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葉凡話語剛剛出口,上空頓時就傳來一陣劇烈的轟響聲,葉凡下意識的抬頭望去,卻駭然發現,一道直徑有兩人寬度的藍色雷電,撕裂烏黑的雷雲,向著大地上的他,狠狠的劈了過來。

見到這種情況,葉凡臉色頓時驟變,體內迅速運轉雷霆煉體訣,全身骨頭皮膚快速浮上一層淡淡的雷弧薄膜,準備迎接那即將來臨的粗壯雷電。

一切, 擒雪 ,下一刻,那道粗壯的雷電便從空中劃過,留下一道絢麗的軌跡,最終狠狠的劈在了葉凡的身上。

轟!


就是在藍色雷電襲身的那一刻,葉凡全身都被雷電籠罩起來,他身體劇烈的顫抖,臉上肌肉不停抽搐,模樣看上去相當的痛苦,但是對方的身形卻非常的穩當,自始至終都沒有移動半分。

「再來!」

等到身上雷電全部消失,葉凡身形才重新出現,他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跡,抬起頭望著上方仍舊涌動的雷雲,怒吼道。

上方的雷雲,似乎是聽到了葉凡的怒吼,更加洶湧的翻滾起來,而隨著這種翻滾,一道比之前粗壯了一倍有餘的雷電,漸漸的凝聚成形。

咔嚓!

又是一道雷電從上方橫劈而下,那一瞬間,整片天地都被這雷電渲染成了藍色的世界,待在洞口的葉凡,盯著這道奔襲而來的雷電,瞳孔緊緊的凝聚起來,但是他的臉上,卻絲毫沒有畏懼之色。

下一刻,那道粗壯的雷電便落在了葉凡的身上,那絢麗的藍色光芒,一瞬間就將葉凡給淹沒了。

堅固的山石,在這道雷電的轟擊下,再也承受不住,從山頂上紛紛滾落下來,而葉凡後方的山洞,也是沒有避開雷電能量的波及,徹底坍塌了下來。

轟!轟!轟……

天公不作美,那些雷雲並沒有停下自己的碰撞,一道道聲勢浩蕩的雷電,接連不斷的從中誕生,然後向著下方的葉凡毫不留情的劈了下去。

一時間,整個深山全都便成了雷電的海洋,葉凡方圓百里的範圍內,所有的樹木都化為了灰燼,所有的鳥獸,全都狼狽而逃,至於那些實力弱一些的生物,則變成了雷電下的犧牲品。

轟鳴聲,在這寂靜的深山老林中,迅速的回蕩起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停止,而處在雷電攻擊範圍下的葉凡,身形卻狼狽到了極點。

此刻,他才算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武者隕落在這雷劫之下,實在是因為它太可怕了,那雷電下落的密度,完全就是沖著劈死人來的。

「到底有沒有完啊!」

雖然葉凡抗雷電擊打的能力很強,但他身體畢竟是肉長的,長時間處在這種劇烈的痛楚中,對他的精神是個不小的摧殘。

「臭小子,你說你到底做了多少的孽,別人渡雷劫,頂多就是五六道,你倒好,簡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儲物戒指中的落沙,似乎是看到了葉凡的慘狀,忍不住同情的道了出來。

「閉嘴!」處於痛苦中的葉凡,哪能忍受這種調侃,當下口中狠狠的道出了兩個字!

「哼,活該你遭雷劈!」落沙冷哼一聲,然後便沉默下來,不再開口說話。

正在拚命抵擋著雷電的葉凡,聽到這話,嘴角頓時又抽了抽,心中生出一陣濃濃的苦澀。

此刻的他,心中有種想揍人的衝動,但是落沙還在龍蛋內,他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機會,當下也只能強忍著憤懣,抵抗那沒有停歇的雷電。

就這般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天空中的雷雲才逐漸的散去,那密密麻麻的雷電,也逐漸的消失。

天空又重新恢復了清明,但整個深山卻像是遭遇了一場大劫,樹木化為灰燼,地表坑坑窪窪,山石塌陷,場面十分的狼藉。

而承受了最強攻擊的葉凡,此刻身上的衣服同樣是化為了灰燼,那沾染著血跡的肌肉皮膚,自以及血淋淋的傷口,看上去十分的觸目驚心。

「呼!」

雷電終於消失,葉凡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隨即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件袍子,套在了身上。

「要是再來半個小時,我這小命估計都保不住了。」葉凡擦拭掉嘴角的血跡,心有餘悸道。

如今他算是深深領悟到通靈境雷劫的威力,那種強度跟密度,簡直就是沖著毀滅來的,這也虧得他修鍊了雷霆煉體訣,對雷電有了很強的適應性,而且自身防禦能力也有了很大的提高,要不然,他很可能就敗在這雷劫中。

當然,利害相伴,承受了那麼痛苦的雷劫,葉凡自身各方面的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尤其是丹田內的那枚通靈丹,色澤看上去比之前圓潤飽滿了許多。

「修鍊不易啊。」葉凡搖了搖頭,苦笑一聲,隨即就不再繼續逗留,轉身就向外界飛奔而去。

!! 經歷了雷劫的洗禮,葉凡自身的基礎再次得到了夯實,而接下來他就沒有繼續在此地就待,調轉身形便向著深山之外趕去。

不過這一次葉凡並沒有像往日那般耐心趕路,而是在行進途中開始練習起自己的飛行技巧,自從確認自己突破到通靈境后,葉凡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一下御空飛行的本領。

不得不說,葉凡的學習能力的確很強,在經歷了起初的幾次失敗后,他逐漸掌握了這項通靈境武者獨有的本事,而這御空飛行,看似很神奇,但實際上原理非常簡單,就是依靠靈力數量的積累,達到能夠托起武者身體的力程度,當然這種簡單也是相對來說的,對於還沒到達通靈境的武者,不管他們能力有多強,他們能夠擁有的靈力號召力,都無法支撐武者完成御空飛行這件事情。

至於這項本事的具體內容,說起來也不是很難,主要就武者對靈力的巧妙運用,產生能夠克服自身重量的浮力,同時分佈在身體周圍的靈力,還要從后推進與向前牽引,這其中種種的靈力運用,才能夠幫助武者身體實現順利騰空,當然這只是外界條件,最重要的還需要武者有很強的適應能力,適應空中的氣流運動狀況,克服高度給自身帶來的恐懼。

僅僅是幾次的嘗試,葉凡就初步掌握了御空飛行的能力,身體懸浮在空中,向前緩慢行駛,隨著身形的不斷前行,葉凡對御空飛行這項能力,越來越駕輕就熟。

「從這個角度,才能夠真正欣賞到大自然的美啊。」

經歷了一段被雷電破壞的狼狽不堪的行程后,葉凡視線下的景色開始繁盛起來,綠樹、河流還有那花香以及鳥獸,和諧優美的景色,全部映入了葉凡的眼帘,令他心中忍不住泛起一陣感慨。

但葉凡的心思顯然沒在這上面,很快他就收回了視線,全副身心地向靈武學院的方向趕了過去。

中途葉凡與落沙交流了幾次,從對方的口中,他得知自己已經昏迷了三天時間,而這便讓葉凡臉色微微沉了起來。

之前他能夠那麼順利的進入雷家,很大一部分功勞都在雷英的身上,雖說他對雷家人並不感冒,但是這個雷英卻還算不錯,而且從對方的言行舉止間,他能夠判斷出,對方對於雷家與魔族勾結的事情,並不知情。

葉凡自認為自己不是什麼善人,但他也不是那種沒有原則的人,之前雷英推薦他進入雷家,如今他自己出事,對方肯定也會受到牽連,所以他必須要儘快趕回靈武學院,來確保對方的安全。

當然,在趕回靈武學院的路上, 符紋世界的機械師

從當初在雲峰塔上舉辦的靈符師大會,到之前的雷家山洞探索,其中都牽扯上了黑龍一族,以葉凡對事情的敏銳觀察,自然是會對兩者的關係產生疑問,不過令他失望的是,那落沙卻很茫然的給了他一個否定答案。

對於這種情況,葉凡也早就想到過,這落沙如今還沒有破殼而出,對於龍族的事情肯定也不了解,至於魔族那就更沒的說了,一問三不知,完全就是一個局外人的模樣。

對此,葉凡也只能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將這一頁翻了過去。

接下來,葉凡便專心在趕路上了,不得不說,御空飛行的速度,比尋常地面的奔行,速度要快許多,沒過多久,葉凡視線就出現了天府的面貌,處於謹慎起見,葉凡還是選擇了落地行進,而很快,葉凡就發現自己這個決定,做的非常的正確。

「這街上人怎麼這麼少?」行走在只有寥寥幾人的街道上,葉凡禁不住疑惑的自語起來。

天府的繁華,那是人盡皆知的,往日這些街道上,幾乎都是摩肩接踵的行人以及各種門庭若市的商鋪,可如今整條偌大的街道上,不僅是人影寥落,而且周圍的商鋪也是緊關著店門,似乎在刻意防備什麼。

「這大白天的,還真是奇了怪了。」葉凡搖了搖頭,從周圍收回目光,隨後就不再糾結,向著靈武學院的方向飛奔而去。

但還沒走出太遠的距離,葉凡視線就出現了一波身著獨特服飾的武者,而看到這些人的葉凡,瞳孔瞬間收縮,袖子里的手掌緊緊的攥了起來。


「雷家的人!」

作為前後兩次進入雷家的人,葉凡對於這些人的裝扮太過熟悉,僅僅是一眼,他便認出了對方的身份,不過讓葉凡驚訝的,這一群總共不足五人的隊伍,實力都非常的不錯,基本上都在靈輪境後期水平,還有一位已經達到了半步通靈境的層次。

就在葉凡盯著這些人的時候,對面那幾人顯然也看到了葉凡,他們臉上神色都有那麼一瞬間的錯愕,隨後他們就相互交談了兩聲,眼神中流露出濃濃的冷意。

「葉凡,你終於出現了!」為首的那名半步通靈境的武者,一臉冷漠的盯著葉凡,沖後者冷冷道出一聲,隨後他便招呼身邊的幾人,向著葉凡包圍過去,然後沖葉凡冷笑道,「識相的,就跟我們去雷家走一趟,要不然就別怪我們以多欺少了!」

被五人包圍起來的葉凡,這一刻終於明白了這些人的目的,也終於明白天府城內為何會如此的冷清,一切說到底都是雷家的人,大張旗鼓的抓捕他,就如同眼下這種局面。

以前的葉凡,面對對方這樣的陣容,或許還有所忌憚,可如今葉凡的實力已經是今非昔比,面對眼前五人的包圍,他絲毫不覺得有壓力。

「想不到我葉凡,竟然能讓這雷家動用這種陣容,真是沒白活啊。」面對眾人的包圍,葉凡雙手環抱在胸前,神態悠然的沖對方說道。

「哼,兄弟們不要跟這個小子廢話,抓住他!」

雷家的這群人,並沒有任何的輕敵,在那為首之人一句話落下后,總共五人便從不同的方位向葉凡攻擊上去,那強硬的姿態,儼然就是想將葉凡一舉拿下。

唰唰唰唰……

四名靈輪境後期外加一名半步通靈境武者,這種陣容實力相當的強,眾人身形紛紛掠出,以包夾之勢,沖葉凡襲擊而去,而被眾人包圍的葉凡,在感受到那撲面而來的攻勢后,卻忍不住嗤笑一聲,他搖了搖頭,隨即地緩緩抬起了自己的雙臂。

雷家五人,對於葉凡闖入後山山洞,並且盜走重要珍寶的事情,已經是非常的了解, 本尊的美貌冠絕修真界 ,正是因為這樣,隊伍里才會有一名半步通靈境武者,如今見到葉凡神情淡然的迎接進攻,這五人臉上頓時就流露出濃濃的冷笑之意。

「哼,今天就算你有三頭六臂,也註定是插翅難逃!」為首的那名武者,從周圍天地間吸引了一股濃郁的靈力流,運轉自己的招式,冷笑著向葉凡沖了上去。

雷家五人,來勢洶洶,但葉凡臉上神情依舊淡然,黑眸中也仍舊是濃濃的譏笑,他身體微微一震,腳下沒有任何的移動,但手臂卻向著四周迅速的甩了一圈。

對面五人,見到葉凡這種舉動,臉上冷笑又濃了幾分,但就在下一刻,他們神情卻突然變得無比駭然,雙目驚愕的瞪著,目光全部凝聚在了那猶如長河般衝擊而來的浩蕩靈力上。

眾人無法相信,那葉凡手臂只是簡單的甩了一圈,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招式,但卻引起了這般駭人的陣勢,尤其是那股浩蕩的靈力,其中的波動就連他們都感覺到無比的心悸。


「通靈境!」

望著那猶如洶湧河水般瘋狂衝來的靈力流,眾人終於是反應過來,心頭忍不住道出了三個令人震驚的字。

轟!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也就在眾人驚駭的喊出聲的下一刻,那浩蕩的靈力狂潮,便沖向了分散在不同位置的五個人,而在那種衝擊下,這幾人幾乎沒有任何的意外,身形直接沖飛了出去,唯有那半步通靈境的武者,還能稍稍穩住身形,不過他也被沖退了數步的距離。

對面的葉凡,黑眸望著前方几人,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這是他突破到通靈境后的第一次出手,而出手的結果,也讓他非常的滿意。

「你突破到通靈境了!」對面那名為首的雷家武者,一臉忌憚的盯著葉凡,凝聲問道。

半步通靈境與通靈境,雖然只是差了兩個字,可其中真正的差別,卻如同天與地那般的遙遠,這一點,從雷家那名武者前後的反應中,便能看出端倪。

「無論走到哪裡,都要記住,永遠不要小瞧你的對手,不然很容易吃虧。」葉凡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他嘴角微微上翹,沖對方說了一聲,隨後身形便向那仍舊站在場上的半步通靈境武者直接沖了上去。

轟!

淡淡的一拳,沒有任何的靈力波動,就在對面武者的防備動作下,狠狠的打了上去,而雙方的交手也是非常的迅速,僅僅是一瞬間的功夫,那半步通靈境的雷家武者,身形便猛地一陣顫抖,身形重重的倒飛出去,倒在地上失去了氣息。

「呼!」葉凡收拳,向自己拳頭上吹了口氣,臉上笑容盎然,自語道,「雷霆煉體訣,比我想象的要厲害的多啊。」

!! 突破到通靈境后的葉凡,實力早已經是今非昔比,面對那半步通靈境的武者,他只是用了一拳,就將對方徹底打到了。

對此葉凡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意外,他沖自己的拳頭吹了口氣,隨後便將注意力落在了其他幾名雷家武者的身上。


對面四名零散倒地的武者,見到葉凡的目光鎖定住自己,臉色上的忌憚之色頓時就變得無比的凝重。

「你想做什麼?」雷家有一名武者,第一個從地上爬了起來,雙目盯著葉凡,擺出一副要逃跑的姿態,凝聲沖葉凡說道。

聽到這話,葉凡頓時就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最煩的流逝這些沒有腦子的人,明明都做出逃跑姿勢了,卻還問這種話。

「唉!」

葉凡搖了搖頭,無奈的嘆息一聲,隨即目光便猛然凝聚向對面那名開口說話的武者,臉上神色瞬間便冷漠了下來。

他做事,向來不喜歡留下尾巴,尤其是對於一心想要找他麻煩的雷家人,他更是秉持著零容忍的態度,如今這幾人,看似不影響大局,可一旦這些人回到雷家,肯定會向上面彙報他出現的消息,到時候再引來一大堆的麻煩,那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唰!

葉凡速度非常的快,身形就如一道鬼魅的影子,還沒等對面的雷家四人反應過來,他就躥了過去,而後便是一陣接二連三的慘叫聲。

片刻后,葉凡拍了拍手掌,黑眸從那躺在地上的幾道身影淡淡的掃了一眼,隨即笑道:「想要跟我作對,早就應該想到會有這一天。」

輕描淡寫的解決掉雷家這五人,葉凡就不再停留於冷清的街道上,調轉方向就沖靈武學院的方向奔行而去。

沿途,葉凡又遇上了幾支雷家的精英隊伍,不過他都沒有與對方發生衝突,而是憑藉著自己敏銳的魂力,巧妙的避開了與對方碰面的機會,自身直奔靈武學院而去。

如果不是時間緊迫,葉凡並不介意將雷家的這些爪牙給一一拔掉,但現在的問題是,他必須儘快趕回靈武學院,確保雷英的安全。

接下來的路程,葉凡沒有遇上任何的阻礙,在那極快的速度下,沒用多長時間就到達了靈武學院。

不過今天的靈武學院,比天府的中心街道還要冷清的多,原本應該是有著來來往往無數學員的大門,此時緊緊的關著,根本就見不到的任何的人影。

「難道說雷家的勢力也波及到靈武學院了?」

望著眼前的狀況,葉凡眉頭忍不住皺在了一起,嘴上喃喃自語起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