凡的身,足足有十幾個人,負責伺候張凡。

有人給他倒酒,有人給他端菜,有人伺候他擦手。

此時坐在張凡下手的徐子君,正在看那些菜餚,足足有上百種菜,都被端到了張凡的面前,這些菜餚哪怕徐子君見多識廣,也是吃了一驚。

因爲菜餚的種類實在是太多了。

多的連徐子君都認不全,除掉有些雞鴨和山羊野臘肉之類的,還有很多他都認不全,特別是一些菌子之類的,還有一些野菜,種類實在是太多了。

他不由驚歎,這裏的物產可真是豐富呀,隨便這些菌子,要是新鮮的出現在市場上,那可是最高端的食材,味道肯定會特別的好。

這些村民爲了準備這個百家宴,實在是下了一番功夫,光看這菜餚的品種還有食材,都是徐子君不知道的,甚至書上都學不來的。

這還是真是讓徐子君感覺到很好奇。

所以張凡有空坐下來後,一邊有人給他倒酒,一邊有徐子君給他夾菜,還只是很多時候要讓王菊和小五等在一邊對那些菜餚的食材做講解。

因爲徐子君也不認識呀!

“這道菜,是蘑菇我們山裏長得雞樅菌,可以用來炒菜燉湯,還有這個牛肝菌,就像吃牛肝一樣鮮美,這些菌子都是最新鮮的,比那些曬乾的菌子味道好多了……”

王菊很盡心的給張凡講解這些菜餚的材料。

其中這裏的菌子佔據很大一部分,在小山老家這邊,別的不多,就是菌子特別多。

在這裏的村民,撿菌曬乾賣掉就是他們主要經濟來源,一般的家庭裏,勤快一點的有幾個人的,一家到頭閒暇時間都用來撿各種菌子。

一家人也可以換七八千塊錢或者上萬塊錢。

但是家裏人數少點的,一年撿菌子也就幾千塊錢。

當然這些都是純天然的野生菌,味道是非常好,可是曬乾以後那味道就差了許多,根本就沒有這種新鮮的菌子味道好。

張凡在嘗一口那牛肝菌後,更是覺得這新鮮的牛肝菌,那味道絕了!

一個想法在他腦子裏突然冒了出來! “你們這裏的新鮮野生菌子,大約有多少種?一天你們村可以採摘到的野生菌,能有多少斤?”

牛肝菌的鮮美,讓張凡口齒留香,而且滑滑的菌子讓吃起來口感更是好。

讓人心情都會變得愉快起來。

這種新鮮的菌子吃起來比起那種曬乾的菌子,口感上簡直就是天壤之別,那種曬乾的菌子,雖然燉湯後味道也很鮮美,但是有點幹。

而且口感不好,嘴裏會有殘渣的感覺。

這讓一些追求極致口感的吃貨會很遺憾。

還是最新鮮的剛剛從山裏採摘出來的菌子吃起來舒服。

“我們這裏的菌子多呀,一般都是早晨出去,太陽下山之前回來,一家採摘個幾十斤都不成問題,山上的菌子多,不同的季節,菌子生長的不一樣,但是能吃的菌子味道好的那種,少說也有上百種,至於一天多少產量,沒有人算過,但是一二千斤應該不成問題……”

“要是專門都來採摘,把附近的人都集中起來,估計四五千斤也是可以的,二天有一萬斤以上,就是純粹這種野生的菌子……”

王菊大約的算了一下,反正村裏周圍都是山,山裏到處產菌子,他們就靠着撿菌子生活。

順手還會抓幾把野菜。

“那麼野菜了,比喻這種野菜,臭菜,還有這個野菜,我叫不出來名字,但是我覺得還是挺好吃的……”

張凡指着桌子上幾樣野菜,那個臭菜雖然叫臭菜,但是吃起來卻是香的。

而且用它來蒸雞蛋什麼的,味道特別好,很獨特。


加上他它名字,對於張凡來說一下子就記住了。


至於還有一種紫色葉子的菜,他卻是不忍吃,但是味道有一股子清香,吃起來口感也很不錯。

“哦哦,野菜那就多了,一天上萬斤,幾萬斤都可以採摘到,因爲這些東西實在是太多了,漫山遍野路邊都是野菜,我們吃的也少,有時候就是順手採摘幾把,這東西沒有要……”

王菊撓撓頭,覺得張先生問的這些真有些奇怪。

菌子還好,這野菜,他也很喜歡很關心。

“產量這樣大?那挺不錯的,你去把族長喊過來吧……”

這些野菜也許在這些本地人眼裏,也就是家裏桌子上一道菜,但是因爲交通的緣故,這些東西都運送不出去。

但是換一種思路,空運,那難題就不存在了,很容易的。

所有張凡多問了幾句,等到老族長來了 以後,張凡就告訴那族長。

“你們村以後可以專門撿新鮮的菌子,直接交給我指定的人,還有那些野菜,估計到時候村裏人收入會增加不少,至於有人想要賣林地的,我這邊很快會來一個律師,還有簽訂合同的負責人,你們到時候和他們籤合同就行了,林地只要想賣的,都可以賣……”

“對了,你們這邊孩子讀書很難,到時候你們選一個地方,我在這邊建一個小學中學還有高中,老師這塊你們別擔心,我的人負責全部弄好……”

張凡已經讓榮志康的派人,來這邊負責這個小山村的事情。

算着時間,他們最多明天就會來等到明天來之後,就可以敲定飛機場修建的地方,到時候直接飛機,交通問題就解決了。

而學校,張凡是順便幫着解決的,白得了人家那麼多山林和地,幫着建幾所學校,小事一樁而已。

這對張凡是小事一樁,但是聽到那族長的耳朵裏,卻像是打雷一般,他整個人只哆嗦,激動不已,生怕自己聽錯了,非要小山把張先生的話語在重複三遍。

而且他示意所有人都不要說話,讓小山把這些話再說一遍。

小山有些結巴,他緊張的看着張凡,然後就看到張凡衝着他點點頭,他膽子這才大一點,

“張先生說,大家可以賣地,隨後有人專門來寫合同,大家想賣多少都行,張先生說以後我們還是採摘蘑菇,新鮮的蘑菇都可以賣掉,張先生的讓人負責收,還有,張先生說,以後我們會有學校,讓我們娃娃讀書……”

小山說着說着聲音都嗚咽了,那些話語帶着哭腔,而他這樣不但沒有人笑話他,反而所有人都驚呆了,再看張凡的目光,很多人都哭了。

哭稀裏糊塗的,有人發出聲音,有人默默的抹着眼淚。

張凡的話語像是一道天籟之音,給他們無限的希望和好處。

這是這些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在張凡的嘴裏,就是一句話而已,最簡單的一句話。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