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少東掃了一眼正偷偷憋著笑的我倆,隨後黑著臉對她說:「行!你不小!說說怎麼回事吧!」

「哼!還不是那個賤人懷疑我搶她出場機會,趁我化妝的時候跑進來無理取鬧,可是她又說不過我,就用小刀威脅我,說要毀我容,我……」

「小刀?什麼樣的小刀!」吳少東聽到小刀兩個字,頓時兩眼放光地打斷了她的話。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還讓不讓人家把話說……」

吳少東沒心情跟她蘑菇,板著臉又問了一遍:「快說!什麼樣的小刀!」

小橙子被他嚇到了,憋著眼淚說了句「就是削蘋果的小刀啊!」然後飛快的躲到我身後,隨便他說什麼也不肯再搭理他。

無奈之下,吳少東只得先放過她,轉而對我倆說道:「瑪格麗特和趙靈兒人在哪裡?」

李如松強忍著笑意回答:「她們那邊還在綵排,要不要我去把她們叫過來。」

吳少東想了下,隨即說道:「算了,目前還用不到她們。你們兩個去查下監控,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線索,這邊我還要盯著,就不陪你們過去了。」

我看了一眼化妝間里忙著取證的警員,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拉著李如松向監控室走去。躲在我身後的小橙子對吳少東有些害怕,加上化妝間還有一具更加讓她膽戰心驚的屍體,於是也跟了過來。

進入監控室后,我對負責人說明來意,對方十分配合,立刻就將我們帶到一台電腦前,操作一番調出影像資料后,他表示自己還有別的事情,讓我們自己慢慢看,就直接離開了。

我知道他是為了避嫌,不過也懶得去點破,隨即點開視頻看了起來。

查看視頻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看大約一個小時左右,我開始有些昏昏欲睡,於是就對李如松說:「老李你先盯著,我出去抽支煙提提神,一會換……」

不料我話才說到一半,小橙子突然指著電腦屏幕喊道:「咦?這不是朱小昌嘛?哼!我就知道他們有一腿!」

我被她的話一驚,趕緊看向屏幕,看到畫面中一名穿著黑襯衣的男人正緩緩走向化妝間。進入房間后,過了十分鐘左右,一名穿著短袖廣告衫的男人,慌慌張張地走了出來,左右觀望了一下,然後快速的走出了攝像頭監控範圍。再往後的畫面就是我們幾個進入化妝間,發現屍體的鏡頭了。

看完那段視頻之後,我讓李如松又反覆放了兩遍,確定在穿廣告衫的男人離開后,到我們幾個進去前的那段時間裡沒有人再進出。隨後我一本正經的問小橙子:「你確定視頻里的男人是叫什麼朱小昌的嗎?」

小橙子不假思索地回答:「嗯嗯,就是那個花花公子沒錯!那個不要臉的東西,到處沾花惹草,那時候還……」

見她又要開始喋喋不休了,我趕緊阻止道:「這些話晚點再說,我問你那個朱小昌是什麼人?」

「他啊~朱圓潤那個老傢伙的孫子唄,一直靠著他爺爺的名氣和他爹朱大昌的錢,到處惹是生非,典型的敗家子。」

聽她這麼一說,我來了興趣,於是接著問道:「聽你的口氣,貌似對朱圓潤有些不屑一顧啊?我可是聽人說過,他的口碑還是不錯的。」

小橙子不以為然地對我說:「就他?我呸!一個偽君子而已,天天裝成道貌岸然的樣子,這個糟老頭壞的很。去年我們台里有個新人,被朱小昌搞大了肚子,她的家裡人知道后跑到台里理論。當時那個糟老頭客氣的不得了,又是道歉又要賠錢,可是你知道後來怎麼樣了嘛?」

我本能的問了句:「後來怎麼樣了?」

見我很有興趣的樣子,她的八卦之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於是樂呵呵地說道:「他呀~後來私下裡找了打手,把女孩的父親腿給打斷了,還綁架了女孩,硬是把孩子拿掉了,嘖嘖嘖~那時候都三個月了呢,好可憐啊!」

李如松聽了她的話,憤憤不平的說了句:「TMD!這事情也沒人管管!」

小橙子不屑地冷笑一聲,然後故作姿態地對他說:「你這就不懂了吧~誰讓朱小昌他爹朱大昌有錢呢~我聽人提起過,後來女孩確實想要告他們,不過朱大昌直接給了50萬,還威脅女孩一家,這個事就不了了之了。」

待她講完后,我搖頭嘆息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社會現實而已。」

「可惜了,好白菜都被豬啃了!」

小橙子聽了李如松的話,有些不樂意地說:「你這是什麼話?如果女孩不貪慕虛榮,會這樣嘛!就像我今年20了,男朋友都沒交過,我從來不……」

李如松不等她說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哈哈,那啥,你那未成年的小模樣,估計是沒人追吧,哈哈哈哈……」

「我呸!人家可是宅男女神!追我的人可多了呢!你這個死變態,不懂別亂說話!」將話說完,她又故意挺了挺胸前的飛機場。

我憋著笑著趕緊打斷了他們的扯皮,「得了得了,說正事呢,差不多就行了。對了,小橙子,我好像記得朱圓潤的孫子是在國外留學啊,怎麼又回來了?」

小橙子恨恨地白了一眼李如松,隨後對我說道:「那個呀~朱小昌那個敗家子留的哪門子學啊,還不是因為女孩的事情出國避風頭去了,上半年他爹把事情搞定了,他就回來了。」

「哦?那他回來多久了,又是怎麼樣跟李美娟勾搭上的?」

「有兩三個月了吧~至於如何跟小美好上的,我不大清楚。不過我感覺是,她知道自己的事業開始走下坡路了,準備找些外力幫助吧。唉~其實她也挺不容易的,我們這些人吶~表面風光,其實也就是吃個青春飯的,等到人老珠黃那一天,嗚嗚嗚嗚……」

小橙子說著說著,觸動了自己的心弦,忍不住哭了起來。我感覺從她嘴裡應該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了,隨即留下李如松安慰她,我就離開了監控室安排抓捕去了。 「你說什麼!我孫子殺人?這不可能!你等等,我很快回過去!」

朱圓潤掛斷電話后,忽然感到一陣暈眩,一下子癱倒在病床上。在意識還沒有完全喪失之前,他努力地伸出手想要按下警鈴。嘗試了幾次后,終於觸碰到了按鍵,警鈴響起的同時,他也用完了最後一絲氣力,隨即暈死了過去。

與此同時,朱小昌正有恃無恐地坐在審訊室里,接受吳少東的審訊。

「姓名?」

「呵呵,真不明白你們這些做警察的,老是做一些明知故問地事情,難道就不覺得厭煩嗎?」

總裁的摯愛妻 ,又問了遍:「姓名?」

「呦呵!你還挺敬業的啊?」

「姓名?」吳少東還是沒有搭他話,繼續自顧自地問道。

朱小昌被他一成不變地詢問給惹毛了,認為這是故意在譏諷自己,於是暴怒地吼道:「NMB!你有病啊!本少爺叫朱小昌!你這個白痴給我聽清楚了!朱元璋的朱!大小的小!繁榮昌盛的昌!」

吳少東平靜地將「朱小昌」三個字記錄在詢問筆錄上,隨後問道:「年齡?」

「我CNMB!你有完沒完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爺爺是朱圓潤!我爸是朱大昌!」

面對狂妄到歇斯底里地朱小昌,吳少東不緊不慢地繼續問道:「年齡?」

朱小昌氣的將臉漲成豬肝色,兩隻眼睛布滿血絲,表情猙獰地對著吳少東咆哮道:「我TMD再說一遍!老子爺爺是朱圓潤,老子的爹是朱大昌!你這個SB懂不懂規矩!」

吳少東冷笑一聲,對他說了句:「既然你不配合,那麼就先結束吧,你哪天願意配合了,就通知看守找我。」

說完之後,他直接收起詢問筆錄夾在腋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審訊室。

吳少東走後,朱小昌不知所錯地盯著審訊室的房門,看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隨後他目光焦躁地在審訊室里掃了一遍,一把抓起身後的摺疊椅,大吼一聲「我CNMB!」將椅子砸向了房門……

吳少東離開審訊室后,直接回到了十三科辦公室,不料屁股還沒捂熱,就接到了潘局的電話,說朱小昌的父親來了,目前人在會議室,讓他趕緊過去處理下。

掛斷電話后,他笑著對我和李如松說:「這來的夠及時的,你們去把他打發走了,注意下說話用詞,不要被他抓住把柄。」

李如松猥瑣的說道:「嘿嘿,吳老大你看好吧,這事一定給你處理的妥妥帖帖。我一定會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讓……」

見這傢伙說上癮了,我趕緊抓住他的胳膊,將他拖了出去。

我倆走進會議室后,一眼就看到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人,臉色平靜的端坐在會議室主座上,他的邊上還坐著一名嬌艷的年輕女郎。

看著眼前這幅景象,我低聲對李如松說:「老李,來者不善啊。」

李如松疲懶地說道:「小意思,外強中乾的貨色,一會兒你別開口,交給我來處理。」


話一說完,他就快步走了過去,然後陪著笑臉問兩人:「那個啥,請問兩位是朱小昌的父母嗎?」

中年男人聞言皺了皺眉,有些不喜地說道:「我是朱大昌,她是我的秘書小白。」

李如松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了對自己的不屑,隨即心中暗自冷笑一聲,故意對白秘書說:「哎呀!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是豬大腸大老闆的秘書哈。哎呦呦,白秘書果然長的白,嘖嘖嘖…這水靈靈地小模樣,看的我心痒痒,嘿嘿嘿……」

白秘書白了李如松一眼,隨後往朱大昌身邊靠了靠,並掐著嗓子說道:「老闆~你看看呀,那個醜八怪調戲人家呢~」

「哎呦!天地良心啊!我這不是向你賠禮道歉嘛!把你錯認成豬小腸他媽,我總得認個錯吧?」

朱大昌冷眼看著李如松表演,硬是等他將話說完,才語氣冰冷地開口說道:「好了,收起你那套吧,如果你以為這樣可以激怒我,那麼就打錯如意算盤了。」

李如松裝成聽不懂他的話,故意露出懵逼的表情對他說:「哎呀!這說的啥話啊!說的好像我故意要幹嘛似的,豬大腸大老闆,您可不能冤枉我啊!好歹我也是二級警督,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

「哼!二級警督很大嗎?你們潘局長是二級警監,看到我還不是客客氣氣的!」

對於朱大昌的諷刺,李如松毫不放在心上,繼續扮演者舔狗的角色,「是是是,豬大腸大老闆說的是,對於小老百姓,咱還算是個人物,不過對於您這樣的高端人士,我還不就屁一樣的小角色啊!嘿嘿,那個啥,您別動氣,就把我當個屁給放了吧。」

對於李如松的態度,朱大昌十分滿意,臉色緩和了一些,「嗯,這個社會之中,每個人扮演的角色不同,社會分工也不同。你的覺悟不錯,以後還會有上升的空間……」

「老闆~你想什麼呢!我們來的目的你忘記了啊!」在一旁坐著的白秘書,見朱大昌被李如松繞地連過來的目的都忘了,趕緊提醒他。

雖然被白秘書點醒,不過臉上卻有些掛不住,隨即鐵青著臉對她低吼了一句「我要你教!」

教訓完白秘書後,朱大昌看也不看她一眼,轉頭對李如松說:「那個,你……」

「豬大腸大老闆,小姓李,嘿嘿。」李如松點頭哈腰地說道。

見他如此此識情識趣,朱大腸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於是說話的語氣越發地緩和,「嗯,你很不錯。小李,我看你也不是個蠢笨的人,也就跟你明說了,我兒子朱小昌到底是什麼情況,有沒有機會……你懂我意思的。」

李如松故意裝出為難的樣子對他說:「那個啥,豬大腸大老闆,您的公子豬小腸事情有些不好辦哈。」


朱大昌聞言,以為他是在故意推脫,臉色又開始難看起來,「哦?那你說說哪裡難辦了,我幫著你參詳參詳。」

「唉~豬大腸大老闆,不是我不明白您的心情,只是這次您的公子豬小腸,玩的有些大了,這證據……嘿嘿,您也懂得。」

李如松這麼一說,朱大昌忽然有些拿不定主意了,糾結了片刻后,試探性的問道:「小李,我明白有些話你不方便說出口,不過如果可能的話,你能不能給我透個底,我這個人一向恩怨分明,你就放心吧。」

「嘿嘿,我明白、我明白,那麼就先謝過豬大腸大老闆了。那個啥……」李如松說到這,故意看了眼白秘書。

朱大昌不以為然地說道:「小李,你放心大膽的說!我的人我清楚,只是……」

李如松不用猜就知道他要說什麼,連忙陪著笑說:「那個啥,我的人您也可以放心,嘿嘿。」

「嗯,不錯,你御下有方,值得肯定。」

站在李如松身後,看著朱大昌被當成猴耍,自己卻一丁點兒都看不出來,還自我感覺良好,我覺得可笑得很。隨即就順勢推了朱大昌一把,「朱老闆您放心,我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嘴巴緊。」

朱大昌覺得跟李如松說話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對我這種小人物的手下,就更別提有什麼好臉色了,於是直接將我當空氣對待,話都懶得回一句。

李如松見狀感覺差不多了,再演下去就有點過頭了,就連忙說道:「那個啥,豬大腸大老闆,這個事嘛,除非有人能夠出來頂……咳咳咳……」

「嗯,不錯,你確實不錯,我記住你了。我還有事,那麼就先走一步了。」朱大昌瞬間就領會到李如松的意思,也就不再耽擱,直接離開了市局。


在他走後,我有些狐疑地問李如松:「老李,你讓朱大昌去找人頂罪不大好吧?」

李如松冷笑著說道:「讓他去唄,豬小腸這個二世祖犯案太過倉促,一定會留下大量證據,等法醫老李屍檢報告出來后,再結合監控錄像就差不多坐實了。豬大腸就算能夠找到頂罪的人,沒個一兩天時間是做不到的,在這個時間差里,我們早就搞定了。」

「老李,我覺得你這人真夠陰險的。」

對於我的調侃,李如松直接忽視,「老程哈,我就當你在誇我了!不過說實在的,朱圓潤那個老梆子,在後代教育上夠失敗的哈。兒子傲慢的近乎可笑,孫子又狂妄的像條瘋狗。」

我有感而發地笑了笑,「說的也是,這一家子真夠奇葩的,也不知道現在朱圓潤是怎麼個想法……」

這一刻的朱圓潤可沒這個心思去想子女教育問題,他現在最擔心的是自己還能過多久。

經過一些列搶救,他又一次被送入了特護病房,與上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他身上布滿了各色細電線。

渾身無力地躺在病床上,看著周圍的醫生、護士臉色嚴峻地,忙著對比各種醫療儀器上的數據,一時之間他第一次感到死亡是離自己如此之近。

自從他和爛臉老道同流合污之後,還從來沒有正視過死亡,甚至早已失去了對死亡的敬畏之心。

他原本自認早已看淡生死,自己不是害怕死亡,而是擔心死後子女會失去依靠。不過在經歷了這短短一天之內,兩次差點死的不明不白以後,他才真正意識到,其實自己還是十分懼怕死亡的。

就這樣他一邊看著忙碌的醫護人員,一邊胡思亂想著漸漸睡了過去…… 「道長!你真的沒有在騙我?」

爛臉老道撫摸著下巴上稀疏的鬍鬚,故作高深地對朱圓潤說:「貧道騙你有什麼好處?最後得利的難道是貧道不成?」

朱圓潤胸口劇烈起伏,呼吸也越發地沉重,腦子裡做著激烈地思想鬥爭,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去抉擇。

「呵呵,小友何必如此糾結,逝者已去。對道家而言,肉體凡胎只是虛幻,既然是虛幻,那麼就沒有必要太過在意。更何況,俗世界之中不是也有一句話,叫做活人不要……」

「道長!你不要說了!我只問你一句,我老婆女兒真的可以往生極樂?」朱圓潤其實並沒在意爛臉老道說的那些話,他想要的無非是通過他人的嘴,去說出自己心中所想而已。

爛臉老道看出他這是要下狠心了,隨即壓下了最後一根稻草,用充滿誘惑地語氣對他說道:「拋去凡體往生極樂,並不是僅僅道家才有,藏.傳.佛教同樣有天葬一說,北國薩滿同樣有……」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