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們咯咯嬌笑,花枝亂顫,而男生們被擠到了外圍,一臉幽怨。

撤去了能量罩,學生們抽籤去了,冷瑩瑩冷眼盯著楚南,輕哼道:「禽獸。」

「上次若不是禽獸不如了,你還能說這話?」楚南瞥嘴道。

「色狼。」冷瑩瑩俏臉微紅,罵了一句。

楚南沒有理會冷瑩瑩,目光卻是望向了圍觀者蜂湧而去的2號擂台,那裡,聖安娜學院對聖雲沙學院的比斗已經開始,第一場,聖安娜這邊上場的就是寧甯,那一頭飄揚的血,牽引著楚南的目光。

冷瑩瑩也望了過去,看了看寧甯的身影,又看了看楚南那種溫柔的目光,心中頓時一酸。

「你不是為人師表嗎?寧甯雖然是聖安娜的學生,但那也是學生。」冷瑩瑩道。

「如果對象是她,我不介意來段難忘的師生戀。」 boss大人別太壞 楚南淡淡笑道。

這話聽著像在開玩笑,但冷瑩瑩不知為何,卻聽到了其中的認真,她的心突然就有些慌亂。

寧甯只出了三招,對手就口噴鮮血飛下了台。

下台之時,她的目光飄了一下,與楚南的目光對上了,她一下就理解了他目光中的含義,他在誇她呢。

「你們認識?」冷瑩瑩問。

「嗯,前天認識的。」楚南收回目光,說道。

「前天認識的,你們就勾搭上了,真夠厲害的啊。」冷瑩瑩道,話裡帶刺。

「一般一般。」楚南彷彿沒有聽出來,嘿嘿笑道。

就在這時,學生們抽籤回來了。

「我第一個,對上的是那天敗在陶芸芸手裡的肥婆。」余大成笑著道,這個肥婆,即使沒有楚老師給的秘密武器,他也有把握擊敗。

「很好,你們兩個正相配……當然,不管對手是誰,如果輸了的話,你們別說是我楚南的學生,丟不起這人。」楚南道。

「楚老師,我的意思是如果秘密武器剩了的話,不用上交吧。」余大成抖著臉上的肥肉,諂媚的笑問。

「我還沒這麼小氣,給出去的東西不會收回來的,你們放心用,大膽的用,但是萬一輸了卻沒有用完,那就直接用你們自己身上吧。」楚南瞪著眼睛道。

「是,楚老師,保證不讓你失望。」余大成挺著足有b罩杯的胸大聲道。

此時,第五座擂台升了起來,裁判就位。

只是,除了聖菲諾學院與聖飛龍學院的師生外,只有稀稀朗朗的一些人在漫不經心的圍觀著,他們都是一些壓冷門的賭徒。

其實在抽籤結束后,第一場比斗都會開出盤子來。

「第一場,聖菲諾學院余大成對聖飛龍學院束玲玲。」

余大成跳上了擂台,與束玲玲分立兩頭。

兩人都是巨無霸的體形,站在擂台上頗引人注目。

擂台上禁制籠罩,裁判做出了開始的手勢。

瞬間,那束玲玲就消失在原地,而與此同時,一道光芒直刺余大成的喉嚨。

這一下,當真是迅雷不及掩耳,幾乎是在裁判宣布開始的瞬間攻擊就到了,而且,這道攻擊帶著恐怖的穿透性,就算是一般的防護神器都無法抵禦其攻擊,況且,事突然,即使有高等級防護神器怕都來不及開啟。

聖飛龍學院那邊的師生都張嘴準備歡呼了,這一招確實是沒有想到啊,實力在他們之中算是較差的束玲玲,竟然一出場就來了這麼一下,看樣子是直接把壓箱底的寶貝用了,但效果真是不錯。

而圍觀者也都相信,第一場要結束了,一個個都在心底大罵。

因為聖菲諾雖然差勁,但第一場的余大成實力比聖飛龍的束玲玲要強一些,所以他們大都買了余大成贏,哪曉得才第一招,余大成就要落敗了。

但是就在束玲玲擊的攻擊要穿透余大成的喉嚨時,余大成身上突然綻放出一道光芒,將那攻擊在距離他咽喉只有寸許時頂了開來。

余大成驚出一身冷汗,若不是在上台時楚南吩咐每一個人一上台就用防禦陣法加持,他今天就要折在這裡了。

還好楚老師高瞻遠矚,你妹的,差點讓老子丟人了。

余大成直接丟出一顆靈玄火爆,「轟」的一聲將束玲玲掀得飛了起來,他肉球般的身子電一般衝起,就是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

余大成的神力十分厚重,就與他的體魄一樣,一次攻擊的能量峰值比起同境界同神基的修士要高出百分之三十,可想而知在他的攻擊下,對手是難以承受的。

一腳踹中了束玲玲的胸口,束玲玲重重的摔在了擂台上,身上的防禦還搖搖晃晃的支撐著,沒想到,在她的身上竟然攻防兩端都有好東西。

余大成吐出一口氣,媽蛋,老子不費這力氣了。

於是,在束玲玲有些得意的目光中,他手指一彈,三顆靈玄火爆呈品字形將她包圍。

「轟」

擂台上的禁制出現了裂紋,而煙塵散去,就見得束玲玲渾身焦黑的躺在擂台上,皮開肉綻,還一個勁的在抽搐。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這恐怖的爆炸力令得其餘擂台的圍觀者紛紛扭頭看來。

「第一場,聖菲諾學院余大成勝。」裁判咽了一口口水,宣佈道。

余大成很享受被眾人目光盯著的滋味,他騷包的揮手,繞著擂台轉了一圈,這才心滿意足的下來。

聖菲諾學院這邊歡呼著,那些買了余大成勝利的圍觀者也歡呼著,只有聖飛龍學院這邊,所有人的臉色都極其難看,在束玲玲第一次攻擊時,原本以為很快就要迎來一個開門紅,結果竟是如此殘酷。

「都哭喪著臉幹嘛?不就是輸了一場嗎? 大宋好官人 余大成在聖菲諾這十三名學生也是頂尖的,加上他也是靠著這威力巨大的神寶才贏的,這種一次性的攻擊神寶,他又能有多少?再說他有,其他人可沒有,下一場是安迪,而對方是林小可,我們贏定了的,還有,你們要記住,他們只有十三個人,相當於我們已經贏了五場了。」林昆大聲喝道。

「林老師說的沒錯,這一場你們看我找回場子,我要那林小可在痛苦中哀號死去。」安迪站了出來,她算得上一個美女,實力在虛神境九重,在聖飛龍學院的十八名參賽學生一向排在第三位。

今天李雨簫又被催婚了嗎 「安迪,替玲玲報仇。」嚴小翠咬著牙齒道。

楚南卻是一臉輕鬆的對林小可道:「小可,這安迪實力境界比你強得多,但這種傻瓜式的打法不用我再提醒你了吧,先做好防禦,其實就是攻擊,一顆靈玄火爆珠不行就兩顆,兩顆不行就三顆,三顆不行就上十顆,只要注意老師我教你的躲避方位,避免傷了自己就行。」

「是的,楚老師,我剛才投了十萬神雲晶在我自己身上,一賠三呢,楚老師你不去投點嗎?」林小可哈哈笑道。

「唔,我剛投了一千萬,你們要投的儘快,這一場過後,賠率就要下來了,到時就沒錢賺了。」楚南笑道。 ?天音閣,小武正漫不經心的掃視著投註記錄,他跟蹤的是聖菲諾學院對聖飛龍學院的擂台賽。八??一?中?網???.?81z?.om

小武有些心灰意冷,就因為得罪了那個馬屁精,瞧瞧之前那些資歷比自己淺的,都跟蹤聖坎普,聖安娜,聖達拉這樣的奪冠熱門,而他卻被丟來跟蹤聖菲諾學院,這是投注率最低的一組,根本沒有任何爆點。

他在想,做完這工作,乾脆就辭職算了。

突然間,小武目光一定,流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一千萬神雲晶投在聖菲諾第二場林小可對安迪這場擂台賽上贏。」小武咕咚咽了一口口水,他不是眼花了吧,還是那傢伙操作錯誤投錯了人?

雖然壓林小可的賠率是一賠三,但是之前根本沒有人壓她贏,而安迪因為實力強大,沒有什麼懸念的關係,賠率僅僅是一賠一,根本賺到不到錢,所以這場基本上沒人下,就算有人想要爆冷門壓林小可,也頂多三五塊神雲晶。

小武正呆愣著,想著是不是要去確認一下時,突然間一注接著一注的記錄出現,全都是壓在林小可身上的。

一看投注額,小武驚得跳了起來。

五百萬神雲晶,三百萬神雲晶,一千二百萬神雲晶,五十八萬神雲晶……

最低的一注是十萬神雲晶,最高一注達三千萬神雲晶。

並且,還不斷的有大額投注出現。

小武赫然起身,跌跌撞撞的找總管去了。

「小武,你這麼冒失闖進來幹嘛?快滾出去。」一個帶著些娘娘腔的青年攔住了小武。

「馬群,我有事找總管。」小武急道。

「你能有什麼屁事,總管正在會見貴客,打擾到了你擔待的起嗎?你們,把他轟出去。」這娘娘腔指使著總管門外的護衛道。

小武被架了出去,吼道:「馬屁精,你會後悔的。」

……

擂台上禁制啟動,林小可在瞬間就啟動了兩塊防禦陣牌,給自己罩上了兩層防護。

但是,那安迪並沒有像之前那胖妹一般突如其來的進攻,而是站在原地,嘲諷道:「不好意思,浪費你兩個防禦了。」

林小可帥氣的甩了甩一頭短,道:「相對於浪費一條命來說,兩個防禦算什麼。」

兩女你一言我一句,彷彿在擂台上拉家常,沒有動手的跡象。

底下,聖飛龍學院這邊,嚴小翠目光疑慮道:「安迪在耗費對方的防禦時間,但這防禦好像不是防禦神器激出來的。」

林昆看了半晌,突然神色一動,道:「那的確不是防禦神器,而是陣牌,激出來的是陣法防禦,看來之前那余大成也是如此,他們背後有陣法大師支持。」

「陣法?若有陣法大師支持,那陣法比斗豈不是也會出意外?」嚴小翠道。

「或許。」林昆皺眉道。

「那必須將聖菲諾這些人全部殺死在擂台上,這樣,沒有了人,他們拿什麼去參賽?」嚴小翠咬牙切齒道。

林昆的心裡卻是湧起了不好的感覺,聖菲諾學院已經一次又一次出人意料,那麼證明事態已經出了他們的控制。

而就在這時,林小可身上的防禦陣法閃爍了一下,一下子變得極淡。

安迪眸中光芒一閃,就是這個時機,她手一揮,一團光芒驟然打出,在半空化為一隻三角六足的獸體,咆哮著籠罩住了林小可。

林小可驚呼一聲,轉身就要逃,竟然犯了對敵大忌,將背後空門露了出來。

瞬間,那獸體狠狠的撞向了林小可,而在同時,為了怕有萬一,安迪也是電一般射來,手中一柄長劍流星一般刺去。

一切都結束了,圍觀者都如是想,聖菲諾學院這個帥氣的女孩不僅敗了,恐怕性命也要丟了。

嚴小翠露出殘忍的笑容,她的目光掃向了聖菲諾學院,但表情隨即僵住,因為無論從兩位老師楚南與冷瑩瑩還是那些學生來看,竟然沒有一個流露出如喪考妣的神態,反而嘻嘻哈哈指著擂台上笑著。

不對勁!

正當嚴小翠心驚肉跳的時候,擂台上傳來讓她膽肝俱裂的爆炸聲,又是這種爆炸聲,該死的!

爆炸並沒有結束,足足響了五次,那剛換的禁制再度蛛網密布。

這一次,這五號擂台圍上來了千餘人,張大眼睛朝煙塵彌散的擂台上觀望著。

待得煙塵被禁制壓下,所有人都張大嘴巴。

擂台上,林小可小小的臉上有些蒼白,額頭有血跡流下,衣裳也有多處破碎,而那安迪……卻是整個人都碎了……

是的,碎了,到處是焦黑的肉塊,唯一完整的,恐怕就是那顆漆黑的腦袋,上面一雙眼睛流著血水,永不瞑目的樣子。

場面一度寂靜到只聽得急促的呼吸聲,很多人都以為自己在做夢。

慘!太慘了!

在其它四個擂台上,雖然也死了好幾個,但哪有像這樣被炸得死無全屍啊。

驟然間,聖飛龍學院有一個男學員一聲凄厲的大叫,電一般飛到擂台上,竟然朝著呆的林小可的額頭拍去。

「滾下去。」冷瑩瑩鬼魅般上前,一揮手,直接將這男學員掃下了擂台,然後將獃獃愣愣的林小可帶下了擂台。

而這時,所有人才如夢初醒,喧囂聲震天。

如果余大成勝了束玲玲,只是引起了些微的注意的話,那麼現在,全場的人都關注到了聖菲諾學院,五號擂台一開始圍了千餘人,現在都圍了上萬人了,反倒是其餘4個擂台都幾乎空了。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威力如此巨大,這安迪天神境九層,竟然死無全屍,太可怕了。」

「看來本次院比最大的黑馬出現了,聖菲諾學院啊,一個只有十三個學生的學院,已經勢不可擋了。」

「卧槽,記得之前我看到林小可對安迪這一場是一賠三,真恨啊,怎麼沒有投注啊,我得看看下一場。」

「看個屁,賠率肯定要調整了,聖菲諾學院有這種秘密武器,當真是遇神殺神,遇鬼殺鬼啊,你沒看到聖飛龍學院剩下的學生嚇得都打擺子了嗎?」

此時聖飛龍學院,的確如周圍人所講,剩下的學生都面無人色,看看安迪啊,那就是下場。

之前以為對付聖菲諾學院還不是殺雞屠狗一般,還怕對方一上台就投降,對於投降要對方接受才有的規矩歡呼不已。

但是,這個規矩卻成了一個勒在脖子上的繩套,對方一用力,只有乖乖受死一條路。

擂台就是死亡之所,若是沒有擂台限制,有廣闊的空間揮,對方這種恐怖的秘密武器也沒有什麼大效果,用游擊術磨也磨死他們,但在這擂台上,對方有強防禦陣法,又無處可躲,豈不是只有死路一條?

「林老師,嚴老師,你們快想想辦法啊,我們退賽行不行啊,我不想死。」一個學員顫聲道。

「不能退賽,否則將要綁起來喂聖堂養的凶獸。」林昆澀聲道。

爆寵小萌妻:君少求婚99次 「那……那怎麼辦?」一雙雙驚恐的眼睛望著林昆與嚴小翠。

之前口出惡言,蹦達得最歡的嚴小翠縮在了林昆的身後,一個字都不敢說了。

「嚴老師,與聖菲諾的仇恨因你而起,你去跟他們溝通一下。」林昆轉過身,沉聲對嚴小翠道,這個老女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都說了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這女人非得做絕了。

「林老師,我……這個……」嚴小翠結結巴巴,她過去,也只會得到羞辱罷了。

「你若不去,令得我們學院全軍覆沒,我固然要受到懲罰,但在這之前,我會先剝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林昆雙目煞氣滾滾,厲聲道。

嚴小翠一窒,她能在聖飛龍橫行霸道,飛揚跋扈,是因為有一個副院長的叔叔。

平時林昆礙於情面要讓她三分,但是當他自身難保之時,還講個屁的情面,所以他說的絕不是威脅她。

就在嚴小翠瑟瑟抖,準備去恥辱的求饒時,天音閣內,總管肖青山正面色鐵青的大雷霆。

「小武,你滾過來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在出現了第一個投在林小可身上的大注時,為什麼你沒有過來稟告,若這樣都算了,你來算一個這裡面過百萬的大注有多少個?加起來上億的神雲晶,按照一賠三,我們要賠整整三億多。」肖青山青筋暴露,七竅生煙,怒火將身邊的辦公桌都炸成了齏粉。

「總管,我有前來彙報,但是馬群說你正會見貴賓,命護衛把我轟了出去,甚至他直接把我綁在了椅子上,要不然屬下爬也要爬過來的。」小武聲淚俱下。

馬群!!

肖青山目光冷芒四射,盯著嚇得腿得軟了馬群,厲聲道:「小武說得是不是真的?」

「是……可是,我以為……」馬群顫聲回答。

「沒有可是了,來人,把他綁到刑房,千刀萬剮。」肖青山喝道。

頓時,有護衛過來拖著馬群就走。

「肖總管,饒命,念在我在床塌百般服侍……啊……」馬群話末說完,直接被肖青山凌空一巴掌拍碎了一口牙,連舌頭都碎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