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內院突然飛出數道人影,沈木嚇了一跳,才發現聖羅蘭城空中竟然站着一個人,那人白裙飄飄,不過太遠了樣貌卻是看不清。

……

“柳蒼天,你們考慮的怎麼樣了?”來人正是琳雪。

“琳雪,我們聖羅蘭城已經下定決心與你一戰了,今天你來的剛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可以放你走,但是你必須發誓放棄這裏的陣眼。”柳蒼天斬釘截鐵地說道,語氣不待一絲商量之色。

“哦?看來你們早有準備啊,陣勢倒是不小呢。牧良,你的傷好了嗎?”琳雪環顧眼前幾人,淡淡的說道。

“嗯,託你們的福,我差點死在林水城。”牧良單手持棍,水紋豹在其胯下隨時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呵呵,看來今日我是走不脫了呢,本來只是路過想來送點東西的,順便問問你們打算什麼時候準備讓出陣眼。”琳雪隨意的擺動着小尾巴,語氣平淡,卻是絲毫不慌張。

“送東西?”柳蒼天有些疑惑。

“嗯,小木一道也在這裏吧,我把白泉帶來了,呶,給你。幫我轉交給他吧。”琳雪隨手一招,一根通體白色的法杖被她從虛空中甩出。

周圍幾人有些緊張,的看着這一幕。但柳蒼天接過法杖後卻沒什麼異相發生,“可以,我定會轉交給他,所以你得今日的選擇呢?是與我等立即開戰?還是?”

“立即開戰?呵呵,我可沒這麼大的本事呢,”琳雪似乎故意在用媚術挑弄衆人,一旁的劉副院長和蕭瀾竟然臉色有些潮紅,一直沒說話。

“琳雪,我勸你束手就擒吧,我也不想對你動手!”柳蒼天說道。

“呵呵,”琳雪似乎要在說些什麼,眼角突然瞥見下方學院內也同時望着她的沈木,心裏咯噔一下,驟然生出一股奇異的感覺。“小木!”

空中四人見琳雪突然暴起,往下方衝去,以爲琳雪是要直接動手,牧良立刻招呼道:“上!控制住她。”

蕭瀾和劉副院長反應顯然慢了一拍,漲紅着臉色身體有些遲鈍。

但柳蒼天和牧良卻不一樣。

柳蒼天炎魔雙刃在手,直追而下;牧良更是了得,水紋豹一聲怒吼,竟然原地消失出現在了琳雪前方,雖然琳雪沒有出全速,但這牧良的速度也足夠嚇人了。

一棍擊出,聲勢駭人,琳雪心急之下勉強還出雪影劍進行抵擋,但交戰之下,下衝的趨勢已被破,後方又有炎魔雙刃的威脅。

一時間竟然瞬間劣勢。

面對劣勢琳雪也不慌,雪影一出漫天劍影緊隨其後。大戰一觸即發! 一擊被破,牧良再上。水紋豹與他配合極爲默契,攻勢不斷,琳雪感到了一些壓力。

“你們夠了!讓我去見小木!”琳雪怒喝道。

“哼,不准你進入學院的大陣範圍!”牧良也是不客氣,提棍再上,棍影幻化千萬,竟然把漫天的攻擊盡數擊潰。

“不愧是水紋棍王,看我的!”柳蒼天也不落後,雙刃在手的他也是全盛狀態,攻守相間,刀出如毒蛇般刁鑽。

兩人配合圍攻琳雪,蕭瀾和劉副院長一時間竟然無法插手,只能護在學院上空,防止琳雪的突入。

“再不停手別怪我不客氣了!”琳雪接連招架長棍的攻擊,又被雙刃偷襲,顯得有些狼狽起來,再也不復之前的從容。

“那你倒是試試!”牧良越戰越勇, 夢境直播系統 ,長棍紫光大方,那是高階武皇巔峯的鬥氣!

“可惡,看來只能全力釋放天狐血脈了!但是這樣一來…”琳雪似乎有什麼後顧之憂,但是當前局勢已經不容她在拖拉了,當下立刻解除了體內某種封印,待她再度睜眼的時候,原本那清澈的眸子竟然成了一雙紫瞳,那是天狐雙瞳!

琳雪的尾巴似乎在瞬間暴漲,巨尾一甩直接擊飛全力攻擊的炎魔雙刃,柳蒼天也是被這異變打的措手不及,雙刃之上傳來的巨大能量幾乎要讓他虎口崩裂。

“殺!”琳雪齜牙怒吼,口中的竟然是一口利齒,語氣不帶任何感情。

牧良和柳蒼天的情況差不多,雖然一棍依舊是全力攻出,但是這次反饋過來的力道確實不尋常,“啊!這畜生,果然不是人類,老傢伙!這次又要辛苦你和我拼死一戰了!”

牧良身下的水紋豹怒吼一聲,似乎是在迴應。

“水紋化身!”

柳蒼天驚訝出口:“牧良要拼命了,哎,看來我也不能藏着了!”炎魔雙刃舞動,武技翻涌而出,“炎魔破天!”

“畜生!看你還怎麼囂張!”牧良此時祕法施展完畢,身下的水紋豹王竟然已經消失,他的身體產生異變,上衣爆裂後顯現出的水紋隱約反光,那是融合祕法!自由騎士的終極奧義。

琳雪似乎因爲天狐血脈被激發而失去了平常理智,也不再使用雪影劍和武技,只是直撲而來。

“來得好!”牧良一棍擊出,驚天動地,和柳蒼天的炎魔破天前後夾擊。

“轟!”一聲巨響,空中的鬥氣能量直接爆炸而開,柳蒼天和牧良皆被衝擊力震退幾十米。

“這畜生不知道怎麼樣了!”牧良握棍只收微微顫抖,剛纔硬憾的這一擊強度的能量必然超越了高階武皇巔峯,他在融合狀態之下竟然隱約有些吃不消。

“小心!炎魔斷空!”柳蒼天不回話,感應到危險直接斷空出手,企圖防禦飛來的危險。

“殺!”琳雪口中嘶吼一聲,好似瞬移一般出現在了牧良的身後,一爪拍出毫無前兆。

“什麼!”牧良竟然沒反應過來,琳雪的這一爪被炎魔斷空一阻後依然威勢不減。好在也是這一阻,牧良堪堪提棍抵擋。

又一聲巨響,全盛狀態的牧良竟然被一抓拍向地面,口中幾乎吐血,“怎麼可能!”

口中話未說完全,琳雪卻又出現在了牧良身下,又是毫不花哨的一爪,這次速度更快,好像琳雪開始逐漸適應了這種戰鬥一般。


結實捱了一爪的牧良這次沒有絲毫躲避的可能,像顆炮彈一般斜飛而出,撞在幾百米外的地面上,胸口四道爪印深可見骨。一口鮮血也是噴涌而出,融合祕法瞬間解體。

水紋豹王身上也是血肉模糊,倒在一旁。

“琳雪!你!”柳蒼天被這瞬間的爆發給嚇傻了,這分明已經不是武皇的實力了,難道是,武聖!

“殺!”琳雪再度消失,隨後立刻出現在了地面上的牧良側身,舉爪便拍。

這次柳蒼天可是有準備,堪堪趕到,格擋住這一擊。開玩笑,這要是再被拍上一爪,牧良可就成肉泥了。

“你!去死!”琳雪紫眸一閃,被柳蒼天給吸引,惱怒異常,利爪接連揮出,配合巨尾的攻擊,完全不講道理。

“你失去理智了,琳雪!”柳蒼天吐出一口血,穩住氣血,“大陣助我!”

聖羅蘭學院大陣在瞬間被激發,光芒直接射入柳蒼天體內。

“琳雪!快恢復理智!”柳蒼天大陣加持,整個人氣勢暴漲,炎魔雙刃上的火焰迸發而出,一擊炎魔咆哮被釋放而出。

炎魔咆哮聲勢驚人,可琳雪卻根本不管這些。也不憑藉着速度優勢做些抵擋,直接一爪拍碎能量波,繼續朝這邊襲來。

柳蒼天右手刀幾乎要來不及格擋,扛住一爪的同時炎魔雙刃似乎也發出了悽慘的悲鳴,“竟然有些扛不住了,在這樣下去雙刃擊碎瞬間,就是我喪命之時啊。”

“柳院長!怎麼幫你!”遠處蕭瀾和劉副院長根本插不上手,只能遠遠的詢問。

“跑!”柳蒼天也不廢話,琳雪顯然已經失去理智,如此狀態下必然會在擊殺他後屠城一番。他一倒下更是無人是其對手,大陣之力可不能持久。

琳雪身影神出鬼沒,柳蒼天只能閉眼靠着感應應戰。速度太快了,根本找不到時機反擊,一身大陣之力全用來防守的話註定要敗,“拼了!”

柳蒼天儘量把戰場轉移到空曠區域,他需要給他的大招騰出地方。

琳雪卻不管他有什麼想法,隨着對身體的越發完全掌控,力量也更加得心應手,速度,力量再度提升!

“來不及了,想不到還能提升,大陣之力堅持不了多久了,就拼這一次了!炎魔雙刃,規建!”柳蒼天全集擋開琳雪一爪後,雙手雙刃分差兩邊底面。琳雪大喜,一爪再度攻上。

“哈哈,抓到你了,讓你再跑!”柳蒼天幾乎癲狂,兩隻泛着紫色鬥氣的手分別抓住插入自己胸口的一雙利爪。琳雪感知不妙,想要抽身而逃。

“哈哈哈哈,想逃!沒這麼容易,”柳蒼天放肆大笑,雙手已經被琳雪的藍色鬥氣之力侵蝕的血肉模糊,但嘴裏依舊堅定的喊出:“一刀火葬!雙刃焚天!”

話落,兩人周圍立刻被火光吞噬,比起當初幾乎秒殺奧茲的一刀火葬,這一刀火葬和雙刃焚天的融合武技威力更是強大了數十倍不止。聖羅蘭學院大陣的能量瞬間被抽乾,數千提供大陣能量的妖晶接連爆碎。

火光足足持續了十幾秒才消失,沒有人逃出。

妃很囂張: 王爺,請休妻 ,已經能拄棍勉強起身,“比起柳院長,在下這點拼命真是自愧不如啊,”說完望了一旁的水紋豹王一眼。“老夥計,這次又辛苦你了,好好休息。”

“牧良,你放心,它的傷勢無礙,需要時間恢復,倒是你,筋脈被震斷了一半,胸口的傷口也纔剛剛止住血,請繼續休息。”沈木連續施展強效治療術後也是微微有些乏力,雖然這中階法術對如今的他來說已經算不上什麼,但是接連施展可不是開玩笑的。

“沈木,你去看看柳院長,這邊我來照顧他吧。”程煙月小心翼翼的說道,似乎說出這番話需要很大的勇氣似一般。


這邊動靜鬧得太大,整座城的人幾乎都驚動了,但是所有人都沒辦法,因爲他們參與不了如此戰鬥。

沈木提劍趕到雙刃焚天逐漸消散的區域,這邊依舊熱量滾滾,即使展開着武尊級別的護體鬥氣,也只是勉強能短暫的停留在裏面。


“柳院長!你怎麼樣了?”沈木灌注鬥氣朝裏面大吼道。

沒有聲音傳出,沈木只好揮動劍姬,打出氣浪吹散前方的塵土,他可不敢輕易進入這片區域。

氣浪吹過,塵土漸散,突然一雙紫瞳出現在了沈木不遠處,那雙紫瞳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琳雪?”

“殺,”琳雪一身紗裙破爛大半,內衣都露了出來。但她顯然沒有恢復神智,低聲嘶吼着“殺,”慢慢靠近沈木。

沈木此時感覺自己只要一跑,琳雪就會立刻撲上來撕碎自己,那已經不是琳雪了,而是一隻野獸,而且是天狐妖獸!“琳雪!”

呼喚並沒有起到作用 ,琳雪依舊緩緩地靠了過來。不過身體似乎有受傷,整個後背和雙腿露出的皮膚都被燒焦了,應該也是傷的不輕。她身後躺着的柳蒼天更是全身焦黑,沒了生息,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這樣下去不行,琳雪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但是似乎對我還有些印象,不然肯定要直接撲上來了。”沈木心裏想着,收起了巖姬劍,張開雙臂:“琳雪,我們一直在等你,快點回來吧。”

琳雪身形一頓,嚴重的紫芒似乎不穩定的閃爍了起來,嘴裏咿咿呀呀的似要說些什麼,但是含糊不清。一旁的沈木見有戲,立刻開始講述起了兩人的過往,在暮雪傭兵團和聖羅蘭學院的點點滴滴。

“小木…”琳雪紅脣微起,但發出的卻不再是嘶吼,而是人聲。

“是我!琳雪,快回來吧。”沈木張開雙臂笑着就要迎上去。

異變突生,空中突然飛射而出一股龐大的能量,直指琳雪!

“吼!”琳雪剛有些恢復清明的雙眼紫光再起,提爪硬擋那股能量,卻是因爲之前的傷勢過重,無力抵擋而被掀翻在地,滾出十幾米遠。

“誰!不要傷她!”沈木回頭望着遠處,斯聲怒吼道,“劉副院長,你!” “沈木!你可不要心慈手軟,她不是什麼琳雪,你也看到了,就是一隻妖獸而已,趁她重傷配合我滅了她。不然也枉費柳院長的一番心意了!”劉副院長高立虛空俯身說話,並示意一旁的蕭瀾也一起動手。

“你放屁!他就是我的琳雪!你們誰也別想動她!”沈木再度斯聲怒吼起來。

剛纔還縮在一旁的劉副院長此時卻像一個勝利者一般耀武揚威起來,見蕭瀾似乎沒有動手的意思,也是不惱,“哈哈哈,那就讓我來除魔衛道吧!”

話落,身形急速朝着琳雪而來,手中長槍光芒閃爍,醞釀着毀滅的力量。

琳雪此時受傷頗重卻是真的,受了剛纔一擊後已經有些站不起身。但她眼中的銳利之色依舊,看待劉副院長的眼神就好比看一個死人一般。

“琳雪!強效治療術!”沈木直接釋放出法術,隨後提劍就上,“牢獄!流影!”

“什麼!沈木,你爲什麼能同時使用鬥氣和魔力!”劉副院長的攻擊被牢獄所阻,雖然瞬間就將其斬碎,但依舊吃驚不小。

沈木發動了燕子教的流影,他雖然練習纔沒多久,但是在靈魂洞察的幫助下領悟得很快,現在已經能徹底幻化出一個全新的自己了。面對劉副院長的問題,他也不會回答,只是兩道身影死死地護住身後的琳雪,似要螳臂當車一般。

“找死!區區武尊也敢冒犯武皇之威!”劉副院長根本不打算停手,繼續襲來。

“你才找死!”沈木揮動巖姬劍,劍身攻擊陣法嗡嗡作響,先按已經發揮到了極致。“光之劍!化劍!”鬥氣和魔力各自幻化出光劍懸浮在周圍,數量逐漸增多,就連劉副院長都是開始頭皮發麻!

“你竟然有如此卓越的靈氣掌控能力!最後再勸你一次,趁我還沒發火,趕緊讓開,這妖孽今日必除!”

“我不准你動她!”沈木劍指向前,所有攻擊傾瀉而出。

“小木!”琳雪似乎略微恢復了一些理智,急忙大喊,這明顯是在蚍蜉撼樹,自取滅亡啊。“雪影,救他!”

一陣虛空扭曲,雪影劍從前方那個虛空內顯現而出,直接激發出了神器護體。“主人,雪影萬死不辭!”一個虛影幻化而出,淡淡的出聲。

不遠處沈木的攻擊和劉副院長碰撞在了一起,果然沒有什麼效果,天空中魔力鬥氣四散,但卻擋不住那狂暴的一槍之威。

“轟!”神器護體結界受到衝擊,劇烈的動盪了起來。

“好一把雪影!竟然能有這等神威,看我不破了你!”劉副院長一擊被阻,立刻再次凝聚起了鬥氣。

“雪影!殺!”琳雪虛弱嬌喝。

雪影劍聽令後立刻收起了護盾,光芒暴漲之下自動飛出進行攻擊。速度之快打了個劉副院長措手不及。只好散去鬥氣提槍抵擋。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