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衣老大的背後,一個保鏢都沒有了,只有唐顏一個人,也不算沒有,而是沒有一個可以站起來的了,都躺在了地上,橫七豎八,是死是活他也不清楚了。

他震驚的是他的小弟被唐顏解決掉了,盡然一點動靜都沒有,等於說唐顏在無聲無息中就將他的小弟給弄昏死了過去,他竟然察覺都沒有察覺到。

“你,你是人是鬼”黑衣老大有點顫抖的問道唐顏,將五個人放倒,五人竟然一聲都吭不出來,等於失敗得無聲無息,這是人類可以做到的麼,難道唐顏有特異功能?

正如他所想,唐顏的確有特異功能,只不過那個是真元。

── 本章完 “當然是人啊,傻X”唐顏看到黑衣老大這個模樣,有點搞笑的說道。

“哦,嚇我一跳”黑衣嘆了一口氣,是人就好,人再怎麼逆天也就是這個實力,隨即便不解的問道,“你是怎麼將他們放倒的?一點動靜都沒有”

黑衣老大這麼想也是正常,換作誰都會有這種問題,貌似從剛纔到現在也不過十秒左右,這個時間非常短暫,如果是頂級殺手或許能在十秒幹掉五個人,但是沒有動靜的幹掉,哪怕是倒地聲都沒有,這就奇怪了。

“額,你說他們啊,他們剛剛告訴我,他們太困了,先睡了,於是就睡着了,不信你看看,呼嚕聲都響起了”唐顏聳了聳肩說道,指向地上的那幾人。

在唐顏剛剛指過去的時候,那五個人還真的打起了呼嚕聲,震耳欲聾,就跟十天沒有合過眼似的。

“我擦”那黑衣老大看到自己的手下真的睡着了,忍不住的罵道,這尼瑪不是坑爹那是什麼?他都嚇得快要死,他的手下卻在悠哉悠哉的睡覺。

雖然說那五個人的確是睡着了,不過黑衣老大卻不這麼認爲是困了睡着的,他傻X啊?那麼容易被騙。

他心裏的想法,那就是唐顏對這五人下毒了,就像陳孟天請來的那啥那啥道長,下毒技術可是槓槓的,一個不爽唾液都可以隨意弄死他。

“呵呵,接下來輪到你了”唐顏對着黑衣老大淡淡笑道,揉了揉拳頭,一步一步朝着黑衣老大走去。

“媽呀”黑衣老大肯定是害怕了,竟然對方可以隨意幹翻他的五個小弟,幹他一個自然不是問題,一看到唐顏靠近,立馬大叫一聲開始逃跑,管都沒有管躺在地上的另外幾人。

“無趣,跑了”唐顏看到黑衣老大逃跑後無意思的說道,他並沒有去追,現在在大街上的,如果打了起來自然也不太好看,光是現在的情景,路上都有不少人將視線瞄了過來了。

“唐老大,終於盼到你了,如果你再來晚一步,恐怕你就再也見不到我了”陳晃一把鼻涕一把淚對着唐顏說道,就差沒有獻身了。

“額”唐顏看到陳晃這個模樣,有點無奈了起來,心裏則是在猶豫,到底該不該告訴陳晃真相,其實他早就看見陳晃兩人在逃跑了,只是故意不救。

“好了,證據呢?”唐顏後退兩步對着陳晃說道,他不後退恐怕陳晃都要撲過來了,他可不支持搞基。

“證據?你等會”陳晃聽到唐顏提到證據,立馬回覆唐顏,接着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竊聽器,裏面還插着一張內存卡。

至於馬少德,這傢伙更加的古怪,除了從口袋掏出來的一部iPhone6外,還將褲襠打開了起來,從裏面取出幾張被摺疊過的紙,不知道的還以爲馬少德這是要就地解決呢。

唐顏將馬少德的那張紙打來,裏面記載着市長跟陳孟天合作的條件以及利益分配,另一張紙則是記載着計劃發展,其他的也是頗爲重要,哪怕只需要隨便一張透露出去都可以讓N市震上三分。

至於竊聽器跟那部iPhone6,唐顏則是沒有碰,不需要驗了,他對這兩人可以說基本相信了。

“唐老大,那解藥。。。解藥”馬少德對着唐顏暗示道,還是有點尷尬的,不過爲了小命,尷尬又何妨。

陳晃也帶着熾熱的光芒看向唐顏,他辦這些事除了真的相信唐顏能轉手他陳氏的家產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唐顏的解藥。

“等會兒再說吧,如果你們做得讓我滿意了,我自然會給你們解藥”唐顏無奈的說道,也就是敷衍而已,不過他卻不擔心他們兩人,因爲那玩意就是他的真元,如果他不想讓真元發作,哪怕是一百年都沒事。

“額,好好好,不要把我們忘了啊”陳晃聽清楚唐顏的那個意思,就是唐顏還不怎麼信任他們,但是唐顏竟然這麼說了,他當然有把握這資料的價值,只要唐顏不賴賬。

在幾人的旁邊馬路,一輛警車開了過來,停在了馬路邊上,車窗打來,張局長立馬就探出頭來,看向唐顏那位置。

“你們沒事吧?”張局長對着唐顏大喊一聲。

“沒事”唐顏看向張局長迴應道,隨即不理會陳晃跟馬少德,直接走向那警車停靠的位置。

張局長跟車子上的那幾人下了車,朝着唐顏那位置走去,不過幾秒就走到了唐顏的面上,張局長首先開口問道,“這地上躺着的幾個人怎麼處理?”

“將他們送進你那裏,還有這兩人,一起上車,開去市委大院”唐顏對着張局長說道,隨即指向陳晃兩人,這兩人現在可以說跟他們走一條路了。

“好的”張局長聽到唐顏這麼安排,點了點頭回應道,從口袋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給局裏的人,吩咐他們開車來將這幾人抓回去後就上了車,依舊坐在主駕駛的位置上。

張局長髮動了車,載着滿滿一車的人朝着市委大院的位置開去,至於那幾個依舊睡在地上的黑衣大漢則是沒有理會,竟然他們愛睡就讓他們睡吧,等他們醒來的時候估計就在牀上了,只不過那個牀上是監獄的牀。

車子緩緩開着,開了將近二十分鐘,拐了不少的彎總算纔到市委大院,光這距離可以說將整個N市都繞了一半。

市委大院全部被圍牆攔住,門口也是有些七八個帶着武器的士兵看守,笑話,裏面待的是什麼人?N市的高官,怎麼可能不弄些防護,沒準在大院裏面還有些幾十位士兵呢。

“你們停下”士兵看到那警車開向市委大院門口的位置,也就是他所在的那個位置,立馬對着那車子喊道。

張局長將警車停在了士兵所在的位置,打來了車窗,看向那士兵。

“請出示證件,我們需要通報一聲”那士兵對着張局長恭敬的說道,看着張局長這身打扮,定然不是什麼小人物,不過規矩還需要遵守的。

張局長從胸間摘下一塊牌子後遞向車窗外的士兵,牌子上標着“N市看守所所長,張大山”等等等等……

“請稍等,我去通報一聲”那士兵確認了張局長的身份後,將牌子遞了回去,沒有怠慢立馬就小跑到門衛室,撥打着電話。

沒有一分鐘,士兵便走出了門衛室,朝着警車走去,對着張局長說道,“市委書記允許你們上去了,請稍等立馬就放行”

說完後士兵便舉起了手,對着另外幾名士兵擺了一個標準的手勢,那幾名士兵看到後點了點頭,摁向一旁的按鈕,鐵門也自動打開了。

── 本章完 車子緩緩的開進了大院中,大院除了一棟大廈外,以及國旗杆和一些裝飾外也就沒有什麼了,不知道的人肯定不會知道這裏竟然是市委大院,畢竟市委大院跟市**不同,不需要多麼華麗的裝飾嘛。

張局長將車停在了一旁的停車位,這裏較爲安靜,偶爾有過一兩個人走過,都是穿職業白領服的工作人員,非**工作人員這裏是不可能進去的。

“李慶叔在哪裏?”唐顏對着張局長問道,這裏他還是第一次來,肯本就不清楚這裏的情況,也只有問張局長了。

“跟着我來吧”張局長他也就來過兩次,不過怎麼說他還算來過,如果問他哪個部門在哪裏他就不清楚了,但是問BOOS在哪個辦公室,他還是有印象的。

七個人朝着大廈走去,其中就陳晃最驚奇了,這還是他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平常的時候他們資格來麼?恐怕他的父親都不夠資格。

在大廈內的工作人員看到七個人走進了這裏面,有點好奇的了過去,這裏外人很少可以進來的。

雖然說這七人中有六個不咋地,一看就知道圈子不同,甚至還有三個穿着就像混混,但是另外的一個就引起他們的注意了,那人是張大山局長,他們怎麼可能不認識。

www⊕тt kān⊕℃O

“張局長,你來找誰的,我去通報一聲”從旁邊跑出一位工作人員對着張局長問道。

“李書記在哪裏?”張局長直接對着那工作人員問道,據上次來已經差不多一年了,這裏的改變連他都認不出來了。

“哦,李書記在頂層,請跟我來吧”那名工作人員對着張局長說道,視線瞄了瞄一旁的唐顏,隨後便轉身帶着七人朝電梯上走去。


在唐顏一夥人剛剛走後,這大廳就響起了聲音,每一個人都在猜張局長背後那六人的身份,其中唐顏被討論的話題最爲多過,因爲剛纔有一個小細節被他們看到了,唐顏是跟張局長並排走的。

七人外加那名工作人員一人走不過一會兒便來到了樓頂,走向了走廊盡頭最深處那房間,這房間裝飾得比較漂亮,隨便誰一看都知道這裏面的人是大人物。

那名工作人員敲了門後就獨自一人走了進去,不過半分鐘又退了回來,來到張局長的面前對着張局長點頭,意示可以進去了。

唐顏幾人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剛剛進去就看到辦公桌前的李慶,房間瀰漫着一股嚴肅的感覺,直接幾人走了進去,李慶纔將頭擡起來,看着衆人對其說道,“你們來了?坐坐坐”

李慶若言坐的位置,其實也就只有一個凳子,整個大房間只有兩張凳子,不知故意的還是真的只有兩張。

“唐少爺,你坐下吧”張局長擺出一個請的姿勢對着唐顏說道,自知自己的身份不夠,畢竟這次如果沒有唐顏恐怕李慶是拒絕見任何人的,除了上司外。

“呵呵,不用了張局長,你們都是官,讓我一個高中生坐也不好意思,再說了我是年輕人”唐顏淡淡笑道,畢竟他不是一個圈子的,坐下也不好意思。

“好吧,那我坐了”張局長聽到唐顏這麼一說,自然無法反駁,只能坐下了。

“哈哈,好,唐顏你這性格我喜歡”李慶對着唐顏大笑道,雖然說這纔是第二次見面,不過李慶對唐顏的映像卻是極好,尤其是這一次。



“額”唐顏似乎想到了什麼,這凳子只有一張並不是原來就只有一張,笑話,整個大廈怎麼可能找不出一張凳子,原來擺在這裏的只有一張凳子,原因竟然是考驗唐顏。

唐顏在愣神的同時還不由的感覺到李慶的心機多麼可怕,這讓他感到有一些不對勁,似乎從李慶的身上感受到一些另類的感覺。

“好了,說正題吧,你們找到證據了?”李慶將臉上的笑容又恢復了原樣,對着唐顏問道,此時能來找他,除了陳氏的事情還剩下什麼。

“嗯,找到了”唐顏聽到李慶這句話點了點頭,他來就是爲了此時,只要能幫助楊紫雲的家人,其他的都不重要,如果不是爲了這個原因他恐怕連插手都不想插手陳氏的事。

“好,給我看看”李慶對着唐顏說道。

“嗯”唐顏點頭回復,從身上拿出了所有證據,放在桌子上,他相信這些足夠將陳氏推翻了。

“李,李書記,我是陳孟天的兒子陳晃,我想問問,如果這事發表出去,陳氏的財產會不會被**給沒收”陳晃結結巴巴的說道,這事他之前就考慮過了,如果不是唐顏給他吃了那啥丹藥,恐怕他回到家後果斷拒絕唐顏。

“呵呵,應該會吧”李慶對着陳晃笑道,這事如果公開出去,陳氏集團肯定會被**給沒收的,在華國便是如此,商無論再怎麼大,也無法大過官,官只要一句話,商人再多錢都會被**給沒收。

“噶”陳晃聽到李慶的這解釋,有點愣住了,他除了活命外,還有就是要陳氏的家產,這下李慶卻告訴他財產都會被沒收,這下不是被坑了麼?

“唐老大,幫幫我”陳晃幾乎都快哭了說道,如今能救他的只有唐顏了,無論是命還是物質,哪怕只有個幾億到陳晃的口袋他都滿意了。

“我沒辦法”唐顏扭頭到了另一邊,他自然知道這個規律,他就是故意坑陳晃的,如果真的有陳氏的財產回來他也不可能會給,陳晃是什麼人?用這筆錢除了作惡外還剩下什麼。

“噶,唐老大,你答應我的”陳晃又愣住了,連唐顏都想跟他撇清關係,這世界難道沒人可以信任了?

唐顏看着陳晃這個模樣覺得有點搞笑,對於陳晃這種人,他從來都不會善良,能利用的儘量利用,或許這便是他以前的本性。

“我擦,坑我啊”陳晃看到唐顏並沒有幫他,似乎知道自己被耍了,立馬大怒了起來,雖然知道自己處境不好,不過面對這種事誰都會怒。

還沒有等陳晃蹦噠幾下,他的視線立馬一黑,而在他的背後,銀月老三還保持着一巴掌的姿勢,看着腳下的陳晃低聲說道,“囉嗦”

── 本章完 “額”唐顏看到銀月老三那麼直接,有點愣神,不過打暈了總比在這裏鬧騰得好,若不然別說是銀月老三了,即便是他都會忍受不住將他打暈。

十分鐘之後,李慶將桌子上的紙張給疊了起來,內存卡早就插在他主桌上的電腦裏,顯然已經看過了,還有那手機裏的錄音以及視頻也是如此。

“這,這太邪惡了”李慶揉了揉那深深皺起的眉頭說道,即便他曾經也有想過這事的嚴重性也被嚇了一跳,這肯本不是製造黑社會,這簡直就是想把華國毀了。

“李慶叔,你看怎麼樣?”唐顏看到李慶這個狀態,對着李慶問道,這些東西他早就看過幾遍,雖然震驚這項計劃,不過他早有心理準備,並沒有嚇到他。

“這事非常嚴重,還好被我逮到了,如今證據也在了,自然會勝利”李慶信心十足的說道,法律面前只信證據,竟然有了證據,那他還怕打不贏?他可是市委書記。

“那楊紫雲的事件呢”唐顏聽到李慶這個回答並沒有興奮,對於陳氏不陳氏的來說,他更擔心的是楊紫雲家屬的事。

“到時候我會派一個律師去幫他們打官司,同時我也會爆出陳氏跟馬允的計劃”李慶對着唐顏說道,讓他不要擔心,在這之前,李慶就已經想到了一個萬全的計劃。

“好,那我多謝了”唐顏對着李慶恭敬的說道。

“哈哈,沒事,你也幫了我一個大忙啊,今天下午四點他們要開庭,你要不要去”李慶哈哈笑道,隨即又扯上了楊紫雲的事。

“不用了,我去那裏又不能幫上什麼”唐顏拒絕說道,他就是一個大老粗,對於法律啥的一點都不清楚,去了有什麼用?靜等消息就可以。

“好吧,那你等着消息”李慶聽到唐顏這回答點了點頭說道,對於這官司,如果說打不贏,他這個市委書記不用當了。

隨後唐顏便跟李慶道了一個別,不再打擾李慶辦事,而他又準備到了上課的時間。

唐顏帶着六個人一齊走了出來,陳晃是被銀月老三抗出來的,至於馬少德則是顫顫巍巍的跟着走出,原本他打算等陳晃拿到財產後拿上一些度過一輩子的,不過想想此時這個願望已經被打滅,今後他的世界一片黑暗。

“好了,就到這裏了,我要去學校了,快要上課了”唐顏對着幾人說道,此時已經一點半,離上課也不過半個小時。

“好,但是這兩人怎麼處理?”張局長點了點頭,隨後問向唐顏,所言的那兩人自然就是陳晃跟馬少德。

“你們自己看着辦吧,有功就賞”唐顏回應張局長道,一隻手拍在馬少德的肩膀上,差點將馬少德給嚇坐在了地上,還以爲唐顏要殺了他呢。

說完這句話後唐顏便不再理會那幾人,獨自一人朝着大門走去,不過一會兒就到了大門外了,速度很快,即便是士兵都沒有注意到。

……………

“叮咚”上課的鈴聲響起,唐顏正趴在桌子上安逸的睡着,直到鈴聲響起他才擡起頭,準備上課使用的書籍。

唐顏早就已經來到了學校,這段十幾公里的路對於唐顏來說也不過五分鐘,等來到教室的時候時間還夠睡上二十多的分鐘的覺。

在上課鈴聲響後不久,李依也走進了教室,剛剛進教室第一個瞄的位置便是唐顏所在的位置,看到唐顏沒事後心裏暗自鬆了一口氣。

唐顏感覺到李依的視線看了過來,他也直接看向李依,對着李依微微一笑,用表情告訴李依,我沒事。

下午的三節課時間過的飛快,所有人都陶醉在知識的海洋裏等回醒時才發現已經放學了,不少學霸都爲此感到坑爹。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