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輸了……

而且還被打成灰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我給你個機會不殺你,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秦澤一副冷酷的模樣,朝着這女人說道。

秦澤表面上還非常淡定的模樣。

可此時,他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在喊疼了。

別說繼續幹掉王若馨這女變態了。

能繼續保持着這種站姿就已經是極限了。

王若馨退後了兩步。

眼中除了恐懼之外還有殺意。


好幾秒才反應了過來。

“你給我記着!你毀了我們王家的這個仇!我一定會報的!”


說完,逃也似地衝進了廢墟之中,很快消失在了秦澤的面前。

看到這女變態消失,秦澤是再也頂不住了。

直接倒在了地上。

這模樣,就好像被榨乾了一樣,全身一丁點力氣都沒了。

眼看着秦澤倒在了地上,躲在一旁許久的任鴻才大着膽子上前。

剛剛神仙打架的場面,他可一直看在眼裏!

他先是用手戳了秦澤兩下,見秦澤沒多大反應之後,直接一腳踩在了秦澤身上,嘴角露出那麼一絲狠笑。

“特麼的!都是你這煞筆玩意兒壞了老子生意!你知道老子這次虧了多少嗎?老子虧的!都要你用命償還!”

他說着,甚至還拿出了一把刀。

秦澤看着這囂張的貨,心裏無數只草擬嗎奔騰而過。

這特麼的!

好不容易把BOSS給幹掉了,竟被這種小嘍嘍給逮住了!

媽賣批!老子不服!

也就在任鴻要一刀朝着秦澤刺下去的時候。

任鴻自己的腦袋卻落了下來。

出現在任鴻身後的,正是那手握古劍的赤瞳女人。

“你沒事吧?”赤瞳女人問道。

秦澤看着她心裏都感動得想哭。


“沒事……那個大姐……麻煩你帶我回公司吧……” 等秦澤再醒過來的時候。

柳詩雅的一隻腳正踩在他的臉上。

“大混蛋!你還睡!還不快醒醒!”

撇開柳詩雅的玉足,秦澤才茫然地坐了起來,看了下四周,這才發現這裏是自己的辦公室。

懵逼了好久,他才終於想起了剛剛發生的事情,是那赤瞳女人把他揹回公司的。

一想到自己差點被那兩個變態給幹掉,他都不禁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看着秦澤這奇怪的樣子,柳詩雅皺着眉摸了摸他的額頭。

“你沒事吧? 是誰在看我直播 ?”

“沒事……你來幹啥?”秦澤喝了口水緩了緩。

“幹啥?你看看現在幾點了啊!你不是答應了魏醫生說大晚上幫她對付什麼殺手之類的玩意兒嗎?”柳詩雅皺起眉頭。

這貨今天的樣子有點不對啊,該不會是傻了吧?

秦澤一拍腦袋,這纔想起來晚上還有操蛋的事情要幹,心裏都有點絕望了。

媽了個蛋!

真是一波剛平一波就又起啊!

他看了下時間。

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

“那魏醫生呢?”

“在樓下等你呢。”柳詩雅說着揮了揮手上的棒球棍。

“那我過去……不是,你等下,詩雅,你帶個這個玩意兒幹啥?”秦澤看到柳詩雅手上的棒球棍都有點懵逼。

“這還用問?當然是找機會給那人一棍子了!”

秦澤:“???”

之前他不敢確認,現在他終於能確認了,那就是這女總裁是真傻,不是裝的。

他朝着柳詩雅腦袋上敲了一下。

“行了!你趕緊回家好好睡覺吧!別搞事了!我一次性保護你們兩個人很累的。”

“可是我也想幫點什麼忙嘛……”

柳詩雅揉了揉額頭。

自然知道自己去等於白去。

可是她就是不放心。

一是不放心秦澤和這兇比她還大的女人出去會做什麼。

二是擔心他真會出什麼事情。

“你幫個錘子,你除了睡覺流口水流的比誰都多還會幹啥?”秦澤嫌棄道。

“你!”

柳詩雅被秦澤這麼一說更是怒了。

你才睡覺流口水呢!


行!你不讓我跟你去是吧!

哼!那我還偏偏要去!

她更是把這棒球棍架在了肩膀上:“反正我今天跟定你了!”

看着這傻樣,秦澤不由得捂住了額頭嘆了口氣。

他很清楚,這傻子一旦認準了就絕對不會撒手。

想了幾秒,秦澤狠了狠心,指着窗外。

“臥槽!看!是雞你太美!”

柳詩雅也是天真,舉着球棍立馬轉過身:“什麼?在哪兒?我要掄他的臉!”

就在她轉過頭的這一秒,秦澤迅速跑向了大門口,二話不說,還把門給鎖上了。

柳詩雅發覺自己被耍,瞬間大怒。

衝到門口使勁地拍了拍玻璃大門。

“大混蛋!你竟然敢!”

“詩雅!你好好休息!冰箱裏還有半塊巧克力!餓了記得吃!我明天早上來開門!”

秦澤說完趕緊坐着電梯下了樓。

柳詩雅看着電梯門關上氣得跺了跺腳。

大混蛋!

我饒不了你!

……

很快,我們秦大爺就到了樓下了。

樓下大門口站着的,是兩手握着刀正在瑟瑟發抖的魏雪柔。

看着魏雪柔這永遠扣不上的襯衫鈕釦。

秦澤皺了皺眉:“你冷就多穿點嘛……”

魏雪柔轉過頭,聲音都在抖。

“我抖不是因爲冷……我是害怕啊……”

要面對的,可是她那變態一般的師姐。

但凡秦澤輸了,那她恐怕明天要和太陽一起升起來了。

她一邊說着一邊朝着秦澤的手臂上靠了一下。

想要秦澤給她點溫暖。

秦澤先是一愣,然後手鬼鬼祟祟地順着她的後背勾了上去。

畢竟看到這麼害怕的小姑娘,男人再怎麼樣也要給她一個強壯的臂彎作爲支持不是嗎?

在秦大爺的世界觀裏,這就是一個男人的義務!

不這麼做的就不是人!

可他剛想勾上去, 馴服小惡魔

“大豬蹄子!你幹啥呢!”

擡頭一看,柳詩雅正在樓上窗口看着他們呢。


“臥槽!這傻子還陰魂不散!”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