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這會兒還怕我吃醋呢?我沒那麼小氣好不好,真是的。”唐淑穎哭笑不得搖搖頭,望了眼臺上的蘇璇,她有時候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評價自己的這個男人。他的眼光還真是恐怖,似乎和他有關係的每個女人都不簡單。

“還是先不要了吧。我不太喜歡把所有的東西全都一股腦的投出去,孤注一擲的事情非到不得已,我不會去做。這至尊集團,說白了是我給自己的一塊試金石,而我在商界也只不過是個剛出爐的矛頭小子,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雖說我不太相信自己這次會失敗,不過總得給自己留點家底兒吧。”慕尊略微自嘲道,他真的對自己的每個女人都公平嗎?還是都悄悄地留着些私心,這興許自己也不太清楚。

“她也是個不錯的女人。”唐淑穎突然饒有深意道。慕尊把她當成自己的底線,說到底自己其實應該開心的。但是真的聽到他這麼說了,心裏反而有些彆扭。同樣身爲女人,真的做到只管自己付出,不計後果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呵呵,我說的也只不過是萬一,也沒真的就會失敗。”慕尊微微眯起雙眼,他雖然不怕失敗,但是又何嘗不是失敗的結果興許自己都恐怕承受不起。

“你也有害怕的事情?”唐淑穎詫異道,這好像並不是自己所認識的他應該有的樣子吧。

“我又不是神,當然也有害怕的了。所以,爲了不讓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才得更加的努力。你,蘇璇,她們,我的兄弟,太多的人把我當成中心,所以逼着自己不能犯錯,不能失敗,不能輸。輸了,可能就會一輸到底,敗了,可能就會一敗塗地,無法翻身。”慕尊輕嘆一口,罕見的惆悵道。此刻落寞的神情讓人心疼。

唐淑穎突然死死地抓住慕尊的手,他說過他們要麼一起上天堂,要麼一起下地獄。不論成功或者失敗他們都要一起面對。自己是他的底線,而他又何嘗不是自己的最後的牽掛呢?

意識自己失態的慕尊,反手抓住她的手臉上重新煥發出自信的笑容。想讓他失敗,也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去休息室坐坐吧。”慕尊拉起唐淑穎,沒有再聽下去。

記者招待會結束後,坐在其中的冷未央走到蘇璇身邊,笑着說道:“不錯嘛,這麼一幫人貌似全都被你征服了哦。”

蘇璇笑着搖搖頭,而目光卻不由自主的在大廳巡視,想找到那個身影。她剛纔講話的時候想的最多的不是企業未來的發展,而是慕尊。

冷未央瞧見她的樣子,一下便猜出了她的心思。心裏不禁嘆氣,真不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有什麼好的。有些不樂意道:“我剛纔見到他往休息室去了。不過他身邊好像還跟着個女人。”

蘇璇眼神微微一暗,似乎要面對的始終逃不掉。冷未央見她走向休息室,怕她會吃虧,也跟了過去。

推門而入,慕尊和唐淑穎靜靜的坐在沙發上。

蘇璇朝着慕尊輕輕一笑,便把目光轉到他身邊的這個戴着鴨舌帽的女人。良好的家世修養,讓她把心裏的慌張壓下,率先開口道:“你好,我叫蘇璇,不知你是?”

唐淑穎站起身來,摘掉帽子,淡雅一笑朝着蘇璇伸出手,道:“你好,我叫唐淑穎。恩,你剛纔的講話很精彩。”

露出面容的唐淑穎,讓一向對自己容貌自信的蘇璇感到一陣驚豔。而一旁的冷未央也非常的詫異,沒想到這個傢伙的女人會這麼的漂亮。

“謝謝。”略微愣神後的蘇璇,感謝道。

察覺到自己閨蜜變化的冷未央突然開口問道:“不知道你和慕尊是,什麼關係?”


唐淑穎有些微紅的眸子完成月牙狀,微笑道:“我是他的女人。”

雖然心裏早有準備,但是聽到這個回答後,蘇璇心裏仍舊是一酸。輕輕拉了下冷未央,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下去,怕自己受不了這個打擊。她不想自己脆弱的一面露在他們面前。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唐淑穎的一句話讓休息室的氣氛變得很詭異。

木葉七味居 。她們兩人並沒有提出單獨聊聊的要求,此刻,慕尊覺得自己這個決定是不是有些草率,畢竟那種單聊後便友好相處的情況可能性其實很小,尤其是對於兩個都很優秀的女人而言。


“慕尊,她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不覺得自己這樣實在是太過分了嗎?”冷未央聽到答案果真和自己的猜測一樣,心直口快的便指着慕尊很不淑女的呵斥道。

慕尊一雙黑眸微微眯起,淡漠擡頭,望了眼臉色愈發蒼白的蘇璇,點點頭。

蘇璇手死死的抓着衣角,眼眸中充盈着淚水。她自認識他的時候就知道他已經有了女人,自己肯定不會是他的第一個女人。緊咬着嘴脣不說話,並不是在等慕尊編個謊言來騙自己,而是找個藉口來說服自己。

“慕尊,不要以爲你是至尊集團的老總就可以三心二意。你這種紈絝花心大少我見多了,別以爲仗着自己有錢就能腳踏兩隻船。別人藏着掖着不讓對方知道也就罷了,你倒好,還讓她們見面,你真以爲天底下就你一個好男人,所有女人都得圍着你轉啊。”冷未央根本不留一絲情面的一頓數落。剛從蘇璇口中知道他就是至尊集團老總的時候,原本還覺得他也挺不錯,但是沒想到這麼快就讓自己對他的看法顛覆。見過太多這類新聞情況的她,對這種人根本無好感可言。

唐淑穎見氣氛有些緊張,剛想開口緩解下,冷未央卻搶先一步略帶嘲諷道:“這件事情都因你而起,你還好意思說話?”

唐淑穎微微錯愕淺笑,先不論她名下的資產多少以及和慕尊比起蘇璇更加親密的關係,即便在慕尊沒有回來的時候都不敢有人敢這麼對她說話,更不要說現在被靈鷲宮公認的尊妃。別看一臉友善的親和的表情,被稱爲美女蛇的她手上也沾過鮮血。當初管理英雄社被她直接或者間接整死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慕尊離開的兩年中,並非一帆風順的靈鷲宮出現的幾次小動亂,她同樣不是坐在一邊看戲。

冷未央這會兒敢這麼對她說話,倒也沒去小心眼兒的怪罪,就當做不知者不怪了。


“未央,不要說了,這是我自己的事情。”蘇璇神色黯然的說道,自己這會兒的表現實在是太差勁了。這件事情說到底並不能怪他而應該怪自己,飛蛾撲火。

“小璇,你怎麼還看不明白..”冷未央真是怒其不爭。在她眼中蘇璇一直都是個極爲優秀的女人。大學四年,不論其外貌和不俗的家世,四年全都拿到了全額獎學金。她實在無法忍受自己的好友和別的女人分享這原本就自私的愛情。

“你們先聊,我有事情先走了。”最後還是唐淑穎開口,沒有多解釋什麼,只是臨走前淡淡瞥了一眼沉默的蘇璇。這件事情還是得慕尊來親自說比較好,如果蘇璇決定堅持,她不會阻攔,對於慕尊未來發展的有很大作用,她沒理由拒絕。可是如果蘇璇決定放手,她同樣也不會挽留,雖然不會覺得多開心,但是會認爲她是個沒眼光的女人。到底會如何,她沒去猜測。

冷未央見唐淑穎離開,覺得自己繼續呆在這裏也有些不合適,小聲安慰了下蘇璇狠狠地瞪了慕尊一眼,也跟着走了出去。

慕尊走到蘇璇身前,凝視着她那張苦澀憔悴的小臉,他們之所以糾纏在一起,是因爲自己帶着某種無恥的心思,目的不純潔。而隨之產生的某些東西,並不是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的。他到現在還沒有司空摘月那種能將自己身邊的女人玩兒的團團轉的能力,又或者不是自己不能,而是不想那樣。

“你先等一下。”門外,冷未央對着前面的唐淑穎喊了一聲。

唐淑穎定住腳步,轉過身來淡淡問道:“有什麼事情嗎?”


冷未央剛要走進,唐淑穎身後的保鏢卻突然向前一步,他不允許有任何陌生人靠近她,不論男女老幼。唐淑穎擺擺手,示意了一下,那位楊叔才止住了身子。

冷未央有些猶豫疑惑的問道:“你怎麼允許慕尊有別人的女人,我看你好像也不是一般人吧。”

“呵呵,你不是我,你也不懂他,所以你不會明白的。”唐淑穎饒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輕輕一笑:“好了,你也不用多費什麼口舌。有些事情即便當局者迷,但是旁觀者未必就清。”

冷未央整個人一愣,有些木然站在那裏。

“怪我嗎?”慕尊略帶沙啞的嗓音響起:“如果怪我而且後悔了,我可以給你自由。”習慣主動,所以爲了避免日後的更加尷尬猶豫不決,他只好把選擇放到了她的面前。

蘇璇原本佈滿傷痕的秋眸中霎那間變得驚慌不安,拼命搖頭,哽咽道:“我不要你給我自由,我不要!我知道你其實已經有了小雪,作爲後來者我沒有理由怪別人。但是我這一直以來只不過是騙自己不去想這件事情,不去碰這道傷疤。如果真要怪,就怪你讓我過早地面對它,讓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如果要怪,就怪我遇見你太晚,讓我處在一個卑微尷尬的位置。”

“不怪我,那就是恨我了。也好,也好。”慕尊輕輕撫摸蘇璇的粉嫩臉頰,黑眸不再尖銳,取而代之是無法掩飾的深沉痛苦。

“你不是說要騙我一輩子呢嗎?那爲什麼在這件事情上你卻不騙我了。如果我要選擇自由,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嫌棄我只不過是一個渾身充滿銅臭味的女人?”蘇璇使勁捶打着這個狠心的傢伙,你這樣說還讓我怎麼選擇。

慕尊輕輕將她摟入懷中,感受着她此時無法宣泄的痛苦,悲傷,絕望,努力放緩語氣平靜道:“我雖然對女人向來霸道,但是卻從不勉強。”

蘇璇身體突然一顫,擡頭帶着一種絕望的意味,恐懼道:“你不要我了麼?”


“我並不是一個專一的男人。我不想讓你未來後悔,甚至是真正的憎恨我。”慕尊苦笑道。多情而不濫情,自己真的是如此嗎?

“你不要我了麼?”蘇璇撅着嘴巴再次問道。

“傻妞,只能你不要我,而不會是我不要你,知道麼?”慕尊強顏一笑。

“撲哧~~”蘇璇破涕而笑, 萌寶入侵:Boss娶一送二 ,輕聲道:“我其實也是個很死心眼兒的女人,不管認準什麼事,認準什麼人,只要認定了,我就不曾放棄過。我想剛纔那個叫唐淑穎的女人,她那麼漂亮,漂亮的都讓身爲女人的我感到嫉妒。而且我相信她不單單是漂亮而已,這樣的女人都認定你了。所以說,我相信的眼光絕對錯不了。如果我真的選擇放手,那我絕對是個十足的傻瓜。”

慕尊想說些什麼,蘇璇卻搶先一步打斷道:“我知道自己真正的所想要的。其實我除了對商業有些天分外,別的方面都是糊里糊塗的。再者,我也沒有那麼的小心眼,畢竟應該感到忐忑的是我纔對。如果你因爲我而放棄別人,那我怎麼敢相信,你未來會不會再爲了另外一個女人而選擇放棄我呢?所以,我決定我一定要在我所僅擅長的方面幫助你,不會讓她們把我比下去,也不會給你放棄我哪怕一丁點的機會。”

低頭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微笑道:“好了,我還有件事情要去做,我就先不陪你了。被你害的我現在眼睛紅通通的,真是太丟人了。我先走了哦。”說罷,在慕尊臉上親了一下,轉身離開了。

形勢變得有些太快讓慕尊腦子都寫混亂,下意識摸了摸臉上溫溼的地方,喃喃道:“難道這次自己再次人品爆發,歪打正着?”

這時,蘇文楷不知道什麼時候推門走了進來,滿臉羨慕的說道:“嘖嘖,沒想到你的魅力還真是大啊,竟然這麼快就搞定讓男人無比頭疼的問題。我就懷疑了,你的桃花運真的就那麼強嗎?有機會的話給我支兩招,有個女人,這樣工作的動力會更足的。”

“你?這東西可不是單單靠智商高就行的,那得靠情商。再說,就你現在的身份身價以及單身情況,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心裏惦記着呢,還用我多此一舉?”慕尊笑着說道。他和蘇文楷之間雖說是上下級關係,但是蘇文楷卻對他只是尊敬,把他也當成一個身份特殊的朋友。這點上慕尊也很樂意,他現在已經很少有人敢和他談朋友了。

“還真是小家子氣。”蘇文楷撇撇嘴,轉而正色道:“對了,你先前破格提拔起來的兩個人已經在會議室裏等着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慕尊伸了個懶腰,有些莫名其妙道:“走,把最後點事情給解決了。” 蘇文楷陪同着慕尊走進會議室,所有公司高層已經坐定。在座的這些人是慕尊過了幾遍篩子

挑選出來的,一個真正他親手建立起來的商業團隊。

慕尊今天來的時候並沒有穿西裝,而是一身普通的衣服。臉上掛着淡淡的微笑,很有種親和型領導的風采。衆人見到慕尊走進來,集體站起身來。

“大家坐,大家坐。”慕尊笑着壓了壓手,示意道。“今天來我也沒有太多的話要說,就是隨便說兩句。”

慕尊環視了下會議室,道:“公司已經正式步入正軌,頹廢了這麼久了,相信大家心裏頭都應該是卯足了勁頭準備好好大幹一場。其實我並不是那種事必躬親的領導,這一點從我這麼久以來露面的次數大家就應該能看出來。”

衆人不禁同時莞爾,慕尊這句話到底一點也沒有錯。公司最近一段時間內的事情一大攤子,他們每天最少都要工作十個小時以上,可是這位總裁加上今天一共才露了三面,如果不是他給自己的影響太深刻,興許連他的長相都記住不。

“當然,我這麼說並不是在給自己找偷懶的藉口。只是我認爲有這麼多的人才,如果還得我這個總裁每件事情都親力親爲,那顯得也太過死心眼兒了。我相信大家,相信大家的能力才華,也正因爲相信這些,所以纔會放心這麼做。那些多餘的讚美誇獎的話我也不多說了,說多了反而顯得我這人太虛僞。”說到這兒慕尊的語氣一頓,突然用一種緩而有力的聲音道:“至尊集團,之所我要把公司的名字命名爲至尊二字,其實並不是因爲我的名字的原因,而是我堅信我們一定可以在中國,在亞洲,在全世界,能達到真正的至尊地位。讓世界以我們爲尊,讓大家以至尊集團的成員爲榮!”

話音落下,經過短暫地安靜後,衆人情不自禁的鼓起掌來。自己的領袖有這樣的魄力和遠大的目標,那自己又怎麼能再偷懶而不思進取。誰不想能有一個至尊地位,現在他們的眼前就有一個實現這一目標的機會,怎能還不好好把握?!

蘇文楷望着羣情激昂的衆人,不禁搖頭輕笑,心裏暗道:“大家被你扣了這麼一頂大帽子,那還不得掰命的努力。你這傢伙還真會收買人心。”

“總裁,我們其實一直有個比較私人的問題想要問問您,不知道您是不是能幫大家解答一下呢?”一個剛畢業就被聘入公司工作的年輕女主管鼓起勇氣,有些期待的問道。

“哦?私人問題?成,今天我就破個例,不過只能問一個問題哦。”慕尊一對劍眉微微上揚,露出個好看的笑容說道。

“我想代表全公司所有的女性職員問一下,不知道總裁你和財務蘇總監到底是什麼關係啊?”也許是覺得慕尊此刻表現的很親和,語出驚人道。慕尊這位年輕英俊的總裁,讓她這種剛畢業就進入社會沒太久的人,對某種想法還是抱着很大的期待的。英俊的外表,出類拔萃的才華, 前妻,請簽字 ,太容易讓她們產生幻想。

幾位年紀稍大些的高管一聽這問出問題,哭笑不得搖搖頭。不知道是在笑她浪費這次寶貴的機會,還是感嘆年輕就是好。

慕尊覺得這個問題其實也沒什麼,但是他沒想到她會把這個問題的高度上升到了全公司所有女性職員的層面,很認真的思索了一下道:“恩,關係不一般。”

不一般?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不一般,這個女高管還想開口詢問,可是慕尊卻向前一步,笑道:“事先說好的,只准問一個問題。”

張着嘴想說什麼的她,有些氣惱的閉上嘴巴。其實總裁和蘇總監的關係,不用問也應該能看出來。沒想到他會這麼狡猾,早知道就換個問題了。

一個小插曲後,慕尊正色道:“好了,會議結束。趙坤鵬,宋少華你們倆來一趟我的辦公室。”

等衆人離開後,慕尊點名的兩人來到辦公室。辦完事的蘇璇給慕尊倒了杯茶放到桌上,站到了一邊。

他們兩個人就是慕尊這次破格提拔的兩個新人,慕尊端起茶杯輕吹了口熱氣淡淡道:“我把你們放到現在的位子,說說看,你們都有什麼感想。”

“挺開心,挺激動,挺意外。”先開口說話的是趙坤鵬,鼻樑上帶着一副眼鏡很斯文的一個青年。

慕尊略微詫異的擡頭看了他一眼,沒有追問轉而看向一旁的宋少華,朝着他示意了一下。

“恩,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宋少華微微一笑,回答的有些莫名其妙。他們兩人雖然都穿着是西裝,不過趙坤鵬的那身範西哲的價錢能買他身上的幾十套。但是即便如此,他卻表現得仍舊很自信。

“呵呵,一個比一個怪。興許只有我也同樣身爲怪物才能發現你們的本質吧。希望你們以後也能給我帶來寫更大的驚喜,我對你們有信心。好了,沒什麼事情了,你們出去吧。”慕尊笑着揮了揮手,話點到即止。

兩個當事人微微頷首,恭敬地退了出去。

一旁的蘇璇卻迷惑不解,慕尊叫他們進來難道就是爲了說這些?而蘇文楷只是稍稍愣神,變反映了過來,嘴邊小聲說了句:“還真是什麼都被你算進去了。”

慕尊看到蘇璇那不解的樣子,放下茶杯,打開一本資料,緩緩念道:“趙坤鵬,清華大學畢業,工商管理碩士,人類心理學碩士。父親是一家企業的首席執行官。他在父親公司工作不到半年後,突然轉戰離開,來到原先的翔城擔任一個普通的主管,原因不明。而他的目標是打敗自己的父親,成爲一個比他還要成功的人。”

清華畢業,雙料碩士,乖乖,不簡單呢。

“宋少華是從一所三流大學畢業,兩年前畢業通過面試,在公司裏擔任一個普通小職員,兩年中當上了主管,也算得上是個中層幹部。”

慕尊對於他們兩個人的資料其實已經知之甚詳。衝着蘇文楷示意了下,道:“你給蘇璇解釋下原因。”

“趙坤鵬曾經擔任過半年的總經理助理,有一定對於大公司的管理經營方面的經驗,再加上他自身的只是儲備,擔當副總經理能力方面問題不大。而且他是人類心理學碩士,對於心理方面的研究很深,這種人對未來的發展眼光有着不一般的能力。”蘇文楷分析道。“而至於宋少華,你知道和他混得熟的的員工怎麼評價他麼?似乎是一個連打個噴嚏都是那麼恰到好處的一個人,一個極爲講究效率的傢伙。雖然我不知道他爲何上的是一所三流大學,但是讓其擔任營銷部門的經理,也是個和適合的位置。”蘇文楷分析道,說到這兒看了眼悠哉的慕尊繼續道:“而之所以總裁會叫他們兩個人來這麼一趟,說兩句莫名其妙的話,其實就是怕有些人覺得心裏不平衡會影響到他們的正常工作。慕尊這麼一說話,那就是讓他們得到了保障,對他們有着足夠的信任。潛臺詞就是不要讓他失望。他們兩人都是聰明人,也都明白。”

蘇璇恍然大悟,他的心思就連在商場上浸淫多年的自己都無法猜透。

“好了,不要用那種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我可是會驕傲的。這以後公司就得交給你們倆來管了。”慕尊摸摸鼻子笑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蘇文楷不明所以。

“當然是要上學嘍,還有四天就要高考了,我得趕緊回家臨陣磨槍,一大堆的書還沒有看呢。”慕尊站起身來,重重拍了拍蘇文楷的肩膀,大有天將降大任於你的意思。

蘇文楷被這麼一拍差點直接拍趴下,見到這傢伙轉眼間已經溜了出去,頓時不爽道:“擦,連我也被這傢伙給算進去了。”

冷未央倒是沒有毀約,給慕尊找了爲不錯的家教。接下來的四天時間裏,慕尊除了上廁所外,所有的事情一直都呆在書房裏,進行着最後的高考衝刺。

一開始那個家教還覺得慕尊這簡直就是在拿她開玩笑,這火燒眉毛了才知道看書,這也太晚了吧。不過慕尊的強大到幾乎是過目不忘的記憶能力讓她十分驚訝,收起了心裏原本的那些鄙視,認真地給他規劃了一份衝刺複習方案。

轉眼間,四天便過去了。最後一天慕尊讓家教離開,獨自一個人看了一整天的書。在第二次複習了一遍後,徹底的伸了個懶腰,抽了支菸靠在椅子上。

這時,唐淑穎端着被醒目茶走了進來,有些心疼的說道:“你這一呆就是四天的時間,也不怕把人給累壞了。”

“呵呵,我這不是趕時間嗎?沒辦法。”慕尊掐掉菸頭,將茶一飲而盡。

“我真不明白你怎麼好端端的非得上什麼大學。”唐淑穎沒好氣的說道,她有時候真不明白他腦子裏到底想什麼。

“公司的事情已經交給蘇璇和蘇文楷來打理,靈鷲宮的事情,令狐城他們在一旁協助,而你就多費點心了。”

唐淑穎也沒想能改變他的注意,突然問道:“要不明天我讓人把你的考場周圍的車全都給攔下來,別讓他們干擾了你考試。”

慕尊一愣,旋兒哈哈一笑道:“別,萬一嚇着那些考生,讓他們發揮失常,那我的罪孽可就大了。放心,保證沒問題的。”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