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成揮舞著拳頭,向著天空大喊。

孫立成謹記大地之神離開時的囑咐,對那個地底坑道極為重視,他不但在坑道口做了偽裝,而且還帶著兩位新屬下,進到裡面仔細調查了一番。

「主人,我覺得這裡是以前地精帝國的地下要塞。」

巧手先生用自己的機械手敲打著石壁,平靜地說。

「你知道通向哪裡嗎?」

孫立成的話中帶著希冀。

巧手先生搖了搖頭,說道:「我並沒有這裡面的數據。而且,我發現這裡的變化很大,不但很多路口被封死了,還多了很多奇怪的通道,估計是被某些力量強行打開的。」

「我明白了,這裡跟飛空軍基地差不多,神祇們派了很多怪獸。那我們暫時就先不要冒險了。」

見到事不可為,孫立成果斷地終止了冒險,畢竟他的首要任務是尋找到大地之神的神格碎片。

退出來之前,孫立成他們在裡面搜颳了一番動物屍體,一方面做成口糧;另一方面尋找魔晶。很可惜,魔獸畢竟稀少,他們努力了半天,才發現兩塊魔晶,個頭兒很小,只能用在狗肉的魔晶炮上。

「巧手先生,這裡就交給你了。記住,在地下要塞里探索的時候,一定要小心。」

準備完畢的孫立成,在要塞大門前,對巧手先生進行最後的囑咐。

「放心吧,主人。」

巧手先生抱著三隻小兔子,眼中的紅光不斷閃爍,向孫立成保證。

…………

萬里無雲,孫立成帶著狗肉來到一片樹林前。

他搭手看了一下太陽,發現過了中午,便拿出水囊喝了起來。

孫立成他們已經走了四天,離開要塞已經很遠,但是還沒有找到什麼有價值的信息。

「真是鳥不拉屎的地方啊。狗肉,去警戒。」

喝完水,孫立成準備休息一下,便向狗肉下達了命令。

狗肉真的非常好用。它不但身體靈活,戰鬥力不俗,而且不用吃喝,真是居家旅行,殺人放火的神器。

一路行來,靠著狗肉,孫立成獵殺了不少獵物,甚至包括那種大黑魚。

以前大黑魚在水裡非常霸道,最讓孫立成忌憚的是速度很快,可自從擁有了速度更快的狗肉,情況便大為逆轉。

孫立成先讓狗肉馱著大塊的血肉在河邊轉悠一圈,自然有大黑魚衝過來,然後狗肉撒腿就跑,當大黑魚衝上岸,早已經埋伏在旁邊的孫立成便用地精帝國的弩箭狠狠地給它一下,就讓它去了半條命。然後,一人一狗一起努力,拉著箭矢後面綁著的繩子,將大黑魚拖到安全的地方。

大黑魚很厲害,更是渾身寶貝。魚肉和魚腦很香,魚皮很韌,魚骨頭很白皙,甚至魚翅都可以做成箭矢。最讓孫立成喜歡的是,一條大黑魚足夠孫立成吃上三天,要知道現在孫立成的飯量可是很大的,獵殺一條大黑魚,能讓孫立成節省更多的時間去趕路,意義重大。不過很可惜,大黑魚不是魔獸,沒有魔晶。

孫立成有些疲憊,他靠著一棵大樹坐下,從懷中掏出一條烤魚肉吃了起來。這種東西他有不少,全放在狗肉拉的小車裡面。

突然,狗肉的耳朵豎了起來,紅色的電子眼凌厲地掃向不遠處的一片樹林,並向孫立成發出了警報。

「我靠。」

孫立成也察覺到了,他迅速抽出橫刀,帶著狗肉躲到了一個小山丘的後面。

剛藏好身,就見三個身穿獸皮,身高大概一米三、四左右的類人生物從樹林里沖了出來。

孫立成頓時驚住了,這是三個地精!

這三個地精的情況很糟糕,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帶著傷,鮮紅的血液還順著他們的腳步不斷灑在地上。

他們好像在逃亡,剛衝出樹林后就埋頭向前跑去。

沒有跑出多遠,又一群地精從樹林里沖了出來。

這群地精大概有十幾個,同樣身穿獸皮,明顯是那三個地精的敵人,吆喝著向前追去。

一場追逐戰在孫立成的眼底下爆發。

忽然,前邊的一個地精可能是被地上的石頭絆了一下,失去了重心摔了一個狗啃泥。後面的追兵看到后非常興奮,大喊大叫起來,跑得更賣力。

逃跑的另外兩個地精看到自己的同伴摔倒,頓時停下了腳步,毅然舉起了武器將倒地的傢伙護在身後。

看到這英勇的一幕,孫立成摩擦著下巴自言自語道:「我是救呢? 腹黑寶寶:媽咪還很純 還是救呢?還是救呢?」 兩名地精雖然勇敢,但對方人多勢眾,有道是雙拳難敵四手,兩人抵擋了一陣,便在慘叫聲中被砍翻在地。

這一耽擱,倒地的地精爬了起來,他很是彪悍,手中的大棒子舞得呼呼作響,五六名敵人竟一時不能近身。

孫立成是第一次看到地精間的戰鬥,他感覺場面沒有想象中的激烈,武器不但簡陋,功夫更是稀鬆。

「真是連戰鬥力五都達不到的渣滓啊。」

孫立成感嘆道,渾然忘記了自己也是一個地精。

突然,讓人憤怒的一幕發生了。

三名追兵沒有參與圍攻,而是搶著去砍地上兩具屍體的腦袋。

砍敵人的腦袋不稀奇,從古至今,人頭一直是最重要的戰功。可孫立成沒想到,這三名地精竟然發生了爭執,揮舞著武器打了起來,完全是拚命的架勢。

如此野蠻兇殘的地精,孫立成是不會與他們接觸的,他決定幫助那名正在被圍殺的地精。

一聲巨大的吼聲,正在打鬥的地精們紛紛停了下來。只見一頭高大的金屬怪物和一名地精從旁邊的山坡上沖了過來,砍刀在地精的手裡舞動,陽光下,閃著刺眼的光芒。

「啊……」

一名地精慘叫著向後倒去,他的胸前插著一根長矛。

一擊得手,孫立成沖得更快了。

趁著所有地精愣神兒的這一會兒工夫,狗肉已經沖入了敵陣。

快穿:女配又跪了 狗肉作為地精帝國的機械傀儡,雖然沒有戰鬥傀儡高大,但戰鬥力不容小覷,還沒有等中矛的地精落地,它已用鋒利的牙齒撕碎了另一個地精的喉嚨。

這時敵人反應了過來,一名高大的地精用孫立成聽不懂的語言喊了兩句,敵人分成了三波,兩名地精繼續圍攻他們追殺的那個地精,五名地精對付狗肉,剩下的向孫立成圍了過來。

對付魔獸,孫立成可能還會害怕,但是對付一幫穿著皮毛,拿著石制武器和骨制武器的地精,他一點心理壓力也沒有。

他現在可是身著地精帝國戰鬥服,頭戴地精帝國戰頭盔,手拿地精帝國長刀,呃,雖然只是半截,豪華程度甩了對方几條大街,在這種完全碾壓下還不能打贏,可以找一塊豆腐去撞死了。

「啊……」

一聲慘叫,只見孫立成橫刀揮舞了一下,一顆地精的頭顱便飛上了天空。開始接戰!

孫立成還是低估了這些地精,亂戰開始后,他先後中了一斧、一棒子,說明這些敵人還是很有戰鬥力的。不過他面對的是孫立成,一個打不死的怪物,何況還穿著戰鬥服,所有的傷害值幾乎為零。

敵人的臉色從憤怒到驚駭,最後變成了恐懼,等到孫立成再砍殺了兩名敵人,敵人崩潰了。

孫立成這邊殺得興起,狗肉的戰鬥更如秋風掃落葉。狗肉不但有超高的速度、鋒利的牙齒,爪子上的鋼刃更是鋒利無比,對付這種無甲步兵,絕對是十足的殺神。等孫立成殺潰敵人的時候,對付狗肉的五名地精已經全趴下了沒了聲息。

那名領頭的地精還有些不甘心,揮舞著沉重的棒子沖向了孫立成。可還沒等他的棒子落下,橫刀便從他的肩頭劈了下去,整個人生生被劈成了兩半。

這下,剩餘的敵人徹底怕了,他們瘋狂的向樹林逃去。

那名被追的地精立時壓力大減,他揮動手中的大骨頭棒子狠狠地打在一個敵人的後腦上。頓時,敵人的腦袋就被砸塌了一塊,眼見是活不了了。

戰爭就是這樣的殘酷,只一會兒,追兵裡面的十多名地精紛紛慘死,僅有三名敵人逃進了樹林。

殺敵自然要斬草除根,孫立成打了一個呼哨,狗肉吼叫了一聲,便追了上去。

看到狗肉追入叢林,孫立成走到那名倖存者身旁。

來到這個世界幾個月,孫立成已經適應了搏殺,見慣了鮮血,一場大戰下來,身上戾氣更加濃重。倖存的地精眼中露出惶恐之色,緊握著自己的武器,哆哆嗦嗦的說出了一段話。

孫立成聽得不是太明白,這就是英雄之力的局限性,雖然他能夠大概明白對方的意思,但解決不了語言不通的問題。

孫立成心中吐槽道:「大哥,咱能說普通話不。」

根據孫立成的理解,這名地精叫沃爾,是銀月部族的勇士。後面追殺他們的敵人是邪惡的哥布林。本來地精和哥布林之間有一條防線,由另外一個部族駐守。可不知道什麼原因,這些哥布林竟然穿過了防線,在他們狩獵的時候偷襲了他們。敵眾我寡加上被偷襲,銀月部族的狩獵小隊就剩下了他們三個。

三人為了部族的安危,吸引著敵兵向部落相反的方向跑去。這些哥布林在後面瘋狂追擊了他們有兩個月亮升起的時間。要不是孫立成相救,自己已經被這些哥布林給殺了。

「哥布林和地精是不是一種生物嗎?」

孫立成有些疑惑。

他仔細看了看地上躺著的屍體,發現兩者之間稍微有些差異。相對於地精,哥布林的皮膚更加黝黑,口中的牙齒更加銳利,其他方面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同。

因為英雄之力的局限,孫立成和沃爾之間講了大半天話,也沒有獲得更多的有用信息。

在兩人邊說邊比畫的時候,狗肉回來了,它顯得很悠閑,那三個哥布林肯定已經被咬死了。

身為部族的勇士,又有哥布林偷襲這麼重要的事情,沃爾想儘快趕回部落去報告。

他向孫立成發出邀請,想請孫立成去銀月部落做客。

孫立成想了想拒絕了。他還沒有做好與這些地精部落接觸的準備。這一戰打得有些倉促,孫立成需要好好總結一下。

被拒絕的沃爾稍微有些失落,不過能夠回家,他還是很高興的。

在與孫立成告別後,沃爾走到兩名同伴身邊,靜立許久,最後竟流下了眼淚。

看到沃爾沒有哥布林那樣兇殘,孫立成還是很欣慰的。這時,他看到沃爾的手臂上還有鮮血流出,就走了過去,從自己的皮兜子中取出了自己做的刀傷葯,給他敷了上去。在沃爾震驚的目光中,傷口很快就不再流血了。

沃爾興奮地揮了揮臂膀,看到傷口並沒有崩裂,很是感激。為了表達謝意,他從脖子上取下一枚很小的金黃**晶捧在手上遞給孫立成。

孫立成看到沃爾眼中的不舍,知道這是沃爾的寶貝,就微笑著搖頭拒絕了,並讓他趁著天亮趕快回去。夜晚孤身進入樹林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做法。

沃爾更加感激了,他在孫立成旁邊說了一大堆孫立成聽得莫名其妙地感謝話之後,又看了看身旁的同伴的屍體,轉身進入了樹林。

原始社會,智慧生物的生存環境普遍比較惡劣,生死之事太過平常,大家不會花太多的時間用來緬懷和悲傷,所以沃爾並沒有將自己同伴的屍體埋葬。這在孫立成看來也很正常,這一地的屍體很快就會成為野獸們的食物,最終變成骸骨,完成自然地輪迴。

看沃爾已經進入樹林,孫立成讓狗肉去警戒,自己則走到屍體身邊開始檢查。

「這個世界看來還是挺複雜的,至少沒有網路小說上那麼簡單。不知道我能發現什麼……」

孫立成邊翻檢著屍體,便自言自語道。

這時,太陽已經西斜,照得大地好像披上了一層紅幕,讓一切都透著一種神秘的感覺。 地上總共倒斃著十三具屍體,其中兩具地精和十一具哥布林,全都披著獸皮。

孫立成翻看了一下,這些都是很普通的皮子,沒有經過鞣質,硬邦邦的,腥臊氣很重。

這些人的武器中沒有金屬武器,但有兩張弓和四個投石索。他用手拉了拉找到的弓箭,這是兩把輕弓,弓弦是用某種動物的筋腱製成,工藝一般,彈力不大,箭頭用的是動物的牙齒,還算鋒利,對付無甲的敵人倒是足夠了。

此外,孫立成還在這些屍體的身上找到了打火用的燧石,五個膀胱作成的水囊和一些肉乾,但並沒有找到魔晶。

孫立成將肉乾放在嘴裡嘗了嘗,是一些普通動物的肉,味道不怎麼好。

因為怕肉有問題,他嚼了兩口就吐了出來。哪怕是在地球上的古代,吃人的事情也不是個案,那些古人可是把人皮做成藝術品流芳百世的。這些肉乾沒準兒就有地精的肉,不得不防啊。

借著太陽最後的餘暉,孫立成想搞明白哥布林和地精的不同。但分辨了半天,除了皮膚和牙齒上那勉強說得上細微的差別,怎麼看兩者都是同一種生物。可惜沃爾已經走了,否則一定要問清楚。難道地球上黑人、白人和黃種人就不是人類了?

孫立成又讓狗肉帶著自己去林子里轉了一圈,檢查了另外幾具哥布林的屍體,可並沒有什麼新的收穫。

九重行 第二天一早,孫立成將一些地精和哥布林的武器裝備扔上狗肉的小車,便扭頭回家了。

這一次出來收穫不小,接觸到了這個世界的文明生物,需要回去做更多的準備工作。

…………

走了三天,孫立成重新找到了大河。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孫立成的心情變得輕鬆起來。

突然,他心頭一緊,迅速從身後摘下了一支標槍。

不遠處,一隻高大的灰狼在山坡上出現。這隻灰狼有將近兩米高,目光陰冷,孫立成想起那隻狼王,不由得把標槍握得更緊了。

好在灰狼只是看了一會兒便轉身離開了,也沒有見到其他的灰狼出現,這讓孫立成長出了一口氣。

雖然現在自己的實力強了很多,旁邊還有狗肉,但對付一群高大兇猛的灰狼還是比較心虛的,剛才那隻灰狼可比地球上的裝甲車小不了多少。

月光如水,山坡下,一隻高大的灰狼橫卧在地上,舌頭不斷舔著自己的後腿,那裡有一道巨大的傷口,最深處甚至露出骨頭,而且傷口外面的肉泛著青灰色,很是駭人。

這正是孫立成的老朋友,那群灰狼的狼王。

與狼兔大戰以後,不但狼群損失慘重,它也被狼兔們咬得遍體鱗傷。更加不幸的是,狼群裡面有幾隻強壯的灰狼對狼王的位置垂涎久已。這次因為它的指揮失誤,狼群損失巨大,加上它身體受到重傷,一隻最強壯的公狼便向它發出了挑戰。強者稱王是猛獸的生存法則,對於這次決鬥,哪怕它的狼后也並沒有站出來為它說情。經過一番搏殺,狼王失敗了,在所有灰狼冰冷的目光之中,它一瘸一拐地離開了自己的部族。

狼王離開后,狼群在新狼王帶領下向著更溫暖的地方遷徙而去,最終這個狼群就像千百年來生存在這裡的狼群一樣,靜靜的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

狼王在離開以後一直沒有捕殺到像樣的獵物。更不幸的是,前兩天它碰到了一頭巨大的蜥蜴,大戰之中被對方咬傷了後腿,雖然最終逃脫,但傷口一直沒有癒合,傷口上殘存的毒液還在一直腐蝕它的身體。曾經高壯如小牛犢子一般的狼王,現在已經脫相,再也看不見往日的雄風。

離這裡不遠的另一個山腳下,有一團篝火,孫立成正在烤著一隻小鹿,狗肉在旁邊休息。

狗肉雖然是機械傀儡,或者說機械狗,但為了節省能源,減少耗損,在不必要的時候就會暫時待機休眠,比如現在。

這隻小鹿是孫立成在下午的時候獵殺到的。儘管今天被那隻高大的灰狼嚇了一跳,但緊跟著好運就來了,幾隻麋鹿出現在孫立成的眼前。啃食了好幾天肉乾的孫立成當然不會放過機會,於是有了這頓晚餐。

小鹿很肥,架在火堆上不一會兒就泛出油光,孫立成向鹿肉上撒了一把特製的調料,頓時,一股濃郁的香氣在空氣中擴散開來,讓人食指大動。

飢餓難耐的狼王腦袋突然一頓,它聞到了一股誘人的香氣,讓它不由得站了起來,它要去看看。

儘管狼王已經儘可能小心移動,但是腿傷還是讓它不停地發出細小的響動。

很快,孫立成察覺到了危險,他叫醒了狗肉。重新啟動的狗肉準備衝出去,但被孫立成喝止了,敵暗我明,衝出去就是送死。

孫立成轉身拿起已經上好弦的強弩,帶著狗肉悄悄的運動到了另一邊,端平以後進行瞄準。

不一會兒,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了。

黑夜在孫立成的眼中是一片紅色的世界,很快他就發現那是一隻大灰狼。這時,弩身上瞄準用的小圓環已經把灰狼罩了進去,只要扣動扳機,孫立成相信,鋒利的弩箭馬上就會將灰狼的腦袋射穿,而對方還渾然不知。

孫立成的手指在扳機上不斷摩挲,最終還是離開了,這時他已經認出了眼前的灰狼就是那頭狼王。

刀叩諸天 狼王的狀態很不好,雖然身材依舊高大,但非常瘦弱,一條後腿是瘸的,步履蹣跚,已經沒了原先的風采。要不是它那雙眼睛依然銳利,孫立成還真的很難把它認出來。

見到這樣的對手,孫立成當然不會害怕,他招呼著狗肉站起身,背好強弩,抽出橫刀,向狼王走了過去。

這裡除了魔獸,強大的動物也有相當的智慧,狼王早已經發現了危險,甚至通過氣味它已經知道在這裡烤肉的是誰了。不過,身處絕境的狼王沒有其他選擇,眼前篝火上的烤肉就是它的一切。更重要的是,連續的失敗已讓狼王失去了銳氣,它甚至有一種感覺,只要自己向那個綠色傢伙低頭,對方很有可能會接納自己。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