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或者信仰獅神的人,都來到他的靈位前跪著,可謂是人山人海,及其壯觀。

葬禮足足舉行了八天,最後,獅神被送去獅族的神陵之中。

獅神死了,外域強者來襲的事情也被公布,即便是星老等人出面安慰普通百姓,也依然是人心惶惶。

葬禮過後,血狼和任羽思找到了星老,問了他關於幻恆神劍和幻恆戰甲的事實,可星老只說了一句話:「是你的,它們自然會來找你,不是你的,你永遠也找不到。」

星老的答覆,正在血狼的意料之中,於是他忍不住好奇,向星老詢問了幻恆神鏡的秘密。他本以為星老不會告訴他,但星老卻告訴他說:「曾經,域主製造面鏡子是為了送給心愛的人,但他的愛人沒能逃過歲月的摧殘。」

「後來呢!」任羽思更是好奇。

星老緩緩搖頭:「後來,我也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沒有權力告訴你們。」

「哦。」血狼和任羽思沒再多問。

「回神族修鍊吧!」星老正色道:「半年之後,神幻界需要你們,不,不僅是你們,應該是我們。」

「明白。」血狼和任羽思鄭重其事的點頭。

……………… 「半年的時間,一定不能浪費。」血狼和任羽思有在神族領地的一片大草原上,他們已經和橫霸風他們分開了,準備去找個靈氣充裕的地方閉關。

血狼和任羽思不知道的是,星老和天道神君,還有五大主神和剩下的三大獸神等真神級強者已經離開了神幻之星,這其中,還包括龍傲宇和橫霸風,反正被星老召集來的真神都去了。

眾神離開神幻之星,是秘密出動的,除了他們自己,沒有其他人知道他們的行動。

……………………

一行人在星空里穿梭,他們正是星老等人。

「茫茫星域,滄海一栗。」星老總神念對其他人說道:「相信大家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我們所處的幻恆星域只是這個宇宙中的一個小角落,無異於滄海一栗般渺小。在宇宙中,我們大家都是渺小的,但在幻恆星域里的普通百姓眼裡,我分是偉大的。」

聽了星老的話,眾神皆沉默。

星老又道:「我們現在前往星域之門,暫時沒什麼危險,但半年之後呢?那時候將是九死一生之局,所以,大家都別敝帚自珍,必須盡全力布置好戰場,為神幻界爭取更多的機會。」

三天後,眾神眼前出現了茫茫星河,見狀,很多人眼中都充滿了疑惑。

「不是說要去星域之門嗎?怎麼來到星河邊了呢?」水月女神問戰神凌天雲。

凌天雲注視著星河,緩緩解釋道:「星域之門,就在星河中央上方,不過,你們別擔心,星域之門這一帶的河面上並沒有星河之水,我們提前過來,就是要在星河之門外面布置好陣法等機關。」

「我想知道,星域之門為何會在星河上面?」這個問題是亡靈神師問出來的。

「你的問題,沒有確切的答案。」星老對眾人傳訊道:「作為星使,我可以告訴你,星河乃是整個宇宙的命脈,星河之水,穿過宇宙中的每一個星域,也許,星域之門只能建立在星河之上,才能聯通每一個星域。」

「我們快去看看星域之門是什麼樣子的吧!」龍傲宇有些著急,其他人也有些忍不住好奇心,都向星河中央飛去。

飛到星河上方,眾神往下看,根本看不到河水,看到的是五顏六色的固體。

「下方是彩虹橋,橫跨星河之上,寬達兩百公里,從橋面往上五百公里才會有危險,星域之門就在彩虹橋中央。待會,我們從星域之門前方開始布陣,用最強的陣法將這一段彩虹橋布滿。」凌天雲表情嚴肅。

很快,星域之門出現在眾人面前,這星域之門並沒什麼特別的,甚至連光芒都沒有,如果要說其特點,除了大,也只有大了。

這星域之門橫跨在彩虹橋上面,將彩虹橋分成兩段,其尺寸得以公里來計算。散發著神秘而浩瀚的氣息,上面只雕刻著一顆藍色星球,藍色星球一直在旋轉。

「這就是所謂的星域之門?」不少人感嘆:「太壯觀了……」

「大家也別顧著看星域之門了,會布置陣法的,或者會下詛咒的,快動手吧!」在彩虹橋上,可以開口說話,這話是星老說的:「大家都是真神,可別告訴我不懂陣法。」

「星老,我的老朋友,你就放心吧!」亡靈神師哈哈一笑:「在我的亡靈噬神陣下,就算是真神也得被困到虛弱無力。」

說罷,亡靈神師開始動手,其他人也不遲疑。

花了四個月的時間,眾神將彩虹橋布滿了陣法,很多地方還布置著邪惡的詛咒,而且,陣法和詛咒在同一地點,並不發生衝突。

做好這樣事,眾神都身心疲憊,但他們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可以休息,彩虹橋上的陣法和詛咒並不能完全阻止外域的強者。

「還有兩個月,我們先回神幻界吧!等星域之門破了,我們再過來。」星老提出自己的意見,眾人並不拒絕,因為在星空里的環境太嚴酷,即是他們是真神,也無法有效的補充體力。

花了四天的時間,眾神回到神幻界,現在的神幻界,已進入高度警備狀態,各大勢力都很低調,開始積蓄力量。

星老他們回來后,看著這樣的現狀,都感到很欣慰。他們約定好兩個月後去阻止外域的強者,然後就散了。

龍傲宇去找姜楚楚了,星老也消失了,天道神君更是個大忙人,至於橫霸風,他當然是去找血狼和任羽思。

當橫霸風找到血狼和任羽思時,任羽思剛剛突破到神級強者的修為,而且血狼也到了神力九段巔峰,這讓橫霸風又驚又喜。

「血狼,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希望你也能再次突破,雖然這不太可能,不過,師父相信你。」橫霸風拍著血狼的肩膀,對他露出一絲讚賞的眼光。

血狼只是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

星河。

彩虹橋上。

星域之門突然出現一絲裂紋,緊接著,轟然破碎,留下一個黑洞,整座彩虹橋開始震蕩起來,但依然堅固,很快就平息了。

「哈哈哈……」


兩個男子從星域之門從黑洞中走出,他們看著腳下的彩虹橋,對視一眼,又笑了起來。

「沒想到,我們可以提前擊碎星域之門,從今以後,我們雲魔星域和這個星域就想通了,征服他們,指日可待。」

兩個男子開始對話。

「對了,我們上次派出的天極偵查使,花了巨大的代價才讓他穿過星域之門,不知他收穫如何?」

「我們現在所處的星域,應該是個高級星域,這裡的強者不可能少。」其中一個男子說道:「說實話,我不求他能收集多少關於這個星域的信息,只要他不死就好了,畢竟,他是我們星域最強的偵查使。」

另一個男子冷笑道:「彩虹橋上,並沒有人看守,看來,我們想穿過彩虹橋,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容易,先回去吧!」

「正有此意,回去讓魔神大人想想辦法。」

……………… 神幻界,星老突然向所有真神發出召集令,眾神們一頭霧水的趕來。

「星老,我們這才回神幻界不到半個月,狀態都還沒調整好,你這般著急的找我們過來,所謂何事?」

「是啊!星老,你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啊?」

「大家稍安勿躁。」星老正色道:「我在彩虹橋上做了些手腳,如果那裡出現什麼變故,遠在萬里之外,我也能感受到。」

「星老,你就別賣關子了,有事說事吧!」龍神貝斯催促道。


「好吧!」星老道:「如果我沒猜錯,星域之門已經被人擊碎了,我們留在彩虹橋上的屏障,最多只能阻止他們十天的時間,所以,我們必須儘快趕過去,刻不容緩。」


聽后,眾神並沒有感到心驚,反而非常興奮,一個個戰意十足。

「既然他們來了,那我們還等什麼?趕快去接待一下吧!把能進入星空的人,都帶過去。」龍傲宇握緊拳頭:「決不能讓他們安然無恙的來到神幻之星。」

「我支持龍傲宇的意見。」說這話的人,竟然是藍心鳳,這讓龍傲宇也沒想到。

「不妥!」星老擺擺手,提出自己的看法:「就算我們將所有的神級強者都帶過去,也不可能將外域的強者頂在彩虹橋上,因為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來神幻界,最重要的原因是,神力強者在星空里作戰,實力幾乎要減半。」

「星老分析的有理。」水月女神說道:「我們神幻界地廣人稀,就算他們去了,也難以威脅到普通百姓。」

「不!」龍傲宇堅決的搖頭,正色道:「外域的強者,陰險狡詐,最重要的是,他們的隱藏能力極強,如果讓他們來到神幻界,對神幻界將造成巨大的災難,如果你們都不在乎我說的問題,遲早會後悔的。」

「那麼,你的意思是?」星老看似在詢問龍傲宇,但語氣中帶著一絲質疑的意味。

龍傲宇抬起拳頭,目露自信:「堅決將外域的人阻攔在星空里,最好是不讓他們走出彩虹橋。」

「如果我們攔不住呢嗎」星老嚴肅的看著龍傲宇:「我們一旦派出神級強者,神幻界將成為極幻界那樣的星球,等外域的人踏足,後果不堪設想,其實,做這個決定,我也很無奈。」

「星老,你是星使,我尊重你,但一碼歸一碼。」龍傲宇神色一凜:「這件事,我們不能聽你的,你以為你有幻恆神鏡,就能真的看破別人的靈魂嗎?不,你錯了,因為,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來說句公道話吧!」天道神君站了出來,正色道:「其實,我贊同龍傲宇的說法,不管我們是否有能力,決不能讓外域的人踏入神幻之星,否則,神幻之星如果成了他們的基地,下一個受害的地點將會是極幻之星,甚至是幽幻之星。」

「是啊!」

「是啊……」

眾人面面相覷,然後沉思起來。

「星老,我也說說我的觀點吧!」凌天雲說道:「我個人認為,龍傲宇的意見是可取的,畢竟,戰場在外面,總比在家裡好。所以我提議,我們現在就將這個消息傳出去,讓整個神幻界的人都知道。同時,我們再告訴那些神級強者,讓他們想去就去,不想去也沒人硬逼。」

聽后,星老閉上眼睛想了想,突然點頭道:「行,就按凌天雲說的做吧!抓緊時間。你們各大主神和獸神都回去一趟,將情況告訴族人,然後直奔彩虹橋。」

眾神紛紛點頭潮濕同意,然後各自散了。

三天後,幾乎整個神幻界的人都知道了一個消息——外域的強者已經進入幻恆神域,各大勢力的警惕性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此時,神幻界眾神已經離開,正向星域之門趕去,三天就到達了彩虹橋外。

「用神念,可以探查到外域的強者在破陣,而且,有一個人的實力很強,我自負自己在神幻界找不到對手,但依然感覺自己不是那個人的對手。」這話顯然是天道神君說的。

星老輕輕頷首,道:「既然你能用神念探查到,那就說明,不出一天的時間,他們就能走出彩虹橋,與我們面對面。現在,我想問問你們,有沒有好辦法猛將外域的強者就在星空,不讓他們到達極幻界。」

「只能儘力拖住他們,畢竟,他們的勢力絕對不比我們差。」天道神君靜靜的看著前方的彩虹橋:「在星域里,無論是外域的人還是我們自己人,都不佔優勢,這無疑是一場硬戰。」

「既然如此,大家調整一下自己,做好戰鬥準備吧!」說罷,星老閉目養神,其他人也基本是這個狀態。

………………

彩虹橋下,無聲的星河之水,發怒似的翻滾,似乎在贅述著自己的恆久和強大。

時間緩緩流逝,突然間,星老等人睜開眼睛,因為外域的人破處了彩虹橋上所有的屏障。

一個妖艷的男子,長著一頭紅髮,臉如刀削,鼻如懸膽,目若朗星,站在彩虹橋上一動不動,眨眼間雖是不經意卻散發著無窮魅力。

這男子身後還跟著近一百人,真神修為的足有三十人。這群人中,看上去都是年輕人,男女皆有,而且,女的身材火爆,長相絕美,男的也是風度翩翩,貌勝潘安的那種級別。

看著彩虹橋上的「年輕人」,天道神君大笑道:「你們,到底是來侵略的,還是來選美的?都他媽長得跟娘們似的,就你們這樣的人,怎能成得了氣候?」

「朋友,瞧你們長的那樣,一個個歪瓜裂棗似的。」站在前頭那妖艷的男子說道:「你們這個世界,並不完美,所以,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整個宇宙,只有我們雲魔才是最完美的種族,終有一天,我們雲魔會統治整個星域。」

「雲魔?沒聽說過。」星老站了出來,冷笑道:「世界需要平衡才能永恆,你們這群野心家,不會有好下場的,記住老夫一句話,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有人在看著。」

「我想問的是,你們這個星域,就你們這二三十個人能作戰嗎?」妖艷男子笑了,其他人也跟著大笑,笑得非常囂張。 「就算只有我們,爾等雲魔,也休想在我們星域里胡來。」天道神君渾身一震,閃現在妖艷男子面前,淡淡的看著他,也不急著動手。

「大叔,你不是我的對手,如果你是你們星域里最強的人,那我就太失望了。」妖艷男子滿臉傲慢的神色。

「小子,怎麼稱呼?」天道神君冷笑道:「你這麼囂張,你們域主可知道?」

「大家都叫我魔神。」妖艷男子大笑道:「其實,我們雲魔星域沒有域主,要說有的話,那就是我了。實話告訴你,現如今,每個星域的域主都死了,包括你們的星域,所以,沒人會管我們,更沒人會幫助你們,你們,絕望吧!」

「魔神是吧!好霸氣的稱號。自古以來,邪不壓正,爾等都是被慾望所驅使的軀殼,你們想侵略別人的家園,卻忽略了生命的價值所在。」星老閃現在天道神君身邊,與魔神對峙著。

魔神不屑的笑了笑:「你們這些歪瓜裂棗,也好意思和我談論生命的價值,其實,你們本就是完美生命中的次品,註定要被淘汰的次品。這個宇宙,屬於我們雲魔。」

「很好!」天道神君和星老對視一眼,同時消失,當他們出現時,已經回到了眾神身前。

天道神君看了看魔神,又看了看星老,道:「星老,如果你穿上幻恆戰甲,再拿起幻恆神劍,你我聯手,定能擋住那位魔頭。」

「我知道,但是,我不可能再使用那兩件神物,所以這一戰,對我方來說,很艱難。」說罷,星老做了個深呼吸,又道:「不過,我還有幻恆神鏡可以使用一次,你們先不要出手,先看我表演。」

「唰……」幻恆神鏡突然出現在星老手中,而且正在變大。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