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嘛!

現在連它的衣服都給它沒收了。

這還玩個蛋啊!

龍蜥獸憤怒的仰天大吼,那聲音中帶著無盡的憋屈與不甘。

陰溝翻船也沒有它翻得這麼玄幻的吧!

就好比大象踩進了一個小水坑中,原本只想洗洗腳指甲,結果一踩進去,卻是直接掉進了一個無底深淵一般。

一陣陣的暴怒吼聲從龍蜥獸的嘴裡發出,似是在像誰控訴著自己所遇到的不公。

眼睛中的紅光頻頻閃過,那些擊打在遠處的紅光,瞬間就能將那些不會移動的植物整個擊穿,但是在撞在自己身上的這些植物枝條時,卻是直接被反彈了回來。

那紅光擊打在龍蜥獸身上那細嫩的皮|肉上時,瞬間就在那處留下一塊焦黑的烙痕。

龍蜥獸被自己的紅光擊打的慘叫一聲,頓時不敢再胡亂的發射紅光了。

沐靈夕在泥石流的風暴之後,看著龍蜥獸那搞笑的一幕之後,不由得笑出了聲。

指揮著那些植物的枝條,緊緊的將龍蜥獸的身體捆縛緊實,這才揮手,將原本擋在山澗之前的泥石流風暴,席捲向遠處龍蜥獸再也無法找回鱗片的位置上。

直到這時,原本還緊張的觀察著山澗外動靜的狂戰小隊隊員,這才看到了山澗外的景象。

當他們看到,之前還一副囂張不已神態的龍蜥獸,正被光溜溜的被吊在山澗前的半空之中,那隨風蕩漾的身姿簡直讓狂戰小隊的隊員們看呆了。 當他們看到,之前還一副囂張不已神態的龍蜥獸,正被光溜溜的被吊在山澗前的半空之中,那隨風蕩漾的身姿,簡直讓狂戰小隊的隊員們看呆了。

影琦和軒轅洛看到龍蜥獸被掛在半空中,迎風飄蕩的時候,嘴都快要合不上了。

只見龍蜥獸此時正被植物的枝條緊緊的捆縛著,四肢被拉向身後,前胸的位置處,被四根枝條硬生生的勒出了兩團肥肉。

原本遠遠看去,龍蜥獸全身上下只是一個桶狀的身體,現在卻是變的玲瓏有致,腰身纖細,后臀圓潤,就連那粗壯不已的尾巴,都被枝條牽引著,做出了一個無比撩人的姿勢。

一向以兇猛恐怖著稱的龍蜥獸,現在卻被活生生的玩成了一個任人宰割的妙齡少女。

若是忽略那一臉兇相的尖細頭顱,所有人都要以為,之前的那隻龍蜥獸並不是來追擊他們的,它真實的目的,其實是來勾引他們犯罪的。

在看到原本要被自己吞吃入腹的食物,正在以一種欣賞的眼光,看著自己的時候,龍蜥獸簡直想咬舌自盡。

特么的!

太丟獸了有木有!

龍蜥獸能被活到他這個份上,簡直是他們種族的恥辱啊!

你圈禁就圈禁吧!

現在還將它弄成這樣羞恥的姿勢,勞資是個公的!

公的!

給勞資胸前勒出那麼兩坨到底是幾個意思?

龍蜥獸徒勞的奮力掙扎著,但是那掙扎在所有狂戰小隊和隊末那兩隻笑的非常淫邪的兩人看來,卻是更加的符合情境了。

軒轅洛欣賞了半天,對於龍蜥獸身上的那種精細的捆綁方式,讚不絕口。

「條理清晰,疏而不漏,簡直是捆綁界的終極典範啊!」

影琦看的一臉震驚,在聽到軒轅洛的稱讚后,也是一臉認同的點頭。

「確實是巧奪天工啊!」

然而在他的話一出口之後,軒轅洛卻是一臉意味深長的看向他。

「呦!懂得不少啊!現在懂這麼多你又用不上,看著不著急啊!」

影琦正想嘲諷回去,但是在看到自己與軒轅洛的身高差之後,這才反映過來,自己現在還是五歲的樣子。

活了這麼大,第一次被自己的偽裝坑了一把,影琦直接氣哼哼的說道。

「你倒是能用上,但是你敢嗎?」

軒轅洛下意識的朝沐靈夕的方向看了一眼,一想到沐靈夕之前手中的那一把金針,軒轅洛頓時渾身打了個寒顫。

沐靈夕現在可不知道,後面那兩隻正嘰嘰歪歪的討論什麼少兒不宜的話題。

她現在正滿意的欣賞著自己剛才辛苦許久的傑作。

某島國的捆綁術果然是名不虛傳,不僅好看還實用。

看著那精細的捆綁技法,沐靈夕倒是要感謝那個當年忽悠自己一年多的學長大姐了。

那時候學校中有段時間並不太平,經常會有女生遭到色狼的侵犯,所以同宿舍的學姐一有時間就像她們教授那種可以制服色狼的捆綁術。

宿舍幾人在經過多次的練習之後,終於熟練的掌握了那捆綁的技巧。 葉天聞言,也是點了點頭,這一點對於葉天來說,自然是沒有絲毫疑義,葉天對於天池城的擔憂,始終都沒有放鬆過絲毫。

聽葉濤方才的話,葉天自然也能夠聽得出來,那兩個暴動的風墟人想來實力也不弱,即便是幾個人強者聯手抵抗,也只是勉強制服而已。

這一點,也是讓得葉天心中極為詫異,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暴動,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一番情形呢!

「好了,不管怎麼說,南境之危算是平復了,這也算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大家就不要愁眉苦臉了,我們舉杯慶祝一下吧!」

就在此時,大長老葉戰突然站了出來,他覺得現場的這個氣氛有些怪異,畢竟族長是凱旋而歸,不管怎麼說,也得先慶祝一番才是。

然而,就在葉戰剛剛舉杯的同時,葉天便是再度打斷道:「大長老,此事不可大意,南境的危機依然存在,天池城內的危險依然蠢蠢欲動,我們現在很被動,不可掉以輕心!」

聞言,葉戰也是再度收回了臉上的笑容,他怎能不知道這一點?但是,看著葉天此番神態,他也知道,今天的大家,是高興不起來了。

旋即,葉戰也是再度嘆息道:「族長啊,其實我們不必如此緊張,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即可。」

「那是自然,但我們依然要提前做好準備,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

葉天此時也是將目光落在了葉戰的臉龐之上,旋即也是極為認真的說道。

聞言,葉戰也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既然如此,那麼咱們便繼續商議,關於如此準備的事宜吧!」

葉戰再度將手中的一杯酒放在桌子之上,旋即也是再度坐了下來,臉上的笑容已經是全部消失不見,再度浮現一抹愁容。

而葉天看著大家一個個臉上的愁容,旋即也是說道:「我知道,我作為一族之長,讓大家跟著葉家一起擔驚受怕,是我的失職,但是,既然危險已經一步步的到來,我們除了齊心協力之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葉天此話落地,眾人當即便是一個個看向葉天,執事霍都更是站出來說道:「族長!這事怎麼能怪您呢?我們大家心裡都清楚,若不是族長您三番五次的力挽狂瀾,我們葉家,早就不存在了!」

「是啊!族長,您千萬不能這樣說!」

眾人也是一個個對著葉天極為認真的說道。

而葉天卻是擺了擺手,旋即說道:「大家也不必太過擔心,大長老方才的話不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葉家,也不是沒有經歷過大風大浪,既然風墟人如此明目張胆,那我們就給他點顏色瞧瞧!」

議事大堂之內,眾人再度商議著關於如何阻擋風墟人進犯的事情,時間轉眼間便是來到了黃昏。

議事大堂內的人一個個看了看外邊的天色,當即也終於是決定散去。

雖然商議了一下午,可依然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也無非就是增強安防,保護君王,以及將強者隱匿在一個可以隨時支援的地方。

葉天從議事大堂出來之後,也是伸了一個懶腰,而後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這段時間一來,葉天感覺自己的生活節奏極快,每一分每一秒都休息不下來,有很多事都在等待著葉天逐步解決。

此時此刻的葉天也依然是閑不下來,離開議事大堂之後,便是要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間,而後繼續開始進行修鍊。

然而就在葉天即將邁步離開的時候,林軒兒的聲音卻是在葉天的身後響起:「葉天哥哥!」

聞聲,葉天轉頭看去,看著林軒兒一臉的笑容,葉天也是整理了一下自己心中的煩悶,旋即微微一笑道:「軒兒妹妹。」

「我想問你……上次在林家的那個密道中,你有沒有新的收穫?」

林軒兒走到葉天的面前,遲疑了片刻,便是直接如此問道。

林軒兒自然也能看得出來,現在的葉天很忙,能夠抽出一點時間和她對話,已經是她的意外之喜了,所以她自然不能耽誤葉天太長時間。

果不其然,林軒兒的話音落下之後,葉天也是毫不遲疑的說道:「沒什麼新的發現,不過我倒是注意到,那密道之內似乎有一股細微的能量波動,雖然我沒有發現那是什麼,但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搞清楚的!」

「嗯!葉天哥哥,你知道的,我父親之所以會有那麼大的變化,或許就是和那密道有關,所以我真的很關心那密道之內到底有什麼,如果你搞清楚了,一定要告訴我!」

林軒兒此時也是緊皺眉頭,看起來一副很是認真的樣子,對著葉天如此說道。

葉天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會告訴你的。」

說完之後,葉天便是再度轉身,而後對著自己的房間行去。

總裁,玩夠沒 葉天方才的話的確不假,葉天一定會告訴她的,不過不是現在,現在一旦將這件事泄露出去,一定會給自己帶來很多麻煩,而且,林軒兒知道了這件事之後,對著林軒兒也沒有絲毫的好處,反而有可能讓她自此再度墮落下去。

所以,關於自己現在要不要告訴林軒兒這一點,葉天也思索了良久,而現在的這個答覆,也是葉天早就已經想好的答覆。

得到了葉天的答覆之後,林軒兒也終於是心滿意足的轉身離去,然而就在轉身的一瞬間,卻是看到了後方的葉允此時也是對著這邊看來。

當即,林軒兒臉上的那抹笑容便是更濃了幾分,看起來就好像是炫耀一般。

不過林軒兒的炫耀的確是起到了效果,讓得此時的葉允也是極為不悅的白了林軒兒一眼,而後只能是無奈的轉身離開。

此刻的葉天倒是沒有絲毫的耽誤,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便是沒有片刻遲疑,直接盤坐在床榻之上,便開始了修鍊。

關於陽維脈和沖脈,葉天也在涅槃尊者那裡了解到了不少,現在的目標便是在突破化天境之前,成功將陽維脈和沖脈全部打通! 那種簡單的繩套確實是非常實用的制敵手段。

饕餮之冒險王 宿舍的女生為了安全起見,從頭到尾學了個齊全,平時沒事的時候,還拿出去宣揚一番。

結果在一年之後,那學姐終於良心發現,告訴了她們實情。

那位學姐是學法醫的,所接觸的事物都比較黃暴,當時確實是出於好心,覺得那種簡單快速的捆綁技法非常好用,才告訴她們的,結果誰知道她們竟是拿出去當做防身術一般的宣揚。

後來實在是怕有人當面戳穿她們,讓她們太過難堪了,這才告訴了她們實情。

想到這裡,沐靈夕倒是好笑不已。

沒想到自己沒能將這捆綁術用在色狼的身上,現在倒是制服了一隻禽獸。

想來用途也算差不多了,她們學姐當年的良苦用心也算是沒有白費。

小隊的其他隊員雖然覺得那龍蜥獸被植物的紙條捆縛的有些奇怪,但是相信隊長的他們,覺得這肯定是某種神奇的制服陣法,只有這樣看似神秘複雜的捆縛,才能徹底的制服如此強大的龍蜥獸。

所有人在看到半空中那動都動不了一下的龍蜥獸,眼神崇拜的看向沐靈夕。

在他們的心中,此時的沐靈夕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

八階的龍蜥獸啊!

那是盛靈階的修者都要皺眉的強大靈獸啊!

現在遇到他們隊長,分分鐘就給你扒光了捆了。

別說攻擊他們了,就算是想要晃蕩兩下還得等到有風的時候。

那種驚喜的感覺,簡直比一夜暴富還要爽。

夜元鈺在看到之前還對著他們氣勢洶洶的龍蜥獸,直接被沐靈夕給捆了,原本還嚴陣以待的架勢,頓時放鬆了下來。

魔幻科技工業 「靈夕!你是怎麼做到的,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夜元鈺緩緩的轉過頭,看著身後的沐靈夕,那臉上的表情簡直震驚到無以復加。

引靈高級對八階靈獸,不僅毫髮無傷,最後竟是將八階靈獸給制服了。

這樣的事情無論是說給誰聽,估計都會被罵異想天開吧!

但是現在竟是真真實實的發生在他們的眼前,光是接受這一事實,他們都要花費很長的時間吧!

「也算是時機巧合,若是龍蜥獸當時不用鱗片攻擊我們,估計也沒這麼順利吧!」

沐靈夕也是覺得,那隻龍蜥獸簡直太配合了。

正愁著怎麼對付他呢,他就把衣服給脫了,沐靈夕若是不利用,簡直都對不起龍蜥獸那煞費苦心的自薦枕席。

夜元鈺現在哪還有心情聽什麼解釋,不管是不是時機巧合,總之沐靈夕是真的做到了。

想到這裡,夜元鈺平復了一下激動不已的心情,縷清思緒之後,這才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那現在怎麼處理這隻龍蜥獸!」

夜元鈺走到那被掛在風中正搖曳著的凶獸下,用空暝巨劍戳了戳那白皙的后臀,這才開口問道。

沐靈夕看了看那龍蜥獸,在看到那龍蜥獸不甘的眼神之後,心中一陣感觸。

這就是強者為尊的殘忍!

若是剛才她們沒有制服這隻龍蜥獸,那麼現在她們估計早就死於它的利爪之下了。 葉天的房間之內,床榻之上,此時的葉天再度閉上雙眼,雙手結出印記,體內的靈力能量飛速旋轉,在速影七至九篇的作用之下,運轉的速度也是極快。

片刻之後,葉天便是再度嘗試著打通陽維脈之中的另外一個穴位……

夜色再度降臨,天池城內再度陷入了一片死寂當中,然而,卻是有許多人,並沒有進入睡眠。

就比如,東方勛。

話說當初的東方勛受到了蒼皓的拒絕,最後心灰意冷的離開了葉氏家族,不再受葉氏家族的召集。

而現在的他也聽說了蒼皓被葉天擊殺的消息,最初的他完全不相信這一點,畢竟他也是見過葉天的,雖然葉天的實力也不低,但是畢竟是有限的,若說葉天擊殺了蒼皓,他是完全不會相信的。

可是,現在的天池城內已經再度傳出了一個消息,那邊是葉天從南境凱旋歸來!

如果說葉天擊殺了蒼皓是一件荒謬至極的事情的話,那麼葉天從南境凱旋歸來,那豈不是更加荒謬?

一切的巧合湊到了一起,那便不是巧合,所以,東方勛知道,這件事其中必有蹊蹺,他也決定,重新來到天池城,一探究竟。

夜色之下,東方勛以極快的速度對著天池城飛行而且。

沒過多長時間,東方勛便是來到了天池城內,而在天池城內,自然也是有人刻意接待東方勛。

「東方兄啊!許久不見吶!」

東方兄此時站在一個客棧的門口,客棧之內行出一個老者的身形,當即便是對著東方勛如此說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