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張三風。”

“年齡?”

“二十三歲。”

“性男?”

“帶把的。”

“老實一點!”

“警察同志我是男的你看不出來嗎?”

“老實一點問你什麼說什麼!”

“警察同志我是受害人好嗎?你們這是想怎麼樣?”

“說說吧,你是怎麼把那些劫匪弄暈的?”

“什麼我把那些劫匪弄暈的,我聽不懂?”

“你還狡辯,我們都從監控中看到了,你用手擋住了對方的槍口!”

“所以呢?”

“所以就是你將這些劫匪弄暈的!”

“警察同志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再說了就是有關係也跟你們沒有什麼關係吧?”

“這……”

警察局中張三風和一個小警察兩人一問一答的審訓着。張三風卻是對開槍之後的事情之言不提。

……

“張三風你可以走了。”韓萌萌卻是一直在旁邊的監控室中一直偷偷地看着審訓張三風,不過看實在問不出問題,便來到審訓室。

“我去,暴力女?”說真得張三風開始並不知道,韓萌萌居然是個警察。

似乎感覺自己說露了嘴,張三風趕忙改口道:“韓萌萌同志你怎麼在這兒。”

暴力女?聽見張三風的稱呼,韓萌萌立即感覺到氣不打一處來。

“張三風,你很好啊!”韓萌萌咬牙切齒道。


“我確實很好的,這不是剛剛協助你們警察抓到搶劫犯嗎?”張三風絲毫不理會韓萌萌己經變得鐵青的臉。

“好!你很好!”韓萌萌從那個筆錄所警察手中拿過了證詞遞到張三風面前說道,“簽名!”

“兇什麼兇,你們警察都是這麼對待良好公民的嗎?”張三風,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說道。

反正又不是自己犯了事,自己怕毛呀。

……

“看我做什麼?還不趕緊給敏姨打電話,讓她來接咱們?”張三風又好氣又好笑的看着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吳欣欣說道。

“哦……”吳欣欣有些不敢相信,這就脫險了?可是自己怎麼就不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呢?

“哼!臭屁什麼!”一旁的鐘鈴對張三風的態度很是不爽。

自己似乎沒有得罪自己的老闆吧,張三風疑惑的摸了摸頭。他哪裏懂女人的心思,當一個女人把一個東西當做自己的私有物品的時候,即便是閨蜜也不能共亨的。

“這……”張三風直接無語,這女人啊,還真是不可理喻的生物。

吳欣欣坐在敏姨的車裏抹着眼淚,要是沒有張三風擋下那一槍,誰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呢?

不過吳欣欣握住張三風的手,看到張三風的手掌處只有一個紅點的時候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似乎剛纔做了一場夢一樣。自己現在算不算刀槍不入呢?

“三風,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欣欣會怎麼樣了。”敏姨開着車對着坐在一旁的張三風說道。

“敏姨,你不用這樣子,我和欣欣是朋友嘛,怎麼可能看着欣欣受到傷害呢。” 張三風趕忙說道。

“不錯,你這孩子很不錯,雖然長得不算太英俊,不過湊和着還能過的去。”

我去,敏姨你這話是幾個意思,不會是想讓我做你女婿吧。

“究竟發生了什麼?”對於今的事情,鍾鈴也是很是好奇,因爲在她聽到那一聲槍聲之後發生的事情她居然完全不知道,她當時就以爲自己是中了幻術什麼的,不過經過一番的查看,卻並不像她所想像的那樣,她忍不住問道。

張三風用餘光看了一眼吳欣欣有些心有餘悸苦笑着說道:“我也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只是突然聽到了一聲尖銳的叫聲,然後大腦就陷入了一片的空白,等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暈了過去。不過我感覺這件事和吳欣欣有分不開的關係。”

“這不可能!”鍾鈴一副不信任的樣子。

張三風也不解釋。 張三風回到自己的房間,脫下了自己的上衣。

上衣上面弄了大片的血跡,看樣子是穿不了了,又浪費一件上衣,張三風有些心疼,將西服扔進了房間角落的垃圾桶,張三風又拿出了一件休閒裝套在身上。

自從跟着鍾鈴混開始,這身上的衣服可是毀掉了不少,張三風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和鍾鈴要一些什麼衣物補助什麼的。

不過這個想在腦海卻僅僅只是一閃而逝,不說補助什麼的,貌似自己的工錢還沒有付過吧。

換好了上衣,張三風叫着許若欣出了房間,別說這小丫頭對於遊戲還真是着迷。從自己出去,一直玩到自己回來居然還是一動不動。

張三風和許若欣叫上了張雲飛這貨一起來到了吳欣欣家。鍾鈴也是沒有走陪着吳欣欣正在安慰她。

看張三風進來,鍾鈴到是沒什麼反應,不過吳欣欣臉色卻是變得通紅。

“欣欣你怎麼了,是不是發燒了?”張三風說着用手摸了一下吳欣欣的額頭。本來只是關心不過張三風到是忘了男女有別。

吳欣欣臉色變得更紅了。

“沒事呀。”張三風自言道。

“我說張三風,你這是公然佔我們欣欣的便宜呀!”鍾鈴卻是有些不開心,不過張三風卻是從對方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絲的酸味。

“今天你救了我,我很感謝你,等明天我親自給你做幾個菜讓你嚐嚐,今天很晚了。”吳欣欣紅着小臉,抿了抿嘴猶豫了再三說道。

張三風聳了聳肩,會心一笑:“我們是朋友嗎,放心吧,以後我也會保護你的。”

今天因爲劫匪這一檔子事兒,回到家裏已經八點半鐘了,來的路上敏姨特意帶着衆人順道去酒店取了食物,因爲吳欣欣生日幾人並不想在外面吃飯,感覺沒有在家的氛圍。

“不錯!不錯”許若欣聞着飯菜的香味一陣歡呼道,“餓死我了,從今天中午到現在都沒有吃東終於有飯吃了!”

“我的天,若欣你不會玩了一天的遊戲吧,這樣可不行,如果被你姐姐知道了,小心她打爛你的屁股。”鍾鈴有些無奈的望着這個小傢伙說道。

“就玩這一次,下次不會了。”許若欣吐了吐舌頭。

吳欣欣也是站起了身來,和鍾鈴一起向廚房旁的餐廳走去,她也有些餓了,似乎還是爲白天的事擔心,所以表現的不像其它幾個人活躍。

“叮咚!”

“應該是吳德來了。我去開門!”敏姨說着來到門前,將門打了開來。

“小德。”

“姨媽,我來了!”

吳德跟在敏姨的身後,也是進入了房間。

“小德,隨便找個位子坐吧。”說着接過吳德手中的禮物。

“小德你來了!”吳欣欣看是表弟來了,活躍了不少。

見人都來得差不多了,吳欣欣便拿出了生日蛋糕,在鍾鈴的幫助下插上了二十四支蠟燭。

張三風也是幫忙點上了蠟燭。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熄了燈,幾個人一起唱起了生日祝福歌。


“許個願吧欣欣。”敏姨微笑着說道。

吳欣欣雙手合實,閉着眼默唸了一會,接着將蠟燭吹滅了。

“欣欣你許什麼願望?”許若欣似乎很想知道。

“這……”

“若欣,你難道不知道許願是不能隨便說出口的嗎,那樣就不靈了。”鍾鈴看出吳欣欣似乎有些不想說,趕忙解圍道。

“原來是這樣子,我說爲什麼以前的願望總實現不了。”許若欣居然相信了,張三風也是一陣的無語。

“好好好,現在由請我們的壽星切蛋糕!”張三風將蠟燭取了下來,將一旁的一把塑料製成的專切蛋糕的小刀遞給了吳欣欣。

吳欣欣拿着小刀比劃了一下,就開始下刀了,很快一個碩大的蛋糕被分成了數份。

坐到了餐桌前,許若欣迫不及待的拿出一塊,口水就流了出來。

鍾鈴看了許若欣一眼,示意她先別動,今天的壽星還沒開動呢。

許若欣拿起,又放了下來。

吳欣欣卻是笑着說道:“沒事的,小欣欣沒吃午飯,就讓他先吃吧。”

張三風吃了一塊還挺好吃的,看看手中還剩下大半的蛋糕,張三風壞壞一笑,來到張雲飛身邊一下蓋在了胖子臉上,而張雲飛也是起了勁開始反擊,在鍾鈴也捱了一劑蛋糕後也加入戰局。

看着一個個花貓似的對方,幾個人都樂了。

幾人收拾了一下,便將食物擺上了桌子。

這時吳欣欣卻是用餘光看了看沙發上的張三風,此時的張三風正和吳德面面相對。

不知怎的,那孤零零的身影讓吳欣欣有些癡迷。

“我這是怎麼了。”吳欣欣想到白天張三風替她擋子彈的事情臉色又紅了。

只是張三風爲什麼用這種眼神看着吳德,莫非他們兩人,吳欣欣不敢往下想。


同性戀?不可能吧?

他又不是自己什麼人,管他這麼多幹啥。

張三風如果知道吳欣欣現在所想估計會跳樓吧。

“叫三風和吳德過來吃飯吧。”吳欣欣猶豫了一下,對鍾鈴說道。

“那你怎麼不去叫,一個是你救命恩人,一個是你表弟。”鍾鈴似笑非笑的,看着吳欣欣,似乎看出什麼端倪來。

“這個……”在鍾鈴的逼問之下,吳欣欣沒來由的一陣緊張。

“喔,那我去叫他們。”鍾鈴笑了笑,站起了身來,對客廳中的張三風和吳德喊道,“你們兩個大老爺們眼神交流什麼呢,也不過來吃飯!”

“你們先吃吧,等我跟吳德商量一些事情再吃。”張三風有些感激的看了鍾鈴一眼,這小妞對自己還不錯呀。

“爲什麼不去吃飯?”吳德看着張三風問道。

“跟我先出去一下吧,我有點事情想問你。”張三風稍稍沉默了一會對吳德說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