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下爆發出了一陣驚嘆之聲,很多人都沒有看清楚路紅菱的招式。

兩個人的身影快速的重疊了一下之後,很快的就分離,路紅菱揮舞著自己手中的如玉劍,並未轉身,姿勢還是保持著剛才進攻的動作。

「剛才到底怎麼回事啊?」一個外門弟子問了另外一個外門弟子。

顯然他們都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在他們旁邊的一個內門弟子笑呵呵的說道:「這兩個人的確是很厲害啊,尤其是這個葉川,實力不俗。」

「哦?師兄,何以見得?」

「就在剛剛,路紅菱師妹致命一擊,並沒有觸碰到葉川,在就要被擊中的一瞬間,葉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躲開了,我只能說,這個葉川很冷靜啊。」

葉川剛才的確也是非常的冷靜,在葉川看來,如玉劍雖然能夠增強路紅菱的戰鬥力,卻在不斷的消耗著路紅菱的元力。

這個是一個相輔相成的過程,如果你想要增加你的戰鬥力,那麼你的元力消耗必然是很快的。

路紅菱全力的一擊並未擊中葉川,秦蒼瀾和路白玉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原本他們認為這一擊葉川已經是無法躲藏了。


尤其是路白玉,本身就是一個青年人,臉上根本藏不住任何的事情。

暗道一聲可惜之後,路白玉似乎對於葉川的痛恨又加劇了一層。

陸天行則是笑了笑道:「這個葉川,很不錯。」

他的確是對於葉川有著不錯的感覺,尤其是之前葉川和自己對質的時候,那清澈的眼神讓陸天行也相信,秦大海的事情不可能是葉川所為。

陸天行的這一番評價,很快得到了周圍一眾長老的認同。

要知道陸天行在天河宗的權威性是非常的強的,這些長老見風使舵的本事自然也是不弱。

尤其是葉川如果真的擊敗了路紅菱的話,那到時候葉川可是陸天行的關門弟子了,這個地位可就不一樣了。

擂台之上,葉川看著路紅菱,並未吱聲。

而路紅菱臉色微紅,顯然剛才的一擊也是拼盡全力,消耗了不少的元力。

「膽小鼠輩,只懂得躲么?」

「呵,拿著靈器我不躲還能怎麼著啊?這場比試因為你的靈器,變得很不公平。」葉川一臉不屑。

路紅菱牙直咬,臉色更加的紅潤,葉川的這句話明擺著就說自己作弊了。

路紅菱道:「如果你有,也可以拿出來啊,難不成因為你沒有,你的對手就不用靈器了么?真的是太過天真了。」

葉川不再言語,慢慢的凝聚著體內的元力,如果單純的武力顯然想要傷害路紅菱是有些不太可能。

這一場比試他必須要贏,如果不贏,恐怕今天就是自己的忌日了。

路紅菱一個縱身躍起,右手的如玉劍也是散發出了森寒的光芒。


一道劍光飄過,葉川飛速的向後退了幾步,路紅菱緊追不捨,同時出動的還有她的雙腳。

「砰……」

抵擋住了路紅菱一擊之後,葉川一個倒掛,雙腳想要夾住有些失去重心的路紅菱。

「吼」

葉川大喝一聲,讓在場之人,血之一凝。

慌亂之間,路紅菱橫空揮舞了自己手中的如玉劍,葉川無奈,只能夠收腳。

他還沒有覺得自己的雙腳能夠和靈器碰撞。

防守反擊,這就是葉川現在的想法。

葉川和路紅菱兩個人你來我往之間,時間也是一分一秒的在推移著。

天空中已是漫天劍舞,只不過並沒有什麼太多規律。

顯然路紅菱對於如玉劍的控制還沒有達到一個很好的水準。


如玉劍的劍鋒幾乎都是貼著葉川而過,這一切顯然不可能支持長久的時間。

「葉川流血了……」

不知道誰眼尖,第一個看到了葉川的左手臂上出現了一道劍痕,鮮血順著葉川的胳膊慢慢的流淌了下來。

整個擂台之上,兩道身影不斷的交叉在一起,葉川一直穩固著自己的防守。

這種傷對於一個武者來說算不得什麼,葉川也並未驚慌,這點傷對於他來說並不可能造成什麼傷害。

「什麼情況啊?這個葉川怎麼這麼厲害?早知道我就壓他了!」

「這一屆內門測試真是讓人看不懂,難不成這個葉川要一黑到底?」

「娘的,老子壓了路紅菱五萬星元石,要是輸了的話,今年就要喝西北風了。」

「就是,有靈器怎麼也不能夠速戰速決?我還指望著能夠拿著宗門的獎勵去快活一番呢。」

場下很多壓路紅菱的人,有些焦急的神色,時間越長顯然對於他們就越是擔憂。

他們自然是希望能夠速戰速決了,可是彷彿天不遂人願。

路紅菱有些嬌喘吁吁,身子甚至出現了輕微的顫抖,剛才一陣的猛攻看上去好像自己是佔盡優勢。

其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根本就沒有佔據任何的優勢。

雖然看到了葉川流血,其實路紅菱也知道,那只是因為如玉劍的鋒利,葉川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這一劍觸碰到了葉川,倒是給了路紅菱一些信心。

「這個葉川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路紅菱第一次真正的把葉川當做一個同等級的對手來看待了。

只是路紅菱始終不明白的是,葉川這麼厲害,為什麼在外門一直都裝傻充愣?

當然,這個無解的謎題,對於路紅菱來說恐怕永遠都不知道了。

路紅菱仗劍而立,指著葉川道:「葉川,你很能忍,不過在能忍今天這一場比試,你也休想奪走本來就屬於我的榮耀。」

葉川聳聳肩道:「我的目標和你一樣!」

靈器,對於路紅菱來說似乎都有些成為了累贅,不過這個時候她肯定不可能將手中的靈器扔掉,因為她已經發現,如果沒有靈器的阻礙,恐怕葉川早就發起進攻了。

因為如玉劍,葉川一直處於被動的狀態,靈器的鋒利葉川早有耳聞。

剛才輕輕地擦到了自己一點,就已經是割破了自己的皮膚。

雖然沒有任何的大礙,但是卻也證明了如玉劍的確是非常的厲害。

葉川正在等待,等待著路紅菱元力消耗殆盡的那一刻,只有那樣,他才能夠有機會。

天河宗,數萬宗門弟子聚集在了巨大的演武場之內,內門測試的決賽絕對算不上什麼頂尖的較量。

或許兩個內門弟子的比斗都比這個要精彩的多,可是人的心態卻不一樣。

外門,雖然看上去是垃圾場一般,但是卻是最能夠出奇迹的地方。

就像現在的葉川站在演武場上,之前誰又能夠想到呢?

決賽場地之上。

似乎一切都是由路紅菱掌控著比賽,作為天之驕女的路紅菱,長相也是非常的出眾。

現在的她出落的亭亭玉立,紅顏禍水來形容她根本也不算誇張。

如果單純的漂亮或者單純的是個天才,那都不可能太過吸引人的目光,或者說不可能吸引這麼多人的目光。

當美貌與智慧集中在一個人身上的時候,滄海大陸的任何一個地方,她都不會缺乏追隨者的。

「葉川,你到底行不行?」路紅菱看到一直處於防守狀態下的葉川,她非常的鬱悶。

「這場比試規定了時間么?」葉川白了一眼路紅菱,路紅菱的美貌的確是很吸引葉川,尤其是葉川的心理年齡已經十**歲了,這個時候的他正是那種青春期衝動的時候。

「你……」路紅菱被葉川嗆得不輕。

只是因為路紅菱的蛇蠍之心,讓葉川對於她根本沒有任何的感覺。

再漂亮的女人,也需要有一個好的心腸,這個就是葉川找女人的目標。

一場原本沒有任何懸念的比賽,卻給人一種不一樣的感受。

葉川的躲閃,其實也並沒有引來太多的罵聲,因為如玉劍的存在,本身他們覺得這一場比賽就是不公平的。

甚至有些壓葉川的人,對於路紅菱這樣的行為很是不屑。

就路紅菱也配『天之驕女』的稱號?如果真的是天之驕女的話,這個時候恐怕應該是早就拿到屬於她的勝利了。

可是時間這麼久過去了,葉川還好好的站在擂台之上,看上去雖然有些狼狽,不過還真的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龐然怪物被刺瞎了兩隻眼睛,於是發出陣陣震耳欲聾的嚎叫聲,整個龐大的身子在周圍胡亂搖擺起來,帶起陣陣風聲,看起來極其的嚇人。

但是這次有吞天巨蟒在這裏,劉笑天也沒有什麼十分擔心的。

“吞天巨蟒幫忙……”劉笑天大喝一聲,手中拿過那根前面敲下來的龐然大物的牙齒,然後和東方嵐風一起用力,然後筆直的插入了龐然大物的喉嚨。

“嗤嗤……”鮮血飛濺,這時候的龐然大物的頭顱也被釘在了岩石上。

雖然龐然大物掙扎的十分厲害,但是現在根本掙脫不了,吞天巨蟒一陣嘶吼,然後很準確的將一隻小腳沒入龐然大物的妖膽的地方,然後取出來了一個閃着光芒的拳頭大小的東西。

“我曹,這個妖膽結晶這麼大啊,看來真是快要成精了。”劉笑天情深嘀咕道。

妖膽一被取出來,龐然怪物一下子軟了下來,再也不掙扎了,而是一動不動,好像死了一般,妖膽本來就是動物的能量來源,現在去掉了龐然怪物的這隻妖膽,就等於去掉了龐然怪物的半條命。

吞吞巨蟒見收拾住了龐然怪物,於是一聲嚎叫,然後又變成了一條迷你型的小傢伙,盤在了劉笑天的手臂,將妖膽遞給了劉笑天。

劉笑天大概查看了一下,然後又交給了吞天巨蟒,吞天巨蟒高興的點點頭,深處小舌頭舔了舔劉笑天,然後帶着妖膽進入了劉笑天手中的戒指。

這一切都被東方嵐風看在眼裏,東方嵐風自從這件事情之後,再也一點兒不敢小看劉笑天了。

劉笑天確實算個真男人,但是曾做了那麼多對不起她的事情,所以無論如何現在關係根本好不了。

“你到底怎麼弄到這麼強悍的吞天巨蟒的,雖然吞天巨蟒被雷劈之後失去了智慧,但是其強悍的戰鬥能力這些根本不是一般能夠小覷的?”東方嵐風疑惑的說道。

“小不告訴你了,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夠顧保密,不然會對我的人生安全造成很大的威脅,好了,我們現在估計可以出去了,等一出去我們就去找薛華這個傢伙,一見到必殺無疑,到時候我們還得好好地合作。至於我的事情等我們有機會了,或是等我娶了你,然後我再牀上慢慢告訴你奧……”劉笑天突然戲謔的說道。

“你這個無恥,敗類……淫賊……豬嘴中總是吐不出一顆象牙……恨死你了……”東方嵐風說着狠狠的踹了劉笑天一腳。

“好了,我也不跟你一般見識了,這是我欠你的,你打我就是愛我……”劉笑天死皮笑臉的說道,然後閉起眼睛開始修養起來,反正要出去。總的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才能夠出去,出去又是一場場生死決戰。

“哼……流氓……”東方嵐風輕輕的罵道。

“喂……我們決戰的日期也快到了,你會不會到時候殺我……”劉笑天突然問道,十八歲,殺過人,越過貨,騙過人,上過女人,改過的事情都做過,現在死了劉笑天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你這個該殺的傢伙,任何人見了都想殺你……”東方嵐風冷冷的罵道,一到危險的情況下,兩人的關係就會前所未有的好,但是一到沒有困難的時候,兩人的關係就又開始了緊張。

不過劉笑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反正該看的都看過,改那個的都那個過,無所謂了,不能把人生看的那麼重要。

活着就要好好地活着,死也要壯烈一點兒。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