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要不是從那鳳仙道人的墓穴之中得到那幾塊赤黃色的魔晶,說不定,現下鸞峰早就身體崩潰而死了。

但是儘管身體穩定了下來,可是還是有點難以控制,身體的熱度還在持續升高,那種膨脹感仍在繼續。

頭腦發脹的鸞峰也是咆哮地對著小小喊出了自己的訴求,「啊……小小,我還需要魔晶還天晶石。」

可是到現在為止,又上哪裡去找尋那魔晶和天晶石啊。

有些著急的小小開始上躥下跳起來,又變小的身形在鸞峰的四周不斷地繞來繞去。

「鳥山,你這是怎麼了?」

秋水第一時間沖了過來,看到鸞峰滿身的汗水,還有他身上仍舊不斷蒸騰地白色水汽,不由得蹙眉肅臉。

「我需要魔晶還有天晶石。」鸞峰現在有些抓狂了,聲音顫抖。

而頭腦發脹的鸞峰好像是沒有聽清楚那秋水在問的話。

「黃色晶石嗎?」

隨後趕至的陳鳳玉也是滿臉的不安,她也是意識到鸞峰身體出現了問題。

「我需要魔晶,還有……天晶石。」

鸞峰的眼睛在一點一點的變得暗沉,一條條血絲彌補眼球之上。

「他,他……這是要突破了。他要魔晶和天晶石啊,你身上有嗎?」

秋水也是一陣慌張,她意識到了鸞峰此時此刻正處在突破的階段,側頭惶急地看向身邊的陳鳳玉。

「有,但是,不多。」

之後,陳鳳玉也是從自己的儲物袋之中拿出了兩塊不大的魔晶,雖然不大,但是,價值卻是能夠達到幾萬的龍幣上下,而且還是供不應求。


不過,與鸞峰剛才所耗費掉的那枚赤黃色的魔晶比,還是要小得多。 而見到陳鳳玉手中的那兩枚魔晶,鸞峰卻是身形掠出,直接沖向陳鳳玉,之後,直接將陳鳳玉手中的魔晶抓在了掌心。

而隨著兩枚魔晶被抓取,一股股濃郁的氣流再次匯入了鸞峰的小腹之處,隨著鸞峰腹丹的旋轉,開始向全身流去。

原本還有些錯亂的經脈,還有那肌肉也是不斷地緩和起來,有些淤塞的經脈也是慢慢地變得活絡起來。

可是好景不長,陳鳳玉所提供的那兩枚天獨狼的黃晶也是慢慢地消耗殆盡。

「不好,快沒了,怎麼辦?」

陳鳳玉看到鸞峰的身體在仍在不住地顫抖,意識到不好。

「這……他,他怎麼會吸收這麼多的魔晶啊。

我記得先前的鳳仙道人的墓穴之中他們就得到了一枚大塊的黃色魔晶。現在儲物袋空了,也定然是被鳥山吸收了,現在你的兩塊魔晶也是被吸收了。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一般的御龍師在達到龍王境界也就能吸收一枚大塊的魔晶,也就差不離了。但是,現在鳥山吸收了這麼多,還是完,這委實無法想象。」

秋水思忖道,也是覺得倍感震驚。

「不好,他的身體顫抖的厲害,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還得給他弄到魔晶」

陳鳳玉一邊聽了秋水的話,一邊觀察著鸞峰的狀況。

看到鸞峰可能要不行了,也是惶急地提醒秋水道。

「這……」

秋水有些糾結,臉色犯難,但還是心思一橫,直接從懷中掏出來一隻碩大的紅色鐲子,「鳥山,你先用這枚天晶石製成的鐲子吧!」

之後,秋水甩手將手中的那古樸的鐲子向鸞峰拋去。

而鸞峰此時此刻也是開始不管不顧起來,直接就將那古樸的天晶石鐲子抓在了手中。

而隨著那天晶石被其抓在手中,一股抵觸的精神攻擊隨即蔓延而出,向鸞峰攻擊而出。

「那是?」


陳鳳玉一直觀察著鸞峰的情況,看到鸞峰在接收到秋水的那塊天晶石鐲子后,眉頭緊皺,雙手按在自己的腦袋之上,陳鳳玉也是意識到不對。

「那是,是……我的父親的精神攻擊。」

這是秋水所沒有想到的。原來那天晶石鐲子是秋水在生日的時候,她父親送給他的。

原本秋水只是覺得那古樸的天晶石鐲子極為溫潤通透,也是父親的心意,所以才收了下來。

但是,現在看來那也是父親想保護自己的周全,才在其中設定了精神烙印的。

此時的鸞峰狀態並不好。

「小子,你是誰,你和珠兒是什麼關係?」

在鸞峰的面前顯現出了一個滿頭長發,衣著華麗長袍,面容清癯的男子。

看到父親創海天,秋水心中一緊,心想自己的行蹤看來還是在父親的面前暴露了。其實,秋水的原名叫創天珠的,是龍城城主創海天的女兒。而創海天是坤明宗的宗主。

「你是誰?」

鸞峰的腹丹還在旋轉膨脹,身上並不好受,雖然那創海天在那天晶石鐲子之中僅僅是殘留了一道意念。

但即便是一道意念所產生的精神攻擊也是非同一般的。

鸞峰的耳膜轟隆作響,響徹不止,原本就是身處於突破狀況的他,現下又冒出個創海天出來搗亂,實在是禍不單行啊。

「他是我的父親,這是他的一道意念」。

秋水向鸞峰點出,同時躬身下蹲,向其父創海天回聲道,「父親,我的性子你是知道的,喜歡遊山玩水,不喜歡受約束。所以,這段時間我出來遊歷的,所以你也不用擔心我的安慰。那天晶石的鐲子我已經贈送給了鸞峰」。

「哼,你還小,知道什麼,龍星上面危機重重,不說那南域,就說我們北域你又知道多少。你以為憑藉你的本事就可以橫行於北域嗎?

告訴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日,這裡僅僅是我的一道意念,雖我的本尊無法降臨此地,但是我告訴你,珠兒,人心難測。你要好自為之。

至於這小子,我暫且放他一馬。」

說著,創海天向鸞峰那邊瞟了一眼,厲聲道,「你小子身上的龍氣詭秘,所習練功法絕非一般,我也是很好奇。但是,我畢竟真身不在這裡,也治你不得。不過,我告訴你,你要是膽敢欺負珠兒,我的女兒,你就等著瞧吧!」

而鸞峰此時此刻哪裡聽得進去這些話,只見他的眼睛猩紅,之後,猛然間身形掠起,創海天的那意念虛影也是撲了過去,之後,在陳鳳玉和秋水驚異的目光之中,鸞峰將那塊天晶石鐲子抓在了手中。

「好小子,你給我記住。你要是膽敢欺負我的女兒,到時候,我派來的人降臨到這裡,哼,定然把你剝皮抽骨。」

說著,創海天的那道意念在鸞峰的裂石爪渾厚的龍氣震蕩下,破例而開。

那隻不過是創海天的一道意念罷了,即便是精神攻擊也不會厲害到哪裡去,多半是為了跟蹤自己女兒的行蹤所留。

這道意念極淡,不易被發現,但要是濃郁些,以秋水的感知力自然是能夠將其發現的。所以創海天在秋水也就是創天珠的那天晶石手鐲裡面僅僅只是留下了一道意念。

「父親。」

看到鸞峰爪破了自己父親的那道意念,秋水也是心急,剛想上前一步,卻是被陳鳳玉攔住了,陳鳳玉道,「秋水公子,你先不用著急,那隻不過是你父親的一道意念而已,而且極為淡薄,對你的父親不會有什麼損傷的,你放心。」

「這。」

秋水剛才是有些慌亂了,但是,等到鎮定下來之後,才將眼光匯聚到鸞峰的身上。

這時候的鸞峰雙膝緊盤,端坐於石潭之前。身體上面的龍氣開始慢慢地變得安分起來,周身的水汽也是開始退卻而去。

因剛才再次腹丹膨脹,漲破了上身衣服,所以現在的鸞峰是裸著上身的,並且那飽滿的腹肌上面還沾染著光潔的水珠。

鸞峰此時此刻整個人也是安靜了下來,靜坐於此,一動不動,從外面能夠看到的就是他的身體在一點一點的復原,原本身體上面鼓脹起來的經脈、經絡也開始縮回他先前的狀況,

肌肉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慢慢地復原。

但與先前不同的事,他的肌肉看上去更加的具有活力與張力,而且極其地勻稱。

「好像是好多了。」

陳鳳玉凝望著鸞峰的上身,臉上有些紅潤,心裏面也是一陣慌亂。她雖然是玉女閣閣主的首席弟子,但是,畢竟年歲還小,未經過人事,自然是還保有少女的羞澀。

所以在看到一個男子在自己面前露出身體的時候,她自然是礙於女孩子家的臉皮,看了一眼,就不再看下去了。

而秋水卻是眼睛都直了,吞著口水,在陳鳳玉詫異的眼神之中,喊出了聲音,「啊————」

「啊————」

那聲音不再是男聲,而是女子的那種尖利的嘶吼。 陳鳳玉也是沒想到秋水的反應會這麼大,之後,在秋水惶急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后,在秋水的耳邊想起了陳鳳玉那同樣尷尬的聲音。

陳鳳玉道,「我過去給他披一件衣服就好了,你不用著急。」

之後,陳鳳玉上前幾步,找到了鸞峰的外衣就給他披上了,在給鸞峰披外衣的時候,陳鳳玉卻是不小心碰到了鸞峰的肌膚,也是讓她臉上嬌紅一片。

說來,陳鳳玉還要年長於秋水二歲,對秋水倒也是關照。

「好,好,好」

秋水連連答道,臉面上的羞赧之色更加地濃郁了幾分。

而與此同時,盤坐在那裡的鸞峰,身體也是在慢慢地恢復如初。

剛開始膨脹而開的腹丹,現下也是變成了黃色。

這是進階的表現,說明現下鸞峰的實力要是不出意外的話,已是達到了御龍師龍王境界了。


隨著那黃色的腹丹不斷地流轉,一股股黃色的龍氣飛騰而後,在鸞峰的身體內外進行著改造。

原本先前因缺乏晶石而開始脹裂的肌肉和錯亂的經脈,也是變得比先前還要強韌。

而鸞峰那黃色的腹丹之中,卻是蘊含著兩個點。

這兩個點在腹丹初成前就存在的,是陰陽龍氣所凝,現在,變成了黃色的腹丹自然也是具備那陰陽龍氣的特點。這種腹丹叫作「陰陽腹丹」。陰面黑黃,陽麵灰白色,陰陽交融。

這要是鸞峰說出去,恐怕會在這北域上掀起一波恐懼。

以為那「陰陽龍丹」在北域之中是極其地有名的。

早在先前就曾有御龍師成功的凝聚出那陰陽腹丹,但是,卻是無法操控。

儘管那御龍師的修為在逐步地增強,但是,陰陽腹丹所產生的魔性,卻像不散的氤氳一般,時刻地纏繞著那位御龍師,最後,使其整個人都瘋掉了。

在北域,甚至於南域,那名叫冬南子的御龍師不知道殺死了多少御龍師,還有南域那些大宗派的魔獸。

但是,好歹這次鸞峰控制住了那陰陽腹丹的變化,再有一點就是,鸞峰所不知道的弊端,就是其身上的護龍石竟然在鸞峰突破的時候,自動從空氣之中汲取大量的龍氣,而在鸞峰需要的時候,一股腦的爆發出來。

儘管是在為鸞峰提供能量,卻也是威脅到了鸞峰安慰,就像剛才,要不是陳鳳玉和秋水那裡有晶石,恐怕現在的鸞峰早已是爆體而亡了。哪還能好好地存活於世呢?!

時間一過就是兩天,因為小小每天煮飯,逗她們開心的緣故,陳鳳玉和秋水也是很耐煩的陪同在鸞峰的身邊。

「鸞峰公子也不知道怎麼樣了,都兩天了。不能出什麼事情吧?!總感覺怪怪的,像我突破境界的時候可是沒有像他這麼費力啊。也不知道他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

陳鳳玉有些擔心鸞峰的安危了,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對鸞峰很感興趣。那種感覺,在以前,或者說,在別的男人身上是不曾有過的。


「沒什麼事的,你也不用著急。剛才我過去看了。估摸著快要恢復了。」秋水回答道。

此時的她也已是回歸了女子的扮相,原本貼著鬍子的下巴此刻光潔白凈,皮膚也很是白嫩。再加上那換上了一身白色紗綢的素衣,整個人越發顯得飄逸秀美。

秋水甜甜一笑,緩緩地說著道,「這兩天可多虧小小了,要不是它在,恐怕我都會悶死的,還好有它,既可愛,又能做好吃的。要是留在我身邊就好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