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來就喜歡瞎想,雖然楚雨晴算是那種很安靜的女人,但是不代表她不會胡思亂想。

看着王浩在程筱筱的腿上揉捏,楚雨晴心裏面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楚雨晴使勁想讓自己安靜下來處理文件。

可就是靜不下心來,明明王浩和程筱筱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就是讓楚雨晴靜不下來。

楚雨晴伸手揉着眉心。

十分鐘後。

手機鬧鈴響了。

王浩停手,“付錢!”

程筱筱意猶未盡的睜眼。

“你大爺的!你就不能一次性給我捏夠嗎?

對了,今天捏了之後明天腿還會麻嗎?還會不會存在走路一瘸一拐的現象。”

“這個啊,可以今天一步到位。”

“那就一步到位,一瘸一拐走路太難受了。”

“得加錢。”

程筱筱忽的坐了起來,實在是沒忍住抓着王浩的肩膀一陣晃動。

“你大爺的!加錢就加錢!給我按!按到我滿意爲止!”

程筱筱躺了下來,今兒也不怕花錢了,豁出去就想讓王浩給她按摩。

“那我可提前說好了,要想一步到位,一分鐘一百。”


程筱筱不說話,只是比了個OK的手勢。

王浩伸手揉捏,程筱筱舒服的嚶嚀了一聲。

忽的。

程筱筱坐了起來,俏臉兒微紅。

回頭看了眼楚雨晴,發現楚雨晴果然在看着這邊。

“土包子,我們去外面,別打擾雨晴工作。”

王浩站起來就往外走。


程筱筱喊了一聲,“扶我一把啊,我腿麻。”

王浩剛要伸手的時候,程筱筱道。

“今兒不會也是扶一下五十吧?”

王浩咧嘴笑道,“瞧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你也是老顧客了,高低給你免費扶一把。”

二人出了門。

空留楚雨晴一個人在辦公室裏面發呆。

過了不知多久,楚雨晴回過神來,拿起旁邊的手機,通過反射烙印手機裏面摁自己,

楚雨晴摸了摸自己的叫。

自言自語。

“爲什麼會羨慕?”

楚雨晴陷入了無盡的沉默之中,手中的筆不由自主的在文件上塗畫。

一個多小時後。

程筱筱伸了個懶腰。

“舒服!”

活動了一下兩條腿。

“真舒服!”程筱筱再度道。

“我說土包子,要不我投資,給你建一個按摩館,掙的錢咱倆五五分怎麼樣?就你這個手藝,到時候肯定能掙大錢!”

王浩拿出手機,把收款碼遞給了程筱筱。

“六千。”

程筱筱這一次沒有叨叨,爽快的付了錢。

“土包子,我剛纔的提議怎麼樣?”

“不怎麼樣,那種小錢我看不上!”

“你大爺的!那我的錢你就這麼看得上?”

“我這不閒的沒事兒幹嘛,掙點外快!”

王浩心滿意足的收了手機,這段時間,程筱筱可是給王浩掏了不少錢了。

程筱筱輕輕踢了一腳王浩。

“喂!土包子!以後我要是再想找你按摩,可以嗎?”

王浩伸了個懶腰,“看市場行情,最主要是看我心情。”

程筱筱翻了個白眼,兩個人一前一後重新回了楚雨晴的辦公室。

發呆的楚雨晴被開門聲吵醒,回過神來。

低頭看了眼文件,神色有些慌亂。

連忙合上文件夾。

“好了?”楚雨晴問道。

程筱筱點點頭,揹着手走向楚雨晴,“雨晴,我給你說,別看這個土包子啥也不是,按摩可舒服了,要不趁現在,你也試試這土包子的手法?你一天到晚都坐着,按按摩,給自己放鬆放鬆。”

楚雨晴連忙搖頭,“不用!不用!”

程筱筱笑嘻嘻道,“沒事兒,你就別把他當成一個男的,把他當成一個女的就行了。”

楚雨晴還是搖頭,“不用!”

但是說話的時候,目光還是忍不住偷偷看了眼王浩。

王浩坐在沙發上玩手機。就像是沒聽到這邊的對話。

楚雨晴眼中閃過一絲落寞。

鐺鐺鐺!

敲門聲傳來。

你非我良人,怎知我情深 進!”

楚雨晴開口過後,從外面進來了一道身影。

楚雨晴的新祕書走了進來。

“楚總,外面有人想要見您。”

“有預約嗎?”

“沒有。”

“那就不見。”楚雨晴一口回絕。

祕書頓了頓,“楚總,他說他叫安然,只要說了他的名字之後,您就肯定會讓他上來的。”

“安然?”程筱筱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

“臥槽!該不會是那個海外留學回來的大帥哥安然吧?他以前追求你來着,現在這是還想要追求你啊。” 楚雨晴聞言後,愣了很長一段時間。

“筱筱,你不要亂說。”

超級修真强少 ,“怎麼了,還害羞了?本來就有的事情嘛。

快快快,把安然大帥哥請上來。”

程筱筱催促祕書道。

祕書看向了楚雨晴,想要尋求楚雨晴的意見,楚雨晴猶豫的功夫,偷偷看了一眼王浩。

就連楚雨晴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爲什麼會去偷看王浩。

“請上來吧,畢竟人家大老遠的跑來。專門是來見你的,你可別這麼無情無義啊。”


程筱筱笑嘻嘻道。

楚雨晴頓了頓,“可以,請他上來吧。”

楚雨晴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正說話的功夫,門開了,從門外面進來了一個男的。

西裝革履,風度翩翩,一看就像是一個貴族公子,氣宇軒昂,那個模樣兒能夠迷倒萬千少女。

而且看他的一身打扮,不說其他的,光是手腕上的綠鬼就價值好幾百萬。

大家公子四個字就像是寫在他的臉上一樣。

“嘖嘖嘖!安然大帥哥!”程筱筱笑嘻嘻的打招呼。

“筱筱?你也在這裏啊?”

“雨晴是我閨蜜,我怎麼不能在這裏?”

名叫安然的大帥哥走了進來,張開雙臂,想要擁抱。

程筱筱大大方方的來了個熊抱,鬆開手,安然張開雙臂看着楚雨晴。

沒想到楚雨晴只是伸出手握手。

安然輕輕一笑,也是伸手握手。很紳士,簡簡單單的握了手之後就鬆開了,並沒有揩油的意思。

“安然大帥哥剛回來就來找我家雨晴啊?”

安然輕笑,“剛從國外回來,正好路過這裏,就想進來看看。”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