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上場下,包括天魔學院的正副隊長羅不瞑、呂嘉佳,摩天學院的摩根、索格,怪物學院的韓靜兒。趙絡韻、蕭紫羅。全部都雙眼無神的看著那一張潔白的卡片,心中各有不同的思緒在翻滾。

天魔學院的院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哪裡是天使的施捨,這擺明是惡魔的宣告。」

就在天魔學院的院長準備出手救人的時候,一陣大喝聲傳來。

「滾!!!」

呼!

滾字一出,巨大的天使微微顫抖了一下,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就好像本來放的好好的動畫片,突然間畫面消失一樣,十分的突然。

本來還是風雲涌動的天空,也一瞬間恢復了平靜。晴空萬里,嗯,這是一個去郊遊的好日子。

「天動!三十三雷!」

轟!

小白夜一瞬間加速,身法開到極限,地板磚都被踏裂開,身影一瞬間消失,下一瞬間就出現在了臉上都獃滯的雙胞胎姐妹身前。

「潛龍決!哈!!!」

小白夜沒有使用劍刃,畢竟他現在也知道,別說面前的兩個雙胞胎已經傻乎乎的了,防禦估計是開不了了,要是用劍刃的話應該要一刀兩斷了,再加上就連天魔學院的院長大人的嘴巴都張大的能塞進一顆鴨蛋了,被說另外四名帶隊老師了,目瞪口呆都不能形容!怕是連自己叫什麼都忘記了,也忘記了要去救人,畢竟小白夜也是很快速的。

潛龍決力量全面爆發,小白夜雙手握著劍,用劍身對著兩姐妹花打橫劈過去。

「怎麼會」

咚!

雖然雙胞胎姐妹花被擊飛,但是她們還是能聽到小白夜說的話。

「因為我在這天之上啊」 摩天學院的隊長摩根一臉懵逼的說道:「咦?我剛剛是怎麼了?」

摩根又看了一下周圍的隊員,大家都是萌萌的樣子,一頭霧水。

「喂喂,索格,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嗎,我剛剛好像。。。」

索格沒有回答摩根的提問,如果只是回答剛剛發生了什麼,他還是猜得出一二的,但是現在發生什麼他自己都是懵逼的:尼瑪,黎紅和黎芝呢?怎麼就被擊飛出場了?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我!???

索格沉思了幾秒后:「剛剛我感覺到了一股十分龐大的精神能量,應該是那對雙胞胎的把戲。不止你,就連怪物學院和天魔學院的人都被迷惑了,他們也不比你早多少清醒過來。只是。。。現在發生什麼我就不清楚了」

「現在?」

摩根這時候才留意到場上只剩下七人了,少了兩個人:天墜學院的兩位隊長,黎紅和黎芝。

摩根疑惑道:「咦?雙胞胎呢?」

索格指了指場外的草地,躺在草地上長得一模一樣的兩名少女。

「怎麼在場外!?」

索格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我清醒過來后就看到她們兩個被打飛了,具體我也不知道,至於誰下的手,應該是那個通天一族叫白夜的人。沒想到啊,真的應了那叫老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尼瑪,這算不算秒殺?要不要這麼誇張?

至於怪物學院,韓靜兒三人和在療傷的秦虎等人雖然很吃驚,不過他們比較了解小白夜,也就沒這麼吃驚了,反正那小子經常弄出一些讓人吃驚的事情,而且一會再問不就行了嗎,反正一個隊。

所以最快恢復冷靜的就是怪物學院的學員了,比一群老師還淡定。

天魔學院的隊長羅不暝卻是最不淡定了,他是一連受到兩次打擊。

第一次是黎紅和黎芝釋放『天使的施捨』這一招的時候,他也感覺到這是幻術類型的招式,所以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但是還是中招了。這也就算了,他相信只要給他一點時間,要破解完全不是問題,然鵝讓他手打擊的是,他都還沒開始破解,雙胞胎就已經被打敗了,而且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未知的才更讓人恐懼。

呂嘉佳也看出了羅不暝的煩躁,或者說不安。

輕生說道:「那個叫白夜的很可能是對天道有特殊的理解,這一類的攻擊可能對他並不那麼有效,真正對拼你的勝算更大,還有我幫你」

只可惜這個木魚腦袋並沒有理解這是別人的關心、安慰。

羅不暝緊握著帶著皮手套的右手:「哼!真正相遇我一定能贏!」

「木魚腦袋。」

「?你說什麼」

「沒! 重生女主播 什! 國手棋醫 么!」

可能有些事情羅不暝更不懂,例如女人心什麼的。。。。

—————————————–

小白夜打飛了雙胞胎後轉身看向目瞪口呆的六人,哦,不對應該是五人加一隻螳螂。露出了白白的牙齒:「嘻嘻,不小心下手重了點」

眼鏡已經收起了魔法陣也沒有繼續釋放魔法:「你還真是讓人看不懂,天地意志的精神攻擊你到底是怎麼破解的。而且你修為才一級六段吧,明明是這裡最低的修為。還是算了,我也不徒添煩惱了。」

小胖和小幻也都停手了,而小胖的對手,厲岩也停下了手,應該說嚇呆了,還沒反應過來,就連和小胖對碰都忘記了。她們整個隊伍都是知道自家隊長的『施捨』有多厲害,當初她們就中過這一招,她們隊長不取消,根本出來吧,只能迷失自己。現在前前後後才一秒,就被破解了???

「到。。。到底怎麼做到的」

只可惜小白夜並沒有回答她,反而身體一壓,一支箭一樣沖了過來。

「小胖,一起懟她!」

「好嘞!」

「五帝龍印:火龍印!」

小白夜左手迅速結印,手掌印出現了一個火紅色的龍印,一掌對著巨劍拍過去。

轟!

強大的力量和火焰爆炸的衝擊力,打得厲岩連連後退,巨劍都快要被震得脫手而出了。

小胖一個位移,移動到了厲岩的身後。

「看哪裡呢,狼拳!」

咚!

小胖沒有因為對方是女孩子而留手,狠狠的打在了後背心上。

咳!

厲岩雖然劍技了得,但是防禦卻是她的弱項,她幾乎沒有什麼防禦技能,她一直都是認為進攻就是最好的防禦。這一擊偷襲就已經被打傷了內臟,都咳出血了。

厲岩大叫一聲:「來!我一打二!!」

雖然說得很豪邁,可惜現實是殘酷的,沒多久厲岩就被小胖偷襲打倒在地。而小胖和小白夜兩人完全沒有覺得二打一是一件羞恥的事情,本來就是團戰,還不能多打少?

無恥術士 剩下的歐寧和康文英早就失去了信心,兩位隊長可以說就是她們的精神支柱,支柱到了,她們也隨之倒下。沒多久天墜學院就全部學院被淘汰了,由怪物學院獲得最終勝利。

只是不管台上還是台上的,除了怪物學院之外,都是處於一臉懵逼的狀態,想問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其實就連老怪物都想問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他們四個帶隊老師一樣是受到了影響,雖然只是一秒都不足的時間,不過這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夠驚訝了。問題是,小白夜破解就連一秒都沒有,就吼了一聲,老怪物他們也只是看到小白夜用潛龍決把雙胞胎擊飛了,怎麼破解『天使的施捨』卻一點都不知道。

唯一一點影響都沒有的應該就是天魔學院的院長了,只可惜,院長一點都沒有要為眾人解釋,而他們又不敢問,只能在這裡乾瞪眼。

天魔學院院長心想:「尼瑪,一聲風雲破,一吼天地靜。還真有這樣的人?他才一級修為啊,雖然對面也不高,但是也沒有這麼誇張吧。算了算了,我還是裝瞎算了,這小子太奇怪了。」

就在院長這樣的心態下,場面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只是,有人卻很想知道,因為這關係到她的未來,應該說她們的。。。

黎紅和黎芝相互攙扶著,慢慢的走了過來:「你到底怎麼做到的」

她們兩個肯定沒有受影響了,被破解她們也不覺得奇怪,畢竟她們自己都不覺得能無敵於天下,但是也不是一句『滾』就可以破解的吧。而且她們兩個居然能夠從天地中感覺到一種恐懼的情緒。

『天啊,天地在害怕!!』

小白夜看著兩個被他打飛,受了傷的小美人:「不是說了嗎,我在天之上啊,哪有以下犯上的。」

小白夜也不管她們兩個,走到韓靜兒旁邊:「打完,收工!我厲害吧!」

有一種小狗向自己主人討好的樣子。

韓靜兒笑了一下:「最厲害你了」 「隊長,到我們了還打不打?」

摩根看向索格,畢竟索格才是隊伍的智囊團。

索格:「打,怎麼不打。只是可惜打完之後估計是不能和怪物學院的人對決了」

「你覺得我們會輸?」

索格搖了搖頭:「不是,而是就算贏了也沒用,我們都被老師給忽悠了,就算跟天魔學院的人打完,我們就算傷勢可以治癒好,但是靈力、體力、精神力是不可能一時半會就恢復的。你看看怪物學院。三個主力包括他們的隊長韓家千金都沒有上場,還有一個跟她不相上下的趙家大小姐,加上那個叫白夜的傢伙幾乎是沒什麼消耗就解決了戰鬥。我們跟天魔學院,最起碼都是要拼八個人,所以我們相遇只能是在真正比賽的時候了」

「我靠!還真是。尼瑪,我忘了有這回事,老師們太可惡了,居然說贏了還能繼續打。打是可以繼續,但是沒意義了好吧!」

其實也不能怪帶隊老師忽悠,因為真正的比賽的時候也是這樣,萬一一開始就拼的太過分,接下來遇到的隊伍可能就不能是全盛狀態去打了,所以也會有戰略棄權,雖然一開始是淘汰賽,但是到了後面就變成積分形式了。

索格:「走吧,對面已經上場了」

———————————–

決鬥場開啟了另一個,小白夜他們那個已經被打的面目全非了,也懶得去修了,修鍊者可不是土木工程師,這些東西還是交給專業人士吧。

天魔學院這邊詭異的居然和摩天學院一樣,一開始就全力而為。

天魔學院這邊:

隊長:羅不暝。

副隊長:呂嘉佳。

隊員:真何,神魂力量很強,當初遠距離就探查出韓靜兒三人,導致偷襲失敗,只可惜還是被三打二打敗了。

隊員:啊卓,特別喜歡說話,問東問西問為什麼,大家都叫他『問題兒童』,修為一級九段

隊員:燕封陽,雖然只有一級八段的修為,但是實打實的是一名刀道的天才,刀霸氣而凌厲。實力一點都不俗,還挺強,特別是殺傷力上僅次於隊長羅不暝。不過嘛,當初卻被韓靜兒吊打,被韓靜兒用蜘蛛絲給陰了,當然了,這不能代表他的實力,畢竟當時只是茶會的切磋而已。

摩天學院一邊也是全力以赴。

隊長:摩根。

副隊長:索格。

隊員:檬青,當初堅決反對索格的卜卦,帶了三人一起出去尋找避毒丹,被小白夜六人一鍋端的女孩子,性格比較偏激,但是實力卻有保證。使用蝴蝶雙刀這種比較古怪的武器。巾幗不讓鬚眉啊!

還有兩位隊員,一位是頭髮披肩的男!生!——車駒子,一身黑衣服,看樣子就知道是個刺客。

另一位是一位叫做夏侯的短髮小男孩,身材瘦小。

可以說雙方都排除了最佳陣型,為了就是儘快打敗對手,好保存實力跟怪物學院一決高下,畢竟看了這麼刺激的對決,不心癢那可就不是一個合格的修鍊者了。

摩根:「哎,你們要不要這麼狠,一開始就把正副隊長派出來」

問題兒童啊卓:「你們不也一樣嗎,好意思說我們,不過為什麼大家都一開始就拼全力啊??」

只可惜沒人理他。

擺好了陣型,羅不暝和摩根對裁判老魔頭點了點頭,表示可以開始。

「開始!」

一開始行動的是摩天學院這邊,隊長摩根一馬當先,帶領著唯一的女隊員檬青、一身黑衣服的車駒子、和看上去比較瘦弱的夏侯。只有副隊長索格在後面看書。

是他,他就是捧著一本書在看,目不轉睛的看,旁若無人的看。

「進化形態,完全進化:大地魔熊!」

隊長摩根身懷神獸裂地龍熊的因子,不過有歸有,能不能進化還是另一碼事。不過他們家族肯定還有祖上是修鍊有成,把自己的進化因子傳承下來。

摩根的身體發生劇烈的變化,本來就比較壯碩的體格,變得更加的高大,一身棕色的毛髮,一對巨大而寬厚的熊爪子,接近兩米的高度,就連樣子也變得和熊十分相似,嘴巴也露出了鋒利的獠牙,只不過眼睛卻有點詭異。眼白是黑色(應該叫眼黑?),眼珠子是血紅色的,一看就不是善類。

「進化形態,完全進化:小鬼!」

夏侯也是進化系的修鍊者,不過他的進化因子有點奇特,是類似於靈體的東西。外貌沒怎麼變化,只是變得有點透明,對,就好像幽靈一樣,而且會飛。

檬青則是拿出兩把蝴蝶雙刀,車駒子什麼都沒有拿出來,有沒有變化,他身影被摩根一個遮擋一閃就消失不見,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就連神念都無法探測。

全隊幾乎都是打近戰的,索格看樣子是一個輔助角色。

一言不合就打團戰啊。

羅不暝嘴角一翹,慢悠悠的把右手的皮手套拿下來,露出了一隻沒有皮膚的右手,能夠清晰的看到血管和肌肉組織,還有長長的手指骨,十分的可怕。

「地獄的盛宴!」

突然間,決鬥台的地板變成了血池,血池中不斷的有東西在蠕動,還有手從裡面鑽出來,一副惡鬼地獄圖一樣,天也變得血紅色,太陽的光芒消失不見,變得黑漆漆的,一輪血月升起。不知道怎麼的讓人有一種煩躁的感覺。

「這是幻覺,大家冷靜點!」

索格的聲音傳來,聽到了索格的聲音,煩躁的情緒才慢慢的平復。

羅不暝:「靜心術,這麼快就發現這是幻覺?」

索格翻了一頁書:「攻擊那個蒙面的女的,羅不暝只是個幌子,她才是施術者!」

對於索格的話,摩天學院的人都深信不疑,畢竟經歷過避毒丹的事情啊。

冷情總裁之嬌妻難馴 咚!

摩根巨大的熊體跨步沖向呂嘉佳,舉起右爪子就要拍過去。

轟!

羅不暝單手擋下了這一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