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天運起真元,化成三把一丈長的大劍,朝著掠來的三丈獸影擊去,快若閃電。

「三才朝元!」

「轟!」

劇烈的爆破聲響起,真元化成的劍擊在魂獸身上,瞬間消失,化成幾位強烈的氣流波動,在魂獸身上留下了三道深深的劍痕,並且將其擊飛了五丈之遠。

魂獸倒地后,立即爬起身來,並未有絲毫恐懼,反而極其震怒,咆哮著,化成一道黑影,沖向宇文天。

周圍的空間變得極為黑暗,魂獸隱匿身形,神識幾乎難以察覺其存在。若非宇文天早先遇到此種情況,恐怕會遇到麻煩。

「四方肅斂!」

宇文天大喝一聲,雙手相對,真元凝聚成了四把大劍,閃耀著金色光芒,向著左前方擊去。

轟!

如小山倒塌一般,金光閃耀,照亮了半邊山谷,劍影消失,空中一道巨大的黑影被擊飛出去,倒在了五丈外,漸漸顯出身形。

這赫然是魂獸,此時已經受了不輕的傷,血流如注,它掙扎著,站了起來,眼睛中的紅光愈加詭異莫測。

剎那間,一道透明的魂獸神念體如電一般,襲了過來,衝進宇文天的識海之中。

宇文天沒有一絲慌張,站在原地,閉起眼睛,調動識海中的神識,進行戰鬥。

五息不到,宇文天又睜開了眼睛,向著魂獸的身體緩慢走去。

三級九階的神念體雖然強大,但還是無法對宇文天構成威脅。

它一進道宇文天的識海中,便被其莊嚴宏大的場景震懾住了。


它想要退出來,卻已經由不得它了,宇文天的識海中金蓮搖曳,金浪滔天,直接將魂獸的神念體給包捲起來,然後被雷霆巨獸給吞掉了,此時只剩下那具受傷的軀殼。

宇文天手一揮,直接破開了魂獸的腦袋,將妖核收了起來,並取了一滴精血,融入玉牌之中。

極品妖孽霸主 ,他便向著魂靈果樹走去,看著這奇妙的靈果樹,讚嘆不已。

片刻之後,他回過神來,將整棵魂靈果樹移進了空間戒指里,並摘下了兩枚魂靈果,封在玉盒之中。

然後便盤坐在地上,開始煉化三級九階的魂獸妖核。

就在宇文天斬殺三級九階的魂獸之前,魂境外的廣場上,卻是異常熱鬧。

!! 只見此時的玉碑排名,與之前的截然不同。

於少一,五千八百六十三萬一千零一十!

澹臺靈,三千一百七十二萬九千三百零五!

鄭天河,一千四百二十八萬三千兩百!

於少英,一千三百七十五萬三千零二十!

諸葛流風,一千一百二十三萬兩千三百!

宇文天,六百四十九萬五千九百八十!

……

宇文天居然排在了第六位,這讓廣場上的武者極為不解。

其實,以宇文天的實力,排在第一自然是輕鬆無比,只是,他每次獵殺完魂獸之後,要花時間來煉化,不像其他人,不知道怎樣煉化魂獸的妖核。

而且,宇文天可能是運氣好,也可能是運氣差,遇到的魂獸數量不少,但遠遠比不上其他人。

「宇文天是怎麼回事啊,都過去兩天了,怎麼連一千萬都不到,莫非是躲起來了不成?」

「沒必要啊,以他的實力,應該不會懼怕三級三級的魂獸啊!」

「我猜他應該還沒有碰到強大的魂獸!」

……

眾說紛紜,各種猜測層出不群,很多人猜到了大概,但是沒有人會想到宇文天可以煉化妖核。雖然,皇室的那幾個老者有說過魂獸妖核的作用,但是他們並不知道其煉化方法。

「澹臺靈的積分如此耀眼,看來應該是突破了!」楚易風臉上的欣喜之色毫不掩飾,微笑著道。

「流風雖然排在第五,但是積分也不差!只是宇文天是怎麼一回事,進展如此緩慢!」諸葛無我也是欣喜萬分,不過對於宇文天的積分,他還是疑惑不解。

「他應該是有事情!」歸海無畏面色肅然,喃喃自語:「或許,他知道了怎麼煉化魂獸妖核!」

雖然他後面一句的聲音非常低,但是身邊的人卻聽得一清二楚,他們沒有說話,心裡卻是震驚不已。


煉化妖核?

怎麼可能?

皇室數千年來才琢磨出煉化妖核的方法,非常複雜,從未告訴過外人如何煉化。

所以,流雲宗的眾人當然震驚了。

其實,他們不知道,宇文天的方法才是最為正宗的煉化方法。至於皇室的方法,那簡直是浪費。

他們將魂獸妖核磨碎,混合著幾種藥材製成藥丸,吞服煉化,最後只能吸收其十分之一的效果。

皇室有煉丹師,而且還是高級煉丹師,不過,他們並不知道怎麼用魂獸的妖核來煉丹。 弄潮 ,會將效果提高數倍,若是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吸收其八成的效果。

當然,用魂獸妖核煉丹,要有丹方才行,即便是風無盡,也沒有這種丹方。

也就是說,宇文天也不知道怎麼將魂獸妖核拿來煉丹。

這隻有某些特殊的族群,才會有此種丹方。

不過,對於宇文天來說,將其煉成丹藥,遠遠比不上直接煉化實在。

百分之百的利用率,而且不會浪費時間和藥材,這明顯比丹藥好多了。

其實,對於用神識煉化魂獸妖核,不是沒有人嘗試過。數千年前,飛雲皇室的人或許嘗試了成千上萬次,最終還是毫無結果。

這並不是因為他們的方法不對,而是因為他們的實力太低了,神識相比宇文天,差了很多。

宇文天的神識,堪比虛靈七重天之境的武者,而飛雲皇室,萬年以來,沒有幾個達到虛靈境的武者,更別說是虛靈境後期了。

更何況,宇文天身負重寶,在煉化的過程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這不是一般的虛靈境武者可以做到的。

歸海無畏對宇文天的才能已經不能用「欣賞」二字來形容了,用「膜拜」都不為過。若是宇文天可以煉化魂獸妖核,他覺得再正常不過。

連帶有丹紋的丹藥都可以煉製出來,為什麼就不能煉化魂獸妖核呢?

歸海無畏心裡就會死這樣想的。

哪怕是宇文天出來后,已經到了化真境,他都覺得是再正常不過。

一個長老實在忍不住了,便走到歸海無畏的身前,言語中充滿熱切和激動,問道:

「宗主,宇文天真的可以煉化魂獸的妖核嗎?」

「這個我只是猜測,或許可以吧!」歸海無畏雖然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可是眼神中的期盼還是顯露無遺。

「要是他真的能煉化魂獸妖核就好了!青雲師祖這麼多年來,也無法勘破其奧秘,如果有了宇文天的方法,我們便可以好好的利用之前所得的那些魂獸妖核了!」楚易風也是激動萬分,期盼道。

歸海無畏沒有說話,多說無益,還是看看三天後的情況吧。

「天啊!排名變了!」

一道極為震驚的聲音響起,將眾人的目光吸引到玉碑上。

只見,原先排在榜首的於少一被擠在了第二位,而榜首赫然是另外一個名字。

宇文天,十萬億零六百四十九萬五千九百八十!

獵婚:boss强寵無節制

有沒有搞錯?

是不是陣法出問題了?

全場皆驚,嘩聲四起!

「怎麼可能?十萬億?」

「有沒有搞錯啊?」

「怎麼會有十萬億啊?是不是陣法出現問題了?」

……

四個老人震驚萬分,瞬間怔住了,而流雲宗的眾人也是如此。

「一下子上升十萬億!那就是獵殺了一隻三級九階的魂獸!」歸海無畏兩息之後回過神來,看著玉碑上的數字,顫聲道,他的聲音中並沒有一絲的欣喜,反而是一種恐懼。

「三級九階!怎麼會?」周圍的人也是驚醒了。

歸海無畏沒有答話,臉色凝重,大步向著四個老者走去。

「我需要一個解釋!」歸海無畏神情憤怒,殺氣騰騰,看著面前的四個前輩,此時卻沒有一絲敬重,厲聲道:「二十六階的魂境中為何會出現三級九階的魂獸?」

「歸海無畏宗主切莫震怒,一定是記錄陣法出現問題了!」白衣老者臉色極為難看,他雖然口上如此說法,但心裡卻不這樣想。

那玉牌上的記錄陣法,根本不會出錯,他們可是檢驗了很久的。

這樣的話,那隻能說明,魂境里卻還是有三級九階的魂獸。

「歸海宗主不要驚慌,玉牌有記錄,說明宇文天應該無事!先看看再說!」灰衣老者勸慰道。

其他兩個老者也是上前勸說,畢竟,這事麻煩大了,別人不說,宇文天就不同了。

這是一個真正的天才,若是出現意外,流雲宗鐵定跟皇室鬧翻。

「哼!」歸海無畏冷哼一聲,道:「那其他階層的魂境中是否也有此種現象?」

「這……」四人頓時啞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歸海無畏白了幾人一眼,便轉身走了。

本來有一些宗門清醒宇文天出事呢,可是聽到歸海無畏的後面一句話后,便立刻擔憂起來。

若是魂境中真有三級九階的魂獸,那就麻煩大了。

宇文天的排名既已列出,就說明他還完好,斬殺了三級九階的魂獸,可是其他人就沒有這個本事了。

每一名天才弟子的培養,是花了無數心血的,要是就這樣死去,那麼各自的勢力就完蛋了。

本來喧鬧的廣場此時卻是充滿了驚慌聲和質問聲,這讓皇室的幾個老者難以應對了。


「諸位不必驚慌,應該是記錄陣法出現了問題,我猜宇文天最多斬殺了一隻三級六階的魂獸,那積分應該頂多是一百億,或許是一千萬!」白衣老者暗運真氣,聲如洪鐘,傳到了廣場上的眾人耳中。

「是啊!數千年來,無人在魂境中遇到三級六階以上的魂獸,陣牌的製作也是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如此便出現了這一情況!」玄衣老者也是朗聲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