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小蘿莉,那也是老辣兇殘的小蘿莉,想想觀瀾寺那群尼姑手裡的那上百個儲物袋就知道了。

女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喬拉丹怒從心生,腦袋一抽風,揪過來蘿莉,往蟻哥背上一按,右手一揮,啪啪啪,大叔教訓小蘿莉的獨門絕技打屁屁,一通狂抽,那節奏,道蘊十足。

「嗚嗚嗚,嗚嗚嗚……」

這下好了。

醞釀了半天的淚珠子,嘩啦啦的往下淌,小尼姑哭的是傷心欲絕。

不像是做作。

竟像是真的。

喬拉丹,又下不去手了。

欺負女人,著實不是什麼好漢的行徑。

收手。

將小尼姑擺正了。

喬拉丹虎著個臉,嚴肅的說道:「挨了揍老實了吧!老實交代,那印記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小尼姑的眼睛,眨啊眨的,星光閃耀。

「嘿!我說你這小尼姑,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小尼姑的眼睛,繼續眨,看樣子想萌死喬拉丹。

「我去!信不信我把你還給厲無涯!落進他手裡,嘿嘿……」

小尼姑一哆嗦,嚇壞了,眼睛也不眨了,總算是開口說話了。

「不要!他會殺了我的!」

喬拉丹卻是一點都不信:「殺了你?我好想聽某人說過,厲無涯是絕對不會殺她的,還有什麼青蓮梵心經,還有什麼斷滅心法的,哎呀,也不知道一本正經的觀瀾寺怎麼就和魔道勾搭上了,這消息若是放出去,肯定勁爆的很呢!」

得了。

有的,沒得,聽到的,猜測的,喬拉丹一股腦全都攤開了。

這下,小尼姑裝不下去了。

「你,你,你全都聽到了?」

喬拉丹一臉得意的點了點頭。

「唉!」

小尼姑長長的嘆了口氣。

而後。

一本正經的盯著喬拉丹,很是嚴肅的說道:「幻覺,都是幻覺,諸法空相,施主,你聽錯了!」

噗通!

喬拉丹從蟻哥身上跌落了下來。

尼瑪!

不是說出家人不打誑語么?

這算什麼?

睜眼說瞎話啊!

卻就在喬拉丹惱羞成怒,打算好好懲罰一下這調皮小尼姑的時候。

卻不料。

「青蓮梵心經是我觀瀾寺獨門絕技,每代只傳一人,一生只能施放一次,你說的那個金色印記,就是青蓮梵心經!」

小尼姑畫風突改,寶相*,唬的喬拉丹一愣一愣的。

還有這麼古怪的心法?

只傳一人?

只放一次?

貌似沒啥威力啊!

身上不痛不癢的。

奇怪,真真是奇怪。

就在喬拉丹一頭霧水的時候。

小尼姑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斷滅,魔天崖的無上心法,亦每代只傳一人,一生亦只能施放一次,我中的那個黑色印記,就是厲無涯的斷滅。」

得了。

這還成雙成對了。

這觀瀾寺和魔天崖,果然有問題!

喬拉丹趴上蟻哥後背,瞪著一對滿是疑惑的眼珠子,等待著小尼姑解釋。

小尼姑卻突然轉口問道:「問你個問題!」

喬拉丹一愣:「說!」

小尼姑寶相*、字句間暗藏法度:「你可知情為何物?」

噗通!

喬拉丹又一次自蟻哥後背跌落下去。

被雷翻了。

作為一名中年大叔,任誰被一個二八年齡的小蘿莉一本正經的詢問情為何物,都會這個下場。

情為何物?

大金魚在狹縫裡鑽來鑽去?

長毛象把鼻子伸進洞里戲水?

還是圈圈安得叉叉?

「媽的,這小尼姑調戲老子!」

喬拉丹,一臉委屈的爬回到蟻哥後背,正待好好教訓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尼姑,好好發泄一下自己的委屈。

這小尼姑,卻突然又悲天憫人的來了一句:「斷情滅欲,是謂斷滅,可修心神,可長神識,乃魔天崖無上心法,練成之後,便是那無情無欲之魔,以厲無涯之心性,若成魔,天下,必生靈塗炭,再無寧日!」 第二天,外面仍是陰雨連綿,「嘩嘩」的雨聲響徹天空,算是春末夏初最大的一場雨了。張北羽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他迷迷糊糊的睜看眼睛看了一眼,已經臨近中午。然而,屏幕上顯示出一個人的名字,讓他瞬間清醒。房雲清。

莫名而來的不安充斥他的大腦,接起電話,屏氣輕聲說了一個字,「喂?」

電話里傳來了房雲清的聲音。

他的聲音格外輕鬆,除了聲音之外,也同樣伴隨著嘩嘩的雨聲。「還在睡覺啊?真不知道你這男朋友是怎麼當的,女人出事了,還有心思睡覺。呵呵。」

張北羽感到渾身一陣冰涼,「你…什麼意思?!」房雲清輕笑一聲,隨即,電話里傳來了萬里喊叫的聲音,「北哥!」這是她的聲音沒錯,而且還夾帶著哭腔。

「房雲清!我說過了咱們倆之間的事都是誤會!你他媽到底想怎麼樣!」張北羽一下從床上竄起來,對著電話大吼。

「我在勝利橋等你,57路終點站。帶著你的人來,不過,我不希望看見三高的人。」說完,電話里傳來「嘟嘟」的聲音。

沉默片刻,張北羽立即給立冬和蘇九打電話,猶豫了一下,他也給賈丁打了個電話。

……

宿舍樓下,張北羽和立冬各自撐了一把傘,並排而立。

「這明顯是個套,等我們自己鑽進去。」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立冬說。

「為了萬里,就算是地獄,我也得去闖。」

立冬嘆了一聲,「叫人吧,把能叫的都叫上,江南、齊天、暴徒。」張北羽皺眉低頭,「暫時不用,我怕房雲清會對萬里做出什麼事,見機行事吧。」

說話間,賈丁帶人趕到。一行人默默無言,打車前往勝利橋……

勝利橋歷史悠久,是盈海市著名的建築之一,跨越了一條寬約100米的瑞河,也是遼河的分支之一。

因為該橋名氣很大,久而久之,這一片區域也就以「勝利橋」來命名。而57路公交車,是盈海市廢棄已久的一條線路,但是它的終點站依然還在,就在勝利橋橋頭不遠處。

那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院子,鼎盛時期,每天有幾十輛57路公交車在這裡處罰、休息。而現在,只是一個空曠、陳舊、破敗的場院而已。

車上,賈丁開口問道:「北哥,大嫂怎麼會…」張北羽坐在副駕駛,閉著眼睛,握拳頂著眉心,沒有說話。坐在後排的立冬輕輕碰了碰賈丁,示意他不要說話。

因為下雨,車子開的很慢。大雨幾乎遮住了視線,車子的雨刷器調到最快的一檔,仍是無濟於事。路上的所有車子都打著雙閃,一跳一跳,如同張北羽的心。

半個小時之後,幾輛計程車停在了勝利橋橋頭,眼前就是廢棄的57路終點站的場院。但是,如瀑布降下的大雨形成了一道簾幕,坐在車裡的張北羽看不清裡面是什麼情況。

「下車。」張北羽輕聲說了一句,右手提起龍蠍,左手撐著雨傘,開門下車…

一行二十餘人,每人撐著一把傘,冒著大雨,一步一步走進場院里。

剛走進去,就能看見對面人影綽綽,雖然看不清是誰,但也能猜出來了。隨著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對方的長相也漸漸清晰。房雲清、3K、管家三兄弟、彭罡、白兵,在他們身後,還有上百號人…

張北羽曾料到過會有這麼一幕,但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在距離對方十米的地方,張北羽抬手一擺,身後的人停下腳步。一轉頭間,他看見手腳被綁起來,坐在地上的萬里。她就這麼坐在地上,任由冰冷的雨水澆在身上。

看到這一幕,張北羽的情緒突然爆發,怒吼道:「放了她!!」雙眼通紅的望著對面的房雲清。

房雲清仍舊優雅,白色襯衫配灰色的馬甲,身後的茶茶為他撐著傘。他笑著,撇頭看了萬里一眼,回道:「人就在這,我可以放她。但問題是…你確定能帶她走出去么?」

張北羽沒有理會他,轉頭看向萬里。

萬里的長發緊貼著臉頰,雨水浸透她的衣服,順著美麗的臉龐流下來。雖然無法看清她的表情,但他相信,萬里的眼神中一定有期待。

他忽然輕笑了一下,甩手扔掉雨傘。雨水瞬間將他打濕,甚至有些睜不開眼睛,一股寒意由外浸入體內。沖著萬里大喊:「淋雨而已,我陪著你!再等一下,等我帶你出去!」

話音一落,一把抽出龍蠍,將刀鞘仍在地上,左手拎出毒氣,甩出兩節,反握手中。

接著,立冬、蘇九、賈丁、駱葉,每一個人都扔掉雨傘,虎視眈眈的看著對面。二十人面對著近兩百人毫無懼色,只等一聲令下,就會義無反顧的衝上去。

然而,毫無懼色可能是因為別的原因,而義無反顧的人或許寥寥無幾…

房雲清也緩緩抬起右手,舉在半空中,高呼一聲:「動手!」

命令雖下,可他身後密如山林的人群,卻一動不動。一剎那,氣氛很詭異。

動的人,是張北羽,他毫不預兆的轉身揮刀。同一時間,在看見他轉身的一剎那,駱葉拎刀抬手。這動作不可謂不快,但相比之下,還是慢了那麼一點。

就是慢了這麼一點,讓他再也沒有機會從背後給張北羽來上致命的一刀。

龍蠍的刀刃劃過雨幕,一刀斬過駱葉的左胸。收刀回來,張北羽大邁一步,壓腕突刺,刀尖破雨而出,刺進駱葉的肩膀。

「你以為我不知道?」他淡淡的說了一句,右手抓著刀柄向前用力一推。噗!

與對付彭罡的手段如出一轍,貫穿肩膀。 一寵成婚:億萬老公輕輕親 再往外用力一拽,噴出一股鮮血,但很快,血液就被雨刷沖刷乾淨。

駱葉捂著肩膀向後退了兩步,張北羽左手掄起毒氣照著腦袋打下去。咚!一下,直接把他放倒。

這時候,駱葉身後的人也紛紛拿出傢伙衝過來。

張北羽早就料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執意把賈丁和駱葉叫來,讓自己身陷危險,只是為了賈丁。

賈丁並沒有讓他失望,抬起手臂,大吼一聲:「住手!」這些人畢竟還是他的手下,聽到命令,都站在原地,猶豫不前。

「北哥…你…知道?」賈丁抬眼望著張北羽。也不知是他說話的聲音顫抖,還是雨聲阻擋了聲音的傳遞。

「我早就知道,從分化3K的計劃泄露時,就知道。」 天下不寧?

生靈塗炭?

喬拉丹先是一愣,而後,樂了。

「你當哥是嚇大的啊!」

「就憑他厲無涯?就憑一個斷滅?怎麼可能!」

然。

小尼姑,一點兒不像開玩笑,很是嚴肅的說道:「魔天崖當代魔主絕天,斷滅心法尚未大成,便已獨步天下,若不是正道門派高手眾多,這青麓山脈,早就淪為魔地,若是讓厲無涯將此心法煉至大成,後果,你清楚……」

冷汗,淌了下來。

絕天此人,喬拉丹還是聽說過的,當代魔天崖崖主,曾在五十年前,獨戰易門、觀瀾寺、藏劍山莊三大門派的門主,最後只是惜敗,其實力,可想而知。

就是這樣的無上尊者,其斷滅心法,竟然還未大成?

若是大成,又該如何?

想起剛才厲無涯追殺自己時那凄厲的慘叫,想象到厲無涯有一天功法大成,喬拉丹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太尼瑪嚇人了!」

「不行,得想辦法把那厲無涯滅掉才成!」

「話說……」

喬拉丹突然反應了過來,好像,又被這小尼姑給耍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