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學軍怎麼也沒想到他的鄰居張高樹大爺和他的德國夫人勞拉,這對企業家也來購買衣服了。

勞拉大媽一看是吳學軍在收錢,就驚呆了。

她好奇地問道:學軍你勤工儉學干這個嗎?

你真是一位自食其力的有志青年,不錯不錯嘛!

吳學軍一臉的尷尬,他小聲附耳對德國大媽說:我請您替我保密,千萬不要告訴我的家人,我在這裡干這個哦。

然後他又說,我謝謝大媽前來本店購買衣服啦!我還請您替我多多宣傳本店的服裝啊。」

大媽不解地欲問,後面的人就催著說:「這位外國大媽,您倒是快著點呀!」

勞拉大媽搖了搖頭,把老頭和她的衣服,按照標價交給吳學軍錢后,夫婦倆就幾步一回頭揣測著他心思走了。

張文慧和吳學軍就這樣忙忙碌碌了一天,一直到傍晚才關門。

吳學軍數錢數得手酸。

累得他都有點腰酸背痛的。

張文慧她不好意思地說:吳學軍讓你受累了對不起啊。

吳學軍他說:沒事,真沒想到你們家服裝這麼受大家歡迎呀!

女朋友帶著滿臉自豪地口氣說:「那當然咯!你不看看是誰設計製作的!」

吳學軍他趕緊取悅女朋友說:我真的真的非常佩服阿姨的手藝高超呀!

張文慧一本正經地又說,「本姑娘為了犒勞你這位大帥哥,跟我忙碌了一天的份上呢?


我就帶你吃一頓混沌外加小籠包子……」

兩人很愉快地聊著張家服裝店的生意上的事情,來到一家小餐館里,走進一間很小的雅間里,兩人要吃一頓家常飯。

飯後,張文慧正欲走時,吳學軍一下子就把張文慧挽到自己的胸前深情地看著她。

張文慧像小綿陽一樣偎依在他的胸前。

一股男子的氣味直撲鼻翼,她第一次被男子擁抱。

張文慧不由得心跳加快,臉刷地就紅了。

她的嬌美無比的臉蛋,像個熟透的五月鮮桃,一副柔情似水滿臉幸福的模樣。

吳學軍的懷抱讓她感到即溫暖又幸福,她的嘴角流露出甜甜的微笑,她的雙手不由得也緊緊地抱住男朋友的腰。

「那你快說說我你喜歡我什麼?」張文慧溫情默默地注視著吳學軍的臉問。

吳學軍非常誠懇地態度鄭重其事地說:「我從見到你的那一天,就喜歡你愛幫助班裡生了病的女同學去看病。

有一天我看到你給貧困生以經濟上的幫助。

你還經常扶著一條殘疾腿的女同學上廁所,我看你有時候還背著她上下樓梯呢。

我就好高興好高興啊!

因為我找到了不單單是外表美,更重要的是,你是個心靈美的好姑娘。

我喜歡你的溫文爾雅、我喜歡你的落落大方、我喜歡你的漂亮、更喜歡你的溫柔善良……

因為你是我喜歡的活潑型,又是全校第一名的高材生呀!

所以才有我這君子追求的你這位大美女、大才女嘛!

哦親愛的慧兒,你就是我心目中高貴善良的白雪公主;你就是我的蒙娜麗莎女神啊!我愛你!我好愛好愛你呀!」


他又把張文慧緊緊地攔在懷裡,生怕失去她似的。

張文慧「咯咯」地笑了幾聲幽默地說:「哦,你給我灌了好多的醋,我的牙好酸啊!」

吳學軍喜不自勝地「嘿嘿」笑著,傻傻地看著張文慧。

他認真地說:我說的句句都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我真的好愛好愛你呀!

張文慧看他率真可愛的樣子,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孩兒,她也把吳學軍抱得緊緊的。

過了一會兒,張文慧捋了捋頭髮,她指著那卧在樹上的燕子說:「我們倆再接再勵一定要努力學習幾年,我一定要像我姐姐那樣考上博士,再考上博士后,等將來我們要為祖國做出大貢獻好不好?」

她高興地暢想著未來,憧憬著美好的明天。

吳學軍點點頭。

他看著眼前這為漂亮的充滿自信的姑娘,她那志氣凌雲的樣子,讓他越發喜歡了。

張文慧忽然問到,「你們家是搞房地產開發的,那肯定需要用很多很多的建築鋼材咯?」

男友他說:那是當然了。

張文慧就建議男朋友說:「請吳學軍同學,你今天回家,就跟你父親說說,不如就去我們村**鋼材吧。

我們村的鋼材,經過權威部門鑒定過了,產品都達到國家標準了。

不但是合格產品,而且質優價廉呢!」

吳學軍他建議說:我看不如你親自去我們家,跟我爸爸來談這事比較合適啊。

張文慧一聽不好意思地說:「哪有第一次登門就談生意的道理呢?你說呢?」

男朋友他撓撓頭想了一下,笑著說:也是啊,想想也確實不太合適。

那好吧,我一回到家馬上就和爸爸商量這件事情好吧。

張文慧和他的男朋友走出小飯店。


吳學軍站在路邊推著自行車,望天欣賞著瑰麗的星空。

張文慧說:「你看今天晚上的月亮真圓呀!

我就來給你一首曲子吧,我就吹一首《七夕團圓夜》,你看怎麼樣啊?」

她就從上衣口袋裡,取出一根紅褐色的口琴。

「啊,這首曲子是我的最愛喲,啊!我真是太幸福了!」吳學軍拍著手高興地說。

張文慧看著男朋友那幸福的笑容,就拿著竹笛吹起了委婉動聽的曲子。

這首表達纏纏綿綿的愛情之曲,讓吳學軍聽得是如痴如醉。

他大聲讚揚道:「哦!文慧,你的吹得太好了,簡直是悅耳動聽呀!」

張文慧顯然很消受這句話,莞爾一笑。

吳學軍看著無比喜愛的戀人問:「你到底愛我有多深啊?」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

明月代表我的心,我對愛情忠貞不渝,圓月代表我的心……」

她的歌聲悅耳動聽,就如敲冰戛玉,吳學軍只聽得如痴如醉。

他馬上跟著戀人一起唱著這首代表真摯愛情的歌曲。

他忽地話題一轉說:張文慧其實我爸早就想見見你了,我看你每天忙得不可開交,也就沒敢跟提這事,你看什麼時間抽空去見他一面?

張文慧害羞地說:「啊?你爸想見我?那你媽呢?

讓我想一想:嗯,那肯定是她不同意我們倆交往嘍?」

「哦?哦……」張文慧責怪他說,「既然你媽媽不同意你為么不告訴我呢?

那我們愛情今後豈不是會很艱難嗎?」

「我是怕你會動搖嘛。所以沒敢告訴你呀。

我想媽見到你這麼美容芳姿一定會改變主意的。

我媽她說:她的好閨蜜鄭芳華和她老公劉吉慶打小就看上我了。

鄭阿姨的老公,是我們那個區的土地局局長,他們家的獨生女劉茹涵在美國讀碩士留學歸來后,已經多次來我們家向我表白。

我們倆從小在一起玩耍,我從來就是把她當妹妹看待。

可是我媽她卻始終堅持讓我和…… 張文慧的男朋友說:我的媽想讓我跟她的好閨蜜的女兒處對象。

張文慧吃了一驚。

她很是焦急。

吳學軍他還說:我媽媽的好閨蜜鄭芳華和女兒,還有她的老公劉吉慶打小就看上我了。

我媽媽就硬是逼著我跟那位姑娘談對象,我總是躲著她。

張文慧越聽心情越糟糕。

但她強壓制自己恐慌的情緒,很冷靜的,聲音低沉地對男朋友說:「我很理解你媽媽的心思,她是為你們家的生意著想呀。

我想她不敢得罪,也不能得罪那位鄭大人吧。

你想啊,不通過那位鄭大人,在中間斡旋,你們家哪來的開發呀?

所以我甘願退出,不如你就聽你母親……」

吳學軍沒等女友把話說完,他就一伸雙手,把戀人緊緊地抱住。

他流著眼淚說:親愛的文慧,你別說這種傻話了。

我誰也不稀罕,我就愛你呀!這你應該明白我的心的!

你說這種話不怕我傷心嗎?啊?傻丫頭?

張文慧也抽泣著,她緊緊抱住吳學軍,也淚流滿面地說:學軍我也愛你呀!

可是你母親堅決不同意,我們談戀愛往下怎麼繼續呀?」

吳學軍趕緊掏出紙巾,給女朋友輕輕地擦了擦眼淚說:「一切有我呢。

你放心,我會想盡一切辦法說服我媽媽的。


你就抽空去我們家一趟,見見我爸媽吧。」

張文慧帶著忐忑的神色點點頭。

……

當吳學軍回到家跟媽媽說:「我的女友是來自農村的女孩兒。」

他的媽媽王靜怡死活不同意,兒子跟出生在農村的張文慧談戀愛。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