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殿身內透出道道紅光,如同利刃,這是秦陸羽箭製造的混亂。等到混亂平息的時候,幾道強大的氣息暴起,六名甲士衝出大殿。

這些甲士身穿紅色盔甲,雙手各拿一柄六尺鋸齒長刀,刀尖上閃耀着藍色的雷電火焰。更令人恐怖的是這些甲士形若鬼魅的身法,行動之間留下一道道虛影,令人虛實莫辨。

“修羅影衛!”蒙娜一口道出這些甲士的來歷,他們就是修羅聖殿最終的守護者。

擊敗這些人就能贏得一切,殺!

秦陸長刀蕩起驚天刀浪,腦海中回想起破魂刀刀靈施展過的九式霸刀。

刀罡奔涌,猶如飛龍驚天,夭矯的刀勢破開修羅影衛的防禦,將一名修羅影衛震得倒退兩步。

六名修羅影衛只是一愣,隨即變幻身形,秦陸識得厲害,突然仰天咆哮,使出天狼衝撞,將空間硬生生的破開。

蒙娜的鬼臉盾牌魔氣滾滾,八臂魔神凌空飛舞,滾滾魔氣橫衝直撞。

魔神揮舞八種兵器,抵住南面三名修羅影衛,秦陸接連使出虛空斬和碎夢斬,強橫的刀罡震破空間,空靈飄渺的如同夢幻。

修羅影衛“唰唰”倒飛,他們手中的長刀電芒大熾,六柄長刀齊齊舉向空中。

“轟!”空中突然一道恐怖的雷電劍光,這是雷霆凝聚的無上劍道,磅礴浩瀚的氣息令人難以抵禦。

秦陸和蒙娜猝不及防,兩人被打得踉蹌後退。

六名修羅影衛的身影彼此又接近了一些,他們好像在佈設一個戰陣,秦陸和蒙娜都是識貨的人,拼死殺進戰圈,竭力將對方的陣圖打亂。

蒙娜從腰間解下一物,拋向空中。

血色雲團翻滾,一頭血眼狻猊橫空出世。

血目赤紅,神光如同利刃暴斬,將電網切割開來。

秦陸趁機逼近,轟然一刀劈落,刀光如同奔雷閃耀。

奔雷斬,一刀劈落,十二道雷電光球轟然爆炸,空間蕩起一圈恐怖的雷火。

終於,一名修羅影衛被迫出戰陣。 秦陸怒喝一聲,天狼音煞宛如利劍攢射,同時施展出輪迴指法,龐大的刀輪滾滾向前。

“轟!”的巨響,這名修羅影衛被轟擊的形神俱滅。

秦陸一擊得手,不過側後方也留下了巨大的空擋。

頭頂電弧閃耀,兩名修羅影衛的長刀已經劈了過來。

秦陸左臂暴漲,轟然擊出數百拳。

每一拳都伴隨着天魔的咆哮,具有毀天滅地的強橫意志,帶着歇斯底里的瘋狂。


瘋魔拳法,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修羅影衛的雷電長刀被打得脫手,秦陸身影電閃,如同白駒過隙,白色的刀芒帶着冰封萬里的寒意從兩名修羅影衛身體中央穿過。

兩名修羅影衛的身影迅速被封凍起來,身體變得黯淡無光,直到徹底的消散。

秦陸接連得手,蒙娜也不甘示弱,火焰狻猊接連滅殺兩名修羅影衛,剩下一人轉身逃竄。

兩人見狀,急忙追了上去。

修羅影衛進入大殿,倏爾一下鑽入了大殿的屏風中。

碧綠色的屏風,純淨的如同高原的神湖,一道黑色的影子不斷的扭曲壯大。

“修羅影衛?”蒙娜看出端倪:“原來修羅影衛是一縷神念,能夠在這屏風中復活。”

說話間黑色的身影變做兩道,還在不斷的分裂。

一定不能讓修羅影衛復活,秦陸正準備出掌,蒙娜卻攔住他:“我有妙計!”

一張血紅色的符篆如同靈蛇在空中舞動,蒙娜抖手將靈符拋入屏風中,血紅色的符篆進入屏風,猛然間紅光大漲,將黑色的陰影的困在中央。


黑影不斷的掙扎搖擺,最終被紅色的光芒吞噬。

蒙娜默唸着不知名的咒語,紅色的光芒連同那塊靈符一道縮小,最後被蒙娜收進了空間戒指。

這屏風能夠複製修羅影衛這等強大的神念,看來是一件異寶,秦陸笑道;“蒙娜郡主,好像你我有約在先吧?”

蒙娜嬌笑一聲道:“秦將軍,斬殺修羅影衛的分身耗費我大量心神,我總不能做賠本買賣。秦將軍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想必不會和小女子一般見識。”

蒙娜自居小女子,秦陸也不好再斤斤計較。

蒙娜環顧大殿,正中央是雷霆修羅的塑像,和空中現身的白衣男子並無不同。塑像上方,是高聳的穹頂,穹頂之上則是遙不可測的蒼穹。

蒙娜剛纔不打招呼就收走一件異寶,秦陸心中也有氣,他靜靜的站在一邊,眼觀鼻鼻觀心如同老僧入定。

取寶這件事情,蒙娜比自己更着急,正好利用這點時間調息氣脈。

蒙娜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探查上,她繞着聖殿中央粗大的金龍銅柱走了數圈,玉手輕輕的拍打着銅柱,似乎在尋找開啓寶藏的訣竅。

秦陸冷眼旁觀,他相信蒙娜能來這裏,必定有所依仗。

就像剛纔滅殺修羅影衛一樣,蒙娜顯露的纔是真正的實力。

Wωω☢ ttκā n☢ Сo

自己和蒙娜雖然簽訂有合作契約,但誰能保證出去後蒙娜不會秋後算賬?

蒙娜轉了幾圈,從懷中取出一個金色的圓盤。圓盤造型古樸,上有饕餮、窮奇等異獸的神紋隱現,一看就知是件極老的寶物。以西突厥漠北王庭的底蘊,這件寶物才配得上她的身份。

蒙娜雙手十指結成印訣,青色的氣息在手指間繚繞,一個個古怪的符文伴隨着手指的運動浮現在空中。

“去!”蒙娜雙目神光爆射,符文射入圓盤之中。

圓盤散發出古樸蒼老的氣息,一道神光沖天而起,出現一隻尺許長的青色眼睛。

秦陸不由得驚愕,這圓盤的神通真是匪夷所思。這青色眼睛比起夫子司馬微雲傳授的水晶瞳術,甚至比起道家的天眼神通還要精妙數倍。

青色的眼睛在空中緩緩轉動,最後對準雷霆修羅的塑像射出一道神芒。

神芒如同利劍,塑像被打得飛散,在塑像體內出現一團金色的光芒。

寶藏,這是雷霆修羅的寶藏。

蒙娜手上火光閃耀,血色罡氣凝聚成一隻大手,就要將寶藏抓在手裏。

“慢着!”秦陸懶洋洋的睜開眼睛道:“蒙娜郡主,我提醒你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

語氣堅定,目光猶如狂刀直刺,蒙娜心頭一顫,面上不動聲色道:“秦陸,你太緊張了。”

言下之意帶着小小的嘲諷,秦陸對這種程度的攻擊完全無視:“蒙娜,你我應該遵守約定,共同開啓寶藏!”

“你是怕我耍了什麼花招嗎?”蒙娜巧笑倩兮,風情萬千:“秦陸,這個你用不着擔心!”

誰先開啓寶藏,就意味着誰能夠用神念進行探查。何況一些法器是未認主之物,如果蒙娜搶先,自己就算得到也要大費周章。

秦陸身上紫色罡氣涌動,龐大浩瀚的紫宸真氣凝聚成巨大手掌,擋在了蒙娜的前方:“我們各自用神念探查,確定裏面的物事後再做決定。”

蒙娜跺腳道:“好,算不過你,開始吧!”

明明自己佔了便宜,還要賴在別人頭上,蒙娜不愧是沙漠之狐,狡猾異常。

當下兩人各自將神念透入寶藏之中,探查內情。

一本書、一把血紅色的魔刀,還有一枚紫色的玉佩。

紫龍佩?這裏竟然有一枚紫龍佩?秦陸的心幾乎跳出胸膛。

紫龍佩有溫養靈魂的神妙功效,秦陸在大力神魔王空間得到一枚,其後在詔獄中大癡禪師處意外得到第二枚,沒想到在雷霆修羅遺留的空間內也有一枚。

秦陸打定主意,無論如何要將這枚紫龍佩取到手裏。

盒蓋開啓,秦陸不由分說,將那本祕籍搶在了手裏。

蒙娜的面色一變,看來她對這本祕籍非常重視。秦陸心裏暗笑,只要你重視我就有辦法。

此時蒙娜將紫龍佩和血色魔刀握在手中,血色魔刀是她夢寐以求的天雷幻血刀,卻要配合雷霆修羅的獨特功法六道修羅功法方能湊效,只得到天雷幻血刀最多隻能將本身的功力提升一兩成罷了。

蒙娜咬着嘴脣,腦子裏飛快的轉開了。

突然,她收起法器,盈盈朝着秦陸走去。

面帶桃花,巧笑嫣然,加上柳腰款擺,絕代風華令每個男人都沉醉。

秦陸覺得好笑,他決定欺騙到底:“蒙娜郡主,這次合作我很滿意。”

“可是我不滿意!”蒙娜也笑了,笑容如同春風化雪:“按照約定,這本功法也是我應得的。”

“是嗎?”秦陸反將了一軍,將目光投向了蒙娜的天雷幻血刀。

蒙娜恨不得殺了秦陸,這個傢伙擺明了是故意爲難。

爲了進一步迷惑蒙娜,秦陸補充道:“蒙娜郡主,這柄天雷幻血刀很適合我的功法,要不你就用它來換!”

蒙娜氣得吐血,面上卻依然含笑:“秦陸,我只想用它交換!”

它自然指的是手上的紫龍佩,蒙娜神念透入玉佩,仔細的探查過,除了蘊含着海量的靈氣之外,這塊玉佩並無多大的用處。

秦陸暗自偷笑,他來回踱步,裝作異常難辦的樣子,直到蒙娜眼裏流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秦陸長嘆一聲,裝作萬般不情願的模樣:“好吧,我就吃點虧,將它讓給你。”

手一揮,功法祕笈朝着蒙娜緩緩地飛了過去,蒙娜也將紫龍佩拋了過來。

秦陸很隨意的將紫龍佩收進空間內,他舉目四望道:“蒙娜,現在我們也該出去了。”

蒙娜愣了一下道:“修羅聖殿的方位有古籍記載,這出口卻要仔細尋找一番纔是。”

取得了雷霆修羅遺留的寶物,兩人本以爲出口應該手到擒來,不料忙活了半天毫無結果。

蒙娜有些失神道:“連太乙金盤都測不出方位,出口到底隱藏在什麼地方呢?”

秦陸擡起頭,突然望見頭頂的蒼穹,不由得啞然失笑。

太乙金盤也好,銀月清輝符也罷,都是打探禁制的絕佳法器。

但誰也沒有想到,雷霆修羅空間的出口根本沒有做任何禁制,太乙金盤這樣上等的空間法器自然探查不到異樣。

出口並不複雜,它就在修羅聖殿的穹頂,從那個極小的穹頂穿出去,只消破開靈氣凝結的壁障,就能進入天玄大陸。

兩人沒費什麼功夫,就出了修羅空間。


寒風凜冽,狂沙漫天,兩人所處的位置就在狼牙谷不遠處。

慘烈的戰場景象映入蒙娜眼簾,她不由得大驚:難道鐵木辛哥和伊爾克的百萬大軍全軍覆滅?

蒙娜是在秦陸發動禁制的時候進入巫族空間通道的,她還不知道鐵木辛哥和伊爾克已經伏法,百萬大軍覆滅的事情。秦陸也不點破,他手上泛起藍色的光芒,一點靈光從眉心飛出:“蒙娜郡主,你我該解除合約了!”

秦陸說話的時候,異常警惕的望着蒙娜。

對方異寶在身,難保不會起歹心,還是要防着點好。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