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你就花癡。”

“學長真帥。” 淮陽山缺水問題已經解決,但滬河民生的事就不是一時半會能辦成的了。既然急不來,所以時予也樂得躲在幽影小築里清閑幾天。當然,他也不是真的就沒事可做,自從成神后,時予就大事小事不斷,讓他這個從小嬌生慣養的富家公子極不習慣。說來可笑,以前他和很多人一樣有時會做夢夢到自己成仙,而現在則經常夢見自己還是從前的闊少爺。

時予相信自己一定能回到以前那種清閑生活,也應該要擁有那種生活,因為在他意識里,神仙就應該是這樣子的。而這一切的前提就是他能變強,能擊退一切妖魔鬼怪。所以他對鬼軍這個自己將來重要的實力構成之一極為關心。儘管我在幽影小築里和紫宜一起研讀道典很是愜意,他仍要每天去藏鬼洞看一看。很奇怪的是儘管現在的鬼軍士氣高漲,訓練熱情高,修為基礎也不錯,但他每次看到自己的鬼軍都會覺得他們缺少一點東西,至於是什麼卻無法明了了。

有空時予也不忘帶著禮物去拜訪一下媚姨,好聯絡一下雙方的感情。

隨著張護和曹軒奇的聯袂到來,時予的清閑日子也到了頭。時予不懂得這種民生之事,所以乾脆和二人說了自己的目的,就做到搖椅上小憩去了。對自己賺錢張護和曹軒奇自然很在行,可是時予現在是要別人賺錢,他們就不得不讓自己的思維多轉幾個彎。

兩人商議了許久,才由張護向時予稟報:「報告山神,我們二人經過商議,這改善滬河沿岸民生的事完全可行,並且我們也已經想好了行動的大致步驟。」

曹軒奇接著張護的話說道:「既然要在那裡買賣,那顯示要解決煎熬同運輸的問題。相對於滬河沿岸來說,這是最簡單的。貨物進出可以完全依靠水運,而現在這點所缺的就是一個位置恰當的碼頭。依我看最好臨近淮陽山商道,這樣我們可以利用淮陽山的資源直接和那些地方交易,這樣對雙方都有益。」

「這些事我沒你們精,就先按你們說的試試吧,反正失敗了也不會有多大損失。」自從身邊的事務越來越多,時予也學會了偷懶,這種事既然手下有人會幹,他就盡量不自己動手。

「是,我們這就去著手辦理!」張護和曹軒奇說完剛剛退到門口,時予卻出聲叫住他們,「如後有滬河那裡的百姓問你們為何如此幫助他們,最好說是滬河河神月漪仙子讓你們乾的。」時予自己對百姓香火重視無比,也想當然地以為月漪也是如此。現在他還要從滬河借水,因此不想讓月漪覺得他是在搶香火。能推的是推給別人了,接下來時予自然要繼續原來的清閑生活。

這一日,山神廟如同往常一樣人流不斷,熙熙攘攘。突然,大殿內響起一聲呵斥:「喂,你這哪裡來的野道士,居然敢吃山神的供果?」然後大殿內的百姓迅速圍城一個圈,全都橫眉怒視著靠在石柱上的一個黃袍道士,敢在這裡如此胡作非為的,除了時予的凡人師父寒空就沒別人了。

廟祝此時正在店外和幾個富商聊天。原本憑他一個窮書生,又沒有功名在身,是沒資格和眼前這些身價巨千的富商平起平坐的。不過他當了廟祝后,也算是山神手下的侍從,從此有了一個經常顯靈的山神做靠山,立刻身價倍增,就算是那些富甲一方的員外老爺也對他客客氣氣的。在不確定淮陽山山神是不是那種護短之人的情況下,誰也不會冒然招惹他的手下。

聽到大殿內的嘈雜,廟祝和周圍幾人告歉就快步走去。廟祝一看到寒空就認出來了,淮陽山來過的道士沒幾個,更別提寒空這樣不修邊幅的道士。廟祝雖然不知道寒空的身份,但是上次時予客客氣氣地將寒空帶走他記得很清楚,知道寒空身份非同一般,急忙阻止眾人的叱問,道:「這個道士是山神的朋友,就是為人隨便了一些,各位勿怪!」

廟祝這麼說,別人自然不敢再多言,等廟祝將寒空領走,他們就又照常上香祈福。廟祝剛帶著寒空來到後殿,時予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你先去忙自己的事吧!」時予不願多說,廟祝哪敢多問寒空的事,乖乖退了出去。

時予看了寒空一眼,嘆氣道:「我說師父,你想要吃東西和我說就可以了,要什麼我都會弄來給你,你別總是惹出那麼多麻煩啊!」

「有什麼大不了的,是他們大驚小怪才是。我當師父的吃徒弟點東西有什麼大不了的。對了,我剛剛吃得不爽,你這裡還有沒有好吃的?」寒空白了時予一眼,怪聲怪氣地說。

「等會吧,我派人去給你弄來。」說完時予就給廟祝傳音:「你立刻去市集的酒樓,讓他們做一桌最好的酒席送到山神廟來,一定要快!」廟祝收到指令,立即快馬加鞭往市集趕去。說來這個馬術還是他為了勝任廟祝的工作才學的。時予手下不多,能隨時使喚的也就四鬼和他。若是在夜晚,各種跑腿的活會盡量讓四鬼擔當,但是白天,就只能靠廟祝了。

淮陽山佔地五百里,光是來回在嚴方和山神廟之間跑就夠嗆了,別說有時還要去山外通知張護活曹軒奇。這樣一來靠人地兩條腿肯定不行的,而廟祝一個文弱書生既不會駕馬車也不會騎馬,取捨之下,還是騎馬方便點。

在淮陽山,時予時山神,也是理所當然的主宰者,他的命令也就成了這裡的至高神諭。一收到廟祝的口信,酒樓老闆立刻命令同時啟用廚房裡的八個大鍋,幾乎調動了店裡可用的全部人手來為時予做菜。接著他又親自帶著小二將菜送到山神廟。

時予等了大約一個時辰,菜肴終於送來。他又取出幾十壇美酒,就帶著寒空入席,順道也準備等會在寒空醉意朦朧時,再從他這裡撈一兩手本領來。

… 寒空雖然是一副老酒蟲的樣子,但酒量卻不怎麼好,沒幾壇下來,神智就開始有點模糊了。趁著寒空酒意正酣,心情大暢,時予抓準時機提出自己的要求,「師父,你上次傳傳給我的天罡三十六變好是好,但是我在口訣中找遍了也沒發現關於劍術刀法之類的內容。要是沒能學一兩手武藝,我擔心今後和人貼身肉搏時會吃虧。」

「廢話那麼多,想要跟我要武功就直說,我是你師父,只要我有的,能不教你嗎?繞那麼大圈子絞我腦汁!」寒空漫不經心地說。

時予大喜道:「那師父你是答應教我武藝了?刀法還是劍法?」

「你先不要急著問這些,等我解決了這些酒菜,再慢慢和你講。說實話,像這樣痛快喝酒吃肉的機會可真不多……」寒空邊說便把一個雞腿塞到嘴裡。既然寒空已經答應教授武藝,時予也不急於這一時半會兒,繼續好酒好菜地招呼著寒空。

等寒空把一桌的酒菜清理完,又呼呼大睡了半日,才悠悠醒來,然後便讓時予帶他去一處偏僻空曠的地方。時予立即興奮地帶著寒空來到一個山谷,這個山谷是他某此巡山時發現的。這裡遠離妖怪巢穴和凡人居住區,極為僻靜,後來他又施法封住了兩端谷口,除非能上天入地,平常人絕對進不來,正好適合他練功。

寒空看了看西周的環境,滿意地點點頭,然後就把左手伸進懷裡不住摸索。時予滿懷期待地盯著寒空的手,滿以為他會拿出一本秘籍什麼的,結果寒空摸了半刻鐘,時予也興奮了半刻鐘后,寒空抽出的左手卻空空如也。時予的心情一下從山巔跌到谷底,心底話脫口而出:「師父,你剛剛不是在找秘籍嗎?」

寒空瞪著眼道:「誰跟你說我是在找秘籍,我只是在找我的酒囊而已。何況你要學武藝,還不是時候呢!」

「那怎麼樣才算是到了時候?」

「不急,先讓我考考你,看你這段時間法力和法術進展地如何了,要是這些不行,我給了你武功秘籍也沒用。」

「這個學武藝和法術這些有什麼關係,師父您還是別耍我了!」時予憋屈地道。

「唉,年輕人就是急!反正你聽我的就是了,等你看到秘籍,自然就明白為師的苦心。」寒空眯著眼嘆道。

秘籍還在寒空手裡,時予當然只能按寒空說的辦。「說吧,你要怎麼考我的法術和法力?」

「很簡單,你看到前面那塊巨石了嗎?你用法術將它分成八塊,要是分得讓我滿意,就算你合格了。」

這塊巨石長寬兩丈,高約一丈,若是對一個平常人說要將它分成八塊,估計他會覺得用自己的頭直接撞上去更方便。不過對如今的時予卻僅僅是稍微有點難度。以前時予曾經領悟出一種被他喚為辰金刃的神通,現在是第一次派上用場。時予隨手發出一道辰金刃,結果當金光在巨石上劃過后,卻留下一道深約兩寸的划痕。

時予並不灰心,剛剛這招本來就是用來試探的。沒想到這塊石頭還真硬,當初他練成辰金刃后曾經試過,一半厚度三寸以下的石頭都被他輕鬆劈開,今天卻出了意外。一會兒后,時予再次使出了辰金刃,這次他運轉全身法力,辰金刃的威力已經達到了他所能發揮的八成。

這塊石頭就算材質稍硬,也終究石塊普通石頭,那經得起時予一身神力的折騰。金光閃過後,石頭順勢被劈成了兩半。緊接著時予又快速在空中劃了六下,大石頭被順利地分成了八塊。

「這是從三十六變中悟出來的神通吧?不錯,法術領悟地不錯,法力進境也比我想象中的快樂很多。」寒空撫著他並不濃密的鬍子道。時予心裡偷笑,他的法力進境能不快嗎?別人是一點點的修鍊,他卻有上萬的百姓給他焚香祭拜,大量的香火之下他的法力可以說是一日千里。

「那師父,我合格嗎?」

「恩,算你過關了!這本《巽離劍法》你拿去好好練習,希望你不要辜負了為師的期望。」

「謝謝師父,不過這種巽離劍法厲害嗎?」儘管寒空之前給的天罡三十六變玄妙無窮,但是寒空這個弔兒郎當的樣子總讓時予沒有安全感。

寒空聽了時予這帶有懷疑語氣的話,表情立刻遍了天,吹鬍子瞪眼道:「臭小子真不識貨,我告訴你,巽離劍法可是從上古魔神刑天的斧法中演變發展而來地。刑天扛著一把斧子與天帝大戰幾天幾夜,你說這本劍法厲害不?」

「厲害,肯定厲害!師父您不說,我哪知道它的來頭這麼大。」時予接過劍譜,就迫不及待地翻開查看。這本劍譜的確讓時予大開眼界。時予之前也見過四大妖王間的戰鬥,他們的招法固然精妙,但始終逃不脫單純揮舞兵刃的模式,頂多也就發出一兩道類似辰金刃的刃光。

而巽離劍法最奇特的地方就是它在劍招中融入了大量的法術。這些法術和劍招相輔相成,配合好后既能為施展法術準備時間,還能是各自的威力更上一層樓。並且由於其他劍法沒有這種特性,將來時予用這招對敵時敵人就不會想到有人會在哦這麼近距離內施展法術。出其不意的效果一定非常好。

難怪剛剛寒空提出要先看看時予的法術和法力,要是時予沒有這兩樣作基礎,那巽離劍法基本上就廢了。因為不考慮法術配合的話,它的劍招根本就平凡無奇。

師妹今天又被追殺了 ,暗嘆一聲,道:「刑天的故事你聽過沒有?」

時予不假思索地道:「當然聽過!」時予能沒聽過嗎,當年他的老管家可是用這個故事硬是在他耳朵里磨出一層繭。

「那刑天最負盛名的地方是什麼你知道吧?」

「我想……是不屈!」時予想了許久,突然斬釘截鐵地道。

「說得對,刑天最令人稱道的就是他那不屈的精神!劍法如人, 總裁強制愛【完結】 。因此你若要將它的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就要秉持這種精神!」

「弟子明白!」其實時予對這兩個字還沒能理解通透,可是現在寒空是師父,時予也就滿口應和,反正以後是以後說。

… 隨即三位學長來到了劉笑天等人的面前,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淡淡的光華在周身繚繞,劉笑天很明顯的感覺到這三位學長修爲定然不弱。

“好了,第一輪考覈,比較簡單,只要你們一個個從你們三位學長的手中逃脫就就可以,如若經過不了你們學長的身邊進入學校,那就說明你們與神龍學院無緣。”哪位老者淡淡的捋了捋鬍鬚說道,

劉笑天暗暗吃驚,“果然不虧爲神龍學院,就是連招生都這麼苛刻。”

隨機每個人嚴陣以待,按照排名順序都一一和那三位學長打了起來,每個人身上散發着一種淡淡的光暈。

劉笑天因爲排名就在中間,所以並不急,而是百無聊賴的看着前面即將錄取的新生與學長的對戰,戰鬥並不是怎麼激烈,但是多數新生還是以拼命的形態來對待的。

排在劉笑天前面的新生多數修爲都不是很高,畢竟都是新生,但是有一個看起來特別狂野的女生引起了劉笑天的注意。

此女生穿着一件緊身皮衣,將一幅魔鬼般的身材勾勒得完美無缺,身材火辣,一頭紅色的長髮披在肩上,從皮衣下面露出大量的肌膚,肌膚彷彿用羊脂玉做成似的,特別的耐看,藍色的大眼睛閃爍着光澤,修長的美腿打扮暴露在外面,看起來特別的有幾分野性,臀部發育飽滿而完美,要說屁股誰的漂亮和最有誘惑力,那劉笑天敢說此女的屁股在目前爲止在劉笑天的心目之中絕對第一,一對玉峯在皮衣的映襯下搖搖欲墜,很顯然,這是一個典型的西方女子,整個身上散發着東方女子所沒有的狂野氣息。

劉笑天試着感應了一下,此女子的修爲絕對的不弱,甚至比劉笑天高出了一些。

“咕嚕……”有新生狠狠的嚥了一下口水,雖然聲音很弱,但是還是被劉笑天感應到了,劉笑天輕輕一笑,看起來這正在發育的年輕小子也比較好色。

“彭。”一聲輕響,此狂野女子就輕而易舉的經過了學長的考驗。

“哇……”甚至有崇拜的人的聲音在下面出現了,只一招,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家園 。。

劉笑天直接運轉飛天羽翼,根本沒有出招就已經進入了校園。

這下驚異的聲音更大了。

“這個小子有翅膀,好棒啊,要是以後有個這樣的男朋友,帶着自己遨遊藍天,那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啊。”一女生輕輕的低聲嘆息道。

”是啊也需要這樣一個男朋友,帶着我飛的。感覺好帥氣啊。”

……

一羣小女生沉浸在一種想象之中,先後感覺有一個異常修爲強悍的難朋友跟在自己身邊。

“下一個……“有人叫到。

”喂 ,別花癡了,該輪到你了。“後邊的一個男生輕輕推了推自己前面的一個小女生道。

”奧。“小女生這才發現自己剛纔正在沉浸到一種幻想之中,看到這麼多的人正在看和自己,小女孩子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臉色出現一抹嬌羞,然後來到學長面前和學長對戰起來。

劉笑天感覺有幾分好笑,這就是典型的東方女子,東方女子比較注重之羞恥,還有一些繁雜的禮儀,而西方女子都比較落落大方,甚至容易跟自己喜歡的女子上牀。

狂野女子看到劉笑天竟然連一招都沒有打,就輕而易舉的進入了校園,所以對着劉笑天友好的笑了笑。

劉笑天也友好的笑笑,然後轉過臉繼續看着這羣被考驗的新生。


後排有十幾個長的很英俊的少年,修爲也都不錯,都幾乎沒有和學長打就已經來到了校園。

所有的新生幾乎都通過了第一輪考覈,只有兩個沒有通過考覈。

劉笑天暗暗吃驚,果然不虧爲神龍學院,就是招的學生都這麼厲害,那些已經在這裏的學生到底有多麼的厲害。

”下一輪考覈開始。“這時候老者又繼續說道。

”嗷嗚……“然後整耳欲聾的一聲聲龍吼聲從校園不遠處傳來,頃刻間,在空間一條長約好幾十米的巨龍盤旋在劉笑天等新生的頭頂。

”哇……龍騎士,太帥了。“

每個新生由於有的沒有見過龍,所以小眼睛之中都表現出了一股很好奇的神色。

巨龍身上散發着一股濃濃的強悍光華,看起來其實不凡,吼聲震耳欲聾,龍騎士看起來是個中年人,但是一身修爲深不可測,尤其是面對着這一羣新生的時候,每個新生都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

巨龍吞吐着氣息,在空中盤旋,劉笑天以前也是沒有見過龍這種傳說之中的東西,當見到這種傳說中的靈獸的時候,心中也在想着,啥時候自己也有一頭這樣的神龍,到時候自己還不知在這邊橫着走,

”啥時候去偷一頭。“劉笑天開始在腦子裏懂起了歪想法。

”好了,我就是你們第二輪考覈的導師龍騎士哈利,只要你們能夠抵擋住我的魔法,你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通過第二輪考覈。“龍騎士一幅高高在上的神態說道。

每個學生都將自己的修爲提升到極致,身上散發着一種強大的光芒,光芒摧殘而耀眼,頃刻間,整個空間都充斥着一道道強悍的刀芒,劍芒等武器催發出來的光亮,地面上塵土飛揚,要是一個學生的話,可能根本就沒有這麼強悍的力道,但是一千多名新生加起來的氣勢就不弱了。

”嗷嗚……“巨龍一聲大吼,口中噴出一團火焰,身子在空間一動,整個空間頓時出現一陣劇烈的搖晃,龍騎士哈利單手一揮,頓時一股強烈的光芒宛若瀑布般向着這羣新生而來。


“彭彭……”

“嗤嗤……”

整個空間頓時發出強烈的爆炸聲響,龍騎士的魔法元素主要是柔和的水系種,但是這水系的魔法元素雖然並不是很強大,但是攻擊力卻還是十分巨大的,揹着到強烈的光芒一覆蓋,每個學生的臉上頓時一陣青,一陣白,看起來特別的不好受。

“媽了個巴子,這果然強悍,單手就可以封住一千多名的新生,這修爲的差距就是這麼明顯,一個修爲強大的傢伙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幹掉一羣修爲低弱的傢伙。”劉笑天看着這個龍騎士,心中暗暗驚歎道,隨即運轉全身的真氣,將一道道魔法攻擊化解掉。

“彭……”有兩個新生因爲抵抗不住這樣劇烈的魔法元素的攻擊,先後被擊飛了出去。

“五個,十個……最後結束的時候,這一千多名學生只剩下劉笑天在內的二十幾名學生。”

“好了,你們這些新生通過考覈,”龍騎士在上面說到,然後化作一陣煙塵,消失在了空中,夾雜着巨龍的吼叫聲。

很顯然,最後通過考覈的新生之中有那個看起來性感無比的狂野女子,狂野女子友好的衝着劉笑天笑笑,劉笑天也報紙以微笑。

不過劉笑天還是很小心翼翼,說不定那笑容下掩藏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隨即第三輪也就是最後一輪考覈繼續進行,這次出現的考覈導師是一名頭髮,鬍鬚潔白,穿着一身白衣的老頭子,看上去到時2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氣質。

老者往劉笑天等人面前輕飄飄的一站,頓時使得劉笑天這些新生感覺到一股窒息的感覺,呼吸困難,眼神呆滯。

老者眼中釋放者一種強烈的光芒,彷彿能夠看穿每個人的心事似的,這令劉笑天驚訝不已。


“戰宗修爲。”劉笑天心理想到,因爲劉笑天以前感到過昊天宗門白山的修爲,就是這種樣子。

“果然臥虎藏龍啊。神龍學院隨便一出一個老者,修爲竟然是這樣的強大。”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