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維同嗜血魔兵劍的氣息截然不同,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但是這嗜血魔兵劍,在周維的手中卻是漸漸的溫順起來,血氣內斂。

「成功了!」人們表情各異,目光看向那彷彿回歸本質的嗜血魔兵劍。

「嗜血魔兵,出劍必見血!」蒼老的聲音響起,聲音之中帶著陣陣的不舍之意,第三層的鎮守老者,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這嗜血魔兵劍,是我祭煉了無數年,以九域天驕之血滋養成的一把絕世凶兵,劍刃所指,血海滔天!若不見血,會反噬主人之精血,你要做好準備,若是動用,一定要飲盡敵人的鮮血,否則就要準備自己的鮮血了!」老者開口,看向周圍。

「雖然你收取的方式有些取巧,但是我也是說話算話,不會收回,好自為之!」老者說話,便是悵然的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沒有了之前的邪魅。

人們上帶著震撼看著周維手中的嗜血魔兵,偽紀元之寶竟然這麼強大,竟然還會噬主。

周維臉上毫無在在意,對著洛天抱了抱拳,背上了嗜血魔兵劍回到了星羅域幾人的身前。

星羅域自然興奮無比,雖然這嗜血魔兵有著一些弊端,但是終究還是偽紀元之寶,星羅域獲得,自然會讓星羅域實力再次強大。

隨著老者的消失,整個大殿也是恢復了平靜,血氣消失不見,絲絲的金光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將整個大殿點亮,露出了地面之上,那堆積如山的聖人和超凡境強者的枯骨。

此時人們才徹底看清,這地面之上,到底有多少人死亡,整個大殿幾乎全部都是枯骨,一層又一層。

「這到底是死了多少人,才鑄就出這一把嗜血魔兵!」天羅眼中帶著感嘆,輕聲開口。

「而且還都是天驕之血,這點是最恐怖的!」修也是滿臉忌憚,看向周維後背之上的血色長劍。

血色長劍同南宮御清後背的長劍很是相似,但是人們卻知道,兩者的威力卻是天差地別。

隨著著第三層的激戰,進入到遠古天宮的人數,也是驟然減少,整個大殿之中,也僅僅只剩下二十幾人。

魔族在這第三層全部被滅,雷域亦是如此,妖域損失慘重,讓人們唏噓不以。

「聖人的墳墓果然名不虛傳!」洛天心中感嘆,幾千人,最終卻只剩下了二十四人,最強試煉之路果然名不虛傳。

而且這還是第三層,洛天不知道,接下來還有幾層,心中升起一股莫名之感,暗自後悔,不該讓眾人進來。

而讓洛天最擔心的便是龍傑,自從被那名老者帶走之後,龍傑便是失去了消息。

那名老者一看就是性格古怪之人,誰知道老者口中的老朋友到底是什麼意思,要知道很多怪人,稱自己的仇人也是老朋友。

「走吧,還不知道接下來到底有什麼危險!」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沖著眾人開口。

其他人也是心神沉重,看向那通往下一層大的門,此時一股壓抑的氣息,在人們的心中升起,不知道下一層又有什麼險地等著眾人。

「活下去!」洛天開口,對著眾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絲絲的無奈,在這遠古天宮之中,洛天還真的沒有把握,保護住眾人的生死。

「洛兄放心,我星羅域域主推算出這次遠古天宮的開啟,與以往有些不同,之前也有人從天宮之中走出,但是都只是修為強大,但是卻是從來沒有人獲得過偽紀元之寶,所以這次遠古天宮的開啟,很有可能有著很大的生機,否則各域的大能們也不可能讓自己宗門的聖子和少族進入到這遠古天宮!」周維沖著洛天傳音,讓洛天心中放下了不少。

洛天帶著貂得助等人率先走進了金色的大門,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神女,下一關若是有偽紀元之寶,希望神女能夠找機會獲得,不要感情用事!」三名聖人初期的神族長老,看著洛天等人消失的身影,臉上帶著一絲不悅。

要論在這遠古天宮的實力來講,神族現在絕對是第一,孫夢如太初身體,三名聖人初期,又有孫飛文這神族的聖子在,即使是洛天等一群人,也不會是他們這些人的對手,但是兩件偽紀元之寶,卻是沒有一件都沒獲得,這讓神族的人們多少還是有些怨言。

第二件嗜血魔兵劍就算了,神族根本就無法獲得,兩種屬性本就是極端排斥,第一件紀元之鐘很明顯孫夢如有著一拼之力,最後卻是讓給了洛天。

這也到沒什麼,但是讓神族眾人害怕的是,孫夢如是不是對洛天動了心,這要是真的,那就是太可怕了,畢竟洛天如此優秀,孫夢如如今已經成年,兒女情長,很是正常不過。

神族神女,不能嫁娶,這是神族自古以來鐵律,乃是老神王定下來的規矩,神族的人,將老神王當成神明一般,惟命是從,更何況,洛天本質上來說,還是不斷挑釁神族的敵人和仇人。

「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做好自己的事!」孫夢如冷哼一聲,玉足輕抬,走進了金色的大門之中。

「我們也只是提醒一下而已,並沒有冒犯神女的意思!」三名長老躬身施禮,看著孫夢如進入到了金色的大門。

「有什麼可狂的,到最後還不是……」一名神族半步聖人的弟子,臉上帶著不屑,開口出聲,但是話音還沒落下,三名神族的長老便是將視線盯在了那名弟子的身上。

「啪……」孫飛文臉色難看,大手一揮,一巴掌掄在了那名弟子的臉上。

「不該說的話別說,若是有什麼留言傳到聖女的耳中,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孫飛冷臉色冰寒,聲音之中帶著憤怒之色。

三名長老也是臉色難看,輕聲開口:「若在有下次,視做叛族之罪!誅九族!」

那名弟子哆嗦了一下,沒有繼續開口而是顫抖的跟在了幾人的身後,走進了金色的大門。

「神族神女,最後都是不祥的結局么?有意思!」周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帶著星羅域的人們走進了金色的大門之中。

「雖然沒有得到那嗜血魔兵,但是卻陰錯陽差的讓我完成了涅槃九變,等我進入到聖人初期,就是不死血鳳,到時候,我讓你們所有人都後悔,洛天,太初神體,周維!我要讓你們付出代價!」鳳九天臉色陰冷,看著洛天等人進入到大門之中,冰冷的開口。

「九天你!竟然進入到了涅槃九變!」其他幾名妖域的年輕強者臉上帶著震撼之色,看向鳳九天,隨後臉色變成了狂喜。

鳳凰涅槃,真魂不死,鳳族的涅槃九變乃是鳳族的本命功法,只有鳳族通過血脈之力修鍊,世代傳承,九變之後,鳳族幾乎就是不死之身,比起聖人初期的滴血重生來更加恐怖。

「沒錯,等我進入到聖人初期,涅槃九變就會徹底完成,根據當初龍戰天從遠古天宮之中帶出的消息,下一關的偽紀元之寶,就是天機道圖,一定要拿到,只要誰先獲得了天機道圖,誰便是下一關的主宰,我要讓這些人永遠的迷失在天機道圖之中。

「那個龍族小子很不簡單,那小子對咱們的壓制實在是太大了,我很懷疑,那小子是龍戰天的後代,甚至是獲得了龍戰天所有的血脈之力。」龍玉寰臉上露出嚴肅,讓妖域眾人的臉色微微一沉。

「的確,一定要想辦法將其除掉,否則,這小子若是成長起來,很有可能就是第二個龍戰天,我可不想妖域的域主,是一個毛頭小子,而且還是四聖星域的一條走狗」鳳九天想到了龍傑的強大,低聲開口。

「若是遇到那個小子,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其殺掉,暴露保命的底牌也要殺掉,否則始終是我妖域的一大禍患,貂元山那個老東西已經夠強勢了,若是再有一個比貂元山還強勢的人出現,那麼咱們幾族就真的只能給人當奴隸了!」金翅大鵬一族的少族臉低聲開口。

「龍玉寰,你是不是有些捨不得,畢竟他也是龍族!」幾人看向眼中露出沉思的龍玉寰,出聲逼問。

「你們想什麼呢,我在想,若是我將那小子煉化掉,會不會變成當年的龍戰天!那樣咱們兄弟還怕誰!」龍玉寰臉上露出感嘆。

「哈哈,好,若是真的將那小子抓住擊殺掉,那麼咱們就共同將其煉化掉,那可是大補啊,應該堪比祖血了!」幾人朗笑開口,還沒抓到龍傑,便想著怎麼將其煉化了。

幾人長笑間,便是走進了金色的大門消失在了第三層大殿之中,整個大殿便是又陷入到了平靜。

「哈哈,老朋友,看來你這些孫子輩的人對你沒有絲毫的敬意啊!」輕笑聲傳出,之前的三層鎮守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而龍傑年輕的面容也出現在大殿之中,目光深沉,此時的龍傑,雖然面容依然稚氣無比,但是雙目之中卻是露出跟年紀不相符的冷靜,彷彿變了個人一般。

「想煉化我,你們還不夠資格!」龍傑對著老者抱了抱拳,身化長龍,衝進了金色的大門之中。

「越來越有意思了,這批人的質量還真是高啊!」老者輕笑了一聲,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第九百八十五章仙境

遠古天宮之中,洛天等人進入到第四層,便是被一股強大的傳送之力包裹,消失在了第四層的入口之處。

「嘭……」沉重的壓力瞬間侵襲在洛天的全身,整個直接掉落在了地面之上,讓洛天臉色有些難看。

「這……」剛一落地,洛天便是猛然站起身來,朝著四周望去,目光中帶著驚駭,震撼到了極致。

視線中,這哪裡是一處大殿,完全就是處仙境,甚至可以說是一整片大陸,山川河流,映入在洛天的眼神之中。

唯一讓洛天詫異的是,整個小世界除了自己以外,沒有發現一個人類的蹤跡,有生命,但是卻是沒有人形,天空之上,巨龍翻騰,鳳凰鳴叫,全部都是本體,根本就沒有化成人形。

但是那一隻只凶獸身上卻是泛著強大的氣息,讓洛天心顫不以,目光中帶著凝重。

「心顫?我為什麼會心顫!」洛天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思索之色,隨後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的變化,有些傻眼。

洛天的感知之中,整個丹田的聖力海洋,彷彿被封印了一般,根本沒有絲毫的波動。

「草!」洛天大罵出聲,第一反應便是那被紀元之書殘頁鎮壓的罪字,解開了紀元之書的鎮壓之力。

但是隨後洛天便是知道不是紀元之書的封印被解開了,而是被這一方天地封印了修為,讓自己變成了普通的凡人,甚至連肉身都被削弱,洛天苦笑不已。

「這是什麼情況!」 癮婚祕愛:我的腹黑萌妻 洛天低聲自語,看向天空之中不斷盤旋的凶獸,緩步走進了一片叢林之中。

叢林看起來很是安靜,但是本能洛天還是感覺到了絲絲的危險,不是因為別的只因為自己現在弱的一塌糊塗,一隻普通的凶獸,都會要了自己的性命。

「很懷念啊,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此時洛天只能苦笑,沒有了強大的實力,只能小心翼翼,倒是讓洛天想到了剛剛被飛雲門趕下來之時,獨自走進大安森林之中的情況,一樣的小心謹慎。

「好在還沒有飢餓的感覺,要是被活活的餓死,那可就真的是個笑話了!」洛天低聲自語,想到自己若是被餓死,那是不是會成為第一個被餓死的聖人。

「也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洛天搖了搖頭,嘗試著走了半天,累的呼呼直喘,汗水也是將衣衫打濕。

走到了一處清泉邊上,咽了咽喉嚨,縱身跳入了清泉之中,一陣舒爽的感覺,頓時傳遞在了洛天的全身,大口灌了幾口泉水,讓洛天整個人彷彿煥發了生機一般。

眼神之中帶著享受之意,浮在了水面之上:「舒服啊,好久沒有這麼放鬆了!」

洛天長長的嘆息著,這段時間實在是綳的太緊了,連番大戰,讓洛天身心疲憊,好不容易有這麼一處凈土一般的地方,讓洛天忍不住想要偷偷的休息一下。

閉著雙眼,感受著四周的涓涓細流,任憑水流沖刷著自己,也不管將自己沖向何處,反正洛天在這奇怪的仙境之中,不知道去哪裡,索性就是隨心所欲起來。

行走了半天,洛天帶著沉沉的睡意,竟然在這小溪之中飄飄蕩蕩的睡著了,整個人異常的平靜。

「嘩啦啦……」就在洛天順著水流飄蕩之際,水面上卻是傳出了陣陣的響動,一條金色的魚形凶獸,緩緩的從河水之下涌動起來,金色的雙眼,看到了河面之上的洛天,不過卻沒有攻擊洛天,似乎考慮著洛天是不是有著危險。

洛天飄飄蕩蕩,不知道漂流了多久,當洛天睜開雙眼之際,感覺四周的水面變的很寬,從原來的小溪,變成了一條大河,讓洛天有些傻眼。

「嘩啦啦……」湍急的水流讓洛天心中一緊,洛天的速度也是比起之前來快許多,若放在平時,洛天絕對一點都不害怕,但是現在,洛天就是一個比起普通人強大一些的人而已,面對這自然的力量,根本無法反抗。

「尼瑪的!」洛天破口大罵,下一刻雙眼微微一縮,整個人差點沒有哭起來,終於找到了這水流為什麼這麼快的原因。

視線中,整條河流彷彿被切斷了一般,湍急的河水,不斷的墜落,拍打石面的聲音讓洛天心顫不以。

「嗎的,希望這是幻境吧,要不以我現在的狀態,還真的會被摔死!」洛天祈禱間,不斷的思考著如何脫險的辦法。

長年的生死絕境,早就讓洛天有著沉穩的性格,四下望去,兩邊的河岸根本就無法穿越,根本就望不到邊。

「只能一試了!」洛天沒想到其他辦法,身軀轉動,雙手不斷的滑動,朝著一方岸邊游去,但是身體還是跟著湍急的河水,不斷的朝那瀑布的方向飄去。

「草,這他媽到底是什麼河!」足足拚命遊了將近一刻鐘,洛天只是看見一處岸邊高聳的大樹,想要游到岸邊,洛天估計自己至少也需要半天的時間。

但是洛天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因為還有不到二十丈的距離,自己就要從瀑布之上墜落了。

二十丈的距離,眨眼即逝,下一刻,洛天便是被一股強大的水流沖了下去,由於慣性的關係,洛天整個人騰空飛起。

還保持著清醒的洛天,朝著下面看去,露出一絲絕望:「這尼瑪是要玩死我啊!」

洛天本來還期盼著瀑布不太高,但是被沖飛的洛天的洛天看到了瀑布的高度,瞬間便是絕望起來,一千丈,這瀑布的高度,足足有一千丈,彷彿山巔一般。

湍急的河水拍打在石面之上,聲音傳遞在洛天的耳中,讓洛天嘴角抽搐。

看著那濺起的大片的水花,洛天想像著自己拍在上面的場景,血花四濺,絕對屍骨無存。

就在洛天胡思亂想之際,一股危機讓洛天的心神瞬間緊繃起來,視線之中,一條金色的魚形凶獸,猛然躍起,朝著洛天撲了過去。

金色的鱗片,在陽光下金光閃閃,彷彿顯示著凶獸那強大的防禦一般,整條金色的大魚,足足有洛天幾個大小。

龐大的魚嘴張開,一排排金色的牙齒,鋒利無比,洛天絲毫不認為這條魚是素食主義,那金色的牙齒,撕碎現在的自己來,絕對不出幾口。

「葬身魚腹啊!」洛天臉上露出苦笑,感覺到憋屈無比,看著那金色的大魚轉眼間便是到了自己的近前,眼睛一閉,根本不去想,此時他連飛行的能力都沒有,聖力運轉不起來,根本就無法反抗。

「哈哈,終於找到你了,讓你跑了這麼多次,這次我倒要看看你往哪裡跑!」就在洛天有些絕望之際,一道長長的笑聲讓洛天睜開了雙眼。

聽到長笑聲,金色的大魚微微一抖,放棄了洛天,金色的魚尾一擺,猛然轉身,朝著那湍急的河水衝去。

「這次你可逃不了了!」笑聲依舊,一道金色的細線,猛然將金色的大魚纏繞起來,順帶著也是將洛天纏了起來。

一古拉力傳出,金色的大魚和洛天一起,被金色的細線,拉扯而起朝著河流的岸邊飛速的衝去。

「呼……」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目光看向那不斷飛逝的河水,心中暗嘆這小命是保住了。

「嘭……」洛天狼狽的跌落在地面之上,與此同時金色的大魚也是如同一座金色的大山一般,砸在了洛天的旁邊。

金色的大魚,不斷的翻滾著,想要掙脫細線翻滾回河水之中,大片的塵土,差點將洛天活埋。

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四望,一名肥胖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正一臉笑意的看著那金色的大魚。

老者身形龐大,一撮鬍子在下巴之下,彷彿一個活佛一般,衣衫半敞著,伸手一拽,將金色的大魚拽到了自己的身前。

「嘖嘖,抓了你好久,終於抓到你了!」 重生之都市狂仙 老者彷彿沒有看見洛天一般,取出一把小刀,插進了金色大魚的魚尾處,熟練的開始剃著魚鱗。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洛天微微躬身,聲音之中帶著恭敬,認為老者是同之前兩層那樣的鎮守老者。

「年輕人,是我謝謝你,這條金魚我想了很久了,不過就是抓不到,若不是你當了餌,他也不會從水裡出來!」老者臉上帶著笑意,金色的魚鱗不斷的剝落。

「前輩這一關,有什麼考驗!」洛天不想廢話,直明來意,畢竟時間不等人,直接開口。

「年輕人,心浮氣躁可不好啊!」老者淡然開口,伸手取出一尊大鼎,伸手一點,滾滾的河水衝進鼎中,一把把的藥材,材料被老者扔進了大鼎之中。

「噗通……」老者將金色的大魚扔進了大鼎之中,沒有繼續開口,很是專註,升起火來,架在了大鼎之下。

「老夫,就好這一口,雖然可以不用吃飯,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這張嘴啊,而我修鍊的最初目的就是為了能吃上許多好吃的!」老者看到火光穩定,目光看現洛天,繼續開口。

「那麼,年輕人,你修鍊的目的是什麼呢?長生?強大?稱霸九域?」老者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沖著洛天開口。 第九百八十六章莫忘初心

仙境一般的叢林之中,一口黑色的大鼎咕嘟嘟嘟的冒著熱氣,清香的氣息不斷的從大鼎之中傳出,讓老者不停的吞著口水。

「你的初心是什麼!」老者的話響在洛天的耳邊,讓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他還真的從來都沒想過為什麼要修鍊。

「好好想想吧,年輕人,你太年輕了,實力提升到了如此地步,跟資質有著一定的關係,但是心境卻是沒有提升,現在的你雖然實力很強,但是心境跟你的實力卻不成正比!」老者開口,掀起鼎蓋,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但是由於太燙了,還沒等咽下去,就一口吐了出來。

洛天看著老者,腦海之中回想著老者的話,同時看到老者那一口將魚湯吐出來的樣子。

「有些事情,欲速則不達,就像著魚湯來說,我非常的喜歡,但是想喝的時候卻很燙,吹上兩口氣,讓魚湯涼下來,很自然的就能喝到了!」老者輕輕的吹了幾口氣,仰頭喝下,臉上露出陶醉的神色。

洛天怔怔出神,目光中帶著思索之意,陷入到了深深的沉思之中,洛天何等聰明,自然明白了老者的用意,臉上露出恭敬的神色,對著老者躬身抱了抱拳。

「去吧,靜下心來,好好的想想未來的路要怎麼走,這一層沒有殺戮,沒有戰鬥,為你們提升的是心境,這個世界的時間同外面不一樣,在這裡一年等外界一天,所以放心想,其他人也會如此,但是你們永遠也不會遇見,除非明悟本心,從這裡面走出!」

「當然,這個世界之中有著一件重寶,若是真的能夠沉下心來感悟的話,說不定,這一層的偽紀元之寶,會落在你的手中也不一定。

老者說完,便是大手一揮,讓洛天消失在了了原地,出現在了洛天剛剛進入到地層,被挪移過來的地反。

洛天看著四周熟悉的景物,臉上露出感嘆之意,一步邁出,不過這一次,洛天倒是沒有之前那麼匆忙,有著老者的話,洛天也不擔心時間過的太久,一步一步看著四周的美景,參天古樹,鳥語花香,感受著大自然的神奇。

「為什麼修鍊!」洛天行走間,不斷的低聲自語,眼中漸漸的迷茫起來。

「最初我修鍊的目的,便是回到飛雲門復仇,復仇需要實力,自然要修鍊,之後便是想要將千雪和古雷從幽冥宗接回來……」洛天漫無目的的行走,不斷的回想著這些年來自己經歷的種種。

「戰鬥!」洛天總結了一下這些年的經歷,就是戰鬥,大大小小的戰鬥,幾乎從來沒間斷過。

「現在我又是為了什麼修鍊?為了將雲婷從神族搶回來,為了應對當初的冥域九聖?為了虛無縹緲的長生?」洛天捫心自問,這些只是目的,但是並不是洛天本心,從本質上來說,洛天修鍊只是一種手段,並不是發自真心,對於打打殺殺的事情,洛天的確有些厭煩了,否則,按照洛天之前斬草除根的手段,妖域那些人,一個都活不了。

「算了,難得的清靜,看看這美景,也不錯,難得的清閑!」洛天沒有去想什麼整個人空明起來,不斷的行走在山水之間,看著一路上的一草一木。

三個月的時間眨眼而逝,洛天依然在行走,但是臉上卻不在悠閑,時而露出疑惑之意。

「路上的美景,讓人流連,修鍊也算是另外一條路,一條通往頂點的路,而路上的美景則是修行路上所遇到的人和事,現在回憶起來,都是讓人懷念!」足足走了一年多,洛天也是終於將整個空間的全部走完。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