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被誰逼着跳下去的?”林肖冷冷問着。

王公子已經被打的口鼻溢血,臉也腫的像豬頭。

“大哥!大哥!不關我的事啊!”

“不是我找的那個女孩……”

“我只是暗示了一下,是姚平聯繫的人!是他!”

王公子感覺腦袋都要被打碎了,疼的受不了了,指着姚平叫道。

“是你?”林肖轉過頭,盯着被踹倒在地的姚平說道。

被林肖用這種目光盯着,姚平頓時渾身打了個哆嗦。

他忽然覺林肖此時的氣質完全變了,變得宛若九幽魔王一樣嚇人!

“我……我只負責給錢,具體的人是林美美和王博找的!”姚平頓時被嚇的尖叫起來。

“那幫媒體的人總是你找過去的吧。”林肖冷笑着問道。

姚平傻眼了。

“做錯了事,非但沒有一絲懊悔,反而栽贓陷害,讓受害者成爲衆矢之的的惡人,你真是該死啊!”林肖冷笑着,隨手提起旁邊的不鏽鋼垃圾桶,宛若魔王般向姚平走去。

此時,二樓!

二胖呼哧喘氣的推開蘇紅葉的辦公室,滿頭大汗的說道:“蘇經理,不……不好了,隊長去了三樓會議室,他把姚經理和今天來籤合同的王公子給打了,都快打死了!你快去看看吧!”

蘇紅葉聞言頭皮一麻,頓時脫掉行動不便的高跟鞋,**着腳丫就向三樓跑去。


“林肖,你這個王八蛋,每天不讓我提心吊膽就渾身不舒服!”蘇紅葉咬牙,暗暗罵道:“就你這種性格,如果我真的跟你結了婚,還不得天天擔心死?” 彭!

彭!

彭!

林肖舉起手中的垃圾桶,宛若機械動作一般,硬生生的拍在姚平的腦袋上。

一下!

兩下!

三下!

姚平被打的滿臉是血,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

李總被此時宛若魔王般的林肖徹底嚇傻了。

爹地媽咪又跑了

再這麼打下去,可是要出人命的!

啪!

會議室大門再次被推開,蘇紅葉赤着腳跑了進來,看到林肖的動作之後,瞳孔猛然一縮。

她三步並作兩步,跑過去拼命摟住林肖的腰:“林肖,你瘋了!”

“放開我!”林肖轉過頭,咬牙說道。

“我不放!”蘇紅葉不知道爲什麼林肖會發這麼大的脾氣。

在蘇紅葉的記憶裏,林肖應該是那種很溫和的大男孩。

可現在,他像一隻索命的惡魔!

會議室裏,滿地鮮血。

王公子像一條狗一樣哆哆嗦嗦的蜷縮在牆角,姚平則被打暈在地。

“我再說一遍,放開我。”林肖強忍着心頭的怒氣,一字一頓的說道。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蘇紅葉急了:“我可是你的女朋友,而且是你的上司,你有什麼事,難道就不能跟我商量一下嗎?”

李總聞言一驚。

他看着林肖,再看看蘇紅葉,目光別提多古怪了。

林肖很憤怒。

他恨不得把姚平這種陰險小人活生生在這裏打死。

但蘇紅葉的出現,還是讓他的計劃無法執行下去。

“你放開我,我不動手了行嗎?”林肖無奈的嘆了口氣,輕聲說道。

“我不信。”蘇紅葉緊緊摟着林肖,執拗的說道。

噹啷!

林肖隨手扔掉手中的垃圾桶,說道:“這樣總行了吧?”

蘇紅葉這纔將信將疑的鬆開手,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肖深吸了一口氣,指着姚平說道:“這個王八蛋,爲了得到訂單,騙一個正在上大學的姑娘,讓她去陪這個那個王公子過夜,結果人家姑娘拼死不從,從三樓跳了下去。”

“這倆人怕自己吃官司,就聯合人誣陷那名姑娘是賣淫敲詐,還想讓自媒體把那個姑娘搞臭!”

蘇紅葉聞言愣住了,她深深的擰起眉頭看着姚平。

如果林肖說的是真的,那姚平的確該打。


打成這樣,都算是輕的!

“那名姑娘,跟你是什麼關係?”蘇紅葉遲疑了一下,突然鬼使神差問道。

林肖聞言挑了挑眉毛。

現在是什麼時候,蘇紅葉居然問出這個問題!

“朋友……”林肖遲疑了一下說道:“她是個很可憐的女孩。”

林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向蘇紅葉解釋這些。

難道自己真的開始把蘇紅葉當成自己的正牌女友了?

“但無論如何,打人總是不對的。”蘇紅葉緩緩開口說道:“報警處理吧。”

“不能報警。”李總忽然站了出來,冷着臉開口說道。

“爲什麼?”蘇紅葉忍不住問道。

姚平和王公子這種骯髒的交易不僅觸犯到的做人的底線,而且還觸及到了法律,他們最好的結果就是被關進監獄!

李總咬了咬牙說道:“王公子是我們公司的大客戶,如果他被抓進去,我們沒了這個訂單,就真的支撐不下去了。”

蘇紅葉瞪着大眼睛, 俏臉上滿是震驚:“難道就爲了這個,我們就讓犯罪者逍遙法外?”

李總沉默了片刻,緩緩說道:“公司總是要生存的,如果你們堅持報警……那我只好選擇,把你和林肖一起開除。”

“哈哈……哈哈哈哈!”李總話音剛落,剛纔還被揍的不敢吭聲的王公子忽然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他目光怨毒的看着林肖,說道:“現在知道老子的厲害了吧,連你們領導都不敢得罪我,你算什麼東西?”

“李總,現在要讓我籤合同也可以,但我要他跪下來給我磕三十個響頭,否則,訂單免談!”王公子指着林肖,語氣宛若剛死了孩子的寡婦一般怨恨。


“你做夢!”蘇紅葉忽然咬牙喊了一聲:“我們就算丟了工作,也不會讓你這種王八蛋活的順心的。”

林肖古怪的看着蘇紅葉。

她剛纔還明明是來阻止林肖的。

可現在卻飛快的和林肖站在了同一陣營。

這個女人,真的和自己的性格搭配。

是那種只要自己說放火,她就馬上澆汽油的主!

林肖這樣想着,嘴角不自覺浮現出一絲笑意。


“小蘇,就當我求求你好不好?”李總忽然轉過頭,目光悲苦的看着蘇紅葉說道:“潤豐公司是我一生的心血,我真的不能看着它倒閉,你就看在當初你剛工作的時候,我也幫過你那麼多次,你這次能不能……也幫幫我?”

蘇紅葉愣住了。

她的性格很烈。

她可以完全抵禦別人的恐嚇威脅,但唯獨受不了別人打感情牌。

在蘇紅葉當初入職的時候,李總確實幫過蘇紅葉很多。

現在看着一把年紀的李總滿臉哀求的樣子,蘇紅葉真的難以狠下心來拒絕。

“林肖……”蘇紅葉咬了咬牙。

wWW tt kan c ○

“哈哈哈哈……”王公子冷笑連連,此時趾高氣昂的做到老闆椅上,看着林肖和蘇紅葉:“跪下!跪下,我就原諒你們,給你們公司一條活路!”


“林肖,小蘇,我這輩子沒求過人,但我今天求求你們。”李總雙手合十,衝着林肖說道:“王公子真的不能進監獄!”

“傻逼!你真以爲自己有點力氣,就能天下無敵?老子用錢就能砸死你,你一個小職員,拿什麼跟我鬥!啊!”王公子瘋狂的咆哮着。

“那份訂單,拿過來給我看看。”林肖遲疑了一下,然後看着桌上的那份合同,平靜的說道。

李總愣了楞,然後將合同遞了過去。

林肖上下掃了一眼,然後平靜的說道:“這份訂單,除了他,我照樣能找人跟我們公司籤!”

李總聞言瞪着眼說道:“你說什麼? 一槍爆頭 ?”

網紅的王者紅包群 :“你真是吹牛逼不打草稿,你真以爲自己是個什麼大人物?”

“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你等着就行。”林肖拿着那份合同,徑直走出會議室。

在樓道的角落裏,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喂,李祕書,來一趟潤豐公司,對,有一個訂單我要你親自代替我簽字!”林肖面無表情的說道。

在他手中的那份合同中,由潤豐公司供貨的客戶方一欄,赫然填寫着“盛世地產公司”!

那是林肖之前買下的公司!

這個傻逼王公子,是林肖麾下,某位高管的兒子! 其實林肖也很意外,當他看到那個私家偵探給自己發過來的信息之後,他足足愣了十幾秒。

這個被姚平舔了這麼長時間的“大人物”,其本人的身份竟然只是盛世地產採購部副總的兒子。

林肖之前在盛世地產公司幹了六個月,但接觸過的最高領導也不過是自己的主管周愛麗,所以也根本不認識盛世地產的高層。

這個王公子的老爸在盛世地產幹了很多年,後來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把自己兒子也調到採購部當了主管,而讓姚平一直跟了這麼久的訂單,其金額也不過區區八百萬而已!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