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擂台下面,有一位有穿著黑短褲的男子,正在那兒睥睨四顧,一副誰是老子對手的神情。

不錯,這位男子就是要跟羅陽打擂台的易生步撥。

這次易生步撥來挑戰羅陽,因有日苯媒體來現場直播,他很想拿下羅陽。

現今見羅陽玩失蹤,易生步撥更加認為羅陽是害怕不敢來。

施楠還在擂台上唱歌,易生步撥便已先爬上擂台,站在圍欄上高舉雙手,彷彿他已打贏了擂台賽,正向觀眾炫耀他的成就。

絕色毒醫王妃 觀眾看到易生步撥那個樣子,都恨得牙痒痒的,只是這是比賽,不是街頭鬥毆,不然觀眾會衝上動手。

十分鐘真的不長,兩首歌的時間就過去了。

依夜布泊讓沈先生去跟裁判交涉,準備宣布羅陽棄權投降。

全場觀眾都站了起來,焦急的情形可想而知。

若是讓易生步撥就這樣贏了,料想在場的人誰也不服。

比賽規則擺在那兒,裁判也不便明顯幫羅陽拖時間。

眼看只剩下30秒了,還是不見羅陽的人影。

施楠想要繼續唱一首流行曲,可是裁判上來制止了。

整個縣體育中心開始嗡嗡地響起來,觀眾在交頭接耳說話,表達失望和不甘。

若是有能力,觀眾會申請上去跟易生步撥單挑。

裁判看了看時間,搖了搖頭,知道這場擂台賽是打不成了。

按照比賽規則,應判羅陽棄權認輸。

「10,9,8,7……」

裁判在倒數時間。 在出廠80多年的時間裡,神運號有過很多的名字。

8年前,蓬萊星的「船飛飛託管公司」破產,機庫里無人認領的飛船都進行拍賣處理。就是那時候,林放買下了這艘幾乎出了倉庫就要拉去回收場的破舊飛船,當時它的名字還叫「任意號」。

之後它就被改名為「神運號」,但其後8年裡又多了很多名字。

(我身上有兩件衣服,一件是馬甲,另一件也是馬甲。——周木又寸人)

誠如周木又寸人先生所說,身上多幾件馬甲,保暖,避彈,時尚。

登天號,猛人號,起源號,老實人號,善心號,點心號,大舊衰號,大吉號,好極號,隨便了號,嗚啦啦號,專揀重擔挑在肩號,無所不能號,時來運轉號,運氣爆棚號。

這些都是這艘飛船的註冊船號。不要命的改裝可以使同一艘船化身數十艘,連它的工程師媽媽也認不出。

此時,神運號停在費爾星系邊緣的一處空間。它船艉倉庫里多了兩艘戰鬥飛艇、五個逃生艙;船艏駕駛艙的操作台裝回了個通信器,但好像不怎麼合型號,無涯說:「大了一點點,還能用。」

「哇!」

關上門的駕駛艙里,林放、東墨彤弓、衛苗都在望著全息屏幕的那串賬戶餘額數字。

之前已經給了開發局500萬通網,還用了200萬籌備那場拍賣會。

但現在還是有,5800萬銀河幣!

「我要買《銀河超人》全套限量版手辦!」林放高呼。

「我就要100萬。」衛苗搶聲,「三年沒發工資了!」

「兩位,地球還等著我們去建設呢。」東墨彤弓凜然道,「這筆錢剛剛夠建一個迷你太空港而已,一分錢也不能浪費。好了,你們唱歌去吧,我來買就行了。」

林放、衛苗並沒有走,目光死死地盯著她,「那現在就買吧。」「是啊,我也要參與。」

「……」東墨彤弓沉默,選定在購物車的那些衣服在眼前一閃而過。

當下,三人都戴上擬實頭盔,登上多來寶購物網,頓時像進入了另一個空間。

但擬實技術不是賽博空間,只是相當於高階VR。三人既能感覺到自己在神運號駕駛艙,看到的周圍景象又完全虛幻,是個裝潢華麗、超級寬敞的購物大廳。

「歡迎光臨多來寶,我是你們最貼心的嚮導,來寶!」

隨著絢爛的光芒,一個笑臉元寶公仔跳了出來,但林放的眼神點了點關閉,它頓時原地消失。

「最討厭系統了。」他說。

與此同時,東墨彤弓悄然把賬號的購物車清空。

多來寶不是銀河系最大的賣場,當然不是,但在外域它是數一數二的,用曲速飛幾十幾百光年就送一條反重力裙子,可不是每家公司都有這種送貨網路。

突然,她發現了什麼,疑問道:「為什麼我們的購物紀錄里有一枚量子裂解彈?花了有500萬。」

都市之兵王歸來 「啥?」「哎?」兩人看看購物紀錄,還真是這樣。

量子裂解彈,一種專門用來爆破的炸彈,威力非常強大。當你需要改造一下自家的星系,拆毀小行星,或者挖掘哪裡的物質,就得用上這玩意。但他們沒買啊。

東墨彤弓點了點,身前就現出一枚有卡車般大的裂解彈,「還是枚二級彈。」這都能把地球炸缺一塊了。

「無涯,怎麼回事?」她問。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無涯的歡聲傳來,「我的資料庫好像被人修改過了,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紀錄。」

「搭錯線了吧。」林放擺擺手,「這些網站經常都這樣的啦。你們記得上次吧,沒人買過呀,突然就送了一雙超貴的鞋子過來,什麼紀念版啥的。」

「嗯……有道理……」東墨彤弓關掉裂解彈的幻像,「又一次搭錯線!」

她打開太空港分類,購物大廳不見了,周圍變換起了一個個樣板太空港。她又說:「很多書包括《球長速成100招》都說,一個星球要有一種風格,才有核心競爭力。風格從太空港開始,哪種好呢?」

太空港的可選風格比QQ秀還多,也可以自己DIY搭配。

有重金屬風格的,到處都是銅銅鐵鐵;有未來烏托邦風格,什麼都白亮亮的,一塵不染;有綠意盎然風格,植物多得看不過來;有海洋風格,懸浮風格,垃圾城風格……

三人切換了一個又一個的挑著,其實去過的港口夠多的了,知道這些太空港的實際效果。

智人畢竟是一種疑似從樹上猴子進化而來的物種,天性就喜歡綠意盎然風格,然而。

「蓬萊星就是這種風格了。」東墨彤弓為難道,「如果地球也搞這種,不夠鮮明,不夠個性啊。」

衛苗嗯的點頭,蓬萊星一些港口早就是旅遊景點了,深入民心的。如果地球也來這一套,難免就像是在山寨,不知道的還以為那裡也是蓬萊呢。比如巴黎鐵塔,巴黎鐵塔當然是在巴黎,還能在中國么?

「那硬金屬風格?」林放眼神一動,周圍的入境口頓時變得鋼筋如林,「感覺很壓抑耶……」

東墨彤弓、衛苗張望環顧,也是皺起了眉頭,他們果然是智人。

林放又動動眼神,立即又到了鬱鬱蔥蔥的林地中。

「綠意盎然風格也不是不行,但我們需要一個特點。」東墨彤弓想著,「一個能區分地球和蓬萊的特點。」

「唔……拜託,我們又不是場景設計師。」林放的目光漸漸鎖定一棵果樹,「這樣好不好,蓬萊那些太空港,種的都是花花草草,對吧。那我們種點別的,全是果樹、果子,一下飛船就可以去摘果子吃,好像農家樂那樣。」

「農家樂?這個想法不錯啊。」東墨彤弓雙眸一亮,「反正地球現在一片荒蕪的,你出了太空港,到哪裡都是親近大自然,都可以野炊。」

衛苗想象出一幅圖景:一幫外星人在紐約時代廣場進行農家樂野炊……

「那就農家樂啦。」林放已經滿腦子的土窯雞、炒野菜、木桶飯……他修鍊了下,吃了點零點能先抵抵肚子。

「地球第一步形象,農家樂。」東墨彤弓越想越覺得有搞頭,「原始星球,海灘美景,香嫩嫩的黃金稻米飯、青島啤酒,有大批駐唱歌手,有熊貓,還有原生靈能修鍊者表演節目。」

無涯歡聲道:「我也能幫忙呢,別忘了我本來是個美食機器人,專長是可以調配100萬種飲料。」

林放、衛苗想象著那個農家樂場景……怎麼好像,很神奇啊……

「洗滌心靈之旅,又吃又玩,贊啊!」東墨彤弓一拍手掌,「太空港就搞果林風格,標誌是一棵合成巨樹!」

合成樹是把多種樹合成一種,比如把荔枝、龍眼、蘋果、梨子合成,一棵樹就能結出這四種水果。很普通的基因技術而已,施工隊都有的,包含在商品服務里。

既然確定下來了,東墨彤弓就拍下單子,3500萬!

這個迷你太空港建成后,可以容納50艘神運號這般大小的小型飛船,10艘中型飛船,3艘大型飛船,沒有巨型飛船的停泊位。當一個農家樂的地港,算是經濟適用型了。

然後她再買下3個傳送亭,七折,每個700萬,一共2100萬。準備一個裝在太空港,一個裝在農家樂,還有一個裝在某個大城市,紐約就不錯。

當單子生成,付款出去,飛船的賬戶就只剩下200萬了,還不夠做一次全面維修。

所以說,開發星球這種事情,入坑之前多掂量掂量啊混賬!

卡債還欠著多少,心裡沒個數嗎?打算怎麼還!?

「不要緊,不要緊。」林放喃喃,「等拆遷了,什麼卡債都不是問題,我要把所有的限量版都補全……」

等拆遷了……衛苗想著,買下「仙槎號」,過上美好而平靜的日子……

等拆遷了,東墨彤弓想著,成為安置地球眾生的英雄,風風光光回蓬萊,放得滿滿的購物車……

多來寶預計到貨時間是半個月後,三人一致同意不用急著回去地球,再過一個星期回去就差不多了。

斷網的日子,一天都嫌多。 日苯忍者易生步撥為了能在擂台賽拿下羅陽,可謂花了不少心思。

從他們向血煞門取經了解羅陽的弱點,就可看出他們輸不起。

畢竟這次有日苯大型媒體前來進行現場直播,將會有不少日苯觀眾看到擂台賽。

跟散打不同的是,雙方沒有戴拳擊套。

這更利於雙方將功夫淋漓盡致的施展出來。

戴拳擊套,那是為了保護運動員,使雙方盡量減低傷害。

拳腳無眼,很容易一拳把人的腦袋打碎。

不過戴了拳擊套,那對於人的十隻手指限制特別大,相當於廢了十指的靈活性,在要用手去抓人方面,幾乎沒有了。

現今羅陽和易生步撥都是穿著短褲在擂台上,可以將各自的最大威力發揮出來。

起初雙方都是試探性的進攻,並不作過多的糾纏。

只是拳腳相碰時,除了篷篷相響外,周圍的氣流彷彿也爆炸開來,震出去一圈又一圈的氣波。

離擂台最近的人能感受到熱浪隨著勁風拂面而來,颳得人眼睛生痛。

短兵接觸過後,彼此都有了初步的了解。

易生步撥起先以為靠雄渾的力量能壓制羅陽,想把羅陽罩在他的力量之中。

可惜羅陽的影拳天生就是對付硬功夫的利器,可以被動獲得防守能力。

幾招過後,易生步撥大吃一驚。

有幾次,明明眼看要打中羅陽,最後卻不知怎麼的,被他輕輕的閃避開了。

若一次是那樣,還能說是碰巧。

可是次數多了,那就不能歸為運氣了。

何況先前羅陽從十數米高空直接跳下來,這一幕易生步撥歷歷在目。

明知拳腳功夫贏不了羅陽,便轉而用五行之術。

在忍者裡面,上忍懂一些五行之術,但也只是障眼法的居多。

跟人忍以上的真正窺知了五行奧秘的忍者不同,那些忍者使用的五行之術決非障眼法,而是實打實的術法。

羅陽見易生步撥陡地暴退兩步,便知他要改換攻擊方式了。

還道易生步撥會使用從血煞門那兒討來的混沌散,不料不是。

只見易生步撥雙手都是食中二指並在一起,然後豎著放在面前。

這麼簡單的動作,羅陽也看不出有什麼門道。

正覺得滑稽,忽然眼前一花,只見桃花紛飛,居然到了一個花的世界!

四面八方全是飄飄揚揚的花瓣,美極了!

這裡只有花,沒有任何的雜物,極為賞心悅目。

瞬息間,羅陽感受到了無窮的溫馨,好想在這花的海洋里安安靜靜的睡一覺。

近來麻煩接踵而來,壓力好大,想找個時間放鬆一下都不能。

不意現今卻置身於這花的世界里,讓人可以怡然自得。

正在心曠神怡之際,忽然只覺在無數的花瓣之中陡地疾探過來一隻手掌。

幸好影拳是被動獲得防守能力的,不然就被打一掌。

吃了一驚,羅陽稍為清醒了。

這花的世界,是幻象!

明明這裡是縣體育中心,四周全是觀眾,可是此時卻看不到人影,也聽不見聲音。

羅陽見過不少神秘的物事,但這種障眼法還是第一次遇到。

當時還道易生步撥會使用混沌散,結果出乎意料。

估摸依夜布泊也料到羅陽有能力破解混沌散,才沒有按原計劃進行。

這招花的世界,確實也能嚇到羅陽。

一掌沒拍中羅陽,緊接著便是數十隻手掌從花牆之間擊向羅陽。

不過那麼多隻手掌,只有一隻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影子。

不用羅陽尋找真假手掌,影拳能自動辨識。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