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溫旭應了一聲,便掛斷了電話,朝病房走去。

溫旭見關萌宇還在勸說老人家,不禁親自對老人家道:“老人家,這裏的環境和醫療條件都不好,我和萌宇接你到其他醫院去。”說着,溫旭便向關萌宇使了使眼色,示意他收拾東西。

可是,老人家卻死活不願意,眼裏含着老淚對溫旭說道:“娃兒,我們關家已經勸了你嫩麼多,把子好意思再麻煩你。我這把老骨頭經事得很,沒關係。”

聽到老人家的四川方言,溫旭也用方言勸道:“老人家,我和萌宇是兄弟夥,不得麻煩。現在啥子也不說,治好你的病纔是第一等的大事兒。我已經和醫院那邊打招呼了,錢也交了,你如果不過去,就白出了。”

老人家聽到錢已經交了,無奈只得同意轉院。不過,就當關萌宇準備扶他的時候,老人家卻說道:“萌宇,快給恩人磕頭。”

關萌宇聽到母親的話,二話不說就朝着溫旭跪了下來。溫旭想要去拉,已經晚了,只好硬生生地接受了關萌宇的三個響頭。

……

三人打車到醫院門口的時候,秦怡已經等在門口了。見老人家下來,秦怡立刻招呼兩個護士把老人家扶上了擔架車,和關萌宇推着車朝病房走去。

溫旭注意到秦怡今天穿了一身雪白的醫生服,整個人看起來真就像天使,忍不住誇了一句:“姐,你今天真漂亮!”

“說什麼呢!”秦怡擡手輕輕地打了一下溫旭的後腦勺,臉頰卻不禁有些發紅。

“姐,你打我幹什麼,我說的是實話,你今天真的很漂亮嘛。”溫旭捂着後腦勺,不滿地瞪了瞪眼。


“我今天漂亮,難道我以前就不漂亮啦?”秦怡白了溫旭一眼,眼裏充滿了溫柔的神色,心裏也越來越喜歡這個弟弟了。

溫旭反駁道:“姐,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的意思我哪知道啊!”秦怡的眼裏閃過一絲笑意,又向去摸溫旭的後腦勺,卻被溫旭敏捷地閃過了,只好領着他向病房走去,“你把老人家的檢查報告給我看看。”

溫旭知道秦怡看得懂,所以剛纔出院的時候,特意問醫生要了檢查報告。這時聽秦怡說起,便將報告拿了出來。

秦怡一邊走着,一邊翻開着檢查報告,時不時地皺一下眉。

“姐,關大媽得的什麼病啊?”溫旭見狀,不禁朝秦怡追問道。

秦怡皺着眉頭搖頭道:“應該是肺上出了問題,具體的病還得做個檢查。”

“嚴重嗎?”這纔是溫旭最關心的。

秦怡點頭道:“由於她長期沒有得到有效的治療,病情顯然惡化了。不過,你也別太擔心,不是什麼癌症,只要經過有效的治療,病情應該可以得到控制。關鍵還得看她的抵抗力和身體狀況如何。”

溫旭想了想,又追問道:“那醫藥費呢?姐,你也知道,他們不可能有太多的錢。”

“醫藥費的問題,你就別操心了。她這個病也絕不是一兩千就能治癒的,後期還得花錢。你就算把自己賣了,也沒用。”秦怡搖了搖頭說道。

“那怎麼辦?我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秦怡喊溫旭不操心,溫旭反而更擔心,眼巴巴地看着秦怡,看她能不能想個好主意。

秦怡沉思了半會,纔對溫旭說道:“我會跟醫生打招呼,治療的費用能免則免,爭取將費用降到最低。另外,我會向醫院申請救助基金。”

“救助基金?”溫旭疑惑地問道。

秦怡點頭解釋道:“我們醫院每天要求職工們拿出一塊錢,建了一個救助基金,用來幫助那些需要家庭貧困、付不起醫藥費的病人。”

溫旭一聽,頓時樂道:“這個好!”

不過,秦怡隨後一句話又把溫旭的熱情給撲滅了一大半:“申請這個基金很難,必須要副院長推薦,院長簽字才行。” 第五十六章 研究方向

“阿姨,你覺得這裏的環境怎麼樣?”秦怡朝坐在關大娘的病牀旁問道。

關大娘老淚縱橫地看着秦怡直點頭,感動之色無以言表。

“覺得行就好。大娘,你的病不是什麼大病,只要用心調養、配合醫生治療,很快就能康復出院。”秦怡安慰道,“至於醫療的費用,我也會爲您爭取醫院的基金,你只管養病就成。我工作上還有事,就不陪你老說話了。等下了班,我再來看你。”

秦怡向關大娘要了戶口本和身份證等資料,決定幫他們向醫院申請救助基金。

“姐,你看了關大娘的情況,覺得他們申請的可能性大不大?”溫旭跟着秦怡走出了病房,這纔開口問道。

秦怡放在手裏的資料,擡頭看着溫旭說道:“關大娘的情況絕對符合申請條件,但醫院有許多像關大娘這樣情況的人,並不是符合條件就能申請得到。畢竟,現在的情況是粥少增多。弟弟,姐這樣說,你明白嗎?”

溫旭點頭道:“我明白!不管最後申不申請得到,我都替萌宇一家謝謝姐。”

秦怡用手挫了一下溫旭的腦門,沒好氣地說道:“就只准你當善人,不許姐做好人啊?我幫關大娘也需要你來謝啊!”

溫旭訕訕地笑了笑,沒說話,只是心裏清楚秦怡之所以這麼不竭餘力地幫助關萌宇一家,很大程度上還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

“傻笑什麼!”秦怡疼惜地替溫旭整理了一下衣領,輕輕地說道,“馬上就到中午了,跟我回家吃飯吧!昨天剩了很多菜,姐一個人吃不完。”

溫旭想了一下,點頭應道:“嗯!”

秦怡的車子是一輛白色的沃爾沃,溫旭估摸着大概在三十萬左右。看樣子,秦怡的生活條件應該非常不錯。

“姐,你今年多少歲啊?”溫旭一邊玩着車上的小物件,一邊向秦怡問道。

“幹嘛?”秦怡警惕地看了溫旭一眼。


“隨便問問!”溫旭說道。

“難道你不知道隨便打聽女人的年齡是件不禮貌的行爲嗎?”秦怡淡淡地說道。

溫旭笑道:“那是外國人的說話,我們中國人不興這個。況且,我還是你弟弟。做弟弟的,知道姐姐的年齡不算沒禮貌吧?”

秦怡沉默了半晌,輕輕地說道:“28!”

“如果是二十八的話,那就是三年……”溫旭聽到秦怡的年齡,便扳着指頭算了起來,看得一旁的秦怡莫名其妙。

“弟弟,你在算什麼?”秦怡問道。

“我在算我每年賺多少錢才能跟你一樣買車買房。”溫旭如實地說道。

聽到溫旭的話,秦怡的嘴角不禁輕輕地勾起了一絲弧線,淡淡地笑道:“那你算出來了嗎?”

“沒!我害怕算出來的這個結果把我嚇到了。”溫旭嘴上鬱悶地說道,心裏卻是打定主意,自己年後一定要去賺錢,爭取早日成爲有車有房的小資。

秦怡莞爾一笑:“其實,沒那麼恐怖。我很早就出來工作了,大學都是半工半讀。弟弟,只要你肯奮鬥,以你的聰明勁,超過姐姐不過就是三年的事兒。”

姐弟倆聊着聊着便到家了。秦怡讓溫旭坐在沙發上看會兒電視,自己則把冰箱裏的冷菜拿進廚房熱了熱。

“姐,你既是醫院的正規醫生,怎麼還來學校做校醫啊?”溫旭趁着吃飯的機會,把心裏的疑問問了出來。

“我主要的工作就是教書和校醫,在醫院只是爲了收集一些臨牀資料,爲研究做準備。”秦怡向溫旭解釋道。

“那你的研究方向是什麼?”溫旭點了點頭,接着又問道。

秦怡擡頭看了溫旭一眼,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症,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艾滋病。”

“砰!”溫旭正在吃飯,忽然聽到秦怡的話,一下沒抓穩手裏的筷子,筷子竟然掉在地上去了。

“怎麼?害怕了?”秦怡冷冷地問道。

這一刻,溫旭明顯感到剛纔還溫暖的屋子驟然冷了幾倍,秦怡的臉上掛滿了刺人的冰霜,一雙美目沒有怒火,只是掛滿了無盡的失望。

兩人就這樣對視了兩秒鐘後,秦怡緩緩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在廚房重新抽了一根筷子遞給溫旭,不冷不熱地說道:“那根髒了,用這根吧!”

雖然秦怡的動作依舊溫柔,但溫旭卻怎麼也感受不到先前的溫暖了。

溫旭沒有接過筷子,而是看着秦怡真誠地說道:“有點害怕,但我對艾滋病患者並沒有什麼偏見。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越來越多的人去關心他們。”

聽到溫旭的話,秦怡眼裏的神色頓時柔和了不少,輕輕地“嗯”了一下,淡淡地說道:“吃飯吧!”

溫旭見狀,急忙又說道:“姐,我說得是真的!我認爲除了那些吸*毒和亂*交的人不值得同情外,很多人都不應該承受來自社會的格外壓力。尤其是那些因爲母嬰感染的小孩兒,真的很可憐。”

秦怡冰冷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柔和的笑容,溫柔地對溫旭說道:“你能這麼想,姐真的很高興。姐當初選擇這個方向,就是因爲這些原因。好了,吃飯吧!”

溫旭沒有吃飯,看着秦怡繼續說道:“姐,我支持你的工作,但你工作得時候一定要注意安全。”

秦怡自然明白溫旭說的“注意安全”是什麼意思,淡淡地笑道:“姐會注意,你不用擔心。飯都涼了,快吃吧!”

吃完飯,溫旭又幫秦怡整理了一下關大娘的資料,才走出了秦怡的家。

溫旭本打算去醫院看望關大娘,忽然想起昨天開了家長會,還沒有來得及向楚婷玉彙報情況,便坐着車去了楚婷玉的公司。

由於公司大部分的員工都認識溫旭,所以溫旭到楚婷玉的辦公室並沒有受到爲難,很容易就走到了楚婷玉的辦公室門前。

門雖然是虛掩着,但溫旭還是照常在門上輕輕地敲了三次門。

“請進!”得到楚婷玉的允許後,溫旭才輕輕地走了進去。

“你把東西……”楚婷玉正埋着頭批示文件,並沒有看到溫旭,還以爲是祕書進來了,便隨口囑咐道。可是,許久不見迴應,這才擡起頭來。

楚婷玉看到進來的人居然是溫旭,先是一喜,隨後又把臉板了起來,連續哼了三下,語氣不善地質問道:“你終於想起來上班啊?”

“上班?”溫旭莫名其妙地看着楚婷玉,不知道怎麼回答對方的問題。

楚婷玉見對方傻站在那兒不說話,不禁惱怒道:“啞巴了啊?我問你怎麼想起來公司上班了?”

“上班?玉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溫旭轉了轉眼珠子,無奈地說道。

聽到溫旭的話,楚婷玉再次不滿地冷哼了兩聲,拉着臉說道:“我上次不是讓你做我的行政助理,不會忘了吧?”

溫旭訕訕地朝楚婷玉笑道:“玉姐,我當你是開玩笑的,就沒有當真。”

“你……”楚婷玉惱怒地看着溫旭,想說他幾句卻不知道說什麼,只是胸脯在劇烈地抖動着,倒是便宜了溫旭的眼睛。

“算了!既然你忘了,那就當我沒說。我本來還準備給你發工資,既然這樣,那就節約幾千塊好了。”楚婷玉故意這麼說,就是想看一下溫旭難堪的表情。

不過,溫旭令楚婷玉失望了。溫旭自始至終都是一副淡然的表情。

楚婷玉無奈,只得換個話題道:“你這人向來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你過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昨天,你不是讓我給小雅開家長會去了嗎?我這次過來,就是向你彙報一下情況。”溫旭自顧自地坐在了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對楚婷玉說道。

“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小雅的英語老師把你單獨叫進辦公室,到底是因爲什麼事?”楚婷玉放下手裏的鋼筆,看着溫旭問道。

“沒什麼,就是讓你督促一下小雅在寒假這段時間的學習,讓她保持現在這個成績。”溫旭簡要地把趙傾妍的話向楚婷玉轉達了一遍。

楚婷玉看了看溫旭,眯着眼睛說道:“小雅這次的英語和語文都考得不錯,你這個老師功不可沒。溫旭,你說我該給你多少獎金啊?”


“成績好全是小雅的功勞,這我可不能居功。”溫旭搖頭道。

“想不到你也知道謙虛,哼!”楚婷玉心裏想着,嘴上卻說道:“一碼歸一碼,沒有師傅領進門,她也不可能學得這麼好。這樣吧,我給你一千塊好了。錢不多,是那麼一個意思,還希望你以後多費心。要知道,小雅那個丫頭誰都不服,就服你一個人。”

溫旭見楚婷玉都把話說到這份兒了,再推辭就有些沽名釣譽了,點了點頭謝道:“玉姐放心,我會盡力給小雅輔導。”

“這樣就好。”楚婷玉點了點頭,心裏卻把溫旭罵了個遍:“虛僞!剛剛還死活不要,如今卻要了。現在,我就偏不給你了。”

楚婷玉接着又道:“不過,我身上現在沒有那麼多錢,只好改天再給你了。”


……

下週強推,從星期天開始到下個星期天結束,每天加更一章,望廣大筒子投票、撒花、蓋章支持,孤皇衝擊新書榜! 第五十七章 女人的戰爭(上)

靠,居然是空頭支票!

溫旭鬱悶地垂着眼皮,嘴角微微有些抽搐。反觀楚婷玉,嘴角卻勾起了一絲得意的弧線,與她一本正經的樣子極不吻合。

溫旭看了一下時間,準備告辭回學校了。

“你下午有事?”楚婷玉見溫旭着急着要走,不禁問道。

“沒有什麼太重要的事。”說完這句話,溫旭就感到後悔了。可是,卻又不好意思把剛纔的話收回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