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門外來了三個法師,他們自稱來着達拉然,來拜訪領主大人的。艾婭大人正在招待他們。”瑪琳莎敲敲門,走了進來,對羅伊說道。

“哦,你們繼續,我先出去一下。”羅伊對衆人說道。

“他們來人了,自然有艾婭招待,你跑過來告訴我幹什麼?” BOSS穿成小可愛[快穿]

“艾婭大人好像對那三個人非常恭敬,然後艾婭大人讓我請您過去。”

羅伊有些狐疑,不明白來的什麼人,只好和瑪琳莎一同回正院。

正當羅伊和瑪琳莎要走出酒館小院時,一個人攔住了羅伊,是野法師斯凱特。他原本在聯盟軍中,聯盟軍的頭頭進程時,斯凱特向卡德加請了個假,然後跟着洛裏安一同回到洛丹倫卡爾斯通莊園城內的臨時酒館休假。

“羅伊少爺,能不能帶我一同去見幾位大人?”

羅伊皺了皺眉,“來的人你認識?”

瑪琳莎呱呱地說道:“他們好像還說他們是什麼議會的,肯?”

羅伊猛地擡頭看向瑪琳莎,“肯瑞託?”

瑪琳莎一副答對了的高興表情,“對,就是肯瑞託。”

羅伊把頭轉向野法師,斯凱特聲音顫抖,“確實是大人物,肯瑞託六巨頭來了三個,安東尼達斯大人、克爾蘇加德大人還有凱爾薩斯王子殿下。”

羅伊嚥了咽口水,說道:“走吧。”這三個人,那可真是達拉然的真正首領。看來媽媽金劍獲得了一些他們非常且迫切想要的東西。如果是獎賞,安東尼達斯一個人就足夠分量了,

會客廳門外,僕人們侍立在兩旁,裏面的大人物之間的談話,不是他們能聽的,只有當他們需要服務的時候,他們會能進去。最靠近裏面的一個僕人,是斯帕,他好像在走神,實際上他應該在聽着裏面的聲音。羅伊皺着眉頭看了看他,着是警告,裏面的內容不是你能聽的。然後帶着斯凱特敲敲門,走了進去。

三個法師已經分別落座,安東尼達斯和克爾蘇加德鄰座,同一個茶几,凱爾薩斯王子和艾婭鄰座。


最左側的應該安東尼達斯,他身穿特有的高領紫色鑲金邊的法師長袍,頭帶細尖而長覆蓋半個額頭的帽子,他正靠着靠椅閉着眼睛好像在小憩。

和安東尼達斯比鄰的應該是克爾蘇加德。他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人,他身材高大而勻稱,不像安東尼達斯一樣高瘦。他也不像安東尼達斯一樣穿着法師長袍,他穿着非常簡樸,一件黑色亞麻帶兜帽的外套,兜帽沒有戴着,一頭深色濃密的頭髮和沉穩的絡腮鬍,中間鑲嵌着兩顆明亮寶石一般的眼睛。簡單地說,他是一個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克爾蘇加德認真地看着手中厚重的書籍。

卓雅不凡的凱爾薩斯王子在看着會客廳的佈景,同時和艾婭聊着什麼。凱爾薩斯總是那麼的考究,一件寬大威武的白色披風包裹着這個一頭耀眼金髮的英俊的奎爾多雷,總感覺他的披風和身體之間中空的部分充盈着魔法之風。他給人的印象是高高在上,俯視一切的,他確實有那個資格。

相較其他三人的隨意,艾婭卻反倒好像客人一般,她坐得非常恭敬,她整個人幾乎懸空着,只有一小塊屁股貼着身後的靠椅上。她小心翼翼地回答着凱爾薩斯的問題。

羅伊走了進去,原本平靜的氣氛被打破了,三個大人物的目光都轉向了他。猶如三頭猛獸俯視着他,羅伊感到胸中一陣氣悶,幾乎無法呼吸,他用力吸了口氣,那種沉重感徒然消失了。他們的目光變得平靜起來。

艾婭幾乎跳了起來,對,沒錯,就是跳,她跳了起來,然後快步走到羅伊身邊,“羅伊,你終於來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幾位大師,額,還有殿下。”原來她原本的鎮定都是裝出來的。

艾婭看了看羅伊後面的斯凱特,馬上就收回目光。她先把羅伊帶到金髮耀目的王子殿下面前:“這位是我們奎爾薩拉斯的凱爾薩斯王子殿下。”

羅伊向這位英俊的帥哥深深鞠躬,“日安,尊敬的凱爾薩斯大人。很高興能再次見到您。”斯凱特也跟着羅伊深深鞠躬,但是在他們強大氣場下,他完全說不出話來。

凱爾薩斯露出他迷人的笑容,“是的,羅伊小朋友,我們見過。長高了不少,哈哈。願太陽井的光輝護佑你茁壯成長。”

羅伊還沒有道謝,艾婭好像獲得了巨大的榮光一樣,“多謝殿下的祝福。”凱爾薩斯微微一笑,目光示意讓艾婭帶着羅伊拜見另外兩位大人。

艾婭帶着羅伊經過克爾蘇加德,來到身穿法師長袍的安東尼達斯面前,“這位是安東尼達斯大人,肯瑞託的首領之一。”

安東尼達斯在羅伊開口前說道:“我們也見過,是吧,羅伊小朋友。”

羅伊對這位大法師鞠一躬,然後回答道:“是的,大人,在離開達拉然的那一天。”

安東尼達斯點點頭,微笑地說道:“記憶力很不錯,很適合學習魔法知識。”這算是安東尼達斯的祝福了。

艾婭替羅伊感謝這位大法師,“多謝大人的誇獎,羅伊在達拉然學習的時候,還請您多多關照小少爺。”

安東尼達斯點點頭。接着艾婭帶羅伊拜見克爾蘇加德,斯凱特鼓起勇氣開口了,“尊敬的安東尼達斯大人,四階法師斯凱特向您致敬。”

大法師正眼看了看斯凱特,點點頭:“很不錯的青年,歡迎來達拉然深造。”

“多謝大人。”這正是斯凱特希望聽到的話,他萬分感謝地再次向大法師深深鞠躬。

“這位是克爾蘇加德大人,同樣是肯瑞託的首領之一。”

羅伊向這位將來洛丹倫大陸最大的劊子手深深鞠躬,“日安,克爾蘇加德大人,認識您是我的榮幸。”這是羅伊發自肺腑的言語。

克爾蘇加德並不像後世那樣面目可憎,反而,他非常迷人,尤其是他的絡腮鬍。同時他顯然氣度不凡,他沒有因爲艾婭經過他而不先介紹他而生氣。

最主要的是,他很實在,不像那兩位那麼虛僞,“很英俊的小夥子,和艾婭女士很般配。”

“這是我有史以來聽到過的最真誠的話,您也同樣充滿魅力,我想如果您來塞恩酒館當吟遊詩人,整個洛丹倫的少女都會被您迷倒。”羅伊笑着迴應這位大法師。

“哈哈哈哈,這也是我有史以來聽到過的最真誠的話。”其他人也都笑了起來。

凱爾薩斯笑着說道:“克爾蘇加德,你這樣開玩笑,小心洛裏安找你麻煩,他可不好惹。”其他人又笑了起來,這三位大法師當然知道艾婭是洛裏安的夫人,金劍一家在達拉然生活了十多年,直到去年才從達拉然搬到提瑞斯法林地。

斯凱特也笑了起來,看到這位大人如此風度翩翩,“尊敬的克爾蘇加德大人,四階法師斯凱特向您致敬。”

克爾蘇加德點點頭,“四階法師,很好,非常適合我的研究室。”

斯凱特瞪大了眼睛,看着這位大人。克爾蘇加德向他笑着說道:“我的法陣缺少一位法術超控師,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真是可惜。”

斯凱特終於回過神來,“我太願意了,謝謝大人,多謝大人,我願意。”他,野法師斯凱特,終於找到了一位真正肯教導他的導師了。

克爾蘇加德笑着說道:“我知道你現在在爲聯盟軍效力,等這次戰爭結束後來達拉然找我。”“我會的,戰爭結束後我會立即趕到達拉然。”

凱爾薩斯突然咳了一聲,他用眼神示意艾婭出去,好像這裏是他的奎爾薩拉斯的王庭。艾婭會意地帶着斯凱特走出房間。

凱爾薩斯指了指他身邊的位置,對羅伊說道:“坐下來,我們想詢問你幾個問題。”

他詢問的問題都是簡單的問題,你有什麼打算啊,你想去哪學習魔法啊,當聽說羅伊放棄去奎爾薩拉斯選擇去達拉然學習魔法,凱爾薩斯有些惋惜,又點頭表示半精靈去達拉然學習法術是最正確的選擇。不管是明示還是暗示,他都表達出太陽井對半精靈似乎並不友好,雖然半精靈同樣擁有奎爾多雷的血脈。

“三天前,你母親吉娜施放了一個強大的法術,拯救了危在旦夕的王城,你目睹了那個法術嗎?”其他兩個人也都擡起頭來看着羅伊,羅伊知道了,這纔是他們真正想要知道的東西。那個強大的法術,驚動了這三位大人物,導致他們一同來到他的家裏,名爲拜訪,實際是索要這個法術。

“三天前?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們給媽媽起了個外號,叫風暴女王,呵呵。”羅伊麪不改色的撒着慌。他陽臺上,他親眼目睹了那個魔法導致周圍的全部變化,他看得比城牆上的艾婭更加清楚,因爲當時媽媽吉娜是孤身一人離開城牆,到達城東南的魔法塔施法的。

安東尼達斯說道:“他怎麼可能看得到,艾婭女士說了,吉娜施放這個法術的時候,並不在城牆之上,當她回到城牆前,是出現在巨型水元素的頭上的。”

“四十五英尺高的巨型水元素,還有兩個超大型水元素,四個大型水元素,同時它持續的時間有半個小時,這個法術的等級至少是八級,甚至是九級。”克爾蘇加德斷定道。

他們開始再關注羅伊,談論起那個法術,比如空氣中的成分,氣候,位面,塔,議會等等羅伊完全聽不懂的詞語。

最後克爾蘇加德得出結論,“不論如何,這是一個巨大的突破,這個法術對達拉然多個方面的法術研究都有啓發性的作用,我們必須從金劍女士手中獲得它。”他說話的時候是看着羅伊的,其他二人同時點頭。

這時,門被打開了,媽媽吉娜回來了。

“讓各位久等了。”金劍說道。

“媽媽,您來了我就先出去了。”羅伊起身迎接媽媽。

金劍點點頭,再羅伊額頭上親吻了一下。

羅伊離開房間後,金劍第一句話,“你們終究抓到了我的弱點。” “少爺,您終於出來了。”

羅伊笑了笑:“說得好像三位大人會把我吃了一樣。”

“傳聞法師都不用活人當試驗品,來研究他們的邪惡法術。”瑪琳莎小聲地說道。

“媽媽是法師,怎麼沒見他把你們當實驗品解剖掉?哪裏聽到的狐聞野語,將來我也是個法師,我就把你當試驗品。”

“啊!如果是少爺要我當試驗品,我不會反對的。”

羅伊一臉無語,斯凱特笑了起來,門口的其他僕人也捂着嘴巴。斯凱特和瑪琳莎跟着僕人們都站在門口,以備大人物的突然需求。當然斯凱特是待命等候相應裏面四位大人物的需求,而瑪琳莎是等候羅伊的。羅伊帶着瑪琳莎離開門口,他知道這裏已經沒有自己什麼事情了。

“你在這邊候着,我和瑪琳莎先回大廳了。”羅伊對斯凱特說道。

斯凱特點點頭,他一臉感激地看着羅伊:“多謝少爺給我這次機會。”

“搞清楚自己定位就好了。”羅伊說道,然後轉頭帶着瑪琳莎離開。

“等下我帶你去黃金麥穗。”“是去見艾尼婭姐姐的主人嗎?”

“是的,見一見席雅金,把一些事情了結了。”“那我們要不要去化個妝準備一下?”

“……準備個屁啊!”羅伊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大廳裏面,洛裏安和凱特也回來了。艾婭和洛裏安坐在一塊,她不停地數落着洛裏安,而洛裏安只是低頭點頭稱是,全無反抗。凱特笑着看着他們,芬娜趴在桌子上,不停地問這洛裏安一些關於戰爭的問題。


在親人面前,芬娜總是拉着他們一直呱呱不停;當陌生人面前,芬娜即使滿腹狐疑,她也不會說一句話。半精靈總是這樣,他們很少有朋友,人類把他們當做異類,或許生活在奎爾薩拉斯的半精靈會好一些,但是他們必然同樣受到各種異樣的眼神。

羅伊對瑪琳莎作了個噤聲的手勢,悄悄靠近芬娜,想給她嚇一跳。其他人看到羅伊潛着身體靠過來,都知道羅伊要幹什麼,他們忍住笑意。

當羅伊靠近芬娜,想嚇她一跳時,芬娜突然轉頭,“嘿!”芬娜可是跟着艾婭訓練了幾年的戰士,雖然都是基礎訓練,但是發現羅伊零級潛行還是分分鐘的事情。

“哈哈!”大家都笑了起來。

羅伊摟着芬娜的肩膀,“大家不在的時候,芬妮你總是哭哭啼啼的,現在好了,大家都回來了。”

芬娜小臉一紅,拳頭就是過來,這可是未來強大的戰士啊,一頓捶,羅伊抱頭求饒。


“讓你亂說,讓你亂說!”“求饒,我再也不敢了。”

嬉鬧一會後,羅伊說道:“艾婭阿姨,洛裏安叔叔,我等會要去一趟黃金麥穗,處理一下酒館的事情。”

“要不要我一起去,那個地方有點複雜。”艾婭表示,自己是金牌打手。

“額,算了吧,理查德和因瓦爾陪我去。”

洛裏安嚴肅地說道:“酒館畢竟是小事,多花點時間在學習魔法上,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主人和我,等戰爭結束後,我會檢查你學習的成果。”

“曉得了。”

“走起。”羅伊招呼瑪琳莎。

洛裏安看這他們,無奈地搖了搖頭。主人和女僕之間的事,從來都沒有乾淨的,無論是人類還是奎爾多雷,甚至在逐日王庭也是一樣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只是羅伊的年齡是不是有些太小了。

從主屋到南院臨時酒館要經過一段不短几分鐘的路程。瑪琳莎挽着羅伊,像一個害怕黑暗的小姑娘一樣,她比羅伊還有高一些,卻幾乎想鑽進羅伊的身體裏面。聞着少女身體散發出來的香味,羅伊不禁有些異動起來。但是羅伊還太小了,他才十一歲,雖然他發育已經不算慢了。

羅伊左手用力拍了一些女人的屁股,“注意點,少爺我還是個孩子,不要引誘我。”手感非常不錯,有少女的柔軟,也有少女的彈性,只是少了少婦的丰韻。

瑪琳莎放開她挽着羅伊的手臂,“嘻嘻,少爺知道我在引誘你,就已經不是個孩子了,”

“少爺,爲什麼你在其他人面前都是那麼沉默寡言,在芬娜小姐面前卻那麼開朗,哪一個猜是真的少爺呢?”

“那你喜歡哪個少爺?”

“我喜歡面前這個少爺。”瑪琳莎停下了腳步,在兩個院子之間的門口。天上的雙月還今天不會出來,地面上一片漆黑,只有遠處院子門口昏暗的燭光。但是瑪琳莎看着羅伊的雙眼卻閃耀着脈脈的情義。

羅伊也停了下來,看着這雙幽綠色的寶石一般地眼睛,她的臉蛋雖然不算完美,但很清秀,沒有什麼瑕疵,很難想象兩個農夫能生出這樣一個的小可物。羅伊嘴角微微上揚,他伸手撫摸着小可物光潔的臉蛋,真是脂滑。他踮起腳來,在瑪琳莎柔嫩的嘴脣上飛快地印了一下。

“走吧,理查德還在等我們呢。”

瑪琳莎跟了上來,當她貼近羅伊的時候,羅伊幾乎能聽到這個女人慌亂歡快地心跳聲和她略顯沉重地呼吸聲,她有些陶醉了。

來到臨時酒館,理查德的會議已經結束了,同時他也不在吧檯。在嘈雜的酒館很容易就找理查德,因爲理查德坐到人獸三人組那張桌子,牧師雲之傷和媽媽吉娜一同回來的,人獸三人組確實是太顯眼了,即使他們坐在臨時酒館的角落。

中間的路上,經過了爐灰莊園矮子們的桌子和原北地之星冒險者的桌子,羅伊都和他們打了聲招呼,而他們一臉壞笑地看這羅伊和瑪琳莎,連音樂家沙克爾頓大師也同樣的表情。羅伊無奈地搖了搖頭。

“瑪琳莎!”一個聲音叫住了瑪琳莎,羅伊認識這個冒險者,他是馬瑞斯小隊的羅米,也是參與了塞恩酒館城外小隊,是個戰鬥英雄的說。他似乎和瑪琳莎曾經是鄰居,直到瑪琳莎父母去世後,瑪琳莎被克拉斐爾. 卡爾斯通招到主屋照顧他的兒子,之後他們就沒有什麼聯繫了。

“羅米,你也在呢。”瑪琳莎停下來和羅米說道。

“喲,羅伊,來啦。”馬瑞斯原本正在一羣圍着的人吹布爾B,看到羅伊,也招呼道,“來,喝一杯啊。”

“不了,晚上還要和理查德出去辦事呢。”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