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莉想都沒想,肖家現在正在和慕家合作,若是將肖家拉下三大家族的位置,王家必定扶持一個能夠掌控的家族上位,到時候即便是慕家有方圓城的掌控權,兩家聯合下也能夠與慕家爭鋒,五年之後,這掌控權必定還會落入王家手中。

到時候王家一旦再度掌控了方圓城,哪還有慕家的立足之地,至於五幽鬼更是不可能,這五幽鬼可是慕家的依仗,一旦王家得到五幽鬼,實力必定提升一個層次,到時候慕家的麻煩就大了。

當初若非在掌城會上傅然出手拿下了一場,再有本事,慕家也絕對不會拿出五幽鬼,而傅然與王家之間完全不同。

「那就請回吧,這十城會的事情不必再說。」王鷹面色一冷,拂袖逐客。

周莉面色變幻,若是沒了王家,僅靠慕家與肖家,這十城會上定然與那打理權無緣,那可對慕家有著極大利益,周莉不願失去這個機會,當下心思百轉,思考著拿出什麼誘惑能夠讓王鷹心動。

「莉姨,既然這王家不願,那麼我們就走吧。」傅然開口,還不等周莉出言,便是扭頭望向王鷹,道:「王家主好像忘了一件事吧,當初在掌城會的時候肖家可是站在我們這邊,而我們現在又有了方圓城的掌控權,若是提議聯手將王家拉下三大家族的位置,想必肖家必定贊成。」

聲音落下,王鷹面色瞬間湧現陰沉,目光死死盯住傅然,眼中殺機流露。

而周莉開始聽聞傅然的話后格外焦急,心中還暗嘆傅然還是太過年輕,對於家族管理一竅不通,甚至她已經開始想等傅然說完之後怎麼挽回,不過當傅然完全說完之後,她先是一呆,旋即雙眸之中閃過驚色。

她倒是將這一點給忘了,肖家現在站在慕家一邊,若是兩家聯合之下,就算以王家實力也無法爭鋒,若是當初王家還是方圓城掌控者的話還無法扳倒對方,但是現在……

「王家主,這凌然口無遮攔,還望莫要在意,不過這十城會的事情還望考慮清楚啊,這其中的利弊關係我想就不用我多說了吧。」周維連忙出言,其中的威脅意味甚是濃郁,任誰都能夠聽得出來。

王鷹面色此刻已經陰沉得能夠滴出水來,那蘊含殺機的目光如同能夠殺人一般,連客廳內的溫度都急劇下降。

周莉面色不變,也沒有開口的意思,等待著王鷹的最後答覆,不過雙手卻是微屈,其上有著玄力波動,這王鷹可是狠辣之輩,若是突然對傅然出手的話,以其實力,三人之中無人能敵,她必須保證傅然的安全。

咻!

一道身影瞬間出現在傅然身前,一拳直指傅然暴轟而來,其上玄力澎湃,沒有絲毫留手。

「水翰,爾敢!」

周莉與周維大喝,紛紛出手,可是他二人剛才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王鷹身上,沒有想到水翰突然出手,此刻想要阻止也是來不及了。

周莉悔恨,這水翰的煉體玄決十分特殊,論肉搏戰,在這方圓城之中無人能夠與其並肩,此刻毫無保留的下殺手,直取傅然性命,就算沒有得手,也必定落得重傷下場。

相對而言,周維則是沒有那麼擔心,畢竟他可是親手試過傅然的肉身,雖然他在力量上無法與水翰相比,不過後者想要一擊取傅然性命還不可能。

「哼!」

傅然也沒有想到對方突然出手,不過卻沒有絲毫忌憚之處,若是換做之前,對於此人的煉體還不敢與其硬碰,但是現在可不是以前。

「喝!」

低喝一聲,體內氣血翻湧,玄力包裹手臂,手握成拳毫無花哨的迎了上去。

「不可!」周莉急呼。

砰!

兩拳相撞在一起,旋即傅然忍不住退後一步,手臂上凝聚的玄力直接被震散,甩了甩略微發麻的手臂,抬頭望向那以踉蹌之勢不斷退後的水翰,傅然雙目之中儘是冷光。

唰!

一個箭步射出,傅然瞬息追上倒退的水翰,單手握拳再次轟擊而去。

砰!

眼看拳頭就要落在水翰身上的時候,一直布滿皺紋的手掌探來,拍擊在傅然手腕之處,改變了拳頭所向。

出手的自然是王鷹,就在他手掌觸及到傅然手腕的瞬間,他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巨力傳來,令他身形險些不穩,心中湧現駭然,他不過是拍擊而已,並未硬憾,但是其力量竟然如此巨大,若是正面相撞,就算是他也不好受。

「好強的力量,這小子比起一月之前強了太多。」

王鷹雙目一凝,望向傅然的目光中首次出現了凝重,當初傅然與王六交手的畫面還歷歷在目,可沒有現在這股力量,短短一月之間竟提升到這種程度。

「王家主,你這是何意?」周莉低喝一聲,與周維出現在傅然身前,目光直視王鷹,雖然驚嘆傅然的變化,但是現在正好抓住了王家的小辮子,她又怎麼會放過。

王鷹緊盯著傅然,片刻之後這才收回目光從新回到位置坐下,沒有理會一旁面色漲紅的水翰,面上湧現笑意。

「這小友一月不見,實力更上一層樓啊。」聲音落下,旋即又望向周莉,道:「慕夫人,你找到一個好幫手啊,可喜可賀!」

「哼,王家主是當我慕家好欺負么?竟然當眾對我門下客卿出手,難道真是打算與我慕家撕破臉皮?」周莉面色冰冷,聲音之中有著無盡寒意,那威脅之味更是濃郁。

王鷹並沒開口,略顯渾濁的雙眼不斷閃動,再看看一旁雙手環抱的傅然,最後笑道:「慕夫人說笑了,我門下人不知輕重,還望莫怪,至於這十城會,我王家身為方圓城一份子,自然會儘力,這一點還請慕夫人放心。」

先是道出是門下人擅自做主,與他王鷹沒有絲毫關係,后又答應十城會相助,這王鷹不愧是老狐狸,說話滴水不漏,此刻就算周莉心中滿是怒火也不好發作。

「既然如此,那麼到時候前往文府的時妾身自然會通知。」周莉拂袖,冷聲開口,旋即轉身離去。

周維招呼傅然一聲,緊隨其後,而傅然則是用那意味深長的目光看了一眼王鷹之後這才跟上腳步。

望著傅然離去的背影,王鷹雙眼之中儘是殺機。

出了王府,傅然三人走在大街之上,周維開口道:「這王鷹雖然答應了不過還是得提防,若到時候背後捅刀子…….」

周維沒有說完,但是周莉卻是明白,頷首道:「這一點我自會注意,若非王鷹與帝國大多商會相熟,我也不會要他相助。」

周維也是明白這個道理,若是有了數個商會支持,便有一定把握,可惜方圓城三家之中唯有王鷹與那些商會聯繫得緊。

出了王府之後,傅然便一直低頭沉思,他現在已經離開了加爾帝國,以後還會前往更遠的地方,這錢財之物萬不可缺,而眼下正是一個機會。

一念至此,傅然開口道:「莉姨,我想這件事我能夠幫得上忙。」 ?「果真?」

周莉一喜,王鷹雖然已經答應,但是她還是不放心,畢竟王鷹的性格反覆無常,為人狠辣,說不定到時候還做出一些背後捅刀子的事情,若是說傅然在這事上還能夠提供幫助的話,對於她來說無疑是好消息。

傅然頷首,當初檀明也說過,這十城會並非只是看重實力,而從周莉口中得知,除了兩城之外,其他八城的實力都相差不多,也就說只要能夠帶來利益便有很大可能得到最後一個名額。

創建十城坊市,對於經濟以及商會的關係至關重要,傅然自然沒有那麼多的資金支持,不過他卻能夠聯繫上鐵木商會,作為加爾帝國第一商會,就算是放在烈越帝國之中,那也是頂尖商會。

要知道烈越帝國之中商會存在不少,無法統一,論財力和實力與鐵木商會有著一定差距。

見傅然模樣,周莉點頭后也並未詢問,現在需要做的便是等待。

回到幕府之後已是深夜,不過傅然卻並未休息,現在必須立即聯絡鐵木商會,否者時間不足。

書信一封,吩咐立即送至加爾帝國內任何一個城池的拍賣會中,做完這一切,傅然這才鬆了一口氣,方圓城距離加爾帝國並不遠,以鐵木商會的信息傳送能力,恐怕在收到信件的數個時辰內便會被送至帝都。

「咚咚咚!」

就在傅然欲要休息的時候,卻響起了叩門聲,令他略感疑惑,這個時候誰會前來找他?

「請進!」

房門被推開,嬌小的身影在月光照耀下平添了幾分聖潔,裙角擺動間宛如仙舞一般。

來人自然是慕沫,進入房間坐下,望著身前的傅然,慕沫玉面上頓時出現紅暈,深更半夜前來同歲異性房間,這還是她第一次。

傅然也發現了慕沫的含羞,當下湧現怪異神色,不過瞬間之後便是被掩蓋,面上出現笑意,道:「二小姐深夜前來所為何事?」

被傅然所問,慕沫這才想起正事,雙手遞出,隨之一本泛黃的書籍出現,一看便有些年月。

「這是……..」

傅然並未接手,他連這什麼東西都不知曉,更是不明白慕沫的意思。

「你就拿著嘛!」

慕沫將書籍塞入傅然懷中,低聲一句便是小跑離去,現在夜深,就算是受周莉之命前來,也不方便在傅然房中久待。

望著離去的慕沫,傅然失笑,旋即將視線落在書籍之上,下一刻雙眼便是凝固。

「烈焰冥決!」

御夫有道 傅然怎麼也沒有想到慕沫交給他的竟然是一部玄決,而且還是地級中等玄決,這不是正是當初在文府拍賣而來的唯一一部地級中等玄決。

細想片刻,傅然便是明白了,這必定是周莉的意思,之所以如此,應該是剛才他的話讓周莉在意,為了拉攏關係,才將此玄決奉上,俗話說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既然拿了慕家的玄決,這十城會的事情就要盡心儘力了。

「反倒讓我省了功夫!」

傅然輕笑,他對慕家的玄決本就有所想法,不想周莉主動奉上。

嘩!

翻開書籍,其中記載著烈焰冥決的修鍊之法,其中包括玄力的運行,以及注意事項,面面俱到。

片刻之後,將書籍合攏,傅然已經內容全部記在腦海中,雖然將這部玄決交給了他,但是也明白需要歸還,這可是原本,也足見周莉對他的信任。

接下的數日時間,傅然足不出戶,將自己緊鎖在房內,地級中等玄決可不是那麼好修習的,就算有焚老在一旁指點,花了數日時間才勉強掌握。

這一日,慕芙迎來了一位陌生人。

「閣下前來慕家不知所為何事?」望著眼前這位打扮略顯邋遢的老者,周莉露出凝重帶有疑惑神色,下人來報有人求見,而且還是一位宗玄境巔峰高手,甚至半隻腳都踏入魂玄境,隨意流露的氣息便讓周莉清晰的感覺到壓迫。

一旁的慕芙雙眼緊緊鎖定老者,體內玄力蠢蠢欲動,以宗玄境巔峰實力給她危險感的人並不多,若是此人有任何異動,她將在第一時間出手。

「咦?」

老者輕咦一聲,並未回答周莉的問題,而是將目光停留在慕芙身上,輕笑點了點頭,道:「你就是慕芙吧,難怪能夠進入清風學府東院,果然不凡。」

慕芙神色不變,上下打量了一番老者,道:「前輩是不是烈越帝國的人?」

慕芙的出聲提醒了周莉等人,旋即幾人這才注意到老者的衣物和語氣並非烈越帝國所有,當下也是暗中鬆了口氣,既然不是烈越帝國之人,那麼應該也不會對慕家不利。

慕家逐漸落寞之後,就從未與烈越帝國之外的人有過交際,自然不會有什麼仇敵上門滋事。

「不錯,我是加爾帝國人,這次前來是找一個叫凌然的小傢伙,在貴府上吧?」老者開口道。

當發現老者並非烈越帝國人後,周莉便想到了這種可能,此刻聽聞老者之言,對一旁的慕沫點了點頭,後者會意,轉身離去。

房內,傅然盤坐在床榻之上,身體上被一層玄力覆蓋,銀色之中有著幽藍在其中,令房內的溫度急劇下降,也令他的眉毛以及頭髮上出現冰霜。

「凌然公子,有人尋你,現在正在大廳等候。」門外傳來慕沫的聲音。

周莉已經下令,在傅然修鍊的時候任何人嚴禁打擾,若非今日老者來尋,就算是慕沫也不能隨意來這裡,就算如此,也並未進門。

「這就來!」

傅然緩緩張開雙眼,幽藍色在瞳孔之中一閃而沒,隨著雙眼張開,房內的溫度緩緩恢復。

「動作還真快。」

低聲自語一聲,旋即起身整理了衣衫,開門與等候在外的慕沫向大廳行去。

片刻之後來至大廳,當望著那背對著自己的邋遢老者,傅然臉上出現笑意,雙手抱拳,朗聲道:「七長老,許久不見,你的身體還是這般硬朗啊!」

不錯,來人便是與傅然有過接觸的鐵木商會七長老,而七長老之所以會來此地,當然是傅然的要求。

「凌然公子別來無恙啊,談不上許久,似乎我們也就兩月不見吧!」邋遢老者回身,向傅然抱拳,笑道。

傅然輕笑一聲,旋即來到大廳向周莉等人介紹道:「這位是加爾帝國鐵木商會的七長老。」頓了頓,又為七長老介紹道:「這是慕家家主慕夫人,這兩位分別是周維與周博,都是慕家的客卿,而這兩位分別是…….」

還不等傅然說完,七長老便滿不在意的罷了罷手,讓周莉等人露出不滿。

「老夫既然前來,對於這慕家的情報自然是調查了清楚,就不需要凌然公子介紹了,說說吧,你信中所說的大生意指的是什麼?」七長老找了個位置坐下,開口道。

傅然一呆,旋即苦笑,他倒是忘了鐵木商會的情報能力,雖然此地不屬於加爾帝國,但是鐵木商會在加爾帝國根深蒂固,對於鄰國的情報自然也不會少,何況這方圓城乃是烈越帝國距離加爾帝國最近的一個城池。

既然七長老開門見山,傅然也不會遮遮掩掩,當下便是將十城會的事情細說。

聲音落下,七長老低頭沉思,這件事的牽扯可不小,必須考慮清楚,身為加爾帝國的商會,一旦把手腳伸到烈越帝國來,必定會引起烈越帝國內的商會抵制,雖然其中並沒有任何商會能夠與鐵木商會比較,但是數量可是不少。

若是這些商會聯合起來抵制鐵木商會,便牽扯到兩大帝國了。

愈掙扎,愈眠纏 傅然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也明白七長老的顧忌之處,當下便開口道:「這件事自然不需要鐵木商會出面,我們需要的不過是一個渠道而已。」 ?傅然的話讓七長老陷入沉思,他可是老狐狸,自然明白傅然的話是什麼意思。

「你的意思是這件事不需要我們鐵木商會出面?」雖然知曉傅然的意思,但是七長老還是忍不住確認。

傅然頷首,道:「只要鐵木商會答應以後能夠為我們提供買賣的渠道,其他事就不用操心了。」

「那我們能夠得到什麼好處?」七長老問道。

聞言,傅然笑而不語,見此,七長老也是失笑搖頭,他也並非愚笨之人,這問題卻是多此一舉。

烈越帝國內有不少黑星礦,一種用於鍛造玄器的絕佳材料,雖然這種石頭只能用來鍛造人級玄器,不過人級武器也是最為普遍的玄器,可以說是供不應求,然而加爾帝國之中的大多數人級玄器都是用玄獸之骨鍛造,費時費力。

而烈越帝國的黑星礦卻是很少販賣出境,鐵木商會也曾想過許多辦法,但是能夠弄到手的少之又少,難以在加爾帝國內普及。

若是能夠拿到大量的黑星礦,對於鐵木商會來說將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七長老,對於這生意的事情我不太懂,你可與莉姨好好商量一下。」傅然輕笑道,旋即也不再理會七長老,他雖然不太懂生意,可是卻是知曉這其中的利益關係,一旦合作,對於雙方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七長老與周莉的交談一直到夜幕臨近的時候才結束,七長老留下一枚空間骨戒之後便是匆匆離去。

「這件事多謝了!」周莉對傅然拜謝,傅然連忙側身,不敢受周莉之禮,不過也能夠從這一點上面看出與鐵木商會的合作談得似乎非常順利。

「當初小子便答應過,對於慕家的事情必定會儘力,莉姨何須如此。」傅然道。

聞言,周莉輕笑,不過傅然卻發現前者看他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同,至於哪裡不同,他也說不上來。

婚內戀寵 接下來的幾日時間,慕家之人一直忙個不停,還有數日時間便是十城會了,必須做好完全的準備。

肖家與王家也是有所行動,不過至於在暗中忙些什麼,就唯有他們自己清楚了。

而傅然則將自己關房門之中,對於五幽鬼以及烈焰冥決的修習也並未放鬆,這一次前往文府,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到時候若是需要與他人交手,儘力提升實力自然要多一分把握。

這一日,數道身影在密林中閃過,速度之快眨眼便是消失,即便是周圍有不少玄獸出沒,但是似乎發現這一行人並不好惹,遠遠的躲開。

這數人自然是傅然等,此刻他們正在向文府方向趕去,距離十城會不過兩三日時間,他們必須加快腳步。

唰唰唰!

身形劃過,留下勁風呼嘯,這一次,周維也是隨行前往,而留守慕家的唯有周博一人,可以說這一次是慕家中最強的幾人,再加上王家與肖家之人,整個方圓城的巔峰力量盡數出動,而其中傅然實力看似最低,看是都是心中明白,若是小看這元玄境,恐怕將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經過兩日的疾馳,傅然等人便出現在文府檀家,而在他們之前,其他十城的人大部分都已經到了。

檀明並沒有出現,而是吩咐下人為傅然等人安排住處,因為此次還有其他十城之人,檀府顯得有些狹小了,因此傅然與周維同住一個房間。

戲精王妃作妖日常 房內,傅然與周維都盤坐調息,憑藉敏銳的感知,傅然能夠察覺到周圍房間內傳出的恐怖氣息,竟然沒有一位靈玄境存在,其中甚至有一間房,在傅然感知力觸及的時候便是反彈而回。

「哼!」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