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想不到連攝魂都會敗在蘇天逆的手中!”腐骨也是連連嘆息,這一切都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想!

“現在我們抽不開身,藥山有陣紋隔絕。蘇天逆沒有十天半個月,肯定沒有辦法找到!那時候歸元丹差不多就已經完成。到時候,蘇天逆還有活命的可能?”腐骨再次自我寬慰道。

“唉,目前也只能這樣了!”吊命嘆了一口氣,而後又全神貫注地盯着丹爐。

蘇天逆一連在這片地方找了三天,始終沒有發現藥山的蹤跡。他始終能感覺,藥山就在附近,但就是找不到。

他曾跟着那股飄渺的靈氣尋找,找了許久,最後又回到了起點,繞了一個大圈子!

久久尋找未果,蘇天逆盤坐下來,微閉上雙眼,神識如潮水一般的展開。此刻,他分明能夠感受到空氣中的靈氣,那是藥山特有的靈氣!

這一次,蘇天逆沒有睜開眼睛,而是閉上眼睛,跟着自己所感應的方向,再次邁步。蘇天逆這一次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地尋找。

當蘇天逆睜開了雙眼,赫然間發現,他又回到了原點!他又繞了一個圈子!

“會有這樣的事?”蘇天逆蹙眉沉思,按照道理來說,跟着自己的神識走,並不會出錯纔對。

“難道……”蘇天逆猛然間想到一個可能,而且是極大的可能!

“難道我所繞的一個圈子,就是藥山的所在!我繞着藥山走了一圈!”蘇天逆幡然醒悟,越想越覺得可能!

“大陣就在我眼前,只是我沒有發現而已!”蘇天逆嘴角掠過陣陣笑意,斜負肩頭的虛靈刀寒光一閃,漸漸地出鞘了!


蘇天逆握刀在手,神力源源不斷地灌注在虛靈刀之中,虛靈刀光華流轉,恐怖威能瀰漫開來!

一昭升仙 ,如今虛靈刀在他手中,所能發揮出的威力,已經相當的恐怖了!

“好可怕的一股威能!”即便伸出晦陰峯的另一邊,腐骨也感受到了這一股毀滅性的力量!

“蘇天逆他想要幹嘛!”吊命雖然已經猜到蘇天逆將要做什麼,但依舊不敢相信,因爲難以置信!

蘇天逆黑髮飄散,手握虛靈刀,有着斬破天穹之勢!但聞蘇天逆一聲巨吼,虛靈刀朝着前方劈斬而下,頓時山體震動,亂石穿空,一些鳥獸紛紛逃竄。整個山峯,如蒙天災!

一刀落下,只聽見一聲聲破碎的聲響,耀眼光芒沖霄而起,照耀四方,隨後便是狂風席捲,飛沙走石,就連兩人合抱粗的大樹都被連根拔起!

片刻之後,漫天光芒消散之後,一座小山出現在他的面前,一塊塊藥山便在這小山之上。一股股靈氣形成的狂風撲面而來,吹得蘇天逆衣衫亂擺!

“什……什麼,大陣被破開了!”這次連一向淡定的腐骨都開始坐不住了,開始焦急地繞着丹爐走來走去,在權衡利弊!

“唉,還是歸元丹要緊!”最後,腐骨也無奈地說道,“到時候我一定把這小子挫骨揚灰!”

蘇天逆看着眼前的情景,靈氣氤氳,藥山上生長着各種在外界難以見到的靈藥。臉上的笑意更是不加掩飾! “這麼多的異草靈藥。這藥山的價值,絕對不會比一座符文礦低!”蘇天逆自語,十分的欣喜,任誰見到這樣的藥山,都難以平靜。

“百年草,千年果,赤蓮,朱藤,這些都是在外界難以一見的靈藥。想不到在這裏隨處可見,就如同外界的雜草一般……”

蘇天逆在藥山的小道上行走,看着這些青翠欲滴,靈氣滿溢的靈藥,大爲感嘆靈蛇族的大手筆。這裏隨便一株靈藥,若是放在外界,都將引起一陣不小的轟動。


“可惜,這些靈藥大部分都沒有成熟,還需要一些時日!”蘇天逆有些遺憾,但這並不妨礙他把那些成熟的靈藥摘下,放入天鷹之戒中。留在以後使用。

蘇天逆目光隨意地掃過,最後停留在了石壁縫隙之中的一株小草上。小草只生出兩片葉,而且兩片都是枯葉,但這枯葉之中,卻是蘊藏着新生的力量,散發出神性的光輝。

“那是……竟然是蛻變藥王!”蘇天逆吃驚道。

蛻變藥王,雖然只有兩片枯葉,但對於修行之人來說,卻是無上的煉體寶藥!一片服下,提升體質,兩片服下,突破極限,脫胎換骨!

先天戰體的肉身本來就強橫無比,但由於受到很多限制,想要再進一步臻至完美的境界,卻是難上加難。

可眼下蛻變藥王的蛻變藥王,正好可以進一步提升蘇天逆的體質,讓他的體質向着最爲完美的境界蛻變!

蛻變藥王的枯葉,正是成熟的標誌。所以蘇天逆如今不作第二想法,飛身而至,瞬間掠到藥王的身邊,輕輕地將藥王的兩片枯葉摘下。

他並沒有將藥王連根拔起,因爲藥王還可以重生,再次長出新葉。


蘇天逆摘下蛻變藥王,當即就服下了一片,藥王入口即化,衝擊着他的奇經八脈,滋潤着他的軀體。

“好奇異的藥王!”蘇天逆的體質沒有立即發生蛻變,但他能感覺其中所蘊藏的新生力量,卻在慢慢萌芽!

進一步蛻變,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藥山不算大,但也不算小。蘇天逆已經在藥山裏面肆無忌憚地收刮,只要是成熟的,來者不拒,全部放入天鷹之戒中。

“成熟了,沒人來收割,爛在地裏也是浪費。暴殄天物,是會被天罰的。還是我好心!”蘇天逆一邊收刮靈藥異草,一邊嘀咕道。

一連三四天,蘇天逆都藥山裏面轉悠,這下腐骨,吊命兩個老傢伙坐不住了!

“這小子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吊命怒氣騰騰,將手中的茶杯捏的粉碎。

“還好藥山裏面大部分的藥都沒有成熟,不然損失就太大了!”腐骨嘆道,他如今也只能這樣自我安慰。

“可藥山裏面還有一顆聖樹在,蘇天逆不會打它的主意吧!”吊命有些擔憂,這聖樹的價值無法估量,就算是全部藥山靈藥加起來,也抵不了聖樹的十分之一。

“聖樹只有在月圓之夜纔會出現,吸收最爲純粹的月華。現在離月圓之夜,還有三天。”腐骨算了算日子,而後又說道,“就算他把聖樹挖走也沒用。聖樹的種植條件極爲苛刻,不是什麼地方都可以生長的。”

“若不是聖樹的果實沒有成熟,我們怎麼會在這裏守住歸元丹!”

“是啊,族中老祖生命垂危,只得先服用歸元丹保住元氣。等聖果成熟之後,吃上一口,便可以起死回生!”

蘇天逆這幾天可是賺得飄滿鉢滿,藥山之中幾乎所有成熟的靈藥,都被他裝進了天鷹之戒中,唯一讓他有些遺憾的是,大部分的靈藥還沒有成熟。

“唉,我看也差不多了!做人也不能太貪,是時候該離開了!”蘇天逆滿面帶着笑意,心情大爲舒暢。

正當蘇天逆將要邁步離開之時,忽然一陣清風吹過,縷縷髮絲在眼前飄飄揚揚。突然,他看到了一個本不該出現的情況——白髮。

是的,一根白髮!白的如雪一般!蘇天逆正值少年,而且生機澎湃,按常理來說,是不會出現白髮的!

“怎會有白髮?”蘇天逆一陣疑慮,而後席地而坐,開始內視自己的情況。

“氣息運行順暢,神泉依舊旺盛如初,神力也和以前一般,很是充沛。”蘇天逆並無異樣,但直覺告訴他,有情況將要發生。

他巋然不動,依舊盤坐在地上,身體並無其他異樣,只是他頭髮的頭髮又白了許多,隨着時間的過去,他的頭髮越漸雪白!

一天的時間過去,蘇天逆已經是滿頭銀髮,白的如雪。更爲詭異的事,他的手掌皮膚開始起了皺紋,彷彿有了衰老的痕跡!

又是兩天時間過去,這種衰老的跡象依舊在持續,但他神力依舊旺盛,生機蓬勃,有着無窮的力量在涌動。

“神泉沒有衰弱,但肌體卻在衰老,這又是爲何?”蘇天逆自語道,而後猛然間想到:“難道是藥王起了作用,我的肉身正在蛻變!”

想到此處,蘇天逆放下一些心來,他長身而起,準備尋找一處理想的地方,進行肉身的蛻變!

此時,夜幕降臨,如盤明月漸漸升起,月華落下,整個藥山更顯一份神聖!藥山的一座小山峯之上,漫天的月華形成一個巨大漩渦!

“這是……”眼前的景象,蘇天逆曾經見過,剛開始以爲是藥山吸收月華所引起的,但現在看來,應該是這藥山裏面,還有更爲重要的東西要出世了!

巨大漩渦像是要吸走所有的月華,一時間山峯上迷霧漸漸騰起。就在迷霧重重之間,一顆粗壯的聖樹漸漸顯現。聖樹奇大無比,巨大的樹身,竟然將這種小山峯都盡數遮蔽!

聖樹枝繁葉茂,每一片樹葉上,都流轉着神聖的氣息,即便相隔很遠,也能感受到那份神聖!

如此一顆巨大的聖樹,卻只結有九顆果實。但沒一顆果實,都是無上珍品!隨便一顆果實拿到外面去,恐怕無數人要爲之打破頭顱!

“好聖潔的氣息!”蘇天逆知曉眼前的大樹,絕對不凡!而且,聖樹所處的位置,靈氣氤氳,是一處極爲理想的蛻變之地! 聖樹之下靈氣十足,蘇天逆微閉雙眼,盤坐在下方,在一股股精純靈氣的催動下,更能夠將藥王的性質發揮到極限。

月光之下,蘇天逆白髮飛揚。此刻,他依舊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肌體在飛速的衰老,但這衰老的背後,卻將是另一個強大的開始!

漫天的精純月華,形成兩道巨大的漩渦,一道被聖樹所用。另一道漩渦與藥王散發出來的藥效,相互作用,不斷地滋潤着蘇天逆的肌體!

聖樹越漸神聖,枝葉搖曳,撒下一片片神輝,而蘇天逆身上衰老肌體的開始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層晶瑩無暇的肌膚!

這僅僅是外在的變化,而在其筋骨,更是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月華的催動下,蛻變藥王的藥性完全的激發出來,一道道狂暴的藥性開始在蘇天逆的筋脈中爆發!

這種藥性十分的強烈,尋常人在這個時候,不被衝暈過去,就已經不錯了。而蘇天逆卻彷彿沒事一般。

只見一縷縷白霧從蘇天逆的頭頂涌出,而後便聽到輕微的骨節錯動聲。原本就堅硬如金剛的骨骼,現在更是無堅不摧,向着更強大的地步邁進!

此刻,蘇天逆肌體晶瑩,幾乎透明化!他只感覺肉身的力量在飛速的正在,雙拳有着用不完的力量。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藥王的藥性漸漸地消散,而蘇天逆的體質,卻在煥發出新的生機。明月落下,紅日初升之時,他頭上的最後一根白髮消失之時。蛻變完成了!

“純肉身的力量,竟然能夠達到這般地步!”蘇天逆自己都有些吃驚,這遠遠超過了他的預期,純肉身的力量,即便遇到封王境強者,也不遑多讓!

蘇天逆長身而起,黑髮如瀑,飄散在肩上,重生的肌體,更是沒有一點瑕疵,雙拳一握,磅礴的力量在雙手滋生。即便不用神力,便有摧毀一切的力量!

他忽地一拳揮出,拳風掃過,前面的一塊巨石被擊得粉碎,化作了塵埃!沒動用神力,便有如此強大的破壞力,若是動用神力,那將要多麼的恐怖!

“如果我服下第二片蛻變藥王的話,將會到達一個怎樣的地步?”蘇天逆自語,第一次蛻變就已經有了如此的效果。由此,當第二次蛻變的時候,恐怕會到一個令人發顫的地步。

蘇天逆深知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並沒有立即服下第二片蛻變藥王,而是等待一個時機。他回頭望向聖樹,聖樹被濃濃的霧氣所籠罩,漸漸隱匿!

“真是可惜啊,這些聖果都沒有成熟啊,聖樹又不能挖走!真是不心甘啊!”蘇天逆心裏很不甘心。而後他又看了看滿是爲成熟的藥山,十分的不捨!


忽地,蘇天逆的眼中掠過一絲光芒來,一個極爲大膽的想法在腦海中冒了出來。甚至是瘋狂的,不可能的想法!

蘇天逆快步走出藥山,繞着藥山走了一圈又一圈,而後又在藥山所在的小山下面,做下了一些記號。

“嗯,嗯,我看這些位置應該差不多了吧!”蘇天逆連連點頭,像要做一件大事一般!

而後他飛身而起,離開了藥山。

“咦?蘇天逆就這樣走了?” 只能陪你到這裡

“難道聖樹被他挖走了?”腐骨疑道,“不對啊,聖樹分明還在啊!”

“他似乎在藥山的周圍做了一些記號?”吊命百思不得其解,只是他心頭有不要的預感。

“做記號幹嘛!”腐骨也覺得不對勁,這完全不合常理!

“那些記號……”吊命眉頭緊湊,沉思了許久,忽然驚道:“不對,這些記號都是藥山下最爲脆弱的部分!”

“最爲脆弱的部分!”腐骨頓時眼皮一跳,難以置信地說道:“難不成他還想將這藥山搬走?”

話音剛落,遠在藥山千丈開外的蘇天逆渾身金光燦燦,虛靈刀已握在手,一聲長嘯,激起四方雲動。狂戰心經開啓,神力突破極限,強大的氣息穿霄而起!

虛靈刀鯨吞牛飲,寒光閃爍,無與倫比的破壞力開始傳蕩,狂風席捲,如天災鉅變!

虛靈刀斜提,蘇天逆忽地身動,腳下紋路閃爍,虛空訣一出,天下極速!天空一道金色的虛影劃過,疾如流星,快似閃電!

開天闢地的一刀,朝着先前的記號,劈斬而下!頓時,整個晦陰峯都在震動,驚天的響聲傳得很遠很遠,久久不散!

這一刀,可以說是蘇天逆目前最強的一招,最爲恐怖的一招。這一刀斬過,蘇天逆幾乎力竭,此時,若是有敵人襲來,恐怕他也難以抗衡!

他連忙從天鷹之戒中取出幾株靈藥,一陣狂啃,濃郁的靈氣,瞬間補充了流失的神力!

藥山不停地搖晃,只聽見“咔嚓”一聲,山體開始緩緩滑落!藥山竟然被被攔腰截斷,這令人驚歎的一幕真的出現了!

“什麼,他真的將藥山劈成了兩端!”吊命頓時跳了起來!

“劈下來了,難不成他要抗着走?”腐骨疑道。

抗着走?當然是不可能!蘇天逆眼見藥山開始分離出來,連忙取出小世界!小世界光芒一閃,還未等他催動,它竟然自動將藥山吸納進去了!

這正是蘇天逆的想法,要藥山種在小世界中!以後,想什麼時候收割,就什麼時候收割!

這的確是一個大膽而又瘋狂的想法,但是他成功了!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很多事情是可以實現,只是很多人不敢想而已!

不敢嘗試的人,是不會有成功的可能!

“你他媽的,才這麼點年紀,怎麼這麼貪啊!” 腐骨見藥山被收走,忍不住爆了粗口。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