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之前說的,如果真的能夠有宗門弟子進入天武宗,到時候天武宗才會下撥大量的資源給這個宗門,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的小宗門寧可不要人才也要讓自己的弟子去參加天武宗的原因。

只有獲得更多的資源,他們才能夠將宗門不斷的完善。

掌握資源的那些人,實際上才是真正的主宰者,在天武宗境內,幾乎所有的資源都掌握在天武宗的手裡。

當然,這個裡面不乏有一些奇遇或者什麼的,想要出人頭地,單單靠天河宗的那些資源實際上是不太可能的。

葉川聽著地武丹稀缺的話,他的內心笑了笑,地武丹?對於他來說都能夠當豆子吃了。

雖然天武丹的數量並不是很多,但是要說地武丹,那雲武宗的少宗主當豆子吃那都不為過。

看看他那個葯櫃裡面的地武丹,都能夠搞批發了。

不過葉川雖然有很多的地武丹,但是他卻深深的知道財不露白的道理。

但給宗門貢獻個十顆八顆的地武丹,他還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師尊,地武丹你怎麼不早點說,我這邊就有啊……」葉川笑著道,看上去好像有些說謊不臉紅的樣子。

一旁的陸天行倒是嚇一跳,地武丹那是說有就有的東西么?不過對於葉川來說還真的不一定呢。

氣氛為之一凝,陸天行眼睛一瞪道:「啥?你有地武丹?你哪裡來的地武丹?」

葉川笑著道:「那啥,地武丹我以為是比較普通的丹藥,就是之前我撿到的一個芥子袋裡面,有一瓶地武丹,我準備留著自己用來著……」

劉瑩和趙星河的眼神是要多怪異有多怪異,隨便撿都能撿到他們夢寐以求的地武丹?

你葉川的運氣也太好了一些吧?他們自然是有些不太相信葉川的話。


陸天行面部表情有些抽搐,輕聲咳嗽一聲道:「那個……那個葉川啊,為師……」

笑了笑,葉川直接就拿出了一瓶地武丹遞給了陸天行,無所謂道:「師尊,既然你想要那就拿給吧,我留一顆就行了……」

「這……恐怕不妥吧?要不然就給劉瑩和趙星河兩位急需的弟子一人一顆?你現在是真武境八重的巔峰,地武丹應該也是快用到了吧?」

陸天行還不知道此刻的葉川已經突破到了真武境九重的巔峰,他的思維還停留在葉川徘徊在真武境八重巔峰這個事情上面。

陸天行雖然說著,但是手已經伸向了葉川,要是平時,面對一瓶地武丹他可能也會很興奮,但是絕對不會像今天這麼的激動。

這個葉川,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福星中的福星啊。

宗門交流大賽開始之前,陸天行自己本身就是有一些擔憂,畢竟上一次參加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時候,他已經是地武境十重了。

那個時候十大宗主,天武境的已經有了八個,然而五年過去了,他還是地武境的話,恐怕要被這幫人給笑掉大牙了。

這個時候葉川竟然神奇的拿出了一顆他做夢也想不到的天武丹,一舉助自己突破到了天武境,整個人的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而後,葉川竟然又拿出了一本鳳凰尊者的《鳳翔劍法》,這個正好適合自己女兒練習的天武境劍技,讓陸天行對這一次的十大宗門交流大賽充滿了信心。

現在正當他愁著劉瑩和趙星河達不到地武境而上去丟人的時候,又是葉川,他又一次的站出來了。

「難道這小子是上天派來幫助自己的么?自從他當上自己的關門弟子之後,每每總是驚喜連連啊!」

陸天行也不得不嘆一口氣,這個葉川實在是讓自己沒有話說。

葉川笑著道:「這十顆地武丹,我就留一顆,突破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剩下的就貢獻給宗門吧……」

「這是你自己的資源,你有決定權!」陸天行有些猶豫,地武丹的彌足珍貴這個是不需再說的。

而此事葉川如此的行徑,所謂的宗門貢獻點真的就能夠對他有所幫助么?

要是陸天行真的說給葉川宗門的貢獻點的話,那真的就有些矯情了,在說了,葉川缺貢獻點么?他可不缺。

劉瑩和趙星河兩個人的眼神都是有些炙熱的盯著陸天行手上的那一瓶乳白色的小藥瓶子,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地武丹啊。

他們做夢都想擁有一顆地武丹,突破地武境!

每個武者,都是有著不斷的追求。沒有達到地武境的時候,他們自然是想要達到地武境,達到地武境之後他們自然就是有著新的追求了。

「師尊,身為天河宗的一份子,本就應該為宗門做出貢獻。地武丹或許在大家看來很珍貴,但是在珍貴的東西也有一個價值,而師尊與我的情誼,卻是無價的。」

葉川有些真情流露,其實陸天行對他也是非常不錯,原本在地球的時候葉川就是屬於那種父母不知道是誰的那種。

陸天行對自己,有著一種父親對兒子的那種關心,讓葉川有些時候很是感動。

陸天行身體微微一震,顯然葉川的話對他的觸動很大,他很是欣慰的說道:「徒兒,你對整個宗門的貢獻,為師記在心中。」

一旁的劉瑩道:「葉川,地武丹的情義我劉瑩銘記在心,紅袖盟,從此以後歸入風盟吧!」

葉川有些納悶的看著劉瑩道:「這……劉師姐,這有些不太合適吧?我的本意並非如此!」

一旁的趙星河哈哈一笑道:「宗主,葉川,現在的我總算是想通了,星河會也併入風盟吧!」

葉川有些無奈的看著這兩個人,劉瑩沉聲道:「今天我才算是真正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個道理是葉川你教給我的。」

「哦?願聞其詳!」

「那就是團結,其實內門之中,我們爭來爭去的有什麼意思?為了資源?還是為了其他的?其實說到底,也不過是為了一時的威風,而我們真正得到了什麼?今天,葉川你拿出了十顆地武丹,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宗門興才是真正的興!」

陸天行狂笑了兩聲,這個時候的他真的是感到了一陣的欣慰。

劉瑩的這句話真是他要告訴所有宗門弟子的真諦,只是這個道理,是需要他們自己去領悟的。

「不錯,劉瑩說的很好,其實宗門並不是某一個人所有,而是大家共同擁有的。這一批的年輕人中,苗子不錯的有好幾個,我希望你們能夠不斷的走下去,創造屬於我們天河宗的輝煌篇章。」

葉川面帶微笑的看著劉瑩,一瞬間,劉瑩的目光與葉川相會,內心一顫,她很快便躲開了葉川的目光,流露出了一絲女人的嬌羞。

一旁的趙星河則是朝著葉川擠眉弄眼,這一切他看的是真真切切,這個劉瑩一直以來都是大大咧咧的,沒有想到她竟然有如此的小女人姿態。

「劉瑩、趙星河!」

「弟子在!」

「這個地武丹,我就帶葉川分發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夠在十大宗門交流大賽來臨之前,突破地武境,再續我天河宗昔日的輝煌!」

「弟子遵命!」

手中拿著那一顆香飄四溢、光澤瑩潤的地武丹,他們整個人都顯得非常的興奮,卡在真武境巔峰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

之前看到路白玉成為真傳弟子的時候,他們不眼紅么?

顯然是不可能的,但是眼紅卻也沒有什麼辦法,畢竟地武丹實在是太過珍貴了。

沒有想到借著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機會,竟然是葉川拿出了地武丹給他們,這個曾經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現在已經成長到了如此的地步。

激動的心情溢於言表,此刻的劉瑩和趙星河想要狂聲大吼一番,發泄一些他們內心的那股子激動,不過他們更加知道,有了這一次的機會他們要好好的利用。

天河宗,不是每一個內門的真武境十重巔峰的弟子都有如此的幸運的。

劉瑩和趙星河相繼離去,而內門之中,同時傳來了震驚的消息。

「聽說了嗎?紅袖盟併入風盟,改成了紅袖堂?」

「我已經聽說了,不單單是紅袖盟,星河會也宣布併入風盟,成為星河堂,趙星河會長自己任堂主!」

「這……這怎麼可能?這葉川何德何能?竟然讓兩位老牌的內門強者,甘願臣服在他的門下?」

「哎,這我也不知道啊,不過宗門交流大賽開賽在即,咱們現在關心內門的動蕩也是無濟於事,這一次終於可以看看別的宗門的高手了……」

「可不是么,這一次也不知道咱們宗門的人能夠排名第幾,別到時候丟人啊……」

此起彼伏的聲音在內門的各個角落不斷的響起,劉瑩和趙星河的聯手決定,讓整個內門一片沸騰。

其實劉瑩和趙星河也不過是權宜之計,等到他們成為真傳弟子的時候,他們就會隱居幕後了。 張天看到自己的一劍只是劈開了四長老的一道虎掌,臉色不變,手中沒有多餘的動作,猛然揮出兩道攻擊。這兩道劍氣立刻在剎那間四長老的另外兩道虎掌交接到一起。

遠處衆人也是一臉緊張和興奮的看着兩人的交手,畢竟星士級別的的高手可不多見,以後他們也能把這場戰鬥作爲話資來說給別人。

衆人在幾十米開外仍然能夠感到兩者攻擊時所帶來的氣勁波動,此時眼睛睜大,看着張天的兩到劍氣與四長老的兩道虎形掌碰到一起。

那兩道兩米開外的劍氣在接觸到那兇猛的老虎時,立刻被阻止不前。兩條老虎在空中立刻搖頭擺尾起來,不斷地掙扎和衝鋒,而且居然還發出真的似老虎的嘯聲,衆人一陣驚訝。

當看到劍氣和老虎僵持時,衆人也不禁屏住呼吸,臉色有些難看的看着四長老。要是此時的四長老不敵,以張天之前的隨意殺戮來看,他們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好的後果。

不過只是五六秒鐘,衆人大呼一口氣,嘴上露出了笑容。只見那兩條老虎居然突然合成一條老虎,狂嘯着直接將張天的兩道劍氣硬生生的吞入虎口。而且此時虎威不減,居然咆哮着張開大口朝着張天衝去。

張天看到這也是臉色一沉,這四長老星士級的實力還真不是蓋的,武技使得也是讓人歎爲觀止。不過他也不怕,腳步忽然往後退了兩步,一招得意的守劍式立刻使出。

只見張天手中的劍忽然陡然一轉,以一個不可思議的的角度瘋狂閃動起來。在那周圍衆人看來,張天不知發了什麼神經,手中的劍胡亂在那揮舞,居然不在意那四長老的猛然一掌。

可是下一瞬間,他們立刻驚呆了。只見此時的大老虎在張天身外兩米處不斷咆哮,可是無論怎麼掙扎,無論怎麼擺頭弄尾,可就是一點效果也沒有。


在張天的劍下,那之前威風凜凜的老虎如同無頭的蒼蠅被張天弄得亂竄,在張天的劍氣配合攪動下,一會那老虎消散了。

後方的衆人臉上的喜色立刻消失不見,臉色突然變得不好看起來。

張天在這一擊下卻是沒有任何高興之色,臉上變得更加謹慎,劍炳緊握。猛然往後一劈,身後一聲轟響,地上一道半米來深五米長的的溝壑出現在大地。

而一到身形也是忽然閃到一旁,原來四長老發現自己的攻擊更本奈何不了張天,不知何時又到了張天身後,對他更是一瞬間發動攻擊。

不過張天怎麼肯能更讓他得逞,他可不是剛出道那會的小白。再加上之前四長老的無恥偷襲,他早就對他防備有加,做好準備等着他這條魚兒上鉤。

果然四長老還是無恥的又向他偷襲殺來,於是立刻一道蓄積已久的一劍。

四長老猛然的一掌就要拍向張天,嘴角都溢出笑容,彷彿已經看到張天被拍飛吐血的場景。不過就要拍到張天的一剎那一種尤其危險的感覺瞬間遍佈全身,毫不想作死,直接捨棄張天躲閃。

果然一道劍氣攻擊擦着他的衣服而過,幾根黑色髮絲不經意間掉落下來。四長老穩住身形,臉色很是難看的仇視着張天。

此時的四長老哪還有之前的瀟灑和高手形象,他現在衣服右側裂開一道口子,頭髮有些凌亂,看起來好不狼狽。

“小子,去死!”

雙掌轟然猛壓,大聲怒吼道。

四長老此時完全怒了,四長老一怒,震動幾十米。

當前的他星士級的實力毫不保留,飛舞的樹葉瞬間止住,破損的灰衣膨脹開來,臉上青筋直冒,頭髮微微豎起,雙眼冒火狠狠地盯着張天。

只見此時四長老腳步一動,瞬間朝着張天而去。速度很快,後面的張家衆人根本就沒看清,人影一閃四長老就到了張天身旁。

張天立刻了感到周圍一涼,如同一泓清水出現在此。

還沒來及想什麼,四長老那恐怖的幾掌已經來到。張天感到一種屬於水的攻擊向他轟來,張天也是往青鋒劍中不斷輸入星力。

磅礴的星力猛然一灌注,青鋒劍立刻一陣輕鳴,彷彿發出與主人一戰羣雄的興奮。

張天手中有劍,毫無畏懼。破空劍隨手使出,四長老那從天而降的幾掌立刻消散一空。不過四長老也是不慫,一掌連這一掌,如同一陣陣波浪不斷襲來似的。

張天感觸最深,他只覺得這掌法和張蘭之前的碧波劍很是相似,一掌接着一掌連綿不絕,一掌比一掌厚實沉重。

張天手中的利劍不斷揮舞,破空劍、歸劍式也是不斷使出,攔着四長老越來越強的掌力。不過張天卻是感到四長老的掌擊越來越重,他握劍的手也不禁有些輕顫。

不錯此時的四長老使出的就是和張蘭那碧波劍同出一轍的碧波掌,是張家先人中的一人所創,是黃級初級武技,威力巨大。

這套掌法是張家爲數不多的掌法,張家中人長老修煉的也多是這套掌法。這套掌法修煉相對來說容易一些,再加上有着疊加之力,一掌比一掌強,也算是很不錯的黃級武技了。

四長老修煉這套掌法也有着一二十年了,使得也是爐火純青。這套掌法也是他的得意武技,以前憑着這套掌法他也戰勝了不少修爲比他還要強上一些的人。

此時的他毫不保留,一掌又一掌對着張天狂拍不已。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