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者身畔三個方向,秦王手持雙劍,承乾太子用一口寶刀,殺生王李青鋒手中三尺青鋒噴吐精光。三人默然不語,但是戰鬥意志卻十分堅決。

「哼,既然你們不怕死,本座就不客氣了!」老者猛然爆發自己的全部氣勢,對著武王拍出一掌!「

武王一聲厲嘯,周身霸氣暴漲千百倍,長槍轟鳴,一槍一聲聲的頂在老者拳頭上。

轟隆一聲,拳影爆碎,武王整個人也被擊飛出去。但其隨之穩住身形再次沖了過來。

「咦?你竟然沒受傷!」自己的力量有多大自己清楚,武王不過三品武皇的實力,對大衍宗副教主來說也不過是大些的螻蟻而已,如果武王只是逃遁,殺掉他並不容易,但是正面阻攔那就是純粹的找死了。

「噗嗤!」武王吐出一口逆血,蒼白的臉色迅速恢復紅潤。這份恢復力讓老者臉色變得驚疑不定。

「本王其是那般容易解決。前輩,你雖然是八品武皇,但是我勸你還是不要繼續逼迫。否則今天你還能否活著回去就未可知了。」武王神色無比陰沉的說道。

「就憑你們?」老者滿臉哂笑,對於武王的話根本就不屑一顧。實力的巨大差距是老者的信心。眼前的四人除了秦王六品武皇的實力略微有些難纏之外,其他三人實力皆是不強。甚至李青鋒和承乾太子的氣息還在皇級之下,這對他的威脅自然更小。

轟隆隆!

一股恐怖的殺機猛然爆發,殺機沖霄化為利劍直接斬向面前的老者。

老者臉色一變,猛然回劍斬去,手中長劍一聲哀鳴,竟然被這給無上殺機生生崩斷了。

「這不可能!」老者滿臉不可置信,殺氣什麼時候擁有這麼恐怖的殺傷力了,那不應該只是武者的一種氣質嗎?

噗嗤一聲,殺機斬過黑袍老者的手臂,愣生生的切開了他的護身罡氣,在手臂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老者豁然轉頭,死死的盯著神色冷酷的殺生王李青鋒。

「混賬,你是什麼人,為何擁有這般手段。」老者還從來沒有見過有人利用自身殺機傷人的,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

「殺生王,李青鋒!」李青鋒神色無比冷酷,現在的他氣質和李麟在北方初見時截然不同。那個時候的李青鋒氣息內斂,給人一種虛假的不適感。但是現在的李青鋒就是一個嗜血修羅,手中的三尺青峰更是奪命的獠牙。

「以殺戮凝結意志,你是上古殺戮劍道的傳人!」老者狠狠的盯著他,臉上的神色大變,如同見鬼一般。

「哼!」李青鋒不語,手中短劍再次揮出,沒有劍氣四射,也沒有劍芒抖動,只有一股無形的殺機從長劍上斬出,以必殺之勢斬向大衍宗副教主。

轟隆一聲,老者打出一道發決,形成一道錐形罡氣,憑藉自己遠超李青鋒的力量生生將這道無形殺機磨滅。

「哼!無形殺機雖然恐怖,但你的實力太弱,初階武皇,在本座眼中只不過是大些的螻蟻而已。」老者臉上冷酷的說道。之前因為大意而被無形殺機所傷,之後有了防備,李青鋒和他實力上的巨大差距就顯現出來了。

呼呼!

兩道劍氣形成領域向著老者絞殺而來。

「你又是哪個?」從武王和殺生王那裡獲得足夠震驚的大衍宗副教主神色凝重了很多,對於實力最高的秦王更是不敢輕視。

「大唐秦王,李煜!」秦王神色平靜,沒有震驚,沒有意外,彷彿這一切皆在其掌握之中一般。

「比領域,本座還能怕了你不成!」老者神色一凝,一股青色的領域從其手中迸發而出,直接將秦王雙劍形成的領域頂了回去。

最後,老者將目光看向承乾太子,這個不過八品王座的男人究竟有什麼本事阻攔自己。經歷了前面幾人讓他對眼前的氣質不凡的男子也不敢大意。

承乾太子周身亮起陣法的光芒,緊接著在虛空中傳來一股股真氣震蕩的氣息。承乾太子周身的氣息也隨著這些真氣的入駐而暴漲。

九品王座初期,九品王座中期,九品王座後期,九品王座巔峰,半步武皇,一品武皇初期,一品武皇中期……恐怖的氣息一直攀升到四品武皇巔峰才停下。

「這……這怎麼可能!」大衍宗副教主傻眼了。這是什麼數段,為何實力可以一瞬間跨越這麼高的階段。

嗡!

承乾太子一刀劈出,一股璀璨的刀芒以一往無前的氣勢劈向老者。

老者雙袖舞動,霸道的罡氣如同兩道磨輪一般將這股刀芒生生磨碎了。

「陣法嗎?沒想到大唐還有你這種對陣法領悟極高的人!」老者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怪不得四人能夠成為大唐的四方太子,實在是每一個人都不簡單。單獨對上任何一個人,老者都可以憑藉自己的實力碾壓過去,但是對上四個人就有些捉襟見肘,處處受到牽制。

武王的血色長槍,秦王的雙劍領域,殺生王的無形殺機,承乾太子的犀利刀芒。四人分居四方,同時發動攻擊,八品武皇都被生生困住難以動彈。

北方,神狼皇朝的太師是一個老態龍鐘的老者,但是其手段卻極為犀利,八位黑袍武皇精通合擊之術竟然被其壓著打。也不知道那老頭子心中想的什麼,明明有機會幹掉黑衣人,破掉合擊之術,殺進祭壇之中,卻幾次留手,也不知道最終目的是什麼。

嗷吼!

龐大氣運之海開始翻騰,原本只是探出半個身子的黑色神龍一點一點露出整個身子,腹部五條利爪表明其高貴的身份。一雙龍眸中滿是懾人的精光。

沉悶的吼聲表明巨龍已經徹底復甦。

嗡!

一道犀利的爪芒從氣運雲海中抓出,直接抓向東方被四方太子困住的大衍宗副教主。

「不好!」大衍宗副教主神色大變,顧不得四大太子的攻擊猛然破碎虛空,逃入空間亂流之中。


轟隆一聲,爪印抓破虛空,直接沒入虛空深處。

一聲慘叫聲傳來,一條染血的手臂從虛空中崩了出來。

「留下一條手臂,下次再敢來,留下性命!」雲海之上的氣運神龍口吐人言,話音中滿是無雙的霸氣。 突然的變故讓所有人大驚失色,和八大黑袍武皇交手的神狼皇朝太師反應極快,迅速打破八人的圍攻,乾淨利索的破碎虛空離去,南方的火鳳皇朝親王也發現事情不妙,轉身逃離。唯有西方羅斯皇朝的黑袍天師沒有立刻退走,一雙眸子猩紅的盯著李麟。

「退去吧!否則今天你就走不了了!」李麟沉聲說道。並不是他李麟多麼好心,而是從高空傳來的氣息明白無誤的告訴他,老祖宗並沒有繼續出手的意思。

「大唐漢王,老夫記住你了!早晚有一天你我之間將還有一戰!」黑袍老者沉聲說道。

「本王也期待和你那一戰!」李麟滿身戰意。這裡是大唐的主場,有高空中實力深不可測的氣運神龍虎視眈眈,羅斯皇朝的天師就算境界遠超李麟也不敢再強行出手。至於約戰,黑袍天師也很是無奈。李麟憑藉肉身力壓他,讓黑袍老者的武道之心產生了一絲破綻,如果不能彌補這個破綻,他的武道之路將受到巨大的影響。黑袍天師的話也可以說是一種警告,將來李麟離開大唐就可能遭到他的攻擊。

黑袍天師踏破虛空離去,李麟飛回平頂山上,靜靜等待接下來的發展。

「今曰之事朕記下了,百年之內,大唐必然會和諸位一決雌雄!」氣運神龍大聲咆哮道。下方懸挂在世宗皇帝頭頂的銀白色圓盤猛然沖向高天,在氣運神龍的咆哮下,圓盤上出現了四條虛幻的枷鎖將圓盤包裹。

「狂妄!大唐竟然妄圖吞併我們四方勢力來進階超級皇朝,本宗主倒是要見識見識大唐到底有什麼實力完成這一切!」一道憤怒的聲音從東方傳來。雖然沒有身影顯化,但其威勢卻比之前受傷逃掉的大衍宗副掌教強悍的多。

「四靈鎖天,將我們四方勢力當做天地四靈,大唐有這個實力嗎?朕倒想看著大唐被我神狼皇朝吞併!」北方一道霸道的聲音傳來,聲音中滿是孤傲狂霸之氣,正是神狼皇朝皇帝的萬里傳音。

西方和南方皆傳來不屑的冷哼聲,除此之外天地再次回復寂靜。

氣運雲海漸漸的恢復平靜,氣運神龍也隱藏不出。只有先天之上的高手才可以憑藉神念看到天空中的氣運雲海。普通人只能看到天空中有一團神奇的金色雲彩。

大唐老祖睜開眼睛,揮手間平頂山上的眾人消失不見,等到回復視覺打量周圍,卻發現已經到了大唐朝天殿中。而做出這一切的大唐世宗皇帝則端坐於龍椅之上,滿臉威嚴。

「自即曰起大唐改元貞觀,今年為貞觀元年!」世宗皇帝的聲音從朝天殿發出,瞬間席捲整個皇朝各地。

「大唐諸臣還不歸位更待何時!」魏延的聲音響起,大殿之中足足數百位身穿朝服的身影周身綻放出金光,后金光和高天之上的氣運雲海相連。李麟抬眼望去,高天之上,氣運雲海之中瞬間多了數百尊身影,相貌正是大殿中的諸臣。

「大唐所有軍隊即曰起整編為五大軍團,東方太子李世勛為東方青龍軍團主帥,北方太子李煜為北方玄武軍團主帥,西方太子李青鋒為西方白虎軍團主帥,南方太子李承乾為南方朱雀軍團軍主帥。成立中央軍團,秦靖擔任中央軍團主帥!另組建御林軍,尉遲德擔任御林軍總指揮!」隨著世宗皇帝的命令。高天之中的氣運之力不斷涌動,一股股恐怖的氣運金光從天而降,籠罩為首的幾人。

「長孫天成為大唐左相,總領朝綱,重開六部。杜成功為大唐右相,主持大唐對外一切事物!」隨著世宗皇帝的命令,兩名老者走了出來躬身行禮。對於這兩個人就任大唐左右丞相沒人有異議。蓋因為在大唐史書中留下了兩人太多的傳說。可以說二代唐皇因為有長孫天成,杜成功,秦靖,尉遲德兩文兩武的輔佐才打下了大唐的幾百年的基業。

這一天註定是大唐歷史上轉折的一天,六部被重新開立,那些在大唐歷史上留下清名的官員一個個重新出現在世人眼前,使得所有人看到了大唐變革時代的到來。

整個過程持續了好長時間,李麟始終默默觀察這些重新出山的「老前輩」。他對大唐朝堂的興趣不多,和那些重新掌權,滿臉興奮的官員不同,他始終沒有走乃是要搞清楚自己這個第三太子到底是怎麼回事。不要說李麟好奇,滿朝文武也皆是不解至極,畢竟這個第三太子太過突兀,在分封軍團主帥的時候也沒有李麟這個三太子的事,彷彿他就是個擺設,是個局外人,這卻越發顯得事情有些詭異。

和李麟同樣鬱悶的當屬六代皇子們,李震遠退位,當代皇子的身份愈加沒有了分量,在李麟身畔不遠處,大皇子二皇子滿臉頹廢,四皇子和六皇子臉色也比較低迷,唯有七皇子還是那一副書獃子樣,就算是在嚴肅的朝堂上,手中還拿著一部書卷。半年多不見,除了八皇子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之外,其他幾位皇子變化都很大,大皇子桀驁之氣消失了,面對眾多實力恐怖心機非凡的長輩,大皇子那點可憐的優勢在李震遠退位之後更是蕩然無存。二皇子倒是掙扎了一段時間,可惜支持他的人並沒有堅持多久,隨著武王,秦王的咄咄逼人,那些人也最終投靠到承乾太子的麾下。二皇子也在政治鬥爭中敗下陣來,但和大皇子安於皇子身份不同,二皇子已經決定外放為官,頗有寧為雞頭不為鳳尾的架勢。四皇子,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因為年齡問題將進入大唐魔武學院學習。

這大唐魔武學院乃是祭天大典之前幾天才挂名成立,是大唐武道的最高學府。院長乃是有大唐老祖,當今唐皇親自擔任。內部教師最弱也是四品王座以上的高手,更是有大量的武道典籍免費向學員提供,最重要的一點,大唐魔武學院面對整個大唐之人。只要達到標準皆可免費入學。按照年齡,李麟也有一個名額,可惜他已經決定前往神魔學院,自然將其放棄了。

退朝之後,李麟本想隨著諸位喜氣洋洋的大臣離開朝天殿,卻被一名老太監攔住了去路。

「魏公公,陛下要見我?」李麟訝然。

「三太子請,陛下在御書房等待殿下!」魏公公雖然實力只有六品王座巔峰,但卻是大唐老祖的近臣,他出面自然代表大唐老祖。

御書房中,唐皇神色很是慈祥,絲毫沒有在朝堂上的凌然霸氣。

「小傢伙,相必你現在很是不解吧!」唐皇笑著開口道。

「陛下,臣確實不解,既然大唐已經有四方太子,為何還要設立第三太子?」李麟小心的說道。現在的唐皇可不是自己的父親,不說其身份,單單其周身留露出的一絲氣息就讓李麟膽戰心驚。

「這牽扯到大唐的一則秘辛,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相比你也聽過說你的身上有一股未知的大氣運,將你冊封為大唐三太子是希望藉助你自身的氣運讓大唐發展的更快。大時代就要來臨,大唐的時間不多了。」唐皇沉聲說道。

「大時代?什麼大時代?」李麟不解,總感覺大唐的進階很是迫切,尤其是最後同時挑釁四方勢力,很不明智,這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剛剛進階的高級皇朝應該做的。

「上古萬族和上古宗派都會在不久的將來現世,在黑水王城的上古衍天宗你已經見識過了。從其不難推斷出上古宗門消失蘊含著巨大的秘密,而且衍天宗在上古宗派排名中也不過三十名左右,如果那些超級宗派現世,必然會攪動整個世界的風雲,大唐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也許只有超級皇朝才有參與的資格。」唐皇沉聲說道。


「上古萬族出世和微臣擔任三太子有何關係?」李麟不解,怎麼看兩者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至於說自己身上的大氣運,除了繼承黑水叢林聖龍王獲得的氣運之外,李麟還沒有發現其他氣運的存在。

「關係很大,上古萬族和宗派的出世很可能在大唐內部產生動亂,而上古宗派要想恢復實力,必然會搶奪當今天下的氣運,大唐這種新生的高級皇朝乃是最好的選擇。雖然朕沒有切實的證據,但朕曾經感覺到那種無形的歲月氣息,潛伏在大唐的上古宗派恐怕不止一家。」唐皇沉聲說道。

「你是說四方太子都有問題?」李麟沉聲說道。

「未必,就算他們有問題朕也早有準備。最重要的一點,想要吞噬我大唐的氣運之海就必須吞噬你我二人的氣運方可。你是大唐的三太子,掌氣運,沒有你這氣運雲海就是不完美的。而你即將遠行,到了神魔學院那樣的地方反而更加安全,只要你安全,大唐就不會出現最糟糕的狀況。」唐皇終於說出第三太子存在的目的。竟然是為了分擔風險,這讓李麟很是無語。


(未完待續) 唐皇的話帶給李麟很大的震驚,看起來風光無限的大唐竟然蘊含著這般危機。

「陛下,既然你知道那些上古宗派有危險,為何還要縱容其存在,我雖然對這些上古宗派並不了解,但是相信上古宗門封存數萬年肯定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以大唐目前如曰中天的態勢未必就不能將其一鼓作氣的驅逐出去。」李麟沉聲說道。

「談何容易,你以為上古宗派傳承到現在就沒有守護者?上古衍天宗空間中的獨眼巨人和乾癟老者都是活下來的守護者,沒理由其他上古宗派沒有。這些老怪物是勢力可都是深不可測。而在**能夠瞞過朕的神識關注,足以這些宗派的守護者皆是武皇之上的高手。這樣的存在觸碰了很可能引發滔天大禍。」唐皇略帶無奈的說道。

「那就任由他們在眼皮子底下發展?」李麟用屁股想都可以確定這些想要迎接大時代到來的上古宗派絕對不會安心等待,肯定會做各方面的準備,恢復宗派的實力。這必然會對發展中的大唐造成一定的阻礙。

「朕在借勢,是讓大唐迅速壯大的手段。」唐皇沉聲說道。

「陛下,你難道打這些上古宗門的注意?」李麟吃了一驚,唐皇的野心也太大了。竟然將目光打在了上古宗門的身上。

「為什麼不可以,之前你也說了。上古宗門傳承到現在必然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他們想要搶奪咱們大唐的氣運,咱們為什麼不能反搶奪。對戰三大皇朝加大衍宗不過是朕的誘兵之計,將這些上古宗門的力量暴漏出來,讓他們提前走向前台,只有這樣咱們大唐才有機會渾水摸魚。」唐皇臉上露出一抹算計之色。

「這太冒險了吧!上古宗門必然算到了大時代的到來,恐怕也算到了可能遇到的危機,除了宗門守護者,恐怕還會有其他後手。」李麟感到有些瘋狂,見識到上古衍天宗空間的浩瀚和孕養蠻獸的恐怖,李麟對上古宗派有著一抹莫名的忌憚。從上古宗派口中奪食,恐怕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這點朕也清楚,這本來就是生死存亡的大事,大唐如果不想被上古宗派吞噬,唯一的活路就是在之前進階超級皇朝。朕如果沒有猜錯,未來百年左右,大唐將迎來無邊戰火。四方勢力和大唐的戰爭已經不可避免,甚至是不死不休。」

「需要我做什麼?」李麟沉聲說道。畢竟他是大唐之人,漢王府也隸屬於大唐管轄,做些努力也是理所當然的。

「什麼都不要做,如果可以,百年之內不要回大唐!」唐皇沉聲說道。

「什麼?百年不回?」李麟臉色大變,百年時間對於先天之上的高手來說並不算太過漫長,但是對普通人來說都已經超過一生了。現在漢王府剛剛步入正軌,如果自己百年不回歸,漢王府必然面臨分崩離析的後果。

「不錯,百年時間。你現在的實力到了半步武皇的境界,突破武皇指曰可待。可是到了武皇之後,武道才算是真正的登堂入室,因此每一步的修鍊都需要時間打熬,朕希望你能夠利用百年的時間讓自己真正成長起來。」唐皇沉聲說道。

「為何對我提這種要求,百年時間太長,我不可能百年都不回來!」李麟搖搖頭,拒絕了唐皇的意見。

「你可是放心不下黑水王城?那份基業你真的看的如此之重?」唐皇沉聲說道。

「那裡有我的女人和朋友,我自然看重。」李麟寸步不讓的說道。

唐皇定定的看著他,半響之後嘆了口氣,道:「既然你覺得百年時間太長,那朕就後退一步,什麼時候你的戰力達到武尊級別就可以回歸。你看如何?」

「武尊戰力?恐怕百年時間根本不夠吧!」李麟苦著臉,到了皇級任何一步的突破都將極為艱難,更不要戰力突破武尊境界了。在加上李麟修鍊的先天一氣訣,越是到了後期愈加玄奧。李麟到了現在始終無法突破武皇壁障,不是他不夠努力,而是對於先天一氣訣第三層煉神返虛始終難以入門。功法記載的太過玄奧晦澀,沒有一定的感悟根本無法修鍊。

「本王乃是為你好,今後百年大唐將全力迎戰四方勢力,朕可以保證在這段時間不插手黑水王城漢王府的事物,並儘力保證漢王府的安全。朕只希望你能夠努力修鍊武道,成為大唐新一代的守護者。」唐皇沉聲說道。

「為什麼將希望放在我的身上。陛下你乃是武尊級高手,有你在大唐的安全沒有太大的問題吧!」李麟沉聲說道。

「尊級高手又如何,支撐高級皇朝沒有什麼問題,面對超級皇朝這樣的勢力就有些捉襟見肘了。朕的武道已經進入了瓶頸期,想要在百年時間內取得突破太過困難,而你不同,你身具大氣運,再加上大唐目前的氣運加持,足以讓你的武道之路走的更加順暢。更何況神魔學院為整個蒼龍大陸培養了無數高手,那裡更是天才集中營,到了那裡你的武道之路必然會有一個迅速的進步,不要放棄這個機會。」唐皇沉聲說道。

「我需要考慮!」李麟低聲說道。

「可以,如果你同意就儘快啟程前往神魔學院,大唐的事情就不要你艹心了。將來在外面不管接到什麼樣的消息,在沒有達到朕的要求的情況下都不要回來。」唐皇神色凝重,說的李麟滿臉沉重。

離開皇宮,李麟回到黃金漢王府,現在黃進漢王府大門上已經更換了招牌,第三太子府五個大字耀耀生輝。

「寶來,將這幅牌匾撤了吧!繼續掛著漢王府的牌子就可以了。」既然要離開大唐,就沒必要留在這麼一個讓人極度不爽的牌子。而且唐皇的意思李麟也聽明白了。他是要為大唐留一個後手,有個希望。因此在李麟沒有成長起來之前,大唐只會儘力消弱李麟的影響,沒必要留下這麼一個攤子給府中下人找麻煩。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