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毫不在意,似乎吃定了李逸。

“封魔鍾,定!”

話音一落,封魔鍾瞬間從丹田消失,出現在識海之中,將巨人給定住。

就在剛纔,李逸與小猴子合體後,便發現自己的精神力足夠施展一次封魔鍾禁錮時空的功能。

巨人被定住,一動不動,整個識海世界似乎都被定格。那封魔鐘快速旋轉,似乎比李逸還要興奮,瘋狂地吞噬着巨人身上的金光,鐘上面的裂痕以極快的速度癒合。 “哥哥,快點,現在是煉化那大鐘的好機會。”

李逸本來還在想要不要吸收這些金光,但他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這些神力雖好,卻不是他能夠吸收的。

聽了小猴子的話後,他點了點頭,趁着現在合體後精神力強大,李逸便開始了祭煉封魔鍾。


封魔鍾對於李逸的祭煉似乎並沒有在意,只是盡情地吞噬着水晶頭骨身上的金光。

隨着一步步祭煉,李逸對封魔鐘的認知也在一步步加深。

不知過了多久,水晶頭骨的金光被封魔鍾盡數吞噬,而封魔鍾也被李逸給徹底煉化。

煉化了封魔鍾,合體解除,李逸砰地一聲倒在地上直接昏迷過去。他旁邊的小猴子也神色萎靡,走起路來也搖搖晃晃,最終還是一頭栽倒在李逸的身上,陷入了沉睡。

當李逸從昏迷中醒來,已經過去了好幾天,幾天的時間李逸的精神仍舊有些虛弱,他看着沉睡的小猴子,眼中露出一絲憐愛。

爲了救他,小猴子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來。對着小猴子揮了揮手,小猴子便憑空消失不見。

徹底煉化封魔鍾後,李逸在發現了一個鐘內世界,這個世界不大,只有方圓十丈,但裏面卻充斥着濃郁的元氣,而且可以存放有生命的東西,也就是說可以讓人或者獸進入其中。

“失去了水晶頭骨卻得到了封魔鍾,而且肉身被那些金光淬鍊了一番,也強大了許多,體內消耗的丹元力也已恢復,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禍福相依,難以預料。大劫難伴隨着大機遇,躲過劫難才能得到機遇。

探查了封魔鍾一番,李逸顧不得恢復精神力,立馬出了密室,將劉峯三人叫了過來。

“李逸哥哥,有什麼事嗎?我已經開始壓縮本命金丹了,要不了多久就能成爲人丹極限強者了。”

劉雪婷嘟了嘟小嘴,閉關前,李逸就已經教他們如何壓縮本命金丹,三人都想要儘快成爲極限強者,這樣就能幫助李逸。

“老大,是不是有誰不長眼,又來找你麻煩了?等我成爲極限強者,一定幫你揍他們。”

劉峯大叫道,有了變強之路,他的心情也好了許多。風玄雨沒有說話,只是瞪着眼睛看着李逸。

“壓縮本命金丹需要龐大的能量,密室中靈氣雖然濃郁,但你們吸收靈氣的速度太慢了。”李逸笑着說道。

劉峯三人盡皆翻了翻白眼,面露苦笑,他們吸收靈氣的速度已經不慢了,但跟李逸比起來差了十萬八千里。

“李逸大哥,你有辦法加快我們吸收靈氣的速度嗎?”


風玄雨雖然不愛說話,但每次都能說道點子上。

李逸點了點頭,道:“不錯,我也是剛剛纔發現的,不過……”

“不過什麼?哎呀,李逸哥哥你快點說啊,真是急死人了。”劉雪婷拉着李逸的手臂使勁搖晃,滿臉着急。

李逸猶豫了片刻,道:“我會在你們丹田中佈置一個小型的聚靈陣,這個過程我必須要用精神力進入你們的體內,這個過程很危險,你們必須要完全信任我才行。”

將精神力探入別人體內是禁忌,沒有人會願意讓別人的精神力在自己體內亂竄,一不小心就會受傷。

“就這個啊,這有什麼,你快點開始吧,我已經等不及了。”劉雪婷毫不在意,催促李逸趕快行動。

劉峯卻長大了嘴巴,驚訝地道:“老大,你是說在我們體內佈置聚靈陣?就是風雲宗修煉區那種聚靈陣?這玩意也能在體內佈置?”

李逸點了點頭,這就是封魔鐘的特殊之處,它裏面的那些陣法都是作用在丹武者身上的,與普通的陣法不一樣。

“老大,你動手吧,我們如果連你都不能信任,還能信任誰?”

劉峯立馬便道,爲了報仇,爲了增強實力,他什麼都敢嘗試,更何況是這麼簡單的要求。

李逸知道劉峯兄妹雖然已經從痛苦中走了出來,但李逸知道他們心裏的仇恨並沒有消失。

反而經過時間的沉澱,心中的仇恨越來越大,報仇之心越來越強。

當即李逸便看向了風玄雨,風玄雨自然也沒有意義,她跟李逸進行過“雙修”,怎麼可能不信任李逸。

見三人如此信任自己,李逸心裏微微有些感動,臉上卻笑道:“那好,將我給你們的地階兵器拿出來。”

在人體內佈置這種特殊的聚靈陣,需要媒介,用他們的兵器來當媒介在合適不過了,一旦體內靈氣過於濃郁,他們就可以將兵器取出來,待煉化了體內的靈氣,再繼續修煉。

這樣一來,既不用擔心被靈氣撐爆,而且一到戰鬥的時候也可以輕易地取出兵器戰鬥。

三人聞言紛紛取出了各自的兵器,都是輕靈的長劍。

地階兵器經過祭煉都是可以收進體內的,這也是李逸選它們作爲媒介的原因之一。

因爲李逸是第一次佈置這種神奇的聚靈陣,所以幾人都進入了李逸的密室。

費了一天的功夫,李逸給三人佈置好聚靈陣,便站在三人面前觀察,以防發生意外。直到三天過後,李逸確定不會發生意外,才讓三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密室修煉。

等到三人離開,李逸才盤坐下來,開始恢復精神力。

時間就在衆人修煉中渡過,有了李逸斬斷六長老手臂的之事,加上慕容城使者將臨,再也沒有人來找過李逸的麻煩。


一個月過去,李逸不僅精神力恢復,還將自己體內的混元金丹再次重新淬鍊了一遍。

之前的混元金丹是由十種不同的屬性丹元力融合而成,等級較低。

如今由十種不同的元氣重新融合,混元金丹等級提升,雖比不上地丹,卻比普通的人丹要強,目前李逸才是真正的人丹極限強者。

除此之外,李逸還一直在領悟破天九刀,破天九刀第一式暴風斬,第二式疾風斬,第三式風雷斬都已經學會,經過一個月的領悟、修煉,破天九刀第四式終於學會。

當!當!當!

忽然,三道柔和的鐘聲傳入密室,鐘聲柔和直入心底,處於修煉之中的李逸頓時被驚醒,但奇怪的是,他竟沒有絲毫被打斷修煉的煩悶之感。

長吐一口濁氣,李逸起身走出了密室。

“李逸哥哥,那鐘聲是不是七長老敲的?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又有什麼人來找你麻煩了。”

劉雪婷剛巧也從密室中出來,一見到李逸便噼裏啪啦的問了一大堆。

風玄雨從另一間密室出來,聞言一笑,道:“雪婷妹妹,現在還有誰敢來找李逸哥哥的麻煩,肯定是七長老有事要宣佈。”

劉雪婷眨了兩下眼睛,點了點頭道:“也是哦,那些傢伙肯定都被李逸哥哥嚇死了。”

李逸微微一笑,拉着兩人的手往修煉室外走去。兩人身體一僵,俏臉微紅,一下子便沉默下來。


出了修煉室,劉峯也剛巧從密室中出來,見到三人手拉着手,先是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了曖昧的笑容。

見到劉峯臉上的笑容,風玄雨低着頭不敢看劉峯,劉雪婷雖然臉頰通紅,但卻昂着腦袋,狠狠地瞪了劉峯一眼。

劉峯摸了摸鼻子,對着李逸笑道:“老大,看來慕容城使者已經來了,我也準備參加這次選舉。”

李逸腳步一頓,聽了下來,看向了劉峯。後者眼神很堅定,李逸明白劉峯的想法,想要報仇,一直呆在風雲宗肯定不可能,必須走出風雲宗,進入外面的大世界,才能快速成長起來。

“大哥,你也要參加嗎?”劉雪婷面容一緊,家族被滅,她現在就劉峯一個親人,她不想劉峯去冒險。

“妹妹,你放心吧,我參加選舉只是想走出風雲宗,不一定會參加人榜爭奪戰。”

劉峯笑着安慰道,劉雪婷只得悶悶不樂地點了點頭,半響過後,她突然擡起頭來,嬌聲道:“我決定了,我也要參加。”

另一邊的風玄雨也附和着道:“李逸哥哥給我們佈置的聚靈陣很厲害,一個月的時間便將本命金丹壓縮提純了兩次,現在我們也是人丹極限強者了,不比那些核心弟子差。”

本命金丹壓縮提純,理論上可以提純九次,目前李逸提純了五次,劉峯提純了三次,劉雪婷和風玄雨都提純了兩次。

每提純一次,丹元力就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更加雄厚,更加精純。

“也好,雖然不一定都被慕容城使者選中,但是去與那些核心弟子戰鬥一下對你們也有好處。”

李逸沒有反對,如果他們一直在他的保護下,很難成長起來。

本來壓縮金丹需要大量的靈氣,就算風雲谷靈氣濃郁,想要壓縮提純一次本命金丹也不是一個月能辦到的。

但三人體內有李逸給他們佈置的聚靈陣,吸收靈氣的速度成倍提高,他們才能在一個月內壓縮提純兩次。

“也許,可以利用封魔鍾批量製造極限強者?”

李逸心裏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念頭,當然,他也只是想想,不說別人同不同意他爲他佈置聚靈陣,就算同意,李逸也不可能輕易爲別人佈置。

如此奇陣,若是被人發現,將死一場災難,李逸甚至猜測,那紅眼魔將搶奪百陣圖,爲的就是這奇陣。 風雲谷空地上不知何時搭上了一座三米多高的高臺,高臺旁還有一座更高的看臺。

看臺上風宗宗主風飛揚,雲宗宗主雲天空坐在最前面,在他們旁邊還有一些老人,其中有外宗的風老鬼,雲老頭,珍寶閣的雲無極,煉丹閣的華火等人。

兩座高臺周圍也圍滿了人,不僅有核心弟子,還有內宗弟子和外宗弟子。

這次大比難得一遇,是核心弟子間,強者的對決,當然還有一項就是內宗弟子挑戰核心弟子,若能成功,便有機會晉升核心弟子。

李逸如今也是風雲宗的名人,外宗獨戰八大強者,內宗斬殺核心弟子云龍,風雲谷一招斬斷六長老的手臂,哪一件不是驚天動地的大事。可以說,整個風雲宗沒有不認識李逸的。

見到李逸幾人走來,人羣不自覺地便讓開了一條道路。

沿着人羣讓出來的道路走去,李逸能感受到很多充滿殺意的目光在注視着他,其中一道來自高臺。

李逸擡頭看去,見雲天空正目光冰冷的注視着自己,其身體有些瘦弱,眼眶較常人要凹陷一些,顯得他的目光更加深邃。

對於雲天空的殺意,李逸心中警惕,面上卻表現得不甚在意,既然之前雲天空沒有親自出手,想來是被什麼事或者什麼人牽制,現在自然也不會親自出手。

李逸只是看了一眼便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落在了他與風飛揚中間的中年男子身上。

男子四十五六,面容冷峻,目光深邃,讓人印象最深的還是他那兩條白色的眉毛。他坐在高臺上,正與風飛揚和雲天空談笑着。

李逸眉頭微微皺起,男子的面容與慕容龍城竟有些相似。

男子似乎感受到李逸的注視,轉頭看了過來,當見到李逸之時,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即便再次轉過頭與風飛揚兩人談笑起來,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半響過後,風飛揚起身上前兩步,俯視風雲宗衆人,道:“今天與往常一樣,進行兩項,第一項是內宗弟子挑戰核心弟子,第二項便是核心弟子的排名戰,排名越高,居住的修煉室便越好。”

說着風飛揚讓開一步,看了那白眉男子一眼,道:“這位是慕容城的使者慕容龍飛,如果你們的實力足夠強大,被他選中,就可以去慕容城,並且有機會參加人榜爭奪戰。好了,廢話不多說,現在先進行第一項,內宗弟子挑戰核心弟子。”

內宗弟子的實力最高也才九重後期,沒有人會自取其辱,上臺挑戰,每一年,這第一項都只是走個過場。

“如果沒有人挑戰,那邊進行第二項,核心弟子排名戰。”

風飛揚也沒有在意,要想在內宗壓縮本命金丹,那些靈氣還是差了一些,比在風雲谷要困難的多。

“我要挑戰。”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了起來,衆人盡皆一愣,他們清楚地聽到聲音就是從李逸身邊傳出來的,紛紛轉頭看了過來。

緊接着,他們便見到站在李逸身旁的劉峯跳上了比武臺,劉峯看上去也不過十六七歲,與李逸差不多大。

“那不是劉峯嗎?他好久都沒來風雲宗,沒想到竟然出現在了這裏。”

一些外宗弟子都認得劉峯,紛紛驚呼起來。但那些內宗弟子和核心弟子卻並不認得,盡皆面露嘲笑,一個無名小子,竟也敢挑戰核心弟子,想出名想瘋了吧。

風飛揚也是一愣,劉峯之前的實力不過是九重後期,但現在竟然已經超越了九重後期,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按他的估計,以劉峯的天賦,想要壓縮本命金丹那,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但現在纔過去了一個月,便成功了,而且似乎還壓縮了不止一次。

風飛揚看了李逸一眼,他知道這一切肯定是李逸的功勞,不過他也沒有多想,對着劉峯點點頭,道:“好,挑戰開始。”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