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待烤肉的時候,丁牧細細翻閱血焰宗五名長老的記憶,然後就發現他們五個人之所以能夠找到林詩慧等人,完全是因爲玄冰山莊傅休的指引。

也就是說,玄冰山莊和血焰宗之間的聯繫,已經實錘了,更重要的是,玄冰山莊對丁牧懷疑極強的敵意,所以丁牧已經開始盤算要怎麼對付玄冰山莊了。

玄冰山莊有仙帝大能坐鎮,仙尊大能無數,不是輕易能夠對付的,丁牧一個人或許不怕,但是他身邊的人不行,所以對付玄冰山莊這件事,還要從長計議,最好是等修勇仙尊恢復了仙帝修爲,林詩慧參悟了九天殺陣,巫穹突破到翻天之境之後,再去找玄冰山莊的麻煩。

可他想過一段悠閒的日子,別人卻不允許。

丁牧剛從卡米爾手裏接過烤肉,納空戒裏的傳訊石就震動起來,是劉鼎發來的消息:“丁牧先生,我剛剛接到消息,歸元宗陸懷長老,也就是陸華的父親要來光武城。”

“還有一個消息,陸華死了,封步之把責任推到了你的身上,說你修煉了邪法,是殺死陸華的兇手,這次陸懷過來,肯定是來找你麻煩的,還請務必小心。”

丁牧接到這兩條消息之後就忍不住皺起眉頭,陸華死了?封步之竟然還把陸華的死算到了自己頭上?

難道封步之真的以爲陸懷出手,就能殺死自己?

丁牧回覆道:“多謝劉家主,這件事我知道了。”

劉鼎又問:“要不要我幫忙?陸懷雖然是這十幾年才突破到仙帝境界,但仙帝畢竟是仙帝,戰力絕對不容小覷。”

他等了這麼長時間,不就是在等這麼一個可以向丁牧示好的機會嗎?

如今陸懷親自出手,要找丁牧報仇,如果他能把這件事平下來,丁牧要欠他一個多大的人情?

以後真有什麼地方需要用到丁牧,丁牧怎麼會拒絕?

wωω ◆тTk án ◆c○

雖然丁牧不肯加入他所在的組織,但只要能以人情的方式綁住丁牧,就足夠了。

丁牧想了想,說道:“如果你有辦法擋住陸懷,那就請你出手,如果不行的話,就算了。”

劉鼎心裏驚喜,急忙說道:“你放心吧,這件事我絕對給你辦好!”

切斷聯繫,丁牧心中也有些無奈,不是他怕了陸懷,而是因爲他身邊已經有了不少朋友,他可以和陸懷正面戰鬥,但是他身邊的朋友怎麼辦?

仙帝大能不可小覷,哪怕只是陸懷的隨手一擊,都不是巫穹他們能抵擋的,萬一在交手的時候出現了什麼意外,誰來補救?

在復活小島上的時候,曲風的死就已經讓丁牧意識到一個人的強大還遠遠不夠,必須要讓自己身邊的人都強大起來纔可以,所以爲了保護林詩慧等人的安全,他選擇了和劉鼎合作。

至於劉鼎背後究竟是什麼樣的勢力,丁牧已經不關心了,從戰長老處理石輝的手段就能看出來戰長老此人的品質還是可以的,連戰長老都暗中加入或者支持劉鼎背後的勢力,說明劉鼎背後的勢力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爲了應對陸懷的到來,丁牧把林詩慧、巫穹等人從閉關中叫出來,讓他們儘快離開這裏,躲得越遠越好,就連修勇仙尊都不例外。

林詩慧等人得知陸懷很快就要來到光武城之後,都知道這次的事情很嚴肅,沒有任何意見,簡單收拾一下,離開了京都文苑。

至於他們去了什麼地方,丁牧也不知道,就是這種不確定性才能讓陸懷找不到林詩慧他們。

等打發了陸懷,丁牧自然可以通過傳訊石找到林詩慧他們。

修勇仙尊倒是想留下來,但是被丁牧以林詩慧等人需要有人保護爲由,打發走了,至此,京都文苑就只剩下丁牧一人,耐心等待陸懷的到來。 陸懷在趕往光武城的路上已經把陸華和丁牧之間的矛盾弄清楚了,也充分了解了陸華的死因,對於丁牧會出手殺死陸華,他保持一個懷疑的態度,因爲站在丁牧的角度來看,他完全沒有必要殺死陸華。

倒是陸華有些咄咄逼人的架勢,竟然派出了四名仙尊第八層的大能去對付丁牧,結果卻被丁牧殺死了。

他有一點想不明白,那就是陸華爲什麼要出城?

丁牧在殺死四名仙尊第八層的大能之後,是否還有必要殺死陸華?

按照陸懷的邏輯,丁牧是沒有理由再對陸華動手的,因爲這樣會丁牧和他就是不死不休的結局,但凡丁牧有點理智,都不會這麼做。

但凡事不能只憑推斷,還是要親自調查一番,更何況丁牧能夠吞噬他人元神提升修爲,這本身就是邪法,陸華又是死在類似的邪法之下,丁牧的嫌疑還是很大的,所以他必須過來。

剛剛來到光武城,早就得到消息的劉鼎就迎了上來。

“光武城劉鼎,見過陸懷長老!何蒼會長已經和我說過了,我這就帶您去找丁牧。”

陸懷點頭,“前面帶路。跟我說說丁牧這個人都有什麼特點。”

“是!”

劉鼎在前面帶路,直奔京都文苑,一邊飛一邊說道:“丁牧此人修爲看起來只有魂海境,但是戰力卻極強,就連劍杖老人都不是他的對手,據說在天封城至少有十名仙尊大能死在了丁牧手裏,這份戰力絕對不可小覷。”

“如今丁牧佔據了血焰宗的駐地,依靠血焰大陣,任何仙尊都不是他的對手,陸長老若是出手,這血焰大陣怕是還有些麻煩。”

陸懷冷哼一聲,“那你覺得丁牧會殺死陸華嗎?”

劉鼎一下就停了下來,額頭冒汗,“這個,在下不敢隨意揣測。”

“讓你說你就說!”

“這,是!”劉鼎深吸一口氣,說道:“在前一段時間,光武城也曾經出現過不少煉氣士被吸成了乾屍,在光武城鬧得沸沸揚揚,後來證實是一個名叫蘇婠婠的邪修所爲。”


“蘇婠婠來自斷龍大陸,修煉了雙修功法,尋常煉氣士落到她手上,都會被吸乾修爲,變成一具乾屍,就連鄭巖執事都死在了蘇婠婠手裏。更重要的是,蘇婠婠曾經作爲拍賣品出現在了山鼎商會的拍賣會上,還是在下識破了蘇婠婠的身份,只可惜沒有當場抓住她,讓她給跑了。”

陸懷皺眉,“你的意思是說,陸華是被蘇婠婠殺死的?”

劉鼎露出一副誠惶誠恐的神色,“在下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將在下的所見所聞說出來,陸華公子到底是怎麼死的,相信您一定能調查清楚。”

陸懷冷哼一聲,“帶路吧。”

半個小時後,陸懷和劉鼎來到京都文苑,發現丁牧已經在外面了。

陸懷落下去,盯着丁牧看了幾秒,“你就是丁牧?”

丁牧點頭,“沒錯,我就是丁牧。”

“我只問你一次,你爲什麼要殺陸華?你知不知道陸華是我唯一的兒子?”陸懷語氣冰冷,仙帝大能的威壓顯露無疑,劉鼎承受不住這種壓力,急忙後退。

丁牧失笑,“是誰告訴你我殺了陸華?”

陸懷問道:“你和陸華有矛盾,陸華還派了四名仙尊大能對你出手,整個天封城,只有你纔有理由對陸華出手,除了你,還能有誰?”

丁牧搖頭,“這些只是你的推測,並不是證據,所以不能說就是我殺了陸華。如果你一定要用這種藉口胡攪蠻纏,認定我是殺死陸華的兇手,那就不要再裝樣子了,直接動手吧。”

陸懷大老遠跑過來,可不是跟丁牧講道理的,丁牧當然知道不管他怎麼解釋,這件事想要解決,還得看雙方的實力。

剛好他剛剛突破到了窺天境,可以在陸懷這裏試試自己現在的極限在什麼地方。

陸懷看到丁牧如此態度,臉色徹底耷拉下來,“丁牧,你這是自尋死路!”

丁牧反問:“你怎麼知道你一定是我的對手?”



“好,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陸懷不再跟丁牧打嘴仗,擡起右手對着丁牧狠狠拍下。

一道由靈氣凝聚而成的手掌突然出現,幾乎凝成實質的威壓向丁牧襲來。

丁牧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仙帝大能的威壓,面色一變全力運轉體內靈氣,才發現體內的靈氣幾乎已經不聽使喚了!

這就是仙帝大能的可怕,一舉一動看起來很平常,但實際上已經對周圍的環境造成了影響。

也就是丁牧最強的戰力不體現在靈氣上,而是他的肉身,雖然無法調動靈氣會對他的戰力造成影響,但影響不是很大。

所以丁牧在陸懷手掌落下的時候突然後退,勉強避開了這一掌的攻擊。

但是陸懷的攻擊可不是這麼簡單,一掌過後,他的身體突然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丁牧身後,右手成拳,對着丁牧的後心狠狠砸下去。

丁牧來不及躲閃,只能勉強挪動身體,避開要害,卻還是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後背傳來,讓他直接飛了出去。

陸懷冷哼一聲,仙帝和仙尊之間雖然只差了一個字,但真正的戰力差距,根本不是仙尊能夠想象的,不管丁牧能同時對付多少仙尊大能,在面對仙帝的時候,都不可能有反抗的餘地!

這既是仙帝大能的強大!

砰的一聲,丁牧落到地上,又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剛纔陸懷那一拳雖然很厲害,但也僅僅是讓丁牧感受疼痛外加氣血翻涌而已,想要傷到丁牧,還差了一點。

陸懷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神色明顯有了變化,剛纔這一拳雖然不是全力出手,但是換成劍杖老人這種仙尊第十層的大能,一旦被擊中,不死也要重傷,丁牧竟然一點事都沒有?

在旁邊觀戰的劉鼎看到這一幕同樣也愣住了,丁牧竟然能擋住仙帝大能一擊而不受傷?

這簡直太難以置信了!

丁牧拍拍身上的塵土,發出一聲冷笑,“陸懷,你就這點本事嗎?” 陸懷面色難看,他也沒有想到丁牧竟然能擋住他這一拳。

但就算擋住了又如何,剛纔那一拳不過就是他隨手發出來的,擋住這樣稀鬆平常的一拳,難道就能和他叫板了嗎?

真是太天真了!

陸懷收起玩笑的神色,攥緊右拳,身體帶出數道殘影朝着丁牧衝過去,靈氣凝聚在右拳之上,對着丁牧狠狠砸下去。

丁牧不躲不閃,他也想看看仙帝大能的拳頭,到底有多硬!

砰!

丁牧的右拳和陸懷的右拳撞到一起,丁牧發出一聲悶哼,腳下的土地出現一個深坑,強大的靈氣衝擊擴散開來,劉鼎就算全力應對,依舊無法維持身體平衡,受到衝擊的影響,直接飛了出去。

但是丁牧沒有後退一步,臉上出現一抹潮紅,又壓了下去。

陸懷作爲主攻的一方,和丁牧對拳之後竟然後退兩步,臉上露出驚駭的神色:比拼肉身和力量,他竟然輸給了丁牧?

這怎麼可能?

等到靈氣衝擊消散,丁牧活動一下右手,臉上帶着玩味的表情。


通過剛纔這次交手,他對仙帝大能的戰力有了充分的認識。

如果單論肉身強度和力量,丁牧已經完勝陸懷了,但陸懷能夠調動靈氣,增幅肉身強度和力量,所以在和丁牧對拳的時候才只是後退了兩步,如果把靈氣的增幅扣掉,丁牧一拳下去,至少能讓陸懷後退五步!

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丁牧雖然提升到了窺天境,但是在境界上距離仙帝大能還是有難以逾越的差距,體內靈氣受到壓制是很正常的。

綜合來考慮,那就是目前的丁牧雖然沒有有效的手段傷到陸懷,但是陸懷想要擊敗丁牧,也要花費一番手腳。

如果丁牧肯拼命、以傷換傷、激發祕法,應有能有五成的把握把陸懷留下來。

從這就能看出來丁牧之前認爲自己擁有了和仙帝大能正面對抗的戰力,也僅僅是正面對抗而已,考慮到多方面的因素,丁牧恐怕很難戰勝仙帝大能。

當然,自保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這倒不能說丁牧過於自大,而是他從來幾乎沒有和仙帝大能有過接觸,對於仙帝大能的戰力瞭解不多,所以纔出現了這種想當然的錯誤。

不過現在認識到這一點,還來得及,只要丁牧抓緊時間修煉,等他突破到入禪境的時候,應該就能和仙帝大能一戰了。

所以雖然丁牧知道自己現在大概率無法擊敗陸懷,卻依舊沒有任何慌亂,反正陸懷想要殺死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陸懷臉上震驚之色更濃,他是真的想不到丁牧的肉身和力量竟然這麼強悍,哪怕以他現在的修爲,也不敢輕易讓丁牧近身,否則他會很狼狽。

劉鼎看到丁牧和陸懷都住手了,急忙往前幾步,大聲道:“陸長老,丁牧先生,不如兩位都冷靜一下,我們仔細商量一下,看看這件事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陸懷冷哼,“丁牧,我再問你一次,你到底有沒有殺死陸華!”

丁牧搖頭,“沒有!”

“那好,既然你說沒有,那你過來,讓我搜魂,只要確定你不是兇手,我絕對不與你爲難!”陸懷說道。

丁牧冷笑,“你做夢呢!”

讓他主動放棄抵抗,讓陸懷搜魂,這就等於把自己的性命交給了陸懷,只要丁牧有一點腦子,就絕對不會答應陸懷這個要求。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