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湘君果斷拒絕道:「不用!我想自己努力買房。」

姬成軍嘆了口氣,勸說道:「君君,其實你不用這麼拼,即使你現在沒有工作,爸爸媽媽也能給你提供很好的生活。」

「爸,我已經長大了,以後要獨立堅強起來。放心吧,我對現在的工作很滿意,蘇大夫給我的收入挺高的。」姬湘君眼睛濕潤道。

姬成軍點頭笑道:「蘇大夫確實人品不錯,年輕有為,雖然你現在的工作看上去很不起眼,但時間久了之後,你會發現比起之前在醫院當個醫生,更有前途。」

重生之正妻逆襲 姬湘君一陣無語,沒想到姬成軍對蘇韜的評價這麼高,她又不能告訴父親,蘇韜私下裡對自己有多麼嚴厲和刻薄,「我等下還有事,暫時就跟你聊到這裡了。」

「嗯,你去忙吧!」姬成軍掛斷了電話。

老伴從不遠處走了過來,皺眉道:「你是君君的父親嗎?她辭掉了好端端的工作,去當別人的生活助理,你不阻止就算了,還鼓勵她。」

姬成軍拿起桌上熱氣騰騰的葯碗,葯湯太苦,以至於他喝了一口,整張臉都皺了起來。足足喝了一兩分鐘,姬成軍用紙巾擦拭了一下嘴,嘆氣道:「婦人之見。」

若不是蘇韜當初相助,自己恐怕還被關在監獄里服刑呢。

姬湘君將行李放好之後,換了一身清爽的衣服,白色的連衣裙,銀色的高跟涼鞋,雖然沒有晚禮服那樣氣場強大,但也讓姬湘君顯得有種特別的魅力。

蘇韜走出房間,見姬湘君打扮得花枝招展,皺了皺眉,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自己的生活助理如此漂亮,也算是給自己長面子。丁鐺看見姬湘君之後,先是微微一怔,旋即拉著姬湘君的胳膊,兩人親密無間地交頭接耳起來。

蘇韜正準備走進餐廳,恰好宋浩也從另外一條路走了過來。

宋浩眉頭一挑,嘴角抽了抽,直接走入餐廳。

蘇韜淡淡一笑,跟著宋浩走入,發現宋浩跟自己的助理,在不遠處比較好的位置佔了個位置。

蘇韜朝粉絲的方向走過去,跟大家逐一寒暄。

助理阿威低聲道:「我打聽清楚了,蘇韜竟然在這裡設宴招待自己的粉絲,還有節目組的工作人員。」

宋浩不屑地冷笑,「幼稚!」

阿威低聲惡毒道:「好聽點說,是收買人心。難聽點說,丟了自己的面兒。」

宋浩擺了擺手,催促道:「好了,別說這些掃興的事情了。趕緊點菜吧,我都餓死了。吃完趕緊離開,省得看得心煩。」 蘇韜骨子裡喜歡清靜,但他對今天這個場合不反感,雖然在場的絕大部分都是第一次見面,但他們對自己都特別熟悉,能相聚在一起也是因為自己的緣故,蘇韜挨個認識了所有的粉絲,一名其貌不揚的年輕小伙讓他印象深刻,名叫鄧志軍。

鄧志軍身高不到一米七,體型有點胖,帶著一副黑色眼鏡,眼睛不大,笑起來會眯成一條縫,但他是今天這個粉絲隊伍的隊長,其他粉絲都聽從他的安排。

金崇雅笑著介紹道:「志軍是粉絲後援會的名人,他自告奮勇要成為粉絲會的會長。」

鄧志軍靦腆地笑了笑,「我從小身體就特別不好,上了大學之後,也是如此,經常感冒,發燒。後來我就網上查找如何提高自己身體素質的辦法,很意外地看到你的新聞,然後對中醫有了興趣。我在學校附近找了個老中醫,他給我開了個補氣養身的藥方,我堅持服用,加強鍛煉,現在身體明顯有所改善。」

蘇韜啞然失笑道:「那個治好你的老中醫,才是你的恩人。為何會決定加入我的後援會呢?」

鄧志軍眼睛一亮,笑著說道:「那個中醫雖然給我開了個藥方,幫助我調理好身體,但是你讓我知道原來中醫真的那麼有效。而且,我一直關注你,不僅是因為你的醫術,而是你的事迹讓我感動,今天能來到這裡迎接你的每個粉絲,他們的想法和我都一樣,真正讓我們下定決心支持你,是因為你不斷創造奇迹,勇於面對困難的精神。」

蘇韜面對鄧志軍的這番表白,內心也是十分感慨,正因為是一個大老爺們誇自己,所以這才能證明是真愛啊。

蘇韜笑著說道:「謝謝大家的理解,以後大家就是朋友,有什麼困難的事情,大家可以互相幫助,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你們找到金崇雅或者我,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會幫助大家。」

鄧志軍搖頭笑道:「老大,你說的這番話,我不贊同。沒錯,因為相遇,我們是朋友了。但如果我們這些粉絲遇到問題或者困難,絕對不會打擾到你。相反,如果你遇到什麼無法面對或者解決的事情,我們會堅定地站在你身後,這才是粉絲後援會的價值和意義。」

「軍哥,說得對!我們怎麼能給老大添麻煩呢?」旁邊一個容貌清秀的女粉絲面帶微笑道。

「我們是因為老大在一起的,以後誰敢惹老大,我們就整死誰!」另外一個容貌有點狂野的男粉絲豪放地說道。

現場對蘇韜的觸動非常大,這些人來自五湖四海,他們的家庭背景都不一樣,但今天聚在一起的目的很單純,只是因為自己,蘇韜也因此意識到,自己需要承擔更多的責任和義務。

蘇韜舉起酒杯,面帶微笑道:「謝謝你們讓我知道,原來有這麼多人關注我、支持我,我並不孤單。」

自己身後的支持者,不僅是自己身邊的朋友,也不只是醫學界的人士,他們來自於五湖四海,身份各有不同,他們支持自己,也在支持中醫。

金崇雅默默地關注著蘇韜,見他和粉絲們相處融洽,很快地打成了一片,旁邊其實一直在默默地直播,社交平台的觀看人數已經直線上升。

「哇,老大真的好帥,不知道淘寶有沒有他今天的衣服同款。」「你可以跟後援會購買啊,後援會會按照你的身材幫你定製一套,價格也不貴,只要三百多塊錢。」

「超級遺憾,早知道我直接飛到星州,那樣就有機會和老大一起吃飯了。」「老大,真人看上去特別儒雅,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

粉絲後援會直播間的管理員調動情緒,發了一條活動消息,「大家刷蘇韜老公,我愛你。可以獲得下次粉絲見面會的邀請函哦!」

消息剛發布沒多久,屏幕上瞬間擠滿了「蘇韜老公,我愛你。」

「大老爺們,刷什麼老公,我愛你啊!」「大老爺們怎麼了?只要真心愛,那就勇敢地喊出來。」除了彈幕之外,就是持續的打賞——「給老公買一杯咖啡喝!」「老公辛苦了,送你一個么么噠。」「火箭走起來!」「送你一套別墅!」

金崇雅見團隊成員朝自己擠眉弄眼,她知道肯定是有事情跟自己商量,跟著他來到拐角處。

「怎麼?」金崇雅奇怪道,「難道直播出問題了?」

那團隊成員語氣有點激動,「現在在線觀看人數已經超過一百萬,打賞總收入超過三十萬元,而且人數還在不停地增加,能不能請老大給他們說幾句,如果這樣的話,可以讓那些正在看直播的觀眾有現場參與感。」

金崇雅摸了摸下巴,道:「我去和老大商量一下,應該問題不大,他是一個非常好說話的人,不然今天也不會請這麼多粉絲吃飯了。」

團隊成員嘖嘖讚歎道:「按照老大現在的人氣火爆程度,這頓飯請得值了。」

金崇雅沒好氣地白了團隊成員一眼,笑道:「今天這頓飯算是咱們組織的活動,到時候就不要讓老大掏腰包了,你等會就安排人去買單。」

「沒問題!」雖然酒店的消費水平很高,但這麼多人加起來費用也就五六萬,比起直播間不斷增加的打賞,簡直不值一提。

金崇雅湊到蘇韜的耳邊,將現在直播的情況跟蘇韜簡單地介紹了一番,「現在直播間很火爆,你要不跟他們說幾句?」

蘇韜笑著說道:「行啊,我接著這個平台,好好謝謝大家。」

腹黑老公別過 金崇雅朝團隊成員招了招手,很快就有一個長相挺不錯的美女拿著一個手機過來,蘇韜見滿屏幕都是字幕,大家還在刷「蘇韜老公,我愛你」。

蘇韜情不自禁地笑出聲,道:「感謝這麼多老婆對我表白,今天我特別高興,因為遇到了這麼多好朋友。雖然我們之前並不認識,但通過今天這場聚會,我們都成為了特別好的朋友。以後的話,這種粉絲見面會還得繼續組織,所以大家不要著急,我們會有機會見面的。」

蘇韜努力想讓自己看看彈幕,但留言的人實在太多,蘇韜根本來不及看一條,就迅速被另外一條給取代。

蘇韜笑著說道:「你們發的消息速度實在太快,所以我沒辦法一一回答。以後我會定期通過直播跟大家見面,到時候請大家多多捧場。好了,我要去喝酒了,今晚不醉不歸。」

蘇韜朝著手機揮了揮手,然後繼續與粉絲們打成一片。

金崇雅則繼續關注直播間的人氣,短短几分鐘時間,觀看人數迅速又增加了一倍,那個負責今天直播的團隊成員樂開了花,抓著金崇雅的手腕,蹦蹦跳跳地驚喜道:「odokei,現在打賞還在不斷增加,說不定今天的收入能超過一百萬。」

金崇雅壓抑著內心興奮情緒,沉聲道:「主要是因為老大很少參加這種直播,如果以後定期能參加一次,擁有一批固定觀看直播的粉絲,那樣咱們的收入就會慢慢穩定下來。」

團隊成員感慨道:「崇雅,你的決定實在太明智了。決定來到華夏發展,是一個明智之舉。華夏的人口基礎這麼大,所以粉絲也會很多,像老大這樣的流量明星,很容易就能創造財富。」

金崇雅卻是嚴肅地和團隊成員說道:「我們不能將老大當成賺錢的工具,而是維護好他的形象,給他足夠的支持,這才是我們存在的真正價值。」

團隊成員被金崇雅訓斥一番,連忙吐了吐舌尖,笑道:「那是當然,放心吧,我這就去讓管理員維護好秩序,有任何異樣的聲音,就得直接消滅。」

金崇雅微笑道:「等這些打賞的錢到賬了,就給大家發獎金。」

團隊成員想了想,低聲問道:「要不要給老大也準備一個紅包,畢竟今天直播效果這麼好,他居功至偉。」

金崇雅搖頭,驕傲地說道:「不用,他可不缺錢,而且他更關注咱們幫他進行粉絲活動,提升人氣。我們不跟他伸手要工資就非常好了。」

團隊成員趁機問道:「我聽說,咱們要成立公司?」

金崇雅點頭笑道:「沒錯,老大準備入股新廣傳媒,未來將成立一家藝人管理公司,到時候我們會加入到這家公司。」

「新廣傳媒?實力怎麼樣?」團隊成員低聲問道。

「你聽說過《亂世情緣》、《都市麗人》這兩部電視劇嗎?」金崇雅隨便說了兩部電視劇。

「當然知道,這兩部電視劇在韓國非常有名。」團隊成員回答道。

「新廣傳媒是這兩部電視劇的製片方,它在華夏傳媒行業處於前三甲的位置。」金崇雅面帶微笑道,「大樹底下好乘涼,我們在華夏的狀況會逐漸改善,慢慢變好。」

團隊成員笑著說道:「我會繼續努力工作的!」

這場粉絲聚會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才結束。

丁鐺準備結賬的時候,發現已經賬單被金崇雅提前支付了,丁鐺有點意外,按理說今天這頓飯是得自己來付錢,後面再公款報銷,隨後與金崇雅私下一聊,得知今晚直播打賞金額竟然破百萬。

得知這個結果,她也驚呆了! 一片黑暗中,身材高瘦的男子站在落地窗前,手裡拿著高腳杯,旁邊是一架長焦望遠鏡,他慢慢品著紅酒,一邊觀察著對面華天酒店餐廳的位置,身後一架鋼琴的黑漆面被外面城市的夜景照耀著,在黑暗中反射著五彩的流光。

不遠處的沙發上坐著一個年輕的女人,她目光落在紅木櫥櫃里,擺放著各種演奏比賽的獲獎證書、獎盃。最上面擺放著一個相框,是男子和一名外國女子的合影,男子相貌英俊,穿著一絲不苟,臉上帶著不屬於年齡的睿智之氣,外國女子穿著得體,脖頸帶著鑲滿鑽石的珠寶,一看非富即貴。

「你是什麼人?究竟要對我做什麼?」女人正是姬湘君的大學同學賈微微。

男子嘴角浮出笑容,嘆氣道:「我是誰不重要,我只是想問問你,是不是打算改變被人利用和控制的困境。」

賈微微眼中露出驚愕之色,眼前的這個男人竟然知道自己被人要挾和控制了。她第一反應是,會不會是在試探自己?

賈微微搖頭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男子重重地嘆了口氣,輕聲道:「賈微微,年齡二十六歲,已婚,原本在一家小雜誌擔任記者,六月二十日,曾經進出過酒吧,與一個中年男『相談甚歡』,第二天便加入國內最好的雜誌《麗人》。」

賈微微出了機場,上了一輛計程車,結果在計程車里不知不覺睡著,等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這個酒店裡,她意識到自己再次被綁架了。

「你說的沒錯,你究竟想要做什麼?」賈微微頻繁遇見稀奇古怪的事情,她已經崩潰,忘記了自己此刻的處境以及內心恐懼。

「我是為了救贖!」男子拿起望遠鏡看了一會兒,坐在鋼琴前,輕撫琴鍵,慢慢彈奏起來。

一片幽暗中,男子輕柔彈奏著《勃蘭登堡協奏曲》,揚起下巴,放空心靈,陶醉在音樂的美妙聖境中。

賈微微聽到音樂的聲音,突然安靜下來,屋內一直關著燈,所以她看不清楚男子的面容,但即使只看到他的身影,也會覺得這個男人充滿了神秘的魅力。

也不知過了多久,男子終於敲完最後一個琴鍵,餘音裊裊,讓人回味無窮,即使不懂音樂的賈微微,也不可避免地沉醉其中。

「我已經給你訂了一張機票,明天早上飛往英國。你的丈夫雖然是一個花花公子,但相信他會接受你和他永遠居住在英國的事實。從今以後再也不要回國,除非你還想沾惹稀奇古怪的事情。」男子緩緩站起身,慢慢從門口走去。

賈微微目光落在鋼琴鍵上,那裡平靜地躺著一張機票,她看了一眼上面正是自己的名字,「沒錯,出國就可以避開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我明天就離開!」

燕京,寬敞的辦公室內。

秦經宇接到了「政客」的電話,「計劃失敗,賈微微失去聯繫,從機場的蛛絲馬跡來看,被人綁架了。」

秦經宇摸著下巴,問道:「是蘇韜出的手?」

「應該不是!」政客沉聲道,「對方的動作很隱蔽,擅長消除痕迹,烽火的那幫人,我們一直都在暗中盯著蘇韜,他們動手的可能性很低,除非又是另外一批人。」

秦經宇沉聲道:「我知道了,你們繼續搜索賈微微,雖然不是個特別重要的人,但總覺得她突然失蹤有些蹊蹺。」

掛斷政客的電話,秦經宇在辦公室里走來走去,突然手機震動了一下,「賈微微一事,到此為止吧!」

秦經宇先是一愣,旋即又變成凝重之色,雖然只是個陌生號碼,但這部手機是龍組內部使用,只有龍組級別很高的人,才能夠得知這個號碼。

整個龍組能與自己用如此語氣說話的人,除了龍皇之外,也唯有那個自己最忌憚的人。

利用賈微微接近姬湘君,找到陷害蘇韜的柄,這是秦經宇安排政客他們準備在湘南執行的計劃,最終目的是為了逼迫蘇韜給龍皇治病。

但這個計劃如今卻被人識破,而且還是被「自己人」,這讓他氣憤難消,同時他也開始浮想聯翩,莫非龍皇不喜歡自己採用這麼激進的辦法,讓蘇韜給他治病?

秦經宇坐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手指在桌面上篤篤敲了好幾下,陷入沉思之中,他在揣摩龍皇的心思,或許是為了敲山震虎,表達他對自己的不滿。

儘管心裡憋屈,但秦經宇還是決定最近這段時間按兵不動,暫時不與蘇韜再起什麼衝突。

秦經宇撥通「政客」的電話,沉聲道:「湘南計劃暫時取消,你們全部撤退吧!」

種仙根 政客有點意外,但還是接受了這個命令。

……

粉絲們沒住在華天大酒店,蘇韜親自將他們送出酒店外,丁鐺在旁邊笑著說道:「像你這樣的明星還真少見!」

「哦?其實也不奇怪,我除了明星的身份之外,還是個大夫,如果像其他明星一樣端著架子的話,以後誰還來找我瞧病?」蘇韜笑著解釋道。

「以你現在的醫術和名氣,肯定是病人求著你呢!」丁鐺面帶微笑,從包里取出一份文件,塞到蘇韜的手中,「這是節目錄製的流程和台本。」

蘇韜隨意翻了翻,奇怪道:「不是說真人秀都是臨場發揮,將人最真實的一面展現在觀眾眼前嗎?」

丁鐺沒好氣地笑道:「你還真信那一套鬼話!但凡是綜藝節目,都是事前有所準備的,嘉賓說什麼做什麼,節目有哪些環節都是全部規定好的。」

蘇韜點了點頭,嘆氣道:「行吧,事先有台詞,我好做個準備,畢竟第一次拍這種東西,還是有些緊張!」

丁鐺笑著鼓勵道:「相信自己,絕對沒問題。」

正準備和丁鐺、金崇雅走入酒店,突然發現不遠處停車場入口處圍了一圈人,蘇韜原本以為是擺地攤的遇上了糾紛,也就沒在意。不過,很快傳來一陣嘈雜聲,裡面混合著小女孩的哭泣聲,蘇韜看了一眼丁鐺,道:「走,咱們去看看。」

蘇韜走近,看道一個八九歲的小姑娘跪在那,鋪著石板的地上寫了一排字,她扎著兩個小辮,穿著一件髒兮兮的校服,背著個褪色嚴重的卡通書包。

粉筆字寫得很工整,「求助好心人幫忙,父母都是來省城打工的農民工,付不起高額贊助費,只好輟學在家,請好心人幫忙……」

旁邊人開始議論,這小女孩是不是騙子,畢竟如今乞討團伙的方式很多,五花八門。

蘇韜還沒看完粉筆字,一雙運動鞋將粉筆字給抹去,正是酒店附近的保安。

「快點走,這裡不是乞討的地方,你去步行街那邊吧。」保安身材魁梧,吆喝驅趕小女孩。

「步行街那邊,我不敢去,會被欺負!」小女孩抬起頭,淚光閃爍,「叔叔,求求你,我真心想上學,住五星級大酒店的人肯定都有錢……」

「走走走,這裡的顧客是有錢,但我們也得維護秩序,不然的話,乞討的人一窩蜂蹲在這裡,那酒店還做不做生意了。」保安倒也並非完全沒有憐憫之心,但他是吃這碗飯的,如果被酒店的高層發現有人在門口乞討,他就得捲鋪蓋走人了。

「我就在這裡呆十五分鐘!」小女孩懇求道。

「現在就走!一分鐘都不行。」保安朝同事使眼色,兩個人一左一右將小女孩給提了起來,因為覺得對方是個小女孩,所以也沒用太大的力氣,以免傷害到她。

那小女孩被嚇了一跳,用力掙扎,掙脫了保安的手臂,跌跌撞撞地朝丁鐺的身上撞了過來,蘇韜眼疾手快,連忙扶住了小女孩,保安微微一怔,很快認出蘇韜,連忙賠笑道:「先生,對不起啊,我們正在處理點小問題,打擾到您了。她是個小騙子,我這就趕她走。」

「我不是騙子!」小女孩含著淚,倔強地盯著保安。

保安瞪著眼睛,正準備發怒。

蘇韜擺了擺手,道:「你們也別難為她了。她確實不像是個騙子。如果真是受到指使乞討,你覺得會選擇在五星級酒店門口嗎?」

保安癟了癟嘴,蘇韜分析得有點道理,一般乞討團伙會避開高檔會所和高級酒店,因為這裡的保安不是吃素的,而且一般老闆在黑道上也屬於混得開的人物,你安排人在門口乞討,影響人家做生意,這不是故意結死仇嗎?

蘇韜與保安道:「我帶她走,你們別為難她了。」

言畢,蘇韜笑了笑,對小女孩問道:「你吃過飯了嗎?」

「沒呢!」小女孩搖了搖頭。

「時間這麼晚,你出來,你爸媽知道嗎?」丁鐺覺得小女孩雖然穿得髒兮兮,但一張臉倒還挺討喜,主動詢問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