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嘰嘰喳喳的聲音響動,這顆種子竟然也出了聲音,魔法元素和種子好像——是在對話一般!

似乎是一群女孩在聊天,只是說話的內容維爾斯是聽不懂的。

克爾洛芙縴手一揮,那些魔法元素就鑽入了種子的體內,那顆種子就好像突然活了——那顆貌似精靈頭顱的種子上面的眼睛竟然睜開了! 這顆種子就是一個小小的美女的頭顱,她睜開眼睛似乎在尋找著什麼。猛然間她的雙目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維爾斯打一個寒戰,只因為這顆如有生命一般的種子所瞪視的人正是自己。

克爾洛芙手中托著這顆古怪的種子,看著維爾斯道:「這是多羅花的種子,我們精靈大部分都會飼養,而且通常是誰的種子就跟誰的相貌一模一樣。你不要害怕,它不會傷人性命,就是吸取你一些血液和精華。」

人為刀殂,維爾斯把手伸了出來,克爾洛芙手一揮。那顆種子就落到了維爾斯的手臂上,那顆如美女頭顱般的種子眼中閃現出嗜血的光芒。落在上面就牢牢的粘住,維爾斯甩了幾下,沒有作用。

他覺得手上又麻又癢,除了心中有一些驚懼外,竟然還覺得很舒服,一種生命力澎湃的感覺充滿胸臆。

見維爾斯被這顆多羅花的種子附了身,柏麗立刻嚇了一笑,美目睜得溜圓。焦急道:「維爾斯,你怎麼不反抗?這顆花種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維爾斯微笑著搖了搖頭,柏麗氣極!衝到克爾洛芙面前去跟她理論:「你怎麼如此狠毒?這樣的東西長在手上怎麼可能沒事?」

此時那顆如美女頭顱的種子已經伸出幾條須狀的根,從維爾斯手臂的皮膚鑽了進去。不但那些麻癢的感覺消失了,手臂上還感覺很溫和,好像一個美女在輕輕的親吻自己的手臂。

只是這樣子也太奇怪了吧,一顆植物長在一個人的身上,維爾斯沮喪的想:我?植物人?

克爾洛芙淡淡道:「你們不用去擔心這個東西,他對於維爾斯只有好處。對於他的魔法修鍊甚至還會有所幫助,三天以後這顆種子長成會自然脫落,而且我會找一個專門的人來服侍維爾斯的飲食起居!」

她拍了拍手,輕聲道:「藍儂長老!」

一句男性的精靈走了起來,長長的紫色頭披散在雙肩,一雙眼睛呈現淡綠色。臉頰瘦削,與其他柔弱的精靈相比,他多了一些英氣。只不過年紀不小了,白色的長鬍子直垂到下腹。如果把他的鬍子去掉,就是一位美少年!

精靈族的相貌幾乎就是永葆青春的,就算幾百歲了,他們也不會生出一絲皺紋。

這句叫藍儂的精靈手中拿著一桿綠色的魔杖,他在精靈族的地位應該是甚高。甚至於見了族長克爾洛芙也只是輕輕點頭示意道:「請問族長,有什麼事情需要藍儂去做?」

克爾洛芙伸出尖細的手指,所指的正是呆愣愣的看著自己胳膊上多羅花的維爾斯:「藍儂長老!這位是我們精靈族的貴賓,你把丹妮絲叫來,服侍這位先生的飲食起居。滿足他的一切要求,不可惹他生氣!」

精靈族不擅長掩飾自己的情緒,當藍儂長老看到維爾斯的時候,臉頰輕微的跳動一下。一絲淡淡的鄙意與不屑從他的眼睛中呈現出來,精靈族從來就對於人類充滿了敵意。他們的客氣只是表面的!

「克爾洛芙族長!請原諒我的質疑,人類從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這位先生的眼睛一直在看著您的臉,只此一樣,這就是一個虛偽好色的人類。我不覺得他有資格讓我們精靈來照顧!」

克爾洛芙淡淡一笑,面前的精靈族長老當面頂撞於她,她卻好像並不在意。輕輕的撩動著自己的長,精緻的尖尖長耳暴露在外面,立刻把維爾斯的眼睛看直了。對於精靈族的耳朵,他一直覺得充滿了好奇。比如那天晚上他對綺麗兒的耳朵又親又摸,把綺麗兒弄得不知所措。

這克爾洛芙的耳朵都是那樣的美麗,精靈族本身就是完美的生物,而克爾洛芙更是精靈族中最完美的。她的一切都那麼完美,單是一隻耳朵就已經比得上人類世界中那些美女的全身!

「去吧藍儂長老,這是族長的命令!」克爾洛芙不動聲色,尖細的長耳輕微的跳動了一下。

維爾斯本來以為以這藍儂長老剛才的樣子,還要繼續的推脫,不過克爾洛芙話一出口,他就點頭出去了。

柏麗的目光一直在痴痴的盯著藍儂長老,口中喃喃自語:「真是太帥了,精靈族真的好完美哦!」她轉頭看著瞪大眼睛看著多羅花的維爾斯,嘴唇微動:「真是太難看了……」

她的話維爾斯當然肯定是聽到了,不過維爾斯只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後看著維多利亞的長腿,這屋中的一切事物似乎與她沒有一點關係。

與維爾斯一樣的,柏麗其實也是很好色的!維爾斯喜歡看女人的胸和腿,她喜歡看男人的手臂和胸肌!見到帥氣的男人,特別是長相近乎於完美的精靈,她更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也許他們本就是天生的一對!

柏麗低下頭,不滿的盯著自己的腳尖:「這個難看的人怎麼會是我男人……」

克爾洛芙沒有去看離去的藍儂長老,她似乎根本就不關心這世界上的所有事情。甚至包括自己,她轉過頭看著維爾斯,語氣淡然,但是維爾斯分明感到,她對自己說話的時候竟然比對那個藍儂長老說話語氣好上許多。

「維爾斯,你可以與你的女伴去住我的房間,因為多羅花需要生命之樹立的力量。一會兒我們精靈族類會有人來照顧你。」

克爾洛芙轉身離去,只留下她身體上淡淡的清香。維爾斯貪婪的吸著鼻子,對著克尓洛的背影喊道:「你的房間在哪裡?」

「就是你醒來的地方!」

維爾斯毫不滿足,他繼續的喊道:「照顧我的是男人還是女人!」

克爾洛芙大概是去得遠了,沒有聽見!

維爾斯拉著柏麗離開這個屋子,不過維多利亞與他擦身而過的時候,分明向他眨了眨眼睛。

維爾斯點頭示意,然後與柏麗離開了。

在這裡醒來的時候不知道這就是克爾洛芙的房間,因此沒有仔細的打量,現在仔細打量了。

這也太簡陋了!

看來在精靈族中沒有貴族或者官僚這一說,一個族長在人類中也相當於王國了。竟然住的地方也和普通的精靈是一個樣子,房間中一張床,一把椅子,一張桌子。

特別點的就是房間中的東西都是自然形成的……嗯!怎麼說呢?好像樹木長成了桌子椅子和床的樣子。在床上的被子,維爾斯仔細檢查了,看看有沒有克爾洛芙留下的私人物品,例如:梳子,簪子,可是都沒有。連一根毛都沒有……

維爾斯在很無恥的在被子上聞了聞,一點淡淡的草木清香,很怡人。這大概就是克爾洛芙身上的味道,活活的一個大美女,怎麼沒有些幽香味?倒好像是一顆樹一樣。

柏麗看著維爾斯賊忒兮兮的在被子上亂翻,現在她對維爾斯的性格已經很了解。反正怎麼無恥怎麼就是他了,看他的樣子,你就往最無恥的樣子去想,那一定就是維爾斯的心理活動。

「你在幹什麼?」柏麗用力的拍了一下維爾斯。

她看到維爾斯的時候總想笑,一個大男人,其他的地方也算正常。只是在手臂上長出一朵小小的花來,樣子頗為滑稽。

多羅花的樣子倒也奇怪,通常都是紅花綠葉,可是這顆如小小人頭一樣的種子長的卻上紅葉綠花。四五片劍形的鋸齒狀紅色葉子,中間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綠色花骨朵。

維爾斯搔了搔頭:「沒什麼?聽說精靈族的人們都很愛偷東西,我看看自己的東西會不會落在這裡,被克爾洛芙撿到了,她是不會還給我的。」

現在的維爾斯突然覺得女孩身上的香氣特別好聞,似乎有些上癮,在柏麗的驚叫聲中的把把她拉過來。然後抱著她,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維爾斯抱著她的腰,然後把鼻子湊了過去,柏麗身上的香水味道,很特殊。

也許不是很香,不是多少的好聞,但是一聞就是上癮。這一聞,維爾斯頓時就感覺到柏麗的身上對自己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身體的某一部分不知不覺就起了反應,他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柏麗?你又弄那種香水了?」

柏麗微笑點頭,維爾斯只想活活的把她掐死。這個女人,一直就不忘記勾引自己。從開始就是,現在還沒有忘記。

「柏麗!其實我不喜歡這種香水,我覺得你的身體的味道就是最好的。」

柏麗甜甜一笑,受用得緊,明知道維爾斯肯定是口不對心的,不過也是非常高興的。她嬌笑道:「是么?那麼我以後就可以不用這個香水了好不好?」

「好好!」維爾斯用力的點著頭,把柏麗轉了過來,兩人面對面。維爾斯把頭扎進柏麗的懷裡,柏麗被他弄得很癢,咯咯笑著去推維爾斯的胸膛。

只是維爾斯手臂上長了一朵花,手上動作起來頗為不適。

兩人正在耳鬢廝磨,打得火熱的時候, 總裁大人,輕一點 :「勞駕!請問你們是精靈族的客人嗎?」

維爾斯正在與柏麗親熱,這個聲音也來得太不是時候了。

他不耐煩的說:「滾開,你這……」

眼睛斜瞥之時,看見門口站著這人的相貌,他驀地呆住了。 門口的這個人的相貌讓維爾斯驚呆了,他還有些後悔剛才的那個「滾」字。

這個精靈少女目瞪口呆的看著維爾斯,剛才維爾斯疾言厲字的對她說了幾個字。她只是因為藍儂長老的命令來照顧這裡的客人,可是這個客人卻剛才罵了她。想到這裡,她很委屈,淚水就流了出來。

「吧嗒!」一顆晶瑩的淚珠落在地上!


與她同樣目瞪口呆的還有維爾斯,精靈族少女綠色的頭的臉晶瑩得彷彿透明一般。那水藍水的大眼睛就好像是雪山頂上藍色的湖泊,晶瑩透亮的。她的一張臉好像已經不是臉了(囧),而是一道風景透明的雪山。小巧的鼻子下面的嘴巴一抽一抽的,紅潤的樣子就好像是硃筆點過尚未乾涸。

她的年齡看樣子還小,一些地方也還沒有育,只是初具規模而已。不過那種流暢的弧線已經預示了她以後將會是一個怎樣傾城的美女!

剛才對這個秀美可愛的精靈女孩說了一句粗話,維爾斯只覺得自己已經罪惡滔天。這小小的女孩是那麼的惹人憐惜,維爾斯一見面,就覺得這名少女就好像自己的妹妹一樣親切。

說到妹妹,他想起了安娜,那個女孩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唉……」

維爾斯又目無神,直直看著這個精靈女孩,只是心卻已經不在她這裡。飄到了很遠的地方……那個地方有一個他一直惦記的人,一個傻傻的女孩!

「請問!你們是藍儂長老說的客人嗎?我的名字叫丹妮絲,長老說你們需要照顧。叫我來的!」

說完這句話,她畏縮的看著維爾斯,剛才這個人類說話真的好粗魯!在精靈族中的人是不會說這個字的,精靈族之間都非常有禮貌,就算是互相瞧不順眼的精靈,也只會輕輕的說一句:「你走吧!」

「人類……果然是像傳說中一樣的可惡!」

丹妮絲心靈純樸得猶如一張白紙,她善良又單純,甚至於厭惡兩個字都不會出現在她的感情里。只是對這兩個人的距離感覺好遠。

「哈哈!我們就是,精靈族小妹妹快請進!」

維爾斯推開了柏麗走到丹妮絲的面前,然後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丹妮絲的手一縮,精靈族成員相互都是斯文有禮,特別是異性之間,幾乎不會有一點身體接觸,她看著維爾斯拉著自己的手,很不適應。不過想到長老吩咐:客人有什麼要求都要照辦的。她遲疑了一下,沒有拒絕!

維爾斯看著丹妮絲完美無暇的臉蛋,由衷的出一聲讚歎:「完美!真是太完美了,精靈族果然是美麗的種族!」

丹妮絲做為一名精靈,心性純樸沒有一絲雜質,甚至對於維爾斯的讚美沒有害羞的感覺。她們本就心性純樸,長的什麼樣就是什麼樣!人家誇自己美麗對於精靈族來說都是正常的,因為這是事實!

維爾斯轉身皺眉看著柏麗的臉蛋,其實柏麗也是人類的絕色,與精靈族的美女相比也不差分毫。只不過維爾斯還是不滿的看著柏麗道:「唉……真是太難看了!」

不去看柏麗難看的表情,維爾斯失望的嘆了一口氣:「這個難看的女人怎麼會是我的!」


他幾乎把柏麗剛才的語言原封不動的還了給她,柏麗可沒有維爾斯的厚臉皮。這樣說維爾斯可以毫不在意,可是維爾斯這樣說柏麗,柏麗就怒不可遏起來。

其實聰明的柏麗明知維爾斯是在開玩笑的,他是經常開玩笑的,可是她就是很生氣,她認為:一個女人可以嫌棄自己的男人的外貌,可是男人怎麼可以嫌棄自己女人的外貌?

蓮步輕移,她款款的走到維爾斯的面前,然後「啪!」的一聲,她的動作即快又准。維爾斯本來也知道柏麗要打自己,所以他根本沒打算躲,女人打巴掌嘛……相當於騷癢!

不過他沒有想到柏麗這麼用力,一巴掌過來,維爾斯的耳朵嗡嗡的,這個女人幾乎使用了全部的力量。臉已經麻了,維爾斯感覺不到疼痛,其實柏麗的手在輕輕的顫抖,她的手比維爾斯的臉還要疼!


柏麗淚花閃動,默不做聲的跑出門外。

她淚水汩汩的劃過面頰,心裡實在委屈得很,打了維爾斯一個巴掌,她的心裡卻更不是滋味了。怒氣過後,心裡復又擔心起來:「我……,我剛才打了他了,而且是在那個精靈的女孩面前!他……他不會真的生氣吧!」

她是一個聰明的女孩,懂得如何去討一個男人歡心。在男人的心裡,有時候面子無比重要。你可以沒人的時候打他,罵他,可以隨意的撒嬌,卻不能在外人面前去落他的面子。

剛才的維爾斯好沒面子!

想到這個問題她的心理又緊張起來,不過現在要她回去找維爾斯,她卻又咽不下這口氣。心裡矛盾得很,這個時候她卻突然想起了絲卡維拉,絲卡維拉的樹洞就在附近不遠的地方。

她走了過去……

「人類的男人那麼粗魯,原來女人也這麼可怕!那人類的世界得多麼可怕啊!」

維爾斯和柏麗並不知道,兩個人的形為給這個精靈族小姑娘帶來多麼大的心理陰影。

丹妮絲小心翼翼的看著維爾斯,生怕這個男人又會用髒話來罵她,不過維爾斯現在神態十分和氣,她倒是鬆了一口氣。

「你……你現在餓不餓?渴不渴?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告訴我!這是長老說的……另外……你能不能不要罵我,也別打我!」

維爾斯哭笑不得,自己像一個隨便打小姑娘的人嗎?

他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現在不餓也不渴,只是我現在很寂寞。你陪我聊聊天好嗎?」

丹妮絲茫然的看著維爾斯:「什麼是寂寞啊?」

維爾斯愕然,原來精靈族連什麼是寂寞都不知道,他很寂寞,沒有幾個人了解他。就連柏麗其實也一直不知道他的心裡在想些什麼,他卻還算了解柏麗,這個女孩肯定現在後悔了。 毒寵傭兵王妃

維爾斯很寂寞,但是要他說什麼是寂寞,他也說不清楚。

「寂寞就是一個人吧!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沒有人理自己。」

「哦!」

丹妮絲點了點頭:「你好可憐啊!那我就陪你聊天吧!」

說著她充滿憐惜的看著維爾斯,「那我們聊什麼呢?」

呃……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