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

一聲輕響。

他輕易的穿過禁制,進入了門內,幾乎毫無阻滯。

“哇!大師兄進去了!真的進去了哦!太好了!”



宋玉、趙靈音等人一陣歡呼沸騰,面色狂喜。

“進去了?這怎麼可能!”

遠處的鐵象殿弟子看到這一幕,卻都傻眼了,眼珠子掉了一地。

還沒等他們回過神來,卻見白月溪也穿過了禁制,踏入了那片足足三百年未曾有人涉足的淨土。

“兩個?天吶!竟然一下子冒出了兩個內門弟子!難道廢物殿的祖師爺墳頭上冒青煙了?” “噝——好濃郁的天地元氣啊!”

進入禁制之後,秦天眼睛驟然一亮。

他只感到周身包裹在濃郁的天地元氣之中,即便不用運轉功法,一絲絲元氣也能隨着呼吸進入體內,令人心神愜意,耳目清明。

周圍殿宇疊影,古樸莊重,大氣磅礴,正中是一座巍峨的宮殿,上書三個鎏金大字“靈犀宮”。

宮前的花園佔地數十畝,其間栽植着無數年份久遠的靈樹靈花靈草,各自吞吐仙霧,爭奇鬥豔,溢香流彩。

秦天看的膛目結舌,他在楚家待了五六年,自認也並非沒有見過世面。

但若拿這裏與楚家大院相比,簡直有着雲泥之別,這分明就是一處人間仙境。

“師兄,這——這裏真是人住的地方嗎?恐怕就連傳說中的仙境也不過如此吧?”

白月溪也驚訝的張大了小嘴,美目中閃爍着絲絲神采。

“哈哈哈哈!仙境又如何?從此之後這裏就是咱們的修行之地了!師妹,我們進去看看!”

秦天哈哈一笑,一邊欣賞着沿途的妙景,一邊走向靈犀宮內。

突然,他在一處水池旁停了下來,凝目看向池中一株神奇的靈果。

池中靈霧瀰漫,一枚枚閃爍着金光的果子若隱若現,打眼看去,就彷彿一尊尊佛陀在含笑點頭。

“這難道就是彌陀仙果?”秦天眼睛一亮。

“不錯!這必是彌陀仙果無疑,彌陀仙果五行屬金,能增進修爲,開啓智慧,九百年才結一次果,乃是舉世難求的天地靈根。

師兄你修煉的是鐵象功,恰好與之屬性相合,這彌陀仙果肯定會對你大有好處!”白月溪喜道。

“哦?那我可得好好嚐嚐!”

秦天探身上前,摘下一枚熟透的靈果,“咔嚓!”咬了一大口。

果肉入口即化,脣齒留香,令秦天眼睛大亮,差點將舌頭吞下去。

“咕咚——嗯嗯,好吃好吃!真是太美味了!師妹,你也嘗一個!”

秦天讚不絕口,隨手摘下一個扔給了白月溪。

“師兄我——我修煉的又不是金屬性功法——”白月溪小臉一紅,面色猶豫。

“讓你吃你就吃,反正是自家的東西,又不花錢。”

秦天隨口說着,咔嚓咔嚓,三兩口便將拳頭大小的仙果吃下了腹中,卻還意猶未盡。

於是,他又毫不客氣的摘下了兩枚仙果,一枚扔給了天龍殿中的水兒,另一枚留着慢慢的品味。

白月溪好氣又好笑的瞪了秦天一眼,這位大師兄,真是崽賣爺田心不疼啊。

彌陀仙果九百年結一次果,如今成熟的只有九枚,吃一枚就少一枚啊!

想了想,她把仙果收了起來,留待後用。

然而,秦天的第二枚靈果還沒吃完,突然身形一頓,猛地瞪大了眼睛,彷彿噎着了一般。

這一刻,他只感到一股磅礴的元氣在體內爆炸開來,彷彿一口氣吞下一百顆元靈丹似的,一股股元氣排山倒海般的折騰起來。

“不好!”

秦天嚇了一大跳,趕緊盤膝坐在地上,開始瘋狂的運轉功法,消化體內幾欲漲體的元氣。

不一會兒的功夫,只聽“轟”的一下,秦天的氣勢猛地暴漲了一截。

竟然是金象戰靈一舉突破了靈元中階的瓶頸,進入了靈元后階!

這還不算完,體內的元氣仍有大量的富餘,一直將秦天推到了靈元后階頂峯,才漸漸的平息下來。

“呼——他大爺的!吃個水果竟然差點撐死小爺!”

秦天睜開雙目,心有餘悸的鬆了口氣,繼而又心神大喜。

他霍然起身,目光一整,狠狠的一掌擊向虛空!

鐵象震八荒!

吼!

一聲暴戾的象吼聲響起。

隨之便見一頭丈許高的金象虛影離掌而去,在數十米外爆裂開來,將虛空震出一片片恐怖的漣漪,籠罩五十米方圓,威勢無比駭人。

“元力化靈?師兄你——你竟然在靈元后階就能做到元力化靈!”白月溪吃驚的瞪大了美目,小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一般而言,罡氣化靈是靈罡境武者特有的技能。

而一些天賦出衆的靈元境大圓滿高手,卻也能依靠渾厚的元力和對元力精妙的運用,勉強做到元力化靈,從而殺傷力暴增,同階之中罕逢敵手。

然而秦天,僅在靈元后階就做到了,這簡直就是前無古人!

“哈哈哈哈!元力化靈?原來這就是元力化靈!威力果然比以前強大多了!”秦天不由的開懷大笑起來。

時至此刻,他終於可以不憑藉神兵利器,就能與大小姐、楚玉軒之流站在了同一個層次上了。

彌陀仙果的效用還不止於此,秦天此刻能明顯的感覺到靈臺清明,耳清目亮,智慧有了些許增加。

雖然還是遠遠比不上天鬼戰靈,但比以前強了一些,這種效果簡直堪稱逆天。

在這之前,秦天還從未聽說過能增加智慧的靈物。

“嘿嘿嘿,想不到入住靈犀宮,還有這種福利!好,好極了!”

秦天得意的笑了笑,大步走進靈犀宮,不知祖師爺們還給小爺留下了什麼好東西呢?

白月溪也快步跟上,小臉上十分期待。

然而,當兩人走入靈犀宮的一瞬間,都不禁眼皮一跳,震驚的看着廳堂之中。

地上,竟然橫七豎八的躺着十多具屍骸!

因爲年代久遠的緣故,所有的屍骸都血肉腐化,只剩下了一具具穿着靈犀殿服飾的白骨骷髏。

這些骷髏的死狀都很自然,也很詭異,身上並沒有刀劍留下的痕跡,地上也沒有半點血跡。

他們有的手捧書卷,有的膝上橫劍,有的倚在門邊,甚至還有一具骷髏端坐在椅子上,手中端着一個茶杯,死的十分安詳。

看到這幅景象,秦天的心緒彷彿回到了三百年前。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靈犀殿十幾名弟子看書的看書,練劍的練劍,有的人悠然的品茗沉思。

突然間,一股殺機從天而降,在一瞬間粉碎了所有人的靈魂,讓他們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秦天和白月溪呆滯久久,相互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心悸。

“他們應該是在一瞬間同時被殺,而且是被湮滅了靈魂而死。”白月溪聲音中略有幾分顫抖。

“三百年前的靈犀殿,到底是因爲何事斷絕了傳承?”秦天皺眉問道。

“我也不清楚,這件事我師父也查了很久,卻沒有找到半點蛛絲馬跡。”

白月溪思索了一下,道,“我師父當年只是靈犀殿的外門弟子,而且還沒來得及修煉靈犀問天術,但也幸好他沒有修煉,才逃過了一劫。

據說當時所有修煉靈犀問天術的人,包括那些記住了功法口訣的人,總共五百多人,無論身在何地,都在同一時間魂飛魄散,死於非命。”

“嗯?”秦天驚訝的道,“這世界上竟會有如此詭異的事!”

“有人說,這是天罰。”白月溪幽幽的嘆了口氣。

“天罰?”秦天眼皮一跳。

“靈犀問天術太過逆天,據說練到極處,能窺探天道運行之大謎,可能是我們某位祖師爺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東西,才爲靈犀殿招來此劫。”白月溪道。

“呵!好吧,看來還真有些邪乎。”秦天笑了笑,心中卻隱隱閃過一絲陰霾。

不知當天罰再次降臨時,古傘和天龍殿能否助小爺我逃過劫難呢?

接下來,兩人便開始打掃整個靈犀宮。這裏外人進不來,兩人也只能自己動手了。

當然,重活累活都是秦天一個人在幹,畢竟讓嬌滴滴的小師妹去搬骷髏架子,秦天也有些於心不忍。

一具具骷髏被扔進花園中的大坑中,秦天也收穫了一個個收藏豐厚的乾坤袋,不過他心中的陰霾卻越來越重。

靈犀宮內分成了數百個房間,他足足從裏面找出了一百多具屍骨,一具具屍骨千姿百態,甚至還有一男一女兩具屍骨糾纏着死在牀上,令他心中一陣陣的發毛。


“馬勒戈壁!這他麼的到底怎麼回事?一定要查清楚了,小爺可不想某一天死得不明不白!”

秦天不由的暗暗發狠。

這種未知的恐懼久久揮之不去,若是不能查個清楚,他都在考慮着是否要廢除靈犀戰靈,然後清除腦海中的功法記憶了。

“老駝子?對!小師妹畢竟知道的有限,老駝子或許能知道真正的因果!”

秦天目光微動,決定稍後去給老駝子送彌陀仙果。

上百具屍骸付之一炬。

填平了大坑後,秦天在上面立了一塊簡單的石碑:靈犀殿列爲前輩之墓,後世傳人秦天祭上。

“大師兄,快來看!”

宮殿內傳來白月溪的喚聲。

秦天聞聲趕去,卻見白月溪找到了靈犀殿的傳功密室。

密室中,豎着數十面玉石碑刻,將靈犀問天術的七重要訣分解開來,一句一句的詳細解析出來。

這要比獸皮上的原卷更加容易理解,也更加易學易練。

“咦!那是什麼?”

秦天的目光突然看向密室盡頭,在那裏有着一面寶光琉璃的高大玉碑。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