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

“夢邪命,蒙邪冥!死吧!!!”

一位俊美青年猙獰爆吼,恐怖的力量,匯聚於右手。

“轟隆!!!”

一縷縷力量波紋,扭曲天地,天地黯然變色,無盡的金色光芒,照耀在那出手的身影。

猙獰俊美青年,他就是恨夢邪命入骨的帝玉天,眼中仇恨的焰火,可以焚燒整過天地萬物。

其他幾位身影,神情各異。

入魔的獨劍,癲狂大笑,時不時,瀰漫血色悲鳴。

愛恨交織的殷韻瑩,靈魂快分裂般,一會兒愛,一會人恨,性格心靈快分裂開來。

同時兩位冰冷笑容完美身影,他們是尺旭、虛無命,但是他們沒有出手的意思,反而眼中盯着夢邪命,腦中瘋狂運轉,解析他的存在模式。

瀰漫英雄王者氣息的身影,身體恍若傀儡,眼中掙扎的意志,好像在反抗,那偉大的意志。

仙韻盎然的仙女,她是仙中之仙,衆仙女之最,那完美讓人心動的身影,不管如何種族,都會瘋狂的愛上她。

在帝玉天動手時,傲仙芸,尺旭,虛無命,三人都沒有動手的意思,眼睛盯着夢邪命,一點一點的感應那無形鎖鏈中的力量。

但是那英雄王者與不斷掙扎的殷韻瑩,做不到,望着夢邪命的身影,腦中不斷浮現一片片記憶碎片。

被胖子越說臉越黑,滿腦黑線,不耐煩道:

“胖子有什麼事說!”

“呃!!”

胖子搓搓手,笑起來,眼睛眯起來,指指外面:

“你聽聽,外面的聲,多洪亮,多**啊,在聽聽這內容多具有新意……,邪冥老弟,十萬金幣,老大罩着你,怎麼樣,呵呵呵!!”

夢邪命聽聽外面的聲音,頓時知道有人找自己麻煩,沒有了靠山,以前冥冥的敵人,不來找麻煩,那是白癡。

不過,夢邪命卻鬱悶吐血,爲什麼是找我麻煩,靠!

“咕咕!!!”

靠,我還沒有吃飯,該死的胖子竟然搶我面,吃噸飯都不讓人安生,看了看房子一眼,這樣的地方也不好吃飯,走外面吃大餐去。

走,不過這時老大的作用,可以發揮了,那就是,呵呵!!背黑鍋!

“胖子,走咱兩出出去,會會他們,盡展胖子,你那廣大的胸襟,浩瀚的肚量”

夢邪命似推樣地,請胖子一起出去。

夢邪命出現在門口,頓時那人如餓貓見了魚似的,呼嘯而來。

“蒙邪冥我要挑戰你,是男人就應戰”

陰霾少年接着諷刺道:

“假如你承認不是男人的話,就不用應戰”

大多數學生起鬨,“是男人就應戰!!”。


陰霾少年面帶笑容,走到前排,指着夢邪命大聲道:

“是男人就應戰!!!”

然而,夢邪命一步步,走向人羣,風輕雲淡,面帶邪笑道:

“我是不是男人,可以要你妻子試試”

聽到這樣的回答,陰霾少年完全意料不到,但是作爲男人,真可謂是,叔可忍,嫂不可忍,臉色鐵青怒罵道:

“混賬!你說什麼?廢物!你想死是嗎?”

“混賬,廢物,在說誰啊?”

夢邪命聳聳肩隨意反問道。

“混賬!廢物!再說你!!”

陰霾少年隨聲答道,這話音一落,馬上反應過來,臉色陰沉的可怕。圍觀學生們,立馬不給面子起鬨,不自覺嗤笑:

“哈哈哈!!混賬!廢物!!”

全部人羣怪異的看着陰霾少年,同時,夢邪命邪笑看着巡視,諷刺笑道:

“哦!!原來你是!‘混賬‘廢物’”



“閉嘴!!!”

徒然間,陰霾少年展開中位黃金級實力的氣勢,向四周壓迫而去,沒有反應過來衆人一個個受傷。

“噗嗤!!”“噗!!”“混賬!!”“混蛋!!”“噗嗤”……。

除了少數黃金級輕傷外,其他的一個個東倒西歪,眼耳失聰,頭暈耳鳴,重傷噴血,一個個醒過來,對陰霾少年憤怒而噬。

就在這時,胖子展開偉大的胸襟,正經肯定的語氣大聲道:

“各位,我鄭家大少,鄭龐天,蒙邪冥的老大,他我罩着,誰找他麻煩,就是與我不死不休!!!”

“可惡!!”

陰霾少年聽到胖子的話,就知道他的計劃泡湯了,同時其他學生們也打消找蒙邪冥的麻煩的心思,這樣不值得,不值得得罪鄭家少爺,雖然他不得寵。

“廢物!蒙邪冥!!”

眼見美好的前途斷絕,陰霾少年瘋狂的咆哮,揮舞闊刀,砍向夢邪命,這是他唯一得機會,他不會放棄他不會放棄。

胖子看見攻擊夢邪命,頓時悲怒於心,完了!以邪冥老弟的實力,那裏是黃金武者的對手啊?

胖子完全絕望了,蒙邪冥也是他唯一的朋友加兄弟,他以最快的速度想要擋住陰霾少年的攻擊,哪怕哪怕用身體。

………………

“不!!!!”

“吼—————————!!!”

“嘭!!!!!”

帝玉天的攻擊,猛然被一位身影擋住,兩人奔騰的力量,讓空間扭曲到極限,一縷縷扭曲嘭的一聲,空間崩潰,塌陷,一座恐怖的黑洞衍生。

帝玉天猙獰的面孔,憤怒咆哮質問:“鄭龐天,你在敢什麼,難倒你敢反抗,‘他’,你不想活了!!!”

不錯那擋住帝玉天的就是那位英雄王者,鄭龐天,鄭胖子,一臉的掙扎,一時冰冷無情,一時憤怒悲傷,恐怖的意志,對於偉大恐怖的存在,對他的操縱。

同時,另一邊,一位婀娜身影,融入虛空之中,眼中愛恨交織,望着的夢邪命的目光,時愛,時恨!

“殺了他,他是你的仇人!!”

“不是,仇人不是他,滅族仇人早就死人!!”

“不仇人,就是他,怎麼可能報了!!”

“不!………”

…………………

……

兩種聲音,兩種意志,在殷韻瑩的軀體內交織,同時她體內兩種神魔之力,奔騰交織,衍生一股超越天地極限的力量。

猛然間,一股股記憶碎片,闖進她的腦海,‘轟’一聲,她好像回到過去。

這是一方淨土,世外桃源之地,男耕女織,家庭和睦,溫馨滿足,但是突然一天,一位惡魔來帶這裏,開始與族長有爭執。

猛然噩夢降臨了,一位位冰冷的鎧甲武士,闖進一位位家裏,見人就殺!

“殺殺殺殺殺殺!!!!”

一天一夜之間,世外桃源之地,變成了修羅之地,無盡鮮血染紅的曾今的土地,怨恨沖天啊!

這一切的一切,都狠狠在她的心裏,劃上血淋淋傷口,原本以爲,早已放下,但是現在回想過往。

那一陣陣心中絞痛,卻是那樣的清晰。

“不這一切都過去了,這都只是過去記憶罷了,那難忘的美好回憶與那悲痛記憶………”

這時的她,早已經淚流滿面,眼中的憤怒仇恨,仿若九天之烈陽,焚燒心靈。

忽然間,她愣住了,嬌軀顫抖,一絲絲恐怖的魔氣溢出。

她看到什麼?

她看到她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在那貴族的宮殿中,見到她魂牽夢繞的身影,‘他’。

這不可能,這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假的!假的!!

她不願相信這一幕,但是心裏卻衍生一股,更加恐怖的疑問,一絲一絲好像軌跡,好像答案就是這樣。

一座華麗的宮殿,聖雲帝國大太子與夢邪命,坐在一起,兩人有說有笑的交談。

他們交談的內容,讓殷韻瑩晴天霹靂。

“蒙兄弟,放心雖然影滅族,但是那鎮族神器,本太子一定將他找來!”那位太子打包票的說道。

然則夢邪命冷笑:“哼!相信你,這麼多時間,你都沒有一絲線索,滅族你到是很厲害啊!!”

………………………

…………………

他們交談的內容,一絲絲的與她記憶中自己的遭遇重合,好像自己的一切,都在兩人的交談中,驚天陰謀泄露而出。

她自己恍若,那陰謀中的棋子,一步一步按照他們的意志行動,原本不願相信的她,越來越不自信,自己的判斷。

“這是真的嗎?這是假的嗎?”

這一切都那樣的真實,這都是夫君的預謀嗎?

是嗎?夫君?

魔氣越來越濃密,殷韻瑩的恐怖的天賦,在神祕的力量下,激發而出。、

愛得越深,恨越深。

暗含命運力量的存在,修改她的記憶,讓一切虛假成爲真實般,沒有人可以找到一絲的雕琢之氣,好像那記憶就是真的。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