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你們現在在施展一次給我看看!”

“施展就是施展!”譚曉天不服氣地回答道,“楓眠,我們再施展一次讓前輩好好看看!”

“好的!”。可是,這一次卻失敗了。譚曉天看到後大吃一驚:“這,這不可能!爲什麼施展不出來!”

“你們之所以能施展出來,是因爲你們前世的原因。”神皇螳螂解釋道,“畢竟你們有着前世沒有相愛而今世又不想和彼此分離的執念,再加上你們想要拯救彼此的想法。”

“這兩者產生了強烈的感應。在這個感應下,你們二人才使出了合擊技。”

“當然了,這種情況出現的概率是很低的,因此我勸你們還是不要隨意嘗試,畢竟你們實力不足,如果強行使用的話,有可能會走火入魔!”

聽到神皇螳螂的解釋後,二人雖然心中服氣但還是擺出一副不服氣的臉色。

英靈劍聖看到後說道:“好了,關於這件事情我們還是先放下吧!以後遇到了我們再說。我們現在還是趕緊回落石平原吧!”

“萬一被荒神大帝發現可就麻煩了。”其他人聽到後都點了點頭。

就這樣,一行人便趕回落石平原。


另一邊,在宇宙的某處,安迪果然遇見了荒神大帝。荒神大帝看着他說道:“你就是亙古荒帝的繼承者。”

“不錯!”安迪回答道。“我就是亙古荒帝的繼承者,我的名字叫安迪。”

“那你找我有什麼事嗎?”荒神大帝冷冰冰地回答道。

“我想勸你停止你的侵略行爲!”

荒神大帝聽到後大笑道:“哈哈哈!就憑你!你不要以爲你繼承了亙古荒帝的神位就能打敗我。”

“告訴你,現在的我是不可戰勝的!我可以念在你繼承了亙古荒帝的神位的面子上放你一馬。”

“不必!”安迪自信滿滿地說道,“我既然來了就要阻止你!”

“是嗎?”荒神大帝說道,“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看招,孤寂天滅殺!”說完,一道紫色光線朝安迪襲來。

安迪看到用手指指着襲來的光線說道:“萬古荒蕪決!”話音剛落,一個光球朝光線襲來。等到二者相撞時,產生了強烈的能量衝擊。

等到能量衝擊消失後,荒神大帝和安迪依舊站在原地一點也不動。


這時,荒神大帝開口說道:“不愧是亙古荒帝的繼承者,果然繼承了那傢伙全部的力量!”

“謝謝誇獎!”安迪回答道。這時,荒神大帝好像是隨口說道:“你要是想要找你女兒的話,就去荒燼平原吧!”

話音剛落,荒神大帝便消失了。這時,安迪嘴裏嘟囔道:“荒燼平原……” 從炎塔回來以後,譚曉天便和楓眠開始練習之前的合擊技。

但是無論二人如何刻苦的練習。卻無法施展出來。而神皇螳螂和英靈劍聖則是,每天出去尋找蒐集太荒帝國的最新動向和尋找其他流落的神。

就這樣,過去了整整一個月。

一天,譚曉天和楓眠像往日一樣練習合擊技時。

突然,一道劍光襲來,二人看到後趕緊躲避。

等到二人躲開後,神皇螳螂和英靈劍聖出現在二人的面前。

二人看到後趕緊打招呼:“前輩!”

“喲!”神皇螳螂看到二人練習合擊技的樣子感嘆道,“你們兩個從早到晚、從起牀到吃飯,從吃飯到睡覺、從睡覺到起牀,你們這樣如此親密地抱着彼此,你們就不累嘛!”

二人聽到以後滿臉通紅、趕緊鬆手、背對着對方。

過了許久後,二人才漸漸緩過神來。

英靈劍聖問道:“曉天。楓眠。你們記不記得你們第一次使出合擊技的感覺嗎?”

“呃……”譚曉天想了想後說道,“我感覺我身上的神力好像被瞬間抽空,都轉移到了楓眠身上。”

聽到這裏,神皇螳螂突然大罵道:“你個廢物還有臉說!下次使出合擊技的時候,如果主體不是你,你就死定了!”

英靈劍聖轉頭詢問楓眠:“楓眠,那你吶!”

“我嘛!”。這時,楓眠突然全身發燙,眼神朝四處看去。過了一會兒後,楓眠用非常害羞的語氣說道:“我感覺吃飽了飯似的!”

“懷……咳咳!”。楓眠此話一出,在場的氛圍瞬間尷尬了起來。等到英靈劍聖調整過來後,英靈劍聖才用非常緩慢的語氣說道:“楓眠,你的形容還真是特別啊!呵呵!”

“前輩聽了我們的感受後,那麼前輩知不知道怎麼讓我們熟練使用神與神之間融合的合擊技嗎?”

“這個嘛,”英靈劍聖頓了頓後解釋道,“其實這跟你們以前的環境有關!你們天武世界雖然有很多的門派,但是這些門派的基本功法都是天道咒。”

“天道咒雖然沒有修行的瓶頸,但是它的作用只是在個人身上。而九辰世界就不一樣了!九辰世界有一個職業叫靈師。靈師和你們天武世界的天道師也差不多。”

“只不過靈師學習的技能除了可以作用於自身外,還可以作用於其他人。”

“因此在靈師的領域中,合擊技的出現時非常的普遍。比如說:二人的、三人的、甚至是四人,五人的都有可能,而且現在神界中的強者一半都來自九辰世界。”

“所以對他們來說神與神之間的融合非常的簡單。而來自於其他世界的神要想熟練使用這個技能就有點麻煩了!”

“但是,因爲你們之間有前世的羈絆和你們今世的愛,所以只要你們之間的羈絆越深,我想你們還是可以練出的!”

二人聽到後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多謝前輩!”

“嗯!”英靈劍聖聽到後點了點頭。

譚曉天問道:“前輩,你們出去了那麼久。有沒有打探到關於太荒帝國的最新情況啊!”

“並沒有!”二人搖了搖頭說道,“太荒帝國除了和往常一樣繼續進行侵略行爲外,其他的什麼都沒有幹!”

“這樣啊!”譚曉天聽到後感到有點失望。這時,神皇螳螂和英靈劍聖突然露出難爲情的神情:“雖然我們出去一趟沒有太大的收穫,但是,我們卻帶回來了一個人,而且這個人還和你認識!”

“誰啊!”譚曉天正要問清楚時,突然三道紫色光束朝譚曉天襲來。譚曉天看到後趕緊跳到半空,這時突然出現了數條紫色的衣帶將譚曉天捆了個結結實實。之後便出現了一個紫色短髮、紫色眼瞳、身上穿着紫色大衣搭配着紫色長靴的女子出現在譚曉天的面前。只見她將自己的錦繡刀架在譚曉天的脖子上,用非常憤怒的語氣說道:“聖武星神君,好久不見啊!終於讓我找到你了!”

“你,你是誰啊!”此時譚曉天被女子猙獰的面容嚇壞了。其實譚曉天面前的女子長的眉清目秀、容貌也可以用沉魚落雁來形容。但是因爲她看到譚曉天后非常的憤怒,所以她的臉也看到來非常的恐怖了!

聽到譚曉天的話後,那名女子又一次暴怒:“好啊!你這個混蛋居然把我忘了!我現在就殺了你!”說完,女子便要下手,這時,迪娜突然出現抓住女子的手說道:“姐姐,先住手!我們有話慢慢說!”

“你放開,迪娜!”女子對着迪娜大吼道,“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他!”

“姐姐!他只是聖武星神君的轉世,他現在的名字叫譚曉天。你就算現在殺了他也沒用!”

“我不管!”女子喊道,“就算他是聖武星神君的轉世,我也要殺了他!”

“姐姐你現在太沖動了,還是等你冷靜一點,我們再商量商量關於譚曉天的事情吧!”。經過一番勸阻後,女子才同意放了譚曉天。

等到譚曉天被放下後,這時,譚曉天悄悄將迪娜叫出來小聲問道:“迪娜,這位姑娘叫什麼名字啊!她和我的前世到底有什麼恩怨,讓她恨不得殺了我?”

“她就是我和你說的環夢心!”迪娜回答道,“至於你們之間的恩怨嘛!就是你的前世毀了人家的清白!”

“什麼!”譚曉天聽到後直接嚇得摔倒在地,“你說什麼!我的前世居然幹過那麼齷齪的事情!”

“不,不是的!”迪娜趕緊解釋道,“其實是你的前世破壞了環姐姐的比武招親!”

“是的!”迪娜說道,“當初因爲姐姐遲遲嫁不出去,所以……”

“你說什麼!”這時環夢心對着迪娜大吼道,“迪娜你再說一遍試試!”

“不不不!”迪娜被環夢心威脅後趕緊改口,“那時姐姐風華正茂、美麗大方、文武雙全、能力非凡,追求者甚多。而姐姐看到人數太多,於是就舉辦了比武招親。那時的場景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

“但是,沒想到的是,當日居然出現了一個冒失鬼。那個冒失鬼憑藉一把刻刀將在場的所有人全部打敗。”

“打敗所有人後,那個冒失鬼居然當衆說自己並沒有想和姐姐成親的打算。而那個冒失鬼就是你的前世——聖武星神君!”

聽到迪娜的解釋後,譚曉天疑惑道:“就算我的前世破壞了環夢心小姐的比武招親,但並沒有毀了她的清白啊!”

“哎!”迪娜嘆了口氣說道,“如果僅僅是這樣倒也沒什麼,畢竟姐姐那是也不想結婚。”

“但是沒想到的是,姐姐聽到你前世的話後假意大怒,朝聖武星神君發難。而你的前世明明知道姐姐的用意。結果當衆將她摟住懷中,並親吻了他。從那時起,姐姐就開始一直追殺你的前世。直到現在。”

迪娜頓了頓後又笑着說道:“其實姐姐追殺你的前世一是想要報仇,二是那時姐姐確實喜歡你的前世,畢竟你的前世長得確實不錯!”

“你說什麼!”環夢心聽到後再次大吼道,“迪娜,我從來沒有想過喜歡聖武星神君那個混蛋!我對他只有無盡的恨!無盡的憤怒!”

聽完迪娜的話後,譚曉天面色沉重的走到了非常憤怒的環夢心面前:“環夢心小姐,我知道我的前世對你做了非常不好的事情,畢竟這種事情對女生是非常重要的。”

“我也知道你很想殺我,但是,現在你們所在的宇宙面臨着荒神大帝的威脅,我保證處理完荒神大帝的事情後,我便任你處置,就算是死,我也毫無怨言!”

譚曉天此話一出,環夢心的情緒平定了許多,

環夢心雖然心中有了一絲的動搖,但是她還是倔強地說道:“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姑且信你一次,但是,事情處理完後,你必須任由我處置,你不能有任何意見!”。

譚曉天聽到後點了點頭。 迪娜走到環夢心的面前,在環夢心的耳邊小聲嘀咕道:“姐姐,你是不是移情別戀了!也是啊!這小子長得確實不錯!”

此時,環夢心被迪娜說出自己的小心思後,正要發怒,這時迪娜笑着提醒道:“姐姐,這麼多人看着吶!我勸你老實點!”

過了一會兒後,迪娜故意大聲問道:“姐姐,你來這裏到底有何事啊!”

環夢心聽到後知道迪娜在爲自己找臺階下,於是她說道:“迪娜我確實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迪娜聽到後面色深沉地說道:“姐姐,進屋說吧!”

進入木屋以後,環夢心只是慢悠悠地喝茶,衆人見此情形內心非常焦慮。過了許久後,環夢心才慢悠悠地說道:“迪娜,魯子敬那傢伙算出了怨靈鬼力破封的時間!”

“什麼!”迪娜大叫道,“魯子敬那傢伙居然算出了怨靈鬼力釋放的時間。不可能吧!”

“是真的!”環夢心非常肯定地說道,“就是因爲這件事我纔來找你的!因爲他說這件事情非常重要,必須你在才行!”

“他不會是說謊吧!”迪娜不屑地說道,“畢竟那小子可是之前一直藉着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來騷擾我!”

“我想不會。”環夢心說道,“他求我的時候態度非常的誠懇、眼神非常的堅定。我想應該不是騙你的!”

迪娜聽到後心中思量道:“魯子敬那傢伙雖然性格乖張。但是在關鍵的時候還是靠得住的!而且現在我們勢單力薄。看來也只能去找他了!”



想到這裏,迪娜問道:“姐姐,那你知不知道魯子敬在哪裏嗎?”

“幽浮空島!”

“就是那個在縹緲雲海深處的、廖無人煙的小島?”

“是的!”。迪娜思量再三後對神皇螳螂說道:“螳螂,我現在要去見一個重要的朋友,不知你們願不願意陪我一起去!”

“當然可以!”神皇螳螂說道,“剛纔你們不是也說了嗎?你們的朋友已經算出了怨靈鬼力破封的時間了嗎?我們正好也想去見識見識你們這位朋友!”

“既然如此。”迪娜說道,“那我們就趕緊出發吧!”商量完畢,環夢心便帶着迪娜一行人前往幽浮空島了。

此時在雷因斯的皇宮裏,伊茉莉和伊麗絲正在爲傑瑞斯三人療傷。此時,一個全身被紫色骷髏包圍的人則是站在一邊靜靜地看着。這時,荒神大帝來到後看了看三人的傷勢。

當他看到三人沒有大礙後,便對那個安安靜靜站着的人說道:“骷髏魔尊!謝謝你了!”

“不必!”骷髏魔尊說道,“我也是碰巧經過荒燼平原,隨手就把他們救下來了!荒神現在譚曉天他們已經進入了炎塔。對了,我離開給他們留了一個小禮物。”

“小禮物?”

“是的!”骷髏魔尊笑着說道。“你接下來準備怎麼辦啊!”

“不急!”荒神大帝說道,“先讓他們一探究竟,畢竟他們遲早會來這裏的!到時,他們一個都跑不了!”

“那好吧!”骷髏魔尊說道,“那我就離開了!畢竟其他人都還沒到齊,我一個人在這裏待着怪孤獨的!”荒神大帝聽到後點了點頭。於是,骷髏魔尊便化成一道光離開了。 在環夢心的帶領下,迪娜一行人來到了縹緲雲海。

這時,譚曉天看了看縹緲雲海感嘆道:“不愧是縹緲雲海啊!這裏的雲層平靜時看起來就像大地一樣平整。而風吹動的時候則會像大海一樣泛起陣陣浪花。真是人間奇景!”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