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智聽了,嘴角立刻上揚,勾勒出一個非常好看的弧度,既然大家這樣好奇他的實力,那他就露一手好了。

不然的話,很有可能自己就只能像是許昌碩說的那樣,真的就只能做一個廚子了!


要說以前的話,周智可能還會有些心裏沒底,可是自從許昌碩治好他的舊疾,讓他的筋脈都通了之後,他現在可以說是自信心爆棚啊!

因爲,傷勢全好的他,可以說是一頂一的高手了,因爲他經脈通的多,單論起真氣的話,那比起許昌碩來都是有過之而不及的。

而那些後天的武者,周智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竟然敢嘲笑他是一個廚子,還讓他回家養老,那就等着瞧好了。


周智擡起手,緩緩地向着自己的墨鏡摸去,而看到他這個動作的許昌碩,也是咯噔一下,尼瑪,不是吧,這周老竟然要用絕招。

“等一下!”

周智那邊手一剛搭上墨鏡,便是就聽到許昌碩開口了。

“周老,都是自家兄弟,隨便露兩手就行了,必殺技就不要露了哈!”

尼瑪,這要是現在讓他給露了絕技,那自己這一會議室的人豈不是全部都要變成鬥雞眼,最後再都做一個金雞獨立的招式,那場面..咦,簡直不敢想象。

即便只是在心中想想,許昌碩就已經接受不了了。

所以說,他也是及時開口阻止了。

周智微微一愣,雖然說心中多有不願,但是許昌碩的話他還是要聽的,所以就對着他點了點頭,說道:“老大說的是!”

之後,他便是單獨擡起右手,瞬間,那手便是就變成了雞爪的樣子,就在大家以爲他是要給大家做烤雞爪的時候,只聽“砰”的一聲,那偌大的桌子便是就在那周智的雞爪之下,生生地多了三個孔。

我艹!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要知道那桌子並不是普通的木質桌子,而是大理石材質的,可是,那樣堅硬的一個程度,他竟然就只用三個手指就在上面穿了三個洞!

要不要這麼牛逼呀! 噝—-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真不愧是老大帶回來的人,這實力還真的不是蓋的!

這其中最爲驚訝就要數楊光偉了, 同樣作爲修煉出真氣的他,自然是感受出了這人的體內也有了真氣,所以,他的實力自然也是比起以前來有了很大一個幅度的提升的。

但是,饒是再強悍,但是他也是不能夠在大理石上開洞的,他平時也就只能在木板、樹幹上開洞罷了,而且還不能像是人家在大理石上開洞那麼輕鬆。

“所以,這下子應該已經沒有人會懷疑周老的實力了吧!”

許昌碩看着所有人看向周智的神色都是由最開始的不屑變成了敬畏,就適時地開口說道。

隨着許昌碩的話音一落,所有人就是立刻猶如搖撥浪鼓一樣搖起了他們的頭,開玩笑呢,這樣的實力要是開不震懾他們,那還要什麼樣子的實力啊!

再說了,就人家雞爪的實力,哦,不,是人家手指頭的功力,這得虧是插在大理石上,這要是插在人的身上,那還不得一插一個血窟窿啊!

不過,敬畏神色也僅僅就是那麼一瞬間罷了,因爲敬畏過後,所有人的臉上就統一換成了興奮,因爲如此厲害的一個人不是對手,而是自己人。

相信有了這樣一個厲害的人物加入,那麼自己所在的炫酷幫想要統一江北的地下世界真的就是指日可待了。

簡單的開了一個會之後,大部分的人都是離開了,許昌碩只留下了一小部分的人,這些都是炫酷幫的核心人員,所以,實力上絕對不能忽視,許昌碩需要時不時地教導他們一個武技。

尤其是李木瓜,這個人天生神力,而他又被許昌碩選定爲幾天後的比試人選,所以,對這個人的教導絕對是不可以懈怠的。

李木瓜這個人許昌碩算是觀察了,雖然說是天生神力,比起其他的人來有很大的優勢,不得不說這個人又是極其的幸運的,因爲現在的李木瓜已經通了三條經脈,天生神力加上三條經脈,按照正常的邏輯來說,這個人應該是極其厲害的。

可是,這個人的武術招式卻是非常的簡單的,只會用蠻力,所以說,當他遇到真正的高手的時候,那是絕對討不到半點便宜的。

同樣被留下來的還有楊光偉和周智,楊光偉雖然在被挑選參加比試的人選中被許昌碩給刷了下來,但是因爲他和周智都屬於修煉的第三個級別,所以在許昌碩看來,他們之間應該是可以互相學習的。

畢竟,學無止境嘛!

而且許昌碩從小就被老師教導,三人行必有我師,比你弱的人的身上也會有你需要學習的地方。

“木瓜,你這紋身也不像是混地下世界會紋的身呀?”許昌碩終於是忍不住問了出來這個問題,實際上,他從第一次在爲李木瓜鍼灸的時候,就已經想要問了,只不過老是沒有一個合適的機會。

雖然說以前許昌碩是一個混跡於社會最底層的人,但是那關於地下世界的電影,他還是看過不少的,但凡是混社會的人,他們基本上都是會在身上還是後背上,還是胳膊上之類的紋上一些龍啊虎啊之類的,可是這個傢伙倒好,竟然是印了兩條鯉魚!

“這個啊,是爲了紀念以前跟着我的一個女人。”李木瓜看了一眼兩邊的手臂,語氣頓時就變的低沉了起來。

“你女朋友?”

許昌碩頓時就變得驚訝了起來,因爲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憨貨居然還可以交到女朋友,該不會是哪家的寡婦吧!

咳咳咳..

李木瓜沉默了片刻之後,衆人的心情也都是跟着一沉,以爲他的女朋友已經不在了,而且她的不在應該也是和地下世界的血腥爭鬥有些莫名的聯繫,又或者是什麼良家婦女的家裏面不想要女兒跟他,可是他們卻非要在一起的讓人感動的愛情故事。

“呼–”

李木瓜吐了一口重重的濁氣,才說道:“我女朋友最喜歡繞口令了,有一次她去上口才課,那天正好老師教紅鯉魚綠鯉魚與驢,本來這個可難了,可是她卻是一下子就記住了,她還說他是雙魚座,那紅鯉魚和綠鯉魚就是她,而我就是那頭憨驢,所以我就紋了這個紋身,表示我會永遠跟她在一起。”

許昌碩頓時一臉的黑線,尼瑪的,塑造了那麼一個沉重的氣氛,而且他的一顆心也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結果你跟我們說了一個繞口令。

“那你不要告訴我你女朋友的身上紋了一頭驢,表示她想要跟你在一起!”楊光偉突然就說道。

噗—-

尼瑪,又來一個!

真特麼的是一個比一個有才啊!

許昌碩拍了拍額頭,突然就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覺。

奶奶的,自己這都是招了一些什麼奇葩手下啊!

“你怎麼知道我女朋友身上紋了一頭驢?說,你是不是見過她,她在哪裏?”李木瓜頓時就一副很是着急的模樣,一步就跨到楊光偉的面前,揪着他的衣領問道。

“不..不是吧,要不要這麼激動?”楊光偉有些疑惑地問道。

自己就那麼隨便一說,怎麼自己就感覺像是點了什麼不該點的火一樣。

“說..你是不是見過我女朋友?”李木瓜依然不依不饒地問道。


暴力醫妃颯且甜 木瓜,你先撒開再說!” 梟雄大時代

這許昌碩都發話了,李木瓜也是不得不撒開了揪着楊光偉的衣領,不過眼睛卻還是死死地盯着他的。

“我哪裏就見過你女朋友了,我特麼的根本就不認識好不好?”楊光偉一臉無語地說到。

艹!

早知道自己這句話會讓他這麼的激動,他說什麼也不會說那句話的。

只不過,此時只怕是爲時已晚了。

“你不認識?你騙誰呢?你不認識你怎麼會知道她的身上紋了一頭驢!”李木瓜一副你根本騙不了我的眼神。

“艹!我說李木瓜,你腦袋裏面裝的都是大便嗎?你們一對男女朋友,又是紅鯉魚綠鯉魚和驢的,你都紋了紅鯉魚和綠鯉魚了,她作爲你的女朋友,爲了表達對你的愛,難道不是應該紋上一頭驢嗎?”楊光偉說道。

艹!

這麼說是真的了! 真的不敢想象一個女人的身上紋着一頭驢,那是一個怎麼樣的光景,你妹兒的,那畫面真的是難以想象啊!

這李木瓜和那女人還真的是一對奇葩呀!

“這麼說你是真的沒有見過她了?”李木瓜突然就沒有了氣勢,頹廢地說道。

“當然是沒有見過了,就連你我以前也不認識的好嗎?還認識你女朋友,我怎麼那麼閒!”

無端被人拽了衣領,楊光偉也是沒有了好脾氣。

“所以說,你現在女朋友是已經不在你身邊了是嗎?”看着李木瓜的失落模樣,楊光偉也是在發過脾氣之後,有了一絲的不忍心,所以說就緊接着問道。

“她甩了你???”

看李木瓜不說話,楊光偉繼續問道。

聽了楊光偉的這樣一句話,李木瓜纔算是有了反應,擡起頭來狠狠地瞪了一眼楊光偉,才說道:“你才被甩了!”

“額..”

楊光偉頓時就感覺到非常的委屈,尼瑪的,我也是關心你好嗎?

而李木瓜也是在說完那句話之後就立刻意識到自己那句話好像是說錯了,畢竟,楊光偉那句話並沒有惡意。

“她不見了!”李木瓜並沒有道歉,他雖然說知道自己不應該對楊光偉說那句話,但是道歉是不可能的,但是解釋一下還是可以的。

“不見了?那是什麼意思,所以還是被甩了,是嗎?”楊光偉繼續無視了李木瓜那張難看的臉,繼續傷口上撒鹽道。

李木瓜想要反駁,可是卻沒有辦法,因爲說到底,不管是什麼樣子的理由,那都是他被甩了,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學完那個繞口令之後,我們一起又看了一部叫《羞羞的鐵拳》的電影,那個裏面正好也有綠鯉魚與綠鯉魚的繞口令,所以,在看完那部電影后,她就跑去學拳了,然後我就再也沒有過她任何的消息了。”

說完這裏,李木瓜的心情真的很低落,整個人更是直接蹲在了地上,還抱着頭,一副鴕鳥的躲避心態。

楊光偉和許昌碩還有周智互相對視了一眼,雖然沒有說話,不過幾個人都是同時在自己的眼中看到了同樣一條信息—-那就是這麼只大木瓜應該是想他的女朋友了。

“行了行了,我們不提不開心的事情,都打起精神來,今天我來給你們講解一下三階段經脈的一些知識,這纔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許昌碩拍了拍手,直接就轉換起了話題!

他可不想要繼續無語下去了,這一個一個的都是什麼奶奶級別的奇葩呀!

而李木瓜等人都是好學之人,可以稱的上是武癡了,所以說,在他們聽到許昌碩的這些話的時候,立刻就興奮極了。

尤其是李木瓜,臉上的陰霾立刻就一掃而光,那個樣子根本就看不出來剛纔曾經那樣傷心過的樣子。

這邊許昌碩剛剛準備好要講解,而其他幾個人也是端正坐好的時候,許昌碩的手機鈴聲便是就響了起來。

竟然是王珊珊打來的。

“小碩,你現在有時間嗎?”電話那頭好聽的女聲聽起來有些着急的樣子。

“姐,怎麼了?”許昌碩立刻就緊張地問道。

“上次你冒充我男朋友把那個王八蛋給糊弄走了,結果這一次我爸媽就直接把相親對象給請來家裏了,所以我就說了我有男朋友,可是我爸媽偏偏就不信,一定要給我介紹,我都要煩死了。”

王珊珊抱怨的聲音隨着話說的越來愈多,那怨氣也是越來越重了。

許昌碩皺了皺眉,這都什麼年代了,父母包辦婚姻的思想竟然還這樣嚴重嗎?

還是說在他們的眼裏,他們的女兒不出衆,要是他們不跟着張羅,就會被砸在手裏。

“這次又是什麼人啊?”許昌碩揉着眉心問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你還是趕緊過來吧,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說完,王珊珊就掛斷了電話,然後又把地址發到了許昌碩的手機上。

“周老,這講解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哈,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許昌碩說完,就風一樣跑了出去,只留下周智三個人在會議室大眼瞪小眼。

難不成老大有女人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