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隱島中心…出發!

此行共有七人:龍戩、朴修、翼若陽武侯階;公孫楊武將巔峰;影魂、龍玲九階武將;藍星七階武將…… 姜晨發覺這來到翼島不到半天,所有事情都好像是自己在做,感覺真的那個累啊!

反觀翼青倒顯得悠閑,他怎麼也想象不到,竟然有人把族內問題演說的這麼簡單,真的很意外加驚喜:會議期間無人反駁便是非常好的現象,接下來只需向所有族人普及,其實兩派間並無詫異就行!

「不管怎麼說,真的謝謝你!」翼青由衷的道謝,姜晨也樂意接下,暗道總算沒白忙活。

「其實我也算在幫自己吧!別忘了還要向你借醫師的!」姜晨說到這時,覺得是時候輪到最重要的事情,順勢便問下去:「你認識…藍天翔吧?跟他交情如何?」

「恩!?」反應過來的翼青,驚訝的盯著姜晨:前兩天藍星剛來翼島,今天又有人提起他的父親,可不認為這是意外的巧合。



等著回答的姜晨,看到翼青沉默不語,頓時就感到奇怪:「想不起來了?聽龍毅說…你們交情不錯的呀!」

聽到消息是龍毅透露的,翼青多少也是放心些了。龍毅為人爽快、口無遮攔早就了解,只是如今盤古族的內幕還不清楚,不得不小心警惕些。

「我跟他…算是生死之交吧!當年如果不是他,我恐怕就出不來雷池了…!」下意識回憶起來,當年的東海之亂,轉眼便二十餘載。

姜晨聽后眼前一亮,暗道面子有夠大的:「生死之交?那就簡單了!他兒子現在算是我小弟,前段時間我讓他來翼島等著,沒想到他跑隱島上去了,真是不讓人省心啊!」

「小弟!?」再次聽到姜晨說起這個詞,翼青聯想起藍星先前說來翼島等人的,瞬間就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藍…藍星說要等的人就…就是你!?」

「不會吧!」姜晨一聲驚呼,很難想象藍星跟翼青已經見過面:先前離開時他那死沉的樣子,看著就直想抽他,怎麼會去跟人接觸呢?

「你們…你們見過面了?而且你也知道他的身份?」姜晨還是不相信,決定再次確認道。

這次輪到翼青感到很奇怪,是否見面需要這樣懷疑嗎?

「藍星他…來島的時候救了我女兒,而他的名字讓我有些在意,就去確認了一下,沒想到……」翼青開始講述起緣由,姜晨卻聽得浮想聯翩,一直在那低語『救了你女兒』?

「……關於藍星去了隱島,我也是在事後才從龍島方面得知!他身上還有著傷勢,我應該阻止他去的!」

「他有傷…你也知道!?」姜晨再次驚呼,隱隱有種不平衡的感覺:藍星你…對我都沒這麼坦白過,我還四處給你找醫師,看回來不狠狠收拾你!

得到翼青的點頭回應,姜晨也不甘落於人后:「他有傷我早就知道了,那些醫師就是為他準備的!」

「醫師!?」翼青這時反應過來,對方借醫師原來是為了藍星?

細想后姜晨還是不相信藍星會主動跟人說起自身的傷勢:「你是怎麼知道…他有傷的?」

翼青接著說起藍星跟人動手的事,姜晨聽完當即就開罵:「我X!那小子還敢跟人動手,真是什麼都不怕啊,欠整治的他…!」

藍星人不在這裡,姜晨最後也是沒法:「算了!你還是仔細跟我說說…他來到翼島后發生的事情吧!」

見姜晨不再激動亂語,翼青也就將所知的說出,不過在講述途中,突然就有人前來通報:「報告族長!剛傳來消息,隱島又…又出現了!」

……

滴…時間回溯,場景變換。

這塊常年雷電聚集的海域,自古以來被稱為禁地雷池!

雷池中心沒人去過,也無人知道那有什麼。普遍認為的是…雷族與雷池有著莫大淵源,只不過隨著雷族的消失而逐漸被人淡忘。直到如今隱島的突發情況,遠古雷族再次進入大家的視線。

只不過…猜想終歸是猜想!

隨著不斷的向隱島中心進發,說真的藍星越感到不安!他清楚自己的所有推論都只是猜想,沒有任何的真憑實據!只是現在太想離開這裡回到南嶺,所以不管有多麼危險都想嘗試下。

因自身能力不夠,所以才需要幫助。除去影魂不算,其餘人若是出了事!藍星清楚這是自己的責任,可以說是變向害他們,沒有自己的這個提議,他們是不用冒險的!

隨著雷擊越來越頻繁強大,藍星感到身上壓力也在加重。

「那是什麼?」龍玲的驚呼,引起眾人的注意,藍星聞言望去,看到前路有道溝壑阻攔?

若是放在平時,那溝壑間的距離隨便就能躍過。只不過… 我在娛樂圈帶崽躺贏

主要負責抵禦的龍戩三人,發現此時雷電被牽引減弱,也都稍微放鬆些來:根本快不過雷電的速度,只能將自身武氣持續輸出,這樣的武氣消耗異常快速。

龍戩自認身體強壯,能承受輕微雷擊,但那道雷電屏障,也是讓他忌憚不已:別看雷擊時有時無、時聚時散,一旦靠近雷擊必將全部襲來。

「我們改道吧!看能否繞過去!」龍戩率先提議道,對於雷擊的恐怖,在修行功法時也算見識過。

正當所有人都準備動身繞道時,有道身影卻是迎難而上,看的藍星急忙出聲叫住:「影魂!你…你幹什麼!?」

影魂沒有回頭,拿出把元氣丹說道:「我待會用劍把雷擊引開,你們…兩人一組的過去!」

聽到影魂的大膽決定,藍星就想提醒他這肯定不是那什麼歷練,用不著跟它較真!不料還沒開口說話,影魂已將手中的元氣丹服下,接著更是拿出長劍前沖而去。

眾人還在驚異影魂剛說完就行動,藍星倒是急忙提醒道:「大家趕快,兩人一組,準備前進!」


雖然有人會覺得影魂莽撞,但現在作為隊伍理應同進退,而且也沒有時間商討本該如何,大家也都隨著藍星的提醒動身。

『茲茲…!』

影魂隻身站立、長劍高舉、雷電匯聚、劍氣揮舞、白光愈盛……

本該牽引向溝壑底端的雷擊,此刻開始匯聚在劍身上,那道嚴密的雷電屏障,剎那間出現道缺口。

第一組龍戩與龍玲,已經輕鬆躍過,那些漏網的雷擊,也全被輕鬆擋下——然而影魂手中的長劍,此刻已經揮動不起來。

第二組朴修與公孫楊,同樣輕鬆躍過——但那引雷的長劍,此刻用盡全力,也只能舉到齊肩。

第三組翼若陽與藍星,躍過時漏網雷擊煞時增多,但也好在有驚無險的擋下。

『轟…!』身後一道劇烈的響動,雷電屏障恢復如常!

停下后藍星立即轉身回望,卻沒看到影魂過來的身影,內心莫名的感到一突。透過那道雷電屏障,希望身影是在溝壑那邊,可結果…什麼都沒看到!

「不…不會的!影魂!你不可能…!」難以置信的聲音傳出,藍星想跑過去具體確認,但被旁邊的翼若陽果斷拉住。

這時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著藍星,直到翼若陽指向他身後時,他才猛的反應過來。慢慢回頭望去,看到的是滿臉怪異的影魂。

內心大起大落的感覺,讓藍星不知說什麼好,最後只能這樣說道:「你…你過來了不會說一聲啊?」

聽到這般的話語,影魂沒感到不快,反倒是有人在意的感覺,也就反常的回應道:「我一直在你身後,沒發現嗎?」

藍星這時察覺到奇怪的目光,發現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頓時有種不自在的感覺:「那…那你沒事吧?」

影魂聞言剛想抬起右手活動示意沒事,但舉到一半時卻又重新放下,最後平靜的緩聲說出:「沒事!繼續趕路吧!」

由於先前的插曲,再加上大家都沒事,影魂的莽撞也被大家忽略,開始繼續向中心進發。

繼續動身前影魂看向自己的右手,用力的握了握,眼中疑惑浮現:剛上隱島時…手就像吸附住一樣,但在剛才…卻可以將長劍脫手甩出,控制力是變強了嗎?

藍星看到影魂的異樣行為,知道他是刻意說沒事的,也就很想這樣對他說:就算是想要變強,也不能拿生命開玩笑啊!

最後卻是說不出口,深知影魂性格如此:如若不是有過同行的經歷,相信也是很難跟他相處的。

只能提醒自己接下來多加註意下影魂,不要危險沒遇到,他倒與隊伍中的其他人發生矛盾,說不定到時還真的會打起來。

滴…時間推進。

躍過先前阻擋的雷電溝壑,雷擊威力雖然仍在增強,但也是被三名武侯階聯手抵禦住。然而事情沒有這麼的順利,意外往往是在瞬間就發生。

「啊…!」翼若陽痛苦的聲音傳來,藍星下意識的看過去,發現他痛苦的半蹲在地,半隻右臂已是焦黑一片。

作為醫師的朴修與龍玲率先趕過去,準備即刻著手醫治。龍戩這時也反應過來:「大家圍起來抵禦,給他們排除干擾!」

跟翼若陽的交集,藍星發覺只是小夕,而且他好像也不太喜歡自己,但怎麼的也不想他出事,也就形態力量完全施展開來抵禦雷擊。

即使是這樣的實力全開,藍星對御氣式的防禦,也沒多少信心:翼若陽作為初等武侯,一道雷擊就把他傷成那樣,那自己豈不是…?

看到不斷左顧右閃的龍戩身影,藍星知道此刻大多都是他在防禦,心裡逐漸有種不好的預感:這樣下去…他只會急劇消耗,很可能會再次出現傷員甚至是……


「影魂!」藍星這時輕聲對著旁邊說道:「若是我出了什麼意外,能否幫我帶話給一個叫姜晨的人?他現在就算不在翼島,也很快會……」

對視著那雙粉色的眼眸,影魂果斷的拒絕請求:「閉嘴!要說…就自己去!」

「你知不知道…每次還沒有結果就想著會輸,真的很讓人…厭惡!在我的印象中,你可沒這麼弱!」影魂這時再次拿劍衝出,接著引走大部分的雷擊。

望著遠處的那道身影,藍星神色有些呆愣,完全沒想過影魂會拒絕,而且還會說出那樣的話。

感覺此刻的他…好陌生!

不…不對!可以說是根本就沒熟悉過,現在只是不斷的加深了解…… 七道身影齊飛,數支船隊齊開……

這樣的畫面足以讓人感到不可思議:這是難得一見的盛況,匯聚如此多的強者;前往雷池跟守在隱島的還沒算上,就已經超過任何勢力的強者數量!

隱島昨天無故消失,連帶還有各方子弟,今天又再次出現,實在讓人費解。不過…這時已經沒人去想到底是因何緣故,都只想快點找到自家子弟並確認無事。

其中有一人倒是例外!

前往隱島的途中,翼青看著同樣御空的虛幻身影,發覺所有事情都如他所料般,於是不禁就猜測到:難道…真的是藍星得出類似推論,接著才找到出來雷池的方法?這麼說…我沒有阻止他去隱島反而是幸運的?

翼青這麼想著的同時,對姜晨愈發的好奇起來:藍星!你『大哥』到底是何許人?連我都無能為力的族內問題,好似被他輕描淡寫的化解。還不用說調解龍島水域矛盾,聚集到眾多的醫師……

先前藍星說出盤古族淪陷的消息時,翼青對他的前景狀況是感到擔憂的,畢竟僅憑自己也幫不了多少是忙。所以會擔心他少不經事、貿然衝動那些,已經決定等他養好傷后,再來仔細談論現今的情況。

現在姜晨的突然出現,倒是讓翼青的想法改變:藍星!雖然不知道你與他的具體關係如何,但我定會想辦法讓他幫你的!

滴…時間回溯,場景變換。

整個隱島終於停止晃動,藍星立即抬頭望向天空,那令人壓抑的雷雲與不絕於耳的響雷都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柔和散淡的白雲跟令人舒服的蔚藍。

『成功了?猜想推論是正確的?』藍星確定這個想法后,沒由來的感到內心放鬆,然而這樣也使壓下的疼痛猛的爆發出來。

『啊…!』痛苦的聲音像是要衝破喉嚨出來,可都被藍星強忍著咬牙忍下。因為他清楚不遠處影魂的傷勢更重,但他帝豪沒有發出一丁點的聲音來。

感受到隱島變化與雷電減弱的龍玲四人,立即向這個先前雷電匯聚的山谷趕來,很遠的就看到那倒下的三道身影。

「哥!天星!」龍玲擔心的聲音脫口而出,旁邊的朴修見狀同樣加快腳步。只見他此刻眼神異樣,先前若不是消耗太大,是絕對不想落於龍戩的。

最後趕來的是攙扶著翼若陽的公孫楊,他們也是被四周毀壞嚴重的山地給震撼到,臉上都充滿著難以置信。

「咳…!學姐!我…我沒事!」被龍玲扶起的藍星,幾乎用盡全身力氣的說道:「學姐你…先去看下影魂吧!他剛才…直接用身體幫我…擋下雷擊!」

看到影魂還能拒絕龍玲的檢查,藍星感到頗為無奈的同時也是有些慶幸:雖然大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但還好沒有人因此……

滴…與此同時。

先前隱島再次突兀出現,守在這片海域的各勢力人員,也都沒再管進入的那些規定,紛紛前往找尋自家子弟。很快的就可以確認,除去龍島方面的四人,其餘勢力都有子弟折損。

當藍星看到外人趕來時,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不過他也清楚自己並非哪方勢力子弟,所以沒人前來詢問傷勢也屬正常,最後也就攙扶起影魂跟隨眾人離開。

影魂沒有拒絕攙扶,藍星猜他肯定是傷勢很重,而且有一半都是因為自己,感到內心有些過意不去:「影魂!謝…!」

話語來到嘴邊卻突然停住,藍星莫名感到那樣的話語…只會拉開彼此的距離般!

「影魂!你說的沒錯!」看到疑惑的目光,藍星轉而改口道:「在結果沒出來前,就不要想著失敗!我會的…我會親自去的!」

藍星的眼神逐漸堅定起來,先前的想法再次湧現:小月!這次離開隱島后,我定會親自去找你!在那之前千萬…千萬不要有事!

影魂已經忘記自己說過那些話,不過這時他也沒在意那些,直接拿出幾顆掌心大小的東西——只見那是表面光滑、通體光亮的圓珠,珠體裡邊像是有白色光暈在流動。

「這四個…給你!還有四個…我要!」影魂平靜的說出,拉回藍星的思緒。

看到奇異的圓珠,藍星感覺有點懵:「影魂!那是什麼東西?你…從哪裡弄來的?」

「先收起來!」影魂說著的同時環顧起四周,藍星這時也發覺周圍沒人,暗道他應該是故意停下,就是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