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種情況下,只能避開一點了。

離落瑤也並不認為自己現在的狀況能瞞得過。

幸好最嚴重的第一天已經要過去了。

葉雨晴倒是有些好奇:「不過,你今天怎麼還有力氣出來啊?」

離落瑤側臉清冷淡漠:「比起待在酒店房間里被某人目不轉睛的盯著,還是出來舒服一些。」

「目不轉睛的盯著?」夏陌歆也抬了下眸,淺綠色的眸子里像是又有什麼東西燒起來了。

葉雨晴則是直接興奮了:「哇哇哇哇,發生了什麼?」

離落瑤抬眸,清冷淡漠的氣質油然而生:「別想的那麼多,只是某人一進門發現室友是我,連行李都不放,直接就跟著我。」

要不是中間被樂宇軒他們叫出去吃飯,估計現在還跟著呢。

「我沒想多啊,我只是發揮了我該有的想象力而已嘛。」難道不是嗎?

孤男寡女,獨處一室的,擦槍走火什麼的。

嘻嘻嘻嘻嘻,葉雨晴覺得她沒想錯,一定就是那樣的。

夏陌歆倒是還是原樣,嘴角淺勾,得體的笑:「所以,他連行李都沒放?」

離落瑤一手撐著下顎,一手拿著勺子攪著碗里的食物:「這個不清楚,只知道我一睜開眼看到的就是他的臉。」

當時真的是,懵了。

……

季洛辰趁著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就溜去酒店的。

酒店的房間是雙人間,但是是有兩個卧室的,獨立卧室。

季洛辰在進去之後,並沒有先去房間放行李。

而是在門口一頓,因為房間里像是有什麼味道。

很清新的味道,卻帶著點藥草的澀。

很淡,但很明顯。 這個味道讓季洛辰下意識的一頓,接著將門鎖上之後。

踱步走向了其中一個房間,這裡的味道比較深。

房間的門是鎖著的,只不過並沒有攔住季洛辰。

季洛辰在進去之後就看到了一個側躺在床上的身形。

那身形看上去並不像一個正常的男性該擁有的身軀,單薄,而又蒼白。

皮膚的雪白讓那道身形的主人看上去像是生了病一樣。

季洛辰湊近了之後,才發現,某人的臉色比平時還蒼白。

雖然平時已經很白了,但是現在的他,真的就像是一個受了傷的小孩。

脆弱,不堪一擊,絲毫沒有平時的那種清冷淡漠。

反倒是讓人心疼。

那人的睡顏很好看,無限接近冷白的膚色,長而卷翹的眼睫,蒼白的薄唇。

還有那修長的頸,想是在引誘著人,咬上一口,印上屬於自己的烙印。

以至於,在季洛辰看到那道人影時,喉結微動。

一張臉卻是湊的近了,氣息都混在了一起。

分不清是誰的,甚至連眼睫微動之間,像是都能觸碰到對方。

一雙大大的湛藍色眸子突然出現在自己視線中時。

不得不說,季洛辰是有點慌的,可就算如此臉上還是不變的清雋冷淡。

就連在面前那人問出:「你在做什麼?」的時候。

他都能,淡定自若的將臉後退了半分:「沒什麼,就是看看你死沒死。」

離落瑤不知道自己這是不是被發現了:「所以?確認完了?」

季洛辰還是一臉的清冷矜貴不變:「嗯,沒死。」

「那你可以出去了嗎?」離落瑤在下達逐客令。

季洛辰不慌不忙,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你就這麼想趕我走?」

離落瑤也不隱瞞,很是直白的回了一個字:「是。」

然而某人並沒乖乖聽話就這樣出去,而是氣質清冷,嗓音緩緩的開了口道:「你有病?」

離落瑤:「……」這話雖然是沒有錯啦……,但是為什麼她聽了想扁他呢?

離落瑤側身坐了起來:「算是。」

季洛辰很敏感:「算是?什麼意思?」

離落瑤身形倚靠在牆上,唇色蒼白:「老毛病,你才是,來我房間做什麼?」

季洛辰聞言,眉梢微挑:「這是我房間。」

離落瑤聞言,眉心微微擰了一下,接著便想起了自己房間的另一個房間。

眸色在有了一瞬的深淺變化之後,又嗓音淡淡的開了口:「那你不回你房間,來我房間做什麼?有病?」

季洛辰不慌不忙,眸光落在那人蒼白的唇上:「照顧你。」

離落瑤毫不猶豫:「不需要。」

開玩笑,讓他照顧她,那她的身份要是還能瞞的住,她自己都不信。

季洛辰倒是沒有理會離落瑤的反抗,而是出了房間之後,端了杯熱水回來,遞到了離落瑤的唇邊:「喝。」

離落瑤沒有伸手去拿,反倒是抬了下眸:「不用。」

季洛辰眉梢微挑,不慌不忙將杯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等你喝完我再走。」

離落瑤抬眸看著他,眸光落在他清冷不變的臉上。

在他臉上停了幾秒之後,抬起將桌上的水杯拿起來喝光了裡面的水:「走吧。」 小飛行 季洛辰坐在之前的位置上,不變的淡然:「你就這麼想我走?」

「是啊。」

季洛辰站起身,單手抄著褲袋,一雙藍紫色的眸子掃了掃周圍:「你這房間里有什麼不可見人的東西嗎?」

離落瑤一雙眸顏色很淺:「你就這麼閑?」

季洛辰不慌不忙,將眸光落在了她的身上:「是還蠻閑的。」

離落瑤:「……」

離落瑤眸子斂了下:「那你到底想做什麼?」

季洛辰挑眉:「你真的不知道我想做什麼?」

廢話!

離落瑤眸子微抬:「不知道。」

季洛辰覺得自己已經很直白了:「你妹妹在哪兒?」

她妹妹?

不是應該在外面玩水嗎?

離落瑤剛想開口說,不是就在外面嗎?

就又想起某人認為的妹妹是她自己。

開口說了句:「不知道。」

季洛辰又坐了回去:「你作為一個哥哥,對於自己妹妹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離落瑤:「……」

她現在很想罵人……

季洛辰眸光微移,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離落瑤看著那人出去了,就又躺了回去,繼續睡覺。

這個葯的副作用啊,真的是煩人。

一吃了就想睡覺。

不過算了,總比力氣小的連動都動不了好。

季洛辰端著粥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某人又躺了回去。

跟先前看到的睡姿一模一樣。

也是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睡覺竟然一動不動。

季洛辰睡覺雖然也不會怎麼動來動去,但還是會時不時的翻一下身。

將粥放到床頭柜上之後,季洛辰就又湊到了離落瑤面前。

不過這次,離落瑤並沒有那麼快醒來,而是在快黃昏的時候才睜開了眸。

一睜開眸子,看到的就又是一張臉。

這場景,總感覺似曾相識……

離落瑤抬眸,嗓音不平不淡:「你又在做什麼?」

季洛辰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開之後,嗓音緩緩:「叫你吃飯。」

離落瑤抬眸看了眼窗外:「已經到這個時間了嗎?」

季洛辰點頭,不慌不忙的開口道:「嗯,你睡的像頭豬似的,太死了,叫不醒。」

他當然不會告訴某人,他就沒叫過他。

甚至為了不要吵醒他,還什麼都沒做。

只是湊得近了點而已。

離落瑤眸光落在床頭柜上的粥上:「這是什麼?」

季洛辰眉梢微挑:「你看不出來,這是碗粥?」

離落瑤抬眸:「所以,哪來的?前台?」

季洛辰下顎微抬,藍紫色的眸子里有了點其他的情緒:「我做的。」

離落瑤嗓音緩緩,也是實誠:「做了碗粥而已,很值得驕傲嗎?」

季洛辰藍紫色的眸子微斂:「你會做?」

離落瑤眸色淺淺,嗓音淡淡的反問:「這不是生活的基本技巧嗎?」

季洛辰坐在了之前那張椅子上:「你很會做飯?」

離落瑤覺得方向有點歪:「你關心這個做什麼?」

季洛辰身形向後一靠:「沒什麼,只是覺得你會是個好的賢內助。」

離落瑤眉心微擰,覺得話鋒越來越偏了:「這又關你什麼事?」

季洛辰卻將眸光落在了窗外:「今天的落日很漂亮。」 離落瑤眉心擰著,將眸光落在了窗外:「她們還沒回來么?」

季洛辰「嗯。」了一聲:「應該是玩的忘了時間。」

離落瑤眉心又擰了一下:「那也不該……」

話還沒說完,房間的門就又被打開了:「洛辰! 豪門豔:澀女時代 洛辰!出去吃飯了!」

季洛辰聞言,眸光落了過去,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他的眸光已經有些冷了。

樂宇軒感覺到那極具實感的目光的時候,身形在門口一頓,懵了:「怎,怎麼了?」

季洛辰沒有開口,只是眸光落在他們的身上,藍紫色眸子里的寒意不減反增。

倒是坐在床上的離落瑤開了口,眸光落在季洛辰身上:「你快走吧。」

季洛辰眸光落在了她身上,寒意略微收了一點,但卻還是存在於眼底。

看了幾秒之後,站起了身,長身玉立:「把粥喝了。」

離落瑤沒說話,只是看著他。

季洛辰直到走到門口的時候,還回頭說了一句:「記住了。」

離落瑤才開口道:「知道了。」

離落瑤看著他們走了,才起身站了起來了。

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有點暈,扶著旁邊的桌子站了會兒,才沒有那麼嚴重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