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這窮鄉僻壤的有啥好玩的?”李燕子道,“我說妹妹啊,你們也是聽說這裏有狐妖所以來冒險的吧。哈哈,估計就是這樣。”

萱世蕊恩的點點頭:“我和我老公也就過來轉轉,至於狐妖什麼的,我們可沒打算真的碰到。”

“沒碰到就對了。聽姐姐我一句話,這裏沒啥好玩的,你們隨便轉轉就趕緊走吧。如果真的碰見邪門的事情,說不定還真的不好了。”

“哦?聽姐姐這麼說。胡狐村還真的有狐妖啊?”

李燕子肯定的點點頭:“那是自然!不僅有狐妖,還有殭屍和很多說不清的鬼怪。我告訴你,別聽外面有些人瞎傳,說來這裏大冒險。你們要是晚上真的碰見那些東西,絕對會很麻煩。”


萱世蕊故作驚嚇,露出誇張的表情後,竟然一把抓住李燕子的手:“姐姐,我就說不來,我老公非要來。你可得好好說他,趕緊讓我們離開這裏。”

說完,她還故意側身一巴掌打在江笑楓的肩膀上,埋怨道:“你看看你,沒事非要來這裏。這位姐姐都說了,那邪門的事情哪能輕易去碰。碰了絕對不討好。”

說真的,這一巴掌打的還真不輕,可還得露出憨厚的微笑,江笑楓要給李燕子繼續說話都機會。

那個女人跟着道:“聽你媳婦的,趕緊走吧。我說小夥子,你要真的碰見那些奇怪的東西,就絕對不會想着還大冒險了。這村裏邪氣了千年,真的不是隨口說說的。”

江笑楓點點頭:“大姐說的有些道理,可是我來都來了,就當要體驗一下。”

“體驗體驗,你不要命啊。”萱世蕊又在故作生氣,“大姐,你告訴他那些妖魔鬼怪長啥樣子,嚇唬嚇唬我老公。”

李燕子笑的合不攏嘴:“妹子說話挺有意思的,你老公也是執拗。我看你們兩個也就是好奇心纔來湊熱鬧,這樣吧,我就跟你說說那些妖魔鬼怪。這地方胡風林就是最邪氣的地方,胡風林後面的那些山也是經常傳說有妖魔鬼怪出沒的地方。”

萱世蕊瞪大雙眼道:“那大姐你是真的見過這些東西!”

“見過!胡狐村你的人哪個沒見過這些邪門的事情。特別是一到晚上,很多人都不敢隨意外出。我跟你們說,如果你們晚上看見有人在那裏走,一定不要隨意和他們說話。這些人說不定都是被妖魔鬼怪附體,在那夜遊呢。至於你們看見一些稀奇古怪的影子,也一定不要和他們打招呼,說不定會把你們的魂勾走。”

萱世蕊道:“關於晚上那些行走的村民,我們在網上了解過。但是我想,這些應該是夢遊吧。”

“什麼夢遊啊。你見過夢遊睜着眼睛的。還有他們只跟夜遊的人說話,完全不理其他人。”

“你的意思是說,那些夜遊的人還在一起說話。你親眼見過的!”

李燕子點點頭:“我親眼見過的。就在前幾天我還見過一次。老樑頭夫婦兩人被附體夜遊。那天晚上我正好在找丟的雞,就發現那兩人夜遊走路。我一下子忘了,就上去打招呼。結果那兩人不理睬我,我看着老樑頭和他媳婦說話,就跟眼前沒我一樣。”

如果真的如李燕子所言,那的確不能用夢遊那解釋這個現象了。萱世蕊和江笑楓四目對視,兩人都是充滿了疑惑。

“那你們事後告訴老樑頭這事了嗎?”

“這事在我們村太稀疏平常了,所以有的人都懶得提。但是說了,大家也都知道,本人卻真的沒印象。不記得發生了什麼。”

萱世蕊道:“那如果這麼說,這事在胡狐村很平常,是不是姐姐你的身上也發生過這種事情。”

李燕子這會卻哎的一聲:“我們家這事不僅發生過,而且還鬧得挺大。你們是不知道,我家男人曾經碰上一件大事,至今還很麻煩。這事也是跟妖怪附體有關。”

這話題一說,江笑楓蹭的凝神,但是他卻故作鎮定,等待萱世蕊繼續和其溝通。

那個女孩也是聰明,明白這話語意味着什麼,繼續引導道:“姐姐說的是什麼事情啊。”

“這村子現在最好的捉妖師就是胡東東,但是胡東東他們一家十二年前被人給滅門了。當天晚上發生了邪門的事情,只是不湊巧。”說到這裏,李燕子臉微微一紅,又擺擺手,“不提也罷。不提也罷。總之,胡東東說我男人被狐妖附體害了他們一家。至今他還經常針對我們家。有次我家男人夜遊,正好被胡東東抓個正着。若不是我發現及時阻攔,胡東東都要趁着那個機會,把我男人引到湖裏給淹死。”

“是外面那個湖?”

“是的。你們說胡東東可狠心,他要在我家門口把我男人給淹死!”李燕子說着還嘆氣搖頭道,“但是沒辦法,村裏人都向着胡東東,我們也拿他沒轍啊。” “這個胡狐村的人真的由着胡東東胡來?而且警察也不管?”宣誓如繼續明知故問。

李燕子道:“胡東東在村裏抓了不少鬼,所以村裏人信任他,至於警察,這地方警察很多事情管不了的。不過好在我家男人在這裏也有些影響力,所以胡東東只能暗中針對。過分的舉動,也不敢明着來。”

“是啊,我看了這個村裏家家戶戶的房子。貌似姐姐這裏最好,想必姐姐和大哥在村裏也都屬於有錢人吧。”

“嗨,哪有什麼有錢沒錢的。這地方家家戶戶都差不多,再說,有錢也不一定花的出去啊。這地方四面環山,建房的東西不好弄。大部分都是就地取材,所以你看看我們家這房子,做的好看,其實和其他人做房子的材料差不多。就是高了點,花哨了點,也是因爲當初幫忙建房子的人多。我們這地方啊,家家戶戶建房子都是互相幫忙。我家男人對人一向很好,而且我和我男人父母這輩就在當地口碑不錯,所以那次建房子,來幫忙的人很多。我家男人出手也大方,自當效果不錯。”

這倒是出乎江笑楓的意料之外。他只知道李燕子和胡二能偷情的事情,卻不知道李燕子和胡二能從父母輩開始,在當地就做了不少好事,讓大家都向着他們家。這樣也就解釋了胡東東爲何不能把胡二能怎麼滴,不敢說燒了胡二能之類的話了。當然,這也是李燕子的一面之詞,江笑楓還得覈實。

不過看他們家房子,也能相信李燕子說的話大體不假,畢竟這地方不會有外地人進來蓋房子的,真的得靠大家。

萱世蕊馬上接過話題:“那姐姐你們爲何不讓支持你們的村民和那個胡東東對着來呢。難道胡東東抓的那些鬼真的非常厲害?”

李燕子嘆息道:“妹子你有所不知。這個胡東東的確厲害,抓的鬼也也很典型。就拿咱們村村長鬍大水老婆當年被狐狸精附體的事情說吧。當年胡大水老婆張紅忽然變得不正常。胡大水自己都說,自己的老婆變得非常詭異,不僅對他在家時常勾引,還大晚上同樣夜遊,且每次還都跑到不同單身男人家的門外待着。胡大水害怕啊,也擔心自己老婆真的和那些單身男人怎麼滴了,就讓村裏的捉妖師出來解決。當年胡東東也才十三四歲,比其他捉妖師嫩了很多。但是其他捉妖師都束手無策,可是胡東東卻馬上肯定,張紅是被狐狸精附體了,想要在晚上吸取單身男人的陽氣,而胡大水也已經滿足不了自己老婆的陽氣了了。如果要解決這事,只能把張紅體內的狐狸精給捉出來。那事那會在村裏非常出名。”

“那這個胡東東是怎麼處理的?”

“胡東東讓張紅大白天自己去脫光衣服在家中泡澡。他在屋外做法。做法到一般的時候,他忽然讓胡大水過來,再其耳邊耳語了幾句。那胡大水一開始不願意這麼做,但是胡東東告訴胡大水,如果不願意這麼做,後果自負。胡大水這才嚇到了,猶豫再三後,順着胡東東的意思進屋,把他老婆光着身子在泡澡的木桶裏打了一頓。那裏面慘叫連連啊,外面的人都聽得清楚楚。張紅被打的連連求饒,可是胡大水就是不停手。甚至都想跑到屋外找其他人求救了。可是張紅沒穿衣服啊,又不敢出來。只能在裏面繼續挨着。胡大水出來的時候,我們都看見他手上還帶着血,所以你們能想到當時打的有多重。從那之後,張紅整整三天沒從家裏出來。三天之後我們大家纔看見她,還可以看見她臉上和身上的疤痕。但是你別說,從那之後,狐狸精的確沒附體張紅了,張紅完全恢復正常了。就是因爲這事,村長鬍大水逢人就說胡東東厲害。有他這個村長支持,胡東東肯定聲望不斷提升,再加上之後胡東東還給老族長抓過鬼,他在這個村裏最有名望的兩人那裏都有非常好的印象。”

萱世蕊打趣道:“這麼說來,胡東東還是攀上了村裏的權貴,所以在村裏順風順水!張紅狐狸精的事情的確有點邪門,那老族長捉鬼又是什麼情況?”

李燕子道:“咱們這村長是辦事的,而族長才是真正管事的。老族長鬍大風兩年前忽然患病,看不出啥情況,就是躺在牀上起不來。但是邪門就邪門在,大晚上的,他卻跟沒事人似的可以繼續神遊。”

“你是說,他晚上可以下牀夜遊!”

“就是啊!”李燕子說起這事還心有餘悸,“平時大家夜遊,但是大家都是好好的,能蹦能跳的,但是胡大風那次可是一直躺在家裏不能動,大家都說這事不好弄。其他捉妖師也是束手無策,最後還是胡東東來了。那會胡東東十六歲,因爲幫村長捉了狐狸精,已經在村裏有些名望,他一來,就說胡大水被鬼附體。白天鬼抽走了胡大水的某些魂魄,所以胡大風起不了牀。但是晚上魂魄回來了,胡大水可以正常夜遊。”

萱世蕊啊的驚歎:“那這個胡東東又是怎麼處理這事的。”

田園翠色:豪門農女 。他在外面點了一把火,並且拿着煙往屋子裏薰。除了他和胡大風,沒人能待在這個屋子裏。房子都差點燒着了,人也差點被薰死,這個胡大風才總算從牀上起來了。那時候胡東東說只是讓鬼暫時離開身體,晚上還得忙和一下。到了晚上,胡大風果然又是夜遊,胡東東拿着一個火把,在後面不斷用煙燻胡大風。這一路薰着讓胡大風重新回的家。這次事情之後,胡大風就徹底正常了。甚至於後面夜遊的情況也沒了。”

現在事情說得越來越詭異,讓江笑楓和萱世蕊都覺得自己面前的一切是不是真實。但是總得找到一個可以科學解釋的途徑吧。胡大水和胡大風這事肯定是真實發生的,要不然村裏的人也不會這麼說。這個胡東東能治好,可是其他捉妖師卻沒辦法。胡東東那會也才十幾歲就要這樣的本事,這隻能說,當年他父親教的好,還有所謂的胡東東手上的那本書。

就是因爲能得到村裏人的足夠信任,所以胡東東說的話,村裏人都很相信。若不是胡二能一家在當地也有不少支持者,怕是很難混下去。

萱世蕊又問道:“姐姐,這個胡東東想難爲你們,卻因爲你們周圍人多,不好辦。那他會不會也難爲其他人啊。”

“說來也奇怪,胡東東對村裏其他人態度都還好,畢竟當年他是輪流吃村裏人家的飯長大的,就是我們家以前也讓胡東東過來吃飯,只是他不願意來罷了。就是這個胡東東對我們家男人的態度一直不好。他一直就覺得當年他們家那事和我們有關。哎,那事真的冤枉,我們真的不知道那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其實江笑楓很想說一句蒼蠅不叮無縫蛋,當然這話在這時候是非常不適合說的。從李燕子口中知曉胡東東不針對村裏其他人,那勢必還得從胡二能和胡東東這兩點入手解決問題。

當年傳聞,胡德才是因爲抓了很厲害的妖,最終惹了那妖,那妖纔出現滅了胡德才一家。而那個時候,胡德才在幹嘛?

根據當年警方的調查,胡德才之前也是在幫胡大水捉妖。那個時候胡大水還不是村長,據他所說,他家裏每到晚上都有奇怪的動靜,這些動靜惹得胡大水和他老孃老父親都睡不好覺。

胡德才當年在村裏是最知名的捉妖師,便去看看情況。他自己也說過,這個鬼很厲害,得花點時間把這事解決了。就在滅門案發生當天,胡德才回家之前,他也是在胡大水家忙和。

江笑楓暗示了一下萱世蕊,這位情感交流師很輕鬆就理解了江笑楓的意圖。

“姐姐,這個胡大水家和胡東東家的關係是不是一直都不錯。”

李燕子點點頭:“這兩家一直走得近,胡東東爺爺和胡大水爺爺當年還一起出山做過事,胡東東父親胡德才比胡大水年長十歲,因爲胡德才是家中獨子,所以胡大水也時常去胡德才家中幫忙,兩人算是親兄弟了。胡德才滅門事情發生後,胡大水就想讓胡東東來自己家住,養着胡東東。但是胡東東沒同意。即使這樣,胡東東還是會時常過去吃飯啥的。胡東東這孩子自小就調皮,家裏發生了那事之後,也跟忽然變了個人似的,非常懂事。每到一家吃飯,還幫忙給那家做事。只是我聽說每次去胡大水家裏的時候,胡大水和他老婆張紅心疼胡東東,都沒讓他做事。胡東東也就沒有勉強了。”

“這些你是看見過的?”


“我倒沒親眼見胡東東在胡大水家裏的情況,不過村裏都這麼說,八九不離十吧。”

江笑楓看見萱世蕊的手指頭動了下,這個女人也露出懷疑的神色。實則江笑楓也意識到問題所在了。如果胡東東和胡大水家的關係一直很好,那當年捉狐狸精的事情,是不是就有另外的解讀了。 在繼續問了一些問題後,萱世蕊把話題引到外面的那羣小孩:“姐姐,剛纔我進來之前,見兩個小孩脖子上掛着吊墜,那吊墜上有寫二的,也有寫三的,好精緻啊。”

李燕子解釋道:“咱們這裏邪門事情太多,所以家長爲了不讓孩子受到驚嚇,基本上給看見那些邪門事情或者經歷過邪門事情的孩子們都會脖子上掛一個辟邪吊墜。其中一代表仙,二代表鬼,三代表妖。”

果然和江笑楓想的差不多,的確還有一的存在。只是在這個村子大多遇到的都是妖魔鬼怪,所謂仙必然很少。而且他們也至少知道了,只有孩子看見過或者經歷過這種事情才能佩戴吊墜。用李燕子的話來說,如果沒有接觸這種事把吊墜帶上,說不定還會給自己引來不好的事情。

見聊得差不多了,萱世蕊放下一些錢還有很多吃的東西就要走。李燕子拉扯不過,只好留下,隨後還說在這裏都可以來他們家坐坐,也可以來這裏吃飯。

見李燕子這般熱情,基本上也肯定,他們家在當地受到不少人支持,也是有些道理的。

出了李燕子家後,萱世蕊馬上道:“如果不是當年偷情被抓,這個李燕子和胡二能在當地恐怕支持度更高。畢竟在這種地方,偷情這種事情還是難爲情的。”

江笑楓卻不以爲然道:“這個你卻恰恰錯了。我接觸過邊遠地區的案子,但凡涉及到男女關係的問題,其實這些地方比某些城市還看得開。因爲在這種地方存在一些糟粕思想和辦事方式,讓這種事情只是一時被人指責,事後卻徹底遺忘。你看看,胡二能和李燕子當年被人指責,導致李燕子不能和之前那人結婚,可是現在,他們過得好好的,照樣有村裏很多人幫着他們蓋房子。”

“這倒也是,我以前接觸過一個客戶,他就來自農村,他曾經跟我講過他們那裏一些惡俗,其中就包括男女關係不清晰的問題。哎,哪裏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只是這個胡狐村,奇奇怪怪的地方太多了。誒,對了,剛纔說道胡大水家的情況時,我看你神色有點奇怪啊。”

“你不也一樣。”

江笑楓和萱世蕊都心領神會一樂。江笑楓繼續道:“如果李燕子說的都是實情,那胡大水家那次特殊的情況,會不會是胡大水和張紅配合胡東東演的戲。我始終還是拒絕接受太多邪門的實情,什麼狐狸精附體,一定要弄清楚。”

萱世蕊也道:“在胡大水家狐狸精事情發生之前,胡東東還被村裏人當做一個小破孩,並沒有多少捉妖師身份上的威望,也就是因爲胡大水這個村長幫着胡東東宣傳了一把捉狐狸精的事情,讓胡東東在村裏逐步打響了名聲,隨後老族長鬍大風的事情也是胡東東出馬,這也多少有些聯繫。如果當年胡大水真的是跟胡東東演了一齣戲,欺騙村裏人,從而讓胡東東在捉妖師身份上上位,這也絕對可能啊。”

江笑楓用手點了點:“絕對有可能。捉妖師這個身份在當地本來就很重要,當年胡大水和胡德才關係很好,胡德才就是當地最知名的捉妖師。因爲這地方很多奇怪的現象,所以捉妖師甚至會影響當地村民的日常生活。就拿你妹妹的事情來說,掌控別人生死都能牽扯到,捉妖師在這個村是在太特別了。”

萱世蕊道:“這個不大的村子,人口不過兩百來人,但是捉妖師卻有好幾個。除了胡東東,現在還有幾個捉妖師,只是沒有胡東東名氣大罷了。江警官,你有沒有想過從其他捉妖師口中聽聽對胡東東的評價。”

“呵,看來我兩又想到一起了。剛纔你和李燕子的溝通,讓我相信這次碰見你,對我的辦案絕對幫助很大。如果是我單獨和這些人接觸,我還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跟他們接觸。那。”江笑楓伸出手,作勢要摟住對方腰的動作,調侃道,“老婆,咱們去找找其他捉妖師。”

“瞧你嘚瑟那樣。”萱世蕊瞟了一眼手,江笑楓並未真的摟上來,打趣的模樣讓兩人的關係更加融洽。

既然配合如此默契了,那就不在乎在演一場戲。而依靠這兩人的聰慧,找出一個藉口接近其他的捉妖師並不是非常困難的事情。隨即,萱世蕊便找人打聽捉妖師在哪。

這些村民肯定都在推薦胡東東,但是萱世蕊故作驚訝,聽聞胡東東的年歲後,說道不相信年級太小的,勞煩再給介紹一個。終究,從別人口中,他們聽到一個年老的捉妖師的名字。

那個被稱作三瘋子的大爺住在村西頭。江笑楓和萱世蕊找到他家的時候,這位大爺正靠在自家的椅子上休息。聽見有人過來,他探頭望了望,見是陌生人,並未理睬。只是見兩人徑直走了進來後,他這才趕緊起身,坐在椅子上指着兩人道:“你們兩個幹嘛。”

“請問是三瘋子大爺嗎?”宣誓如繼續發言她職業交流水準。

三瘋子打量兩人後點頭道:“我就是,你們找我有事?”

萱世蕊露出極爲開心的表情,上前道:“大爺,我們可算找到你了,你可得救救我老公啊。”

情感交流師也得是個好演員啊,要不是江笑楓早有心理準備,還真的忍不住笑出來。

萱世蕊誇張的表演博取了三瘋子的關注,他趕緊道:“姑娘,你先別急,到底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萱世蕊上前道,“我和我老公來這裏遊玩,都怪他,非要尋求什麼冒險刺激。昨夜好好的跑到胡風林裏轉了一圈,結果回來後一直不正常。今早還跟丟了魂似的差點拿着刀自殘。我聽說過這村裏邪門的事情,擔心他被什麼東西附體了,所以趕緊來村裏找捉妖師。旁人都說那個叫胡東東的厲害,可是我們一聽那個胡東東只有十八歲,舉得不靠譜,又是打聽,纔打聽到您這來的。”

一段話把該說的都說了,這就是情感交流師厲害的地方,在溝通中,會把自己的思想表達出去,還能引導別人進入自己想要的狀態。

萱世蕊不動聲色間拿胡東東和三瘋子作對比,通過旁人的口刺激三瘋子。果然,江笑楓看見三瘋子聽見別人先介紹胡東東後,表情變得尷尬,而呼吸也有明顯加快,接着露出一絲不屑。

在聽萱世蕊把事情說清楚後,他看了看江笑楓,道:“就是你早上想要拿着刀自殘的?”


江笑楓點點頭:“大爺,我都不知道爲什麼那麼做,所以想想真的害怕,只能來找你了,希望你能幫我解決了。如果解決不了,我兩總不會真的去找那個十八歲的小孩子弄吧,說實話,我是不信十八歲的小孩子會比你老厲害。”

再加一把火,繼續刺激三瘋子,江笑楓和萱世蕊一唱一和,把三瘋子的情緒也調動上來,他一把腿,從椅子上站起來後,先讓江笑楓坐好,隨即拿着手在江笑楓的腦袋上捏了捏。

又是查看一番後,他喃喃自語一番。

又是差不多一分多鐘後,三瘋子道:“你們來找我就對了,那個胡東東經常胡來,說不定還會害了你。至於你們這事,我看八成是昨晚你們在胡風林見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所以被吸走了魂魄。無妨,等會我給你們喊個魂,把魂喊回來就成。”

萱世蕊感激道:“那就多謝大爺。只要弄好了,我們必定酬謝。我就說大爺肯定比那個小孩強吧。”


三瘋子哼了一聲,回到屋內去拿一些東西。

趁着這個機會,江笑楓偷偷給萱世蕊擺出一個OK的手勢,小聲道:‘果然同行是冤家,這個三瘋子大爺對胡東東也有成見。’

“這是肯定的。胡東東小小年紀就把其他捉妖師的活給搶了,別人怎麼可能會好受,這個村子的人大部分都是自給自足,所以如果捉妖師沒活幹,就得沒飯吃。之前我瞭解過相關情況。自從胡東東出來後,村裏的捉妖師很多都不做捉妖師這行當了,甚至還有人出山打工去了,像三瘋子這種情況,多半是自給自足足以,又不願意出山打工,便繼續這麼先幹着。反正餓不死就成。”

在萱世蕊說話的同時,三瘋子已經拿着東西從屋內走出來。

“來來,小夥子,把這個旗子插在身上。”

“這個旗子!!”江笑楓接過一個背旗,簡直哭笑不得。這要是插在後面,真跟唱戲的差不多。

旁邊的萱世蕊顯然看熱鬧不嫌事大,明顯忍俊不禁,可還跟着起鬨道:“老公,你還猶豫什麼,趕緊聽三瘋子大爺的話,把旗子插上。把魂喊回來就好了。”

這一聲老公喊得比先前都溫柔嗲氣,外人真的看不出來這兩人在演戲!甚至萱世蕊還主動動手,幫着江笑楓把旗子插好,趁機還在其耳邊壞笑低語道:“這可是你出的主意,硬着頭皮也得完成啊。”

“得,你好好照顧你老公吧!”江笑楓也只能這般,算是背了一個大鍋,熬過三瘋子大爺的做法再說吧。 背旗插好,江笑楓看着三瘋子擺弄自己。照着這位大爺的要求,江笑楓繞着院子轉了一圈,真的就跟唱戲的差不多,累了半死,最後又立在那裏,聽着大爺胡攪蠻纏說了一通。

萱世蕊站一旁一本正經,但是臉上肉輕輕抽的樣子無疑是在說明,這丫忍得挺辛苦的,如此大戲,怎麼能不樂呵。

終於等到大爺折騰完了後,江笑楓本想坐下來,就聽見三瘋子吼道:“小鬼去,魂魄歸。”

這一吼丹田之氣都噴出來,底氣十足,把江笑楓都給喊蒙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