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拐右轉,兩人來到了一處寬敞的石洞裏,有近百平米的面積,前面忽然沒路了。 唐青青手握遙控器,按了一下另一個按鈕鍵,隨着“隆隆”聲響起,前面的洞壁彷彿被撕開了一道口子,露出一道拱門來,從裏面泄露出絲絲燈光來。

“到了,我們進去吧。”唐青青朝張小京嫵媚一笑。

張小京點點頭,事已至此,退縮就不是男人了。

走進拱門,張小京頓時一陣驚訝,甚至有點失望。

他原以爲唐彪的“地下宮殿”應該跟皇宮差不多,雕龍畫鳳,珠光寶氣,極盡奢華,但沒想到居然是如此簡單。

唐彪居住的石洞雖然巨大,但洞內的裝飾很簡單,和普通人家的差不了多少,這與他“快樂島”島主的身份極不相稱。

張小京有點懷疑,唐彪真住在這樣的地方嗎?

“還愣着做什麼?快進去呀。”看到張小京一副賊頭賊腦的樣子,唐青青就是一陣好氣,要是讓自己的老爹看到他的這個樣子,還不知道會氣成什麼樣子。

“噢……”張小京乖乖跟在唐青青的身後,完全是一副鄉下人進城的模樣。

“大小姐,您回來了……”蒼龍一身黑色長袍,早已經站在門口等候。

“嗯,張小京,這是蒼叔……”唐青青點了點頭,又朝張小京介紹道。

“哈哈,蒼叔,您好……我叫張小京,以後多多關照……”張小京聽出了此人就是那晚要唐青青帶他回家的人,一個箭步就衝了上去,一把抓住了蒼叔的手握了起來,那樣子要有多熱情就有多熱情,只讓蒼龍一陣目瞪口呆,這位新姑爺對自己也太熱情了一點吧?

“呵呵,真是年輕有爲,老爺已經在裏面等候兩位了,請吧……”那晚張小京留給蒼龍的印象深刻,雖然對張小京這般獻媚的模樣有點不適應,蒼龍依然是笑容滿面。

張小京又朝蒼龍笑了笑,然後跟在唐青青的屁股後面走了進去。

剛剛走進大門,就看到裏面擺放着一張有些年頭的八仙桌,上面已經擺滿了豐盛的菜餚,桌前擺放着三張座椅,迎面的那個椅子上坐着一個頭發有些花白的老人,在他的左右分別空着兩個,應該是給自己和唐青青兩人留的。

豎起了耳朵,確定裏面沒有埋下五百刀斧手,不像是鴻門宴之後,張小京這才認真的開始打量老人。

頭髮花白,臉上有些皺紋,身着一套灰白色的長衫,看上去很是精神,雙眼一直閉着,直到他們走進的時候這才驟然睜開,然後一道精芒就這麼射出,落在了張小京的身上。

●TTKΛN ●¢o

“哈哈,這位一定是伯父了,伯父,你好,我叫張小京,是青兒的男人,早就聽青兒說您英俊瀟灑,威武不凡,今日一見,果然聞名不如見面,老爺子您何止是英俊瀟灑,威武不凡啊,簡直就是天神下凡,威武的一塌糊塗……”

張小京熱情的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唐彪的手,用力的握了起來, 穆總的福氣嬌妻

眼見張小京竟然主動的上前和自己的父親握手,唐青青眼中閃過了一抹既驚喜又擔憂的神色。

她可是清楚的知道,張小京一路提心吊膽,害怕自己的父親看不上他,如今這小子竟然主動示好父親,她當然驚喜了,但唐彪最討厭的就是這種馬屁精,可是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唐彪明顯愣了愣,可以說還從來沒有人給他拍過這樣的馬屁,本能的想要發火,可是看到張小京那一臉媚笑的模樣,嘴角反而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好,好一個天神下凡,威武的一塌糊塗,老子今天就糊塗這一次,坐吧……”唐彪竟然難得的露出了笑容,不要說唐青青大吃一驚,就連跟進來的蒼龍也是一陣驚訝。

“嘿嘿,謝謝老爺子……”張小京也不客氣,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唐彪的左手位置,男左女右嘛。

“青兒,你也坐……”看到還在一旁站着發愣的唐青青,唐彪又開口道。

“是,爹……”唐青青這纔回過神來, 蘇公子與起點男

唐青青已經在“藍色之戀酒吧”昭告“快樂島”的門徒,自己是她唯一的男人,還和跟她睡了一個晚上,雖說最後吃虧的是自己,可是唐彪畢竟算是自己半個老丈人了,總要討好一番不是?

“你叫張小京?”等到兩人都落座之後,唐彪又轉頭問道。


“是……”張小京一愣,剛纔自己不是說過了麼,怎麼還要問?這老人家的記性,真差……

“你是我女兒的男朋友?”

張小京霸氣的說道:“老爺子,您沒聽明白?那我就再說一遍,我不是青兒的男朋友,我是她的男人……”

唐彪皺了皺眉頭,“這麼說,你們睡一起了?”


“睡了……啊?”張小京驟然一驚,這老頭子,是在套自己的話啊……再轉頭看去的時候,就看到唐彪的臉色已經瞬間變了,而坐在他對面的唐青青,也是直接白眼一翻,一副快要暈倒的表情……

張小京心裏咯噔了一下,完了……

“老爺子,您聽我說,睡是睡了,可是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我發誓,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看到唐彪那陰沉下來的臉色,張小京趕緊開口解釋道。

“真的什麼都沒發生?”唐彪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點。

“真的,我發誓……”張小京趕緊舉起了手指,做出了發誓的樣子。

“你小子不會是有病不行吧?”誰知道唐彪嘴角竟然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張小京的臉色頓時就綠了,你纔有病,你們全家都有病。

“老爺子,我身體很健康……”這可是關係着自己男人尊嚴的事情,張小京不得不開口解釋道。

“身體很健康?那麼爲什麼和我女兒睡一張牀上什麼都沒發生?難道說你嫌棄我女兒長得不好看?”唐彪砰的一聲,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頓時怒吼道。

張小京頓時就嚇了一跳,尼瑪的,這老頭子是不是有病啊,說睡了,他一副要殺人的模樣,說沒有發生什麼,他又說看不上他的女兒,你到底要我怎麼做?

這一刻的張小京,真的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和唐彪的善變比起來,他寧願唐彪在這裏埋伏了五百刀斧手呢。

“好了,爸,你就別逗他了……”一旁的唐青青終於看不下去了,頓時嬌嗔的白了自己的老爹一眼。

“都說女兒外向,以前我還不相信,現在看來,果然是真的,這不是還沒出嫁嗎?竟然就向着別人,哎……”唐彪一副嘆息的模樣,惹得唐青青又是一陣白眼狂翻,自己的老爹今天怎麼了?話這麼多?


“嘿嘿,老爺子,你這話可就不對了,女兒外向沒錯,可是她這不是爲您拐回來一個兒子了麼?所以說最後還是你賺啊……”張小京趕緊湊了上去,一臉笑意的說道。

“這麼說你是打定做我女婿了?”聽到張小京說的理論,唐彪一陣好笑。

“嘿嘿,這個只要您同意,我當然願意……”這一點,根本不需要看唐青青的臉色,張小京就可以做主了。

“那你知道我是做什麼的?”唐彪一手放在桌子上,眼睛盯着張小京道。

“知道……您是混混……”張小京一臉媚笑。

唐彪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他竟然說自己是混混?

“您是混混頭目……”看到唐彪的臉色一變,張小京知道自己又說錯了話,趕緊開口補充道……

唐彪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強壓住要將張小京碎屍萬段的衝動,這個傢伙,竟然說堂堂“快樂島”的島主是混混,他成立了“快樂島娛樂有限公司”,並且爲之奮鬥了十幾年,就是想洗白身上的黑色,看來是這精力是白費了。

“難道不是嗎?”看到唐彪還是一副生氣的樣子,張小京好奇道。

“我爹可是“快樂島娛樂有限公司”董事長,你怎麼說話的呢?”這一次,唐青青也看不下去了,這王八蛋,漲一點見識好不好,說句好話你會死嗎?

“我知道,“快樂島娛樂有限公司”的前身不就是“快樂島”嗎?”

“不錯……”

“‘快樂島’不就是臨海以前最大的黑幫嗎?”

“嗯!”唐彪自豪的點了點頭。他這一輩子最大的成就感,就是把“快樂島”壯大成臨海最大的黑幫,他有自豪的資本。

“可是混黑道的,不就是混混嗎?我說您是混混頭目,這沒錯呀……”張小京一臉的委屈。

唐彪差一點被氣得吐血了,而一旁的唐青青也是氣得三尸暴跳,這個小混蛋,這是找死的節奏啊。

“罷了罷了,混混就混混吧,既然你知道我是混……咳,我是‘快樂島’的島主,你還敢娶我女兒?”唐彪制止了快要發飆的唐青青,朝着張小京問道,他不想再和張小京討論下去,他怕自己真會忍不住叫蒼龍幹掉他。

“這個有什麼不敢的,混混也是人,混混的女兒還是個大美人兒,又不是人妖,我當然敢了……”張小京滿不在乎地說着。 “我女兒有很多男人追的……”

“啊?”張小京大眼瞪着唐青青,責怪道:“青兒,你不誠實哦,這麼重要的情況你怎麼沒跟我說?”

唐青青朝父親翻了個白眼,不滿的想道,爹你想要嚇唬這個小混蛋,也不用如此糟蹋女兒的名聲吧。

唐彪冷哼一聲道:“你要是後悔了,現在退出還不算晚。”

“唐島主,早就聽說你爲人豪爽、慷慨大方,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張小京朝唐彪豎起了大拇指,“我已經睡了你女兒,你一點都不計較,相反還慫恿我退貨,這樣的父親真是天下僅有啊。”

“你……你……”唐彪沒想到自己不小心說錯了一句話,就被這小子立即逮住,對他進行無情的人身攻擊,氣得兩眼亂翻,差點又想吐血。

“爹,你胡說些什麼呀?”唐青青也不買她父親的帳了,氣呼呼的說道,“只聽說過上車補票的,哪有上了車還要趕人家下車的道理?”

見女兒也生氣了,唐彪只好道歉,“青兒,剛纔算爹說錯了。”

頓了頓,唐彪盯着張小京說道:“我們做的事情都是在犯法……”

“沒事,我不犯法就行,您要是被抓進去了,或者被仇家殺害,我有能力養活您的女兒……”


“咳咳……”唐彪硬是被張小京的這一句話嗆得不行,他發現,讓唐青青帶着這個小子回來吃飯簡直是一種錯誤的決定,他甚至有種感覺,自己最後不是被槍斃,也不是被仇家殺死,而是被這小子給氣死。

“爹……”看到唐彪被氣得咳嗽不停,唐青青嚇了一跳,趕緊站起來爲唐彪捶背。

張小京也是嚇了一跳,跟着站起來,誠惶誠恐的說道:“老爺子,我錯了,我不該這麼說的,我不該只養活您一個女兒,您要是還有其他的私生女,我一併養着,您可以放心的進去……”

“噗嗤……”一聲,唐彪再也忍不住,直接一口血噴了出來,這個混蛋,當真想要氣死自己不成。

“張小京……”這一刻,連唐青青都徹底的怒了。

“額,我有說錯什麼嗎?”張小京卻是一臉的無辜,那神情,很是委屈……他說的可是大實話,“幽靈之家”的殺手就在他身旁。

唐彪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讓自己不至於被活活氣死,雙手抓着椅子兩邊的扶手,無奈的說道:“罷了罷了,不討論這些了,你要娶我女兒可以,只需要兩點要求……”

“哪兩點?”張小京豎起了耳朵,一副傾耳傾聽的模樣。

“第一,把這瓶酒喝了。”唐彪一指桌上那瓶裝有五斤的白酒瓶說道……

看到那滿滿的酒瓶,張小京的臉色頓時就綠了,五斤白酒?這是要醉死自己的女婿啊?他雖然酒量不錯,也就是兩斤白酒頂天了。五斤白酒要是都灌下去,還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很難說了。

“那第二條呢?”張小京小心翼翼的問起了第二個要求。

“肖霸,出來……”唐彪是存心想要教訓教訓張小京,頓時朝着一旁招了招手,然後張小京就看到一名三十來歲的男子從陰影處走了出來,看到這樣的一名男子,張小京的汗毛瞬間豎了起來,眼中也充滿了警惕的光芒,因爲在此之前,他竟然沒有感覺到這院子裏還有其他人……

唐彪一指肖霸,淡淡說道:“第二個要求很簡單,那就是接他十招。”

“啊……老爺子,能不能夠換其他的要求?”張小京整張臉都垮塌了下來,對他來說,第二個要求或許不算難,哪怕這人實力深不可測,他對於自己身體的反彈力有着十足的自信的,可是要讓他喝了這五斤白酒,那還不如直接殺了他!

“不行……”誰知道唐彪卻一口回絕道。

“爲什麼不行?”張小京反駁道。

“因爲我是混混頭目,要做我的女婿,必須要像個純爺們兒,喝酒,打架都不能夠落下。”唐彪振振有詞的吼道。

“可是我酒量不行……”張小京垂下了腦袋,他是真的喝不下這麼多白酒。

“真不行?”唐彪笑咪咪的問道,這回總算贏回了一場。

“嗯……”張小京搭聳着腦袋,很是無奈的說道。

“那你就不要娶我女兒了……”唐彪大手一揮,做出了決定。

“啊……”唐青青臉色驟變,大聲喊道:“爹,不要啊,我不想他死。”

唐彪冷冷的盯着張小京道:“凡是進了我‘快樂島’地下宮殿的外人,都休想活着走出去!這是歷來的規矩。”

張小京一臉委屈的看着唐青青,“還有這樣的規矩?青兒,你怎麼不早告訴我啊?與其死在你爹手裏,還不如死在你身上。”

唐青青恨恨的瞪了張小京一眼,都什麼時候了,這小混蛋還有心情說笑。唐青青之所以沒告訴張小京這條規矩,滿以爲父親會同意她跟張小京的婚事,那麼張小京就不算外人。

哪知道張小京這貨剛一見到唐彪,就滿嘴胡說八道,把他氣得吐血來着了,也難怪唐彪會發飆。

“呃!”唐彪鄙視了張小京一眼,你小子死到臨頭還想着美夢啊,你也配死在我女兒身上?“肖霸,動手吧。”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