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事實如此,他父王根本沒打算臣服於大唐!

“所以,將百濟吞併,是遲早的事!”


趙寅將前面的事鋪墊好之後,轉念說道:“但這事也不是沒有轉機,只要你們百濟國王換人,這件事也就迎刃而解!”

“此話怎講?”

聽說此事還有轉機,上野葵頓時眼前一亮,就算有一絲希望,她也要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然的話,大唐肯定會對百濟動手。

“若是你哥哥當上了百濟的國王,或許就能避免這件事的發生!”

“你需要我做什麼?”

上野葵繼續詢問。

她這輩子是回不去了,只要能保住家國,她就算做出點犧牲也是值得的。

“將上野藤叫來!”

最後,趙寅終於說出此次將她叫過來的原因。

其實,他本可直接找上上野藤,但若是不搞定這個武功高強的刺頭,恐怕以後的事情也很難實施,所以,他才採取迂迴政策,先將這丫頭叫了過來。

只要她點頭,她那個窩囊哥哥,就好搞定的多。

“好,我現在就去!”

上野葵稍加思索,便走了出去,沒一會,帶着哥哥上野藤走了進來。 “不知趙駙馬找我,所爲何事?”

上野藤進門後,恭敬的施了一禮,輕聲問道。

雖然他是百濟的王子,但通過今天的接觸,他算是看明白了,這大唐從上到下,都是他聽從這小子的意見,所以,他必須恭敬。

“你雖爲百濟王子,但你父親極爲風流,後宮妃子無數,所以,你也兄弟衆多,若不是祖母寵愛,恐怕你這太子之位早就不保了吧?”

趙寅也沒有跟他浪費時間,直接了當的問道。

“額……是!”

上野藤思索片刻後,無奈的點了點頭。

雖然他不明白駙馬爲什麼這樣說,但這些的確都是事實。

“那你是甘願這樣小心翼翼的過一輩子呢?還是打算另幹一番天地,自己做百濟的王?”

然而,趙寅說出的話,是他這輩子想都不敢想的。

這可是謀逆之罪,被父王聽到要殺頭的。

隨即,他的目光轉向身邊的妹妹,心中十分忐忑!

他們雖然是一母同胞,但他自小由祖母帶大,與妹妹不經常相聚,萬一妹妹回去告訴了父親,那他的小命豈不就交待了?

“你不用看我,我不可能再回百濟了……!”

上野葵看出到了他眼中的忐忑,淡淡的說道:“你有祖母護着,日子過得還算舒心,但我就不同了,母妃不受寵,地位低下,我們經常受人欺負,所以,才導致我現在的性格如此要強!”

“妹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上野藤疑惑的看着妹妹,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小子到底給妹妹下了什麼迷魂咒?

這才輸給他當洗腳丫頭,怎麼就開始站在他那頭了呢?

“父王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爲了與吐蕃結盟,不惜犧牲我的幸福,所以,我打算留在大唐,以後也不會回到百濟了!”

上野葵暗自傷神的說道。

“妹妹……!”

“別說了,我意已決,如果我再回去,無疑就是自投羅網,我不想與一個老頭渡過此生,所以,駙馬問你什麼,你如實說就好!”

上野葵眼神堅定的看着趙寅。

“駙馬問我這些,到底是爲了什麼?”

上野藤試探性的詢問。

這可是關乎腦袋的問題,他必須要搞清楚原因,才能做決定。

“你父王先是勾結高句麗,現在又打算與吐蕃聯盟,其目的就是要侵犯我大唐,實不相瞞,我們大唐的火炮隊準備先拿百濟開刀,殺雞儆猴!”

趙寅雙手環抱於胸前,赤果果的威脅。

今天,高句麗與吐蕃使者輸掉了那麼多郡縣,回去以後肯定無法交代,所以,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將這個屎盆子扣到大唐身上,而後便挑起戰爭,藉機將大唐瓜分掉。


因此,他打算先找個內應,以便了解三國的動向。

上野藤,便是最合適的人選!

對於皇位,沒有一個人是可以抗拒的。

不然的話,幾年後,太子李承乾也不會造反了!

“你若是想拼一把,本駙馬可以幫你坐上王位,但我也是有條件的……!你百濟必須成爲大唐的屬國!”

趙寅一臉嚴肅的說道。

“眼下若想保住我百濟,只要兩條路可走,一是說服父王,不要與吐蕃結盟,並臣服於大唐,二是更換新王!”

“但父王十分固執,根本不可能聽從我們兩個的意見,所以,只有換了新王,才能保住家國!”

上野葵開始分析起眼下的情形。

“那好!若是趙駙馬能夠助我坐上王位,我可以保證,百濟從此就是大唐的附屬國,永不挑起戰爭!”

上野藤稍加思索,把心一橫,點頭同意了。

在他的印象中,他父王是個處事狠辣,並且極具野心之人,根本不可能臣服於大唐,雖然他是太子,但也是在祖母的壓力下,他父王無奈才立的,若是有一天祖母沒了,他那些兄弟還不將他生吞活剝了?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從今天開始,你就要密切監視高句麗與吐蕃的動向,只要他們有什麼計劃,你都要向本駙馬報告,無論什麼時候!”

見他已經入坑,趙寅滿意的點點頭。

“您放心,我一定會將他們盯牢的,不過……!”

上野藤似是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對於助我上位這件事,駙馬打算怎麼辦?”

他現在一心都在當王上,根本沒心思想其它。

“這個計劃還需完善,待本駙馬設計周祥了,便會通知你!”

趙寅並沒有直說,而是神祕一笑。

因爲,他根本就沒有什麼狗屁計劃,一切都是他隨口忽悠的!

不過是想利用百濟王子做個內應罷了!

現在這個時代,若是幾國想要聯手,必須提前制定計劃,而後約定好時間,一同出兵,若是兩國相隔甚遠的話,僅是通訊,就要一個多月的時間。

所以,他只要找到一個內應,便可在他們敲定計劃之時,做好防備!

“好,那就等駙馬的好消息了!”

“這件事非同小可,你們回去之後,絕不可張揚!”

就在上野藤拱手要走之際,趙寅提醒道。

“是!”

“若是有了消息,你可以直接到我府上來,或者聯繫你妹妹!”

“是!”

……

“現在怎麼辦?我們這次可是損失了十五個郡縣啊!”

宴席之後,高句麗的使臣就迫不及待的回到官驛,直接來到祿東讚的房間。

若是沒有一個好的對策,估計他連覺都睡不着。

這次一同前往的三國使臣,只有他們二人蔘與了賭博,卻沒有想到會落得一個慘敗的下場。

輸掉的郡縣雖然沒有立字據,但是,誰也不知道李二會在什麼時候前去索要?

現在消息還沒有傳回到王的耳中,一旦消息傳回去,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哼!駙馬與唐王暗中勾結設計,誘騙我等入局,所以才導致我等潰敗,若不是他們耍詐,我等豈能連招架之力都沒有?更何況,唐王一直都有侵吞四國的野心。”

祿東贊飽有深意的說道,眼底盡是狠厲之色,如今之計,只有先下手爲強,倒打一耙!

“什麼?你這是要挑起戰爭?”

高華正頓時驚呼了起來。

他們高句麗的將士們,雖然驍勇善戰,但是面對大唐這個龐然大物,他們還是不敢輕易妄動的。

即便他來到大唐後,一直都是高調行事,認爲他高句麗之人,就應當高高在上,但是,要讓他鼓動王發兵,他還是沒有那個膽量的。 “非也!並非是我等要發起戰爭,而是唐王逼迫我等這麼做,你要清楚,這十五個郡縣,可不是金銀珠寶所能比擬,你認爲唐王會放棄?一旦大唐的大軍壓境,我等若是再沒有任何的防備,到那時,還不是要任人宰割?最主要這次的賭注中,駙馬有很大的水分在其中。”

祿東贊一臉凝重的說着,他咬定趙寅必定在裏面搗鬼,不然的話,爲何每次賭博的時候,他都會尋找一個藉口,離開片刻,也恰恰是因爲這片刻的時間,讓他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

“火炮的威力你也看到了,一旦發動戰爭,我們恐怕討不到任何的好處,甚至會傷亡慘重。”

高華正承認他的話有一定的道理,但若是沒有見識過火炮的威力,他或許會十分的贊成,可是現在,就算是在強壯的武士,也是抗不住火炮的威力。

大唐有如此鎮國之寶,早已經讓他打消了入侵大唐的野心。

“但是你不要忘記了,火炮是固定在架子上的,用來攻城是利器,可是兩軍對壘的話,它真的未必有什麼作用。”

“再一個,十五個郡縣的掌控權可不是你我所能決定的,若是沒有一個合理的理由,回去會後,我們會有什麼下場?”

祿東贊自認看透了趙寅的把戲,火炮的威力是強大,可是用它來震懾他們的野心,恐怕還是不夠。

最重要的一點,他若是不能將這些人拉下水,倒打大唐一耙的話,恐怕他前腳回到吐蕃,後腳就會被幹布給處死,所以爲了自己活下來,他不惜污衊大唐,甚至還打算髮動戰爭。

“就算回去後,高句麗王開恩饒你不死,可是你想過沒有,爲了是個郡縣,李二會不會將火炮對準高句麗索要?而下場應該不用我在說了吧?”

見到高華正依舊在那裏猶豫不決,他只能再下一劑猛藥,他就不信了,人會沒有自私的?

在生死麪前,那些道理,良心,都不重要了。

果然,在聽完祿東讚的話後,高華正整個身軀爲止一震。


他自己的王,他怎麼可能不瞭解,根本就不用李二去索要,只要消息傳回去,那麼他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人頭落地。

“趁着三國的使臣都在這裏,我們不妨商議一番,一旦我們同時出兵發難的話,難保李二不會手忙腳亂,甚至咱們還有很大的機會將大唐給瓜分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