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狂鐵今天的表現並非十分的不滿意。對他的態度也是十分的不友好。

狂鐵也知道自己今天犯了錯誤,於是對幾人很羞愧的低下了自己的頭,這都是他自己拖累了幾人,他沒有表現好,讓大家陷入了危險的境地,十分的自責。

林飛畢竟還是心軟,責怪了兩句就不再多說了。

只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他說道:“以後要勤加努力的練功啊你,年齡雖然大了點,但是很有希望,只要你好好好的練,我就給你打個保票,保證你可以突破了煉氣十二層,甚至突破到築基期也是有可能的。”

聽完林飛的話之後,狂鐵立馬狠狠的點了點頭,他相信林飛對他說的話,林飛對人作出的承諾,還從來沒有失言過。

然後林飛就被幾人說道:“今天多虧了大家來幫忙了,要不是有你們這一羣可愛的隊友,我今天估計已經死了,大家也都累了,趕緊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去給你們準備剩下的獎勵。”

林飛說話之後,幾人都有些不捨的看着他離開了,只有水嫣然走過來看了看,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他說道:“以後有什麼事情,我罩着你,千萬不要一個人自己扛着,知道了嗎?”

林飛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那圓潤的小臉,然後說道:“小的知道了,小的以後還要靠大姐大罩着我呢。”

水嫣然很滿意,拍了拍林飛的肩膀說道:“小夥子很有前途,好好幹”。說完之後就瀟灑的離開了。 幾人離開之後,就只剩下了白薇和林飛, 林飛看着白薇嘟起來的小嘴,就知道她今天有些不高興,即使自己剛纔跟他道過歉了,但是不能夠抹去她內心的那些傷感。

於是林飛走到他的面前,裝了一個鬼臉,準備逗她笑 。

白薇先是不想理會林飛,嬌滴滴的冷哼了一聲把自己的頭轉向了別的地方,但是林飛是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了,於是也跟着白薇,又來到了她的面前逗她笑,最後白薇還是沒有忍住,噗嗤一下子笑出了聲音,然後瞪了一眼林飛。

林飛嘿嘿一笑,然後對她說道:“笑了,還生氣嗎?”

白薇點了點頭,然後用自己的手狠狠地在林飛的腰上掐了一下子,痛的林飛叫出了豬叫,她這才鬆開了手,看着林飛哭喪着臉,開心的笑了起來。

“疼,痛死了。”林飛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看着白薇,就好像是一個丟了心愛的玩具的小男孩一樣,看的白薇都有些心軟了起來,她不知道爲什麼,自己對於林飛一點抵抗力也沒有,就好像不管林飛對自己做出了多麼惡劣的事情,自己也能夠原諒他一樣。

於是白薇趕忙在林飛被自己捏過的那塊肉上輕輕地安撫了一下子,算是對林飛的補償。

林飛卻得寸進尺了起來,一把抓出了她的小手,嘿嘿的壞笑了起來,他的笑容十分的有感染力,就像是一個鄰家的大男孩一樣。


白薇定定的看着他,然後甩開林飛抓着自己的手,在林飛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下子抱住了林飛的頭,對着他的嘴脣親了上去。

林飛瞬間就懵逼了,沒想到白薇今天竟然這麼主動,就在他還想趁着這個機會多做一些什麼別的事情的時候,白薇就已經羞的紅了臉,然後放開林飛向着自己的屋子裏跑了過去。


遺憾的嘆了一口氣,林飛摸了摸自己嘴脣上還殘留的一抹溫潤,有些戀戀不捨的回味了起來,然後就向着自己的屋子走了過去。

白薇回到屋子裏後,就一直在牀邊仔細的看着林飛,看到他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了,身影消失在了視線之中之後,這纔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裏面,開始打坐了起來。

幾人雖然沒有什麼事情了,三十隻是在東海市的一個神祕的據點之中,只見白天來刺手自己的殺手吳凡此時正顫抖着身子跪在了地上,頭緊緊地貼在了地面上。

他所在的這個地方正是曉組織在東海市的一個神祕據點中,這個據點的位置知道的人寥寥無幾,就連貓女這種組織中的中流砥柱也沒有來過這個地方。

可見這個地方的隱祕行了,如果不是來過這裏,誰也不可能知道這就是曉組織在南林市的一個神祕的據點,而且還是最重要的一個據點,來過這裏的人,都是東海市曉組織裏面真正的精英,就比如黃楓谷的棄徒吳凡這個層次的高手,雖然他練氣十層的修爲再東海市這個龐大的城市裏只能勉強稱得上是個二線的勢力,但是在南林市就已經是頂天的了,而且東海市雖然人傑地靈,但是畢竟也只是華夏的一個三線的城市罷了,這裏距離京城或者省會城市還差了不少的距離的。

不過此時,就這麼一個強大的 高手,卻一生大氣也不敢喘的跪在了一個帶着面具的黑影面前。

這個黑影隱藏在暗處 ,根本就看不清他的形體,但是僅僅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的氣息就能夠知道這個人絕對的不一般,不然也不可能讓這麼一個練氣十層的高手就乖乖地跪在他的面前,一口粗氣也不敢喘了。

就在這個時候,隱藏在黑暗之中的黑影突然動了,然後就看到一束黑色的霧氣從黑影的身上快速的擊打了過來,一下子打在了殺手吳凡的頭上,直接把他打飛了出去,然後卡在了身後的牆壁之中,只見那堵牆已經深深地凹陷了下去。

殺手吳凡艱難的爬了起來,然後又一步一步的趴回到了原處,他的嘴角已經留下了深紅的鮮血,滴答滴答的地落在了地上,並且隨着他緩慢的爬行,在地上留下了一個血色的紅線。

爬到了他剛剛被打飛了出去的地方,他甚至都不敢擡頭看一眼那個隱藏在黑暗之中這黑影,而是一頭磕在了地上,像是一條死魚一樣。

然後就聽到他用沙啞的嗓音痛苦的說道:“屬下辦事不利,沒有殺死林飛,還請主人責罰。”

“哼!我看你不是辦事不利,而是故意放水,你的實力我清楚,怎麼可能殺不了一個小小的練氣八層的修士?”一個威嚴的聲音從上面傳了過來,這個聲音不男不女,根本就聽不出來是男生還是女生。

殺手吳凡劇烈的顫抖着自己的身子,然後就聽到上面的黑色身影發出了一種古怪的聲音,就看到殺手吳凡開始劇烈的在地上翻滾了起來,好像十分的痛苦,這種痛苦簡直讓他痛不欲生,但是他依舊在咬牙堅持着,因爲他看出來了,冷若塵是喜歡林飛的,所以爲了讓自己愛的這個人幸福,他不管怎樣,都不會讓林飛在成爲刺殺的目標的,所以他寧願承受這種非人的痛苦,也要強撐着。

如果林飛在這裏的話,一定會肅然起敬的,這種精神實在是太偉大了,至少讓林飛捫心耳聞,他是做不到的,至少她不可能爲了一個並不愛自己的女人付出這麼多,但是殺手吳凡就做到了,而且還是在忍受着這麼殘忍的折磨下,這種折磨根本就不是人能夠承受的了得,他的作用並不是提高人的痛點,而是通過藥物的作用來降低人的痛點,並且降低了好幾千倍,這也就是說,本來就是蚊子紮了一下子的事情,你就能夠感覺像是幾千根銀針在刺痛你的腦子一樣的難受。

他這個甚至比林飛施展出來的蛇蟲還要厲害,這些上位者爲了自己能夠控制住下面的人,簡直就是無所不用其極啊,就連這麼兇殘的東西都能夠發明出來,並且應用在人的身上,可以說是毫無人性。 折磨了殺手吳凡一陣子後,這個黑影好像纔算是解了氣,他並不想就這麼弄死了吳凡,畢竟對他來說還是很有利用價值的,殺了實在是太可惜了,所以他並沒有在下死手。

黑影終止了之後,殺手吳凡才算是緩過了氣,只見他快速的喘着粗氣,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身上也都是剛纔流出來的冷汗,樣子十分的嚇人,就像是一個從水池子裏面撈出來的人一樣,那種痛苦讓他這輩子不想體會第二遍,他還是第一次體會這種痛苦,因爲在此之前,他辦事一直都是十分的靠譜,幾乎每一個任務都能夠漂漂亮亮的完成,但是沒想到這次卻遇到了冷若塵,不然估計林飛也是打不過他的,即使用上法寶,勝負也還是兩說,畢竟他的實力實在是太強悍了。

黑影冷哼了一聲,雖然生氣殺手吳凡辦事不利,但是他也不能真的就殺了他,畢竟現在組織里正缺人用人之際,如果少了吳凡這個得力的干將,組織裏很多的麻煩事情就沒法解決了。

於是他看了一眼顫抖着跪在下面的吳凡,心想給他一個懲罰也算是夠了,於是對吳凡說道:“這次給你一個懲罰,讓你知道任務失敗的下場,這麼一個練氣八層的小小修士你都打不過,真的是讓我痛心,這樣吧,組織裏還有一給別的任務,你且去嶺南一趟吧,到了那裏會有人接應你,這個事情你給我辦好了,如若不然,我要你也沒有什麼用處了。”

黑影的眼中透露出了一縷寒光 ,吳凡知道他現在對自己極其的不滿,林飛這個任務,已經派了兩撥殺手去刺殺了,但是卻都失敗了,而且貓女的叛變讓黑影極其的憤怒,所以直接就派出了組織裏比較厲害的殺手吳凡出手,但是沒有想到,竟然也失敗了,他只能認爲是吳凡放水,畢竟實力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但是她又想不明白吳凡是爲了什麼放水,就連自己對他用出了這麼殘忍的控制手段,都沒有看到吳凡鬆口,他也不好逼得太緊了。

吳凡接到任務之後,就恭敬地答應了一聲然後推了下去,只見他一瘸一拐的走出了這個曉組織的祕密基地,來到了外面,這裏正是東海市的一座山脈的所在地,曉組織的祕密基地竟然建在了山洞裏面,這點誰也想不到,就算是派出偵查的飛機也找不到這個地方,實在是太隱蔽了,最爲關鍵的是,就在山洞的外面,還有着一層隱匿陣法的保護,讓這裏看起來與別的地方沒有什麼差別。

在陣法的外圍,還有這許許多多的骷髏,正是這附近的村民,誤闖了進來,然後被活活的困死在了這 陣法之中,所以在這一片的附近,村民門都叫這座山脈爲吃人的山,幾乎沒有人敢進來,除了一些個尋求刺激的年輕人爲了驗證老年人的愚昧,顯示自己的膽大,於是都慕名而來,然後失蹤了幾個人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來了。

吳凡接到了任務離開之後,只見曉組織的祕密山洞之中,那個黑影沉思了一下子然後開口說道:“魔影。”

然後就看到一縷紫黑色的霧氣從一個山洞裏向着這邊衝了過來,然後在黑影的面前停了下來,化作了一個全身穿着漆黑的鎧甲,手中拿着一把彎刀,脖子生掛着一排骷髏骨,臉上帶着骷髏面具的人,這個人就是曉組織在東海市的得力干將,練氣是一層的刺客魔影。

魔影比之殺手吳凡的實力還要高上一個檔次,他可以完虐吳凡,他可以說是曉組織裏的元老級的人物了,同時也是黑影的四大護法之一,這次黑影竟然把他都叫了過來,就可以知道他對林飛這個任務有多麼的惱火了,爲了殺一個練氣八層的修士,竟然派了個練氣十一層的過去。

但是他也是沒有辦法,那個發佈了任務的白家少爺一直在催問這件事情,爲了曉組織的名譽,穩妥起見,他不得不出動自己的四大護法之一的魔影了,畢竟他對魔影的水平可是清楚得很的,他出動,估計就是十拿九穩了,林飛這次就算是有冷家那個剛剛晉升到練氣十一層的冷黎的保護,也不可能倖免的。

畢竟冷黎就算再厲害也只是一個剛剛晉升的練氣十一層的修士,而魔影卻是卡在這個境界許多年了,所以他的實力比之冷黎還要強大的多,但是同樣的,他並沒有法寶,但是冷家是有法寶存在的,如果冷黎用上了法寶,那麼不管魔影再厲害,也不可能是冷黎的對手了,這就像是一個人開了掛,另外一個人即使在遊戲裏再牛逼,也不可能打得過外掛的。

吳凡離開了曉組織在東海市的據點之後,就獨自一個人向着外面走了過去,他打開了自己的手中的那個任務清單,只見上面的任務竟然是去殺一個名爲王天琦的人,下面標註這個人的修爲只有練氣五層的境界。


他憤恨的一腳踢在了石頭上,黑影把一個這麼簡單的任務交給他簡直就是羞辱他的能力,這種事情簡直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腳把一整塊碩大的山石給踢爛了,他纔算是解了一口氣,但是冷若塵的身影在他的腦海中依舊是揮之不去的,她那美麗的倩影就像是一道亮光一樣,照亮了他生命之中的黑暗,當再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殺手吳凡就在自己的心底默默地發誓,自己這輩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護好冷若塵,雖然自己不可能再有機會得到她的青睞了,他也知道自己現在的這幅鬼樣子根本沒有任何的希望。

況且他能夠看得出來,冷若塵其實是對她身邊的那個小子有意思的,就連看向林飛的眼神都是含情脈脈的,每每想到這裏,想到林飛的聲音和那張在他看來十分的欠揍的臉,他都想一巴掌把林飛給打死。

但是這麼做無疑會讓冷若塵傷心的,所以他不能夠這麼做,就當是爲了若塵了,他的內心裏,這麼想到。 就在吳凡向着山下走去的時候,他正在想着黑影這一次到底會派誰去刺殺林飛呢。


他想到了好幾個人選,這些人無疑都是十分的厲害的角色,每一個都不比自己的身手差。

不過大都是練氣十層,跟他是一個層次的高手。

在曉組織中,跟他一個層次的高手也有三四個,但是現今好像都一起出去執行一個十分艱難的任務去了。

所以應該都不在,那麼黑影再派人也一定不會派比自己等級低的人了,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四大護法裏面的一個。

畢竟他清楚地知道這個任務已經拖了要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如果再不把林飛這個只有練氣八層的小嘍囉給清理了,那麼曉組織在東海市的顏面可要掃地了。

對於這些組織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名譽,尤其是曉組織這種的遍佈全國的組織,最強調的就是名譽。

如果在東海市這邊的名譽臭了,那麼最先倒黴的一定是東海市的負責人也就是黑影了,所以黑影纔會這麼的生氣。

吳凡猜測,如果黑影再派人的話,一定就會派個一擊即中的人去,爲了曉組織的名譽他也要這麼做。

果然不出吳凡預料的事,就在他頭痛着怎麼讓林飛這個小子活命的時候,突然看到一道黑影落在了自己的身邊。

他立馬就緊張了起來,拿起了自己手中的彎刀,謹慎的看着站在那裏的魔影。

魔影就像是一個冷無影去無蹤的影子一樣,站在他的身邊。

要不是他因爲眼睛瞎了,所以聽覺十分的敏感的話,也不能夠聽到這空氣之中的一絲震動了。

一陣陰沉的笑聲傳了過來,聽得吳凡的背後直起雞皮疙瘩。

然後他面對着魔影厲聲說道:“魔影,你到底什麼意思,一聲不響的來到了我的身邊,你是想偷襲我嗎?”

魔影桀桀的笑了兩身,然後用一副極其沙啞的嗓音說道:“沒想到你的感知力還挺敏銳的,能發現我的蹤跡的人並不多。

你算是一個,所以我現在開始對你感興趣了,你這副眼罩下面到底是什麼,我早就想看看了,吳凡。”

聽到魔影的話之後,吳凡的神色立馬就變得嚴肅了起來,只見他緊緊地握着自己的雙手,後背微微的彎曲。

像是一頭將要進攻的獵豹一樣,耳朵直立在空氣之中,接受者外界的任何的分吹草動。

“魔影,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不好好的在總部裏面呆着,跑出來不怕主人懲罰你嗎?”

吳凡知道魔影最害怕的就是主人了,於是趕忙拿黑影給他試壓。

“桀桀,你不用給我施壓,這次出來正是主人給我的指使,讓我去接手你的任務。

吳凡啊,你就連練氣八層的菜鳥都殺不死,到底是你真的這麼稀鬆還是另有原因呢。

不如你跟我說說,我殺了他之後獲得的戰利品分你一點也是可能的。”魔影看着吳凡說道。

他不想想吳凡殺不死林飛才練氣八層的修士,所以在他看來,這之間一定有什麼隱情,在執行任務之前,他一定要搞清楚狀況來動手。

吳凡腦子快速的轉動,在想着應對的辦法,如果自己不給出一個合理的答案的話,那麼魔影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於是吳凡對魔影說道:“實不相瞞我之所以任務失敗,就是因爲冷家的那個老太婆,你也知道的。

他已經突破了煉氣十一層的境界,所以我是打不過他的,我只有練氣十層,怎麼可能打得過練氣十一層的呢?

吳凡說完之後,看下了魔影,看到了他正在沉思,知道自己的這個理由,矇混過關了。

其實他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當時刺殺林飛的時候,冷黎並沒有出手相助。

甚至他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邊有着一個高手在窺視着,估計那個人就是冷黎了。

但是冷黎並沒有出手相處,他想不明白,冷黎到底是想要鍛鍊林飛,還是僅僅不想幫助他。

但是根據外界的傳言,林飛可是冷家的榮耀大長老啊,這就意味着林飛對冷家來說是極其重要的。

但是爲什麼林飛受難的時候,冷黎並沒有進行幫助,這他就不得而知了。

林飛與冷家之間的複雜關係,他是怎麼也想不通的,畢竟就連林飛自己都不明白。

魔影向他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原來是這個原因,怪不得你打不過一個練氣八層的修士,我還以爲是你自己的原因呢。

只要說了這件事情,就不都是怪你了,感謝你的提醒,我會防範着冷黎這個老婆娘的。”

說罷,魔影便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來無影去無蹤,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這裏一樣。

知道魔影走了之後,吳凡才算是鬆了一口氣,這個魔影實在是太可怕了,要不然能夠成爲四大護法之一呢。

他本身的實力極其的強悍,並且有一身的魔功,出入都是無影無蹤的,沒有人能夠發現他的蹤跡。

所以刺殺對於他來說,就像是家常便飯一樣的簡單,他就是一個天生的殺手。

與他相比,吳凡感覺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殺手,就像是一個黃毛小子和一個孔武有力的年輕人,簡直就不是一個層次的。

所以他立馬就焦急了起來,知道如果林飛面對上這樣的人物,幾乎是沒有活命的可能的。

他必須要儘早的通知林飛,不然冷若塵可就要傷心了。

他所做的這一切,並不是爲了什麼人,也不是爲了林飛,僅僅是因爲冷若塵,他不想再看到了,若塵傷心了。

若塵傷心,他就感覺自己的心像滴血了一樣。

想到這裏之後,他就急速的向着山下跑去,他要立馬通知林飛這件事情,不然通知晚了,魔影就到了林飛的住處。

就算是冷黎,也不一定能夠保住他,魔影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這點他是親眼所見。

要不是自己的眼睛瞎了,耳朵的感覺十分的敏銳,他甚至都發現不了魔音來到了他的身邊。

這種強大的隱匿能力,不是一般人能夠抵禦得了的。 吳凡很快就來到了山腳下,然後在山腳下的電話亭裏面撥起了電話,因爲這裏的發展還是比較緩慢的。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