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九姨微微搖頭,「劍族的規矩很多,服飾都是統一的,看樣子應該不是,估計是周圍一些小域的佼佼者。」

「站住,」賴安如風一般飛馳而來,漂浮在半空中俯視著兩名下位真神,身為上位真神的優越感毫不猶豫的浮現在臉上。

他目光死死的釘在含九姨的臉上,越看心中越是痒痒,倒是羨慕前面那小子的艷福不淺,隨即他哈哈大笑一聲,「兩位可是來參加劍族舉行的道爭?」

羅征和含九姨是何等人物?

注意到賴安那肆無忌憚的目光,再看看不遠處一群人正在繳納神武幣,心中就已經有了答案……

「是,」羅征微微一笑,回答道。

他看羅征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心中更是得意,看樣子也是沒有經歷什麼大風大浪的傢伙,這樣的傢伙最容易對付!

「很好,我們這裡的規矩,想要安然趟過那條線,先將手中的神武幣和梵文都交出來,」說罷賴安指了指不遠處的那條雪線,雪線內就代表進入非攻之地。

賴安說完后同時留意著兩人的臉色變化,讓他失望的是兩人的臉色都沒有絲毫變化。

羅征望著賴安淡淡一笑,「若是不給呢?」

「不給?」賴安嗤的笑出聲來,「不給也可以,你身後那美人陪陪我們兩兄弟,只伺候個三五年就行了,看你這窮酸樣子,估摸著也拿不出多少神武幣出來……」

聽到這話,含九姨將斗篷捋低了一些,細長的睫毛上停了一些雪花,看上去楚楚動人,這幅模樣看的賴安心中更是一片火熱。

「嘩啦……」

羅征伸手之下,手中已多了一大把神武幣,臉上依舊是人畜無害的樣子笑道:「這些神武幣夠了嗎?」

兩年前時間海禁地一行,羅征可是積蓄了海量的神武幣,而且他體內世界中的禁地也不斷地產出神武幣,現在他的身價或許無法與那些豪門比擬,但已經遠遠超出那些一線家族。

他這隨手一掏,大約就掏出了四五百枚神武幣。

「咦?」

賴安眼中流露出驚奇之色。

他沒想到羅征竟然如此富有,這麼多神武幣可不是尋常的下位真神能拿出來的,莫非是一些二線家族中的少爺?

這樣一來,賴安更是心花怒放,他盯著羅征哈哈笑道:「原來覺得有那美人就夠了,沒想到還碰到一隻肥羊!把你身上所有的東西都交出來吧,我可以讓你死的安詳一點。」

賴安雖然這麼說,但眼中已隱隱流露出一抹殺機,他弄不清羅征的來路,但像這樣有些背景的小傢伙,自然是殺人滅口的好,避免日後尋仇。

「呼……」

羅征輕輕的吐了一口氣,手掌輕輕一翻之下,所有的神武幣瞬間被他收入須彌戒中,臉上流露出一絲無奈的笑意,眉目之間的氣勢亦緩緩發生變化。

而含九姨依舊是一副波瀾不興的表情,彷彿賴安這個人完全不存在一般。

看著這兩人有些怪異的臉色,賴安心中隱隱有了一絲不妙的感覺,但他並沒有重視那不妙的感覺,畢竟面對兩名下位真神,他根本沒有任何壓力!

「給過你機會了,」羅征撇撇嘴……

話音落下……

羅征忽然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氣息。

隨後他就在賴安的眼中消失了。

雖然面對的是一名上位真神,羅征也沒有絲毫客氣。

在領悟道之真意之前,羅征碰到東方寧那樣的頂尖上位真神,或許不是對手,但面對豪門之外的上位真神,至少可以保持不敗!

可這兩年的修鍊,羅征對道之真意的感悟上升了一個台階,再加上神格越來越穩固,實力也有了穩步提升,面對這些上位真神自然是不同了。

「消失了?」

賴安微微一愣,臉上流露出不解之色,他想不出羅征運用了什麼樣的隱匿神通,能夠在他眼中如此詭異的消失!即便他的感知不算遲鈍,但這一刻實在難以察覺到任何蛛絲馬跡。

就在這時候,含九姨忽然抬頭,一陣風微微拂過的同時,她淡淡一笑,倒是輕聲說道:「沒有消失。」

「那,那在哪裡……」賴安有些驚惶,不過意識到對方只是下位真神后,勉強還能保持著鎮定,修為差距太大,那小子應該構不成威脅。

含九姨望著上空一片空白之處,眼中流露出一絲欣賞之色,淡淡的說道:「在風裡……」

「呼呼……」

就在這時候,一陣凌冽的寒風朝著賴安席捲而來。 賴安根本沒有領悟含九姨那句話力的意思。

當那風兒迎面吹來之際,他的本能察覺到一絲不對勁,但卻想不出到底是哪裡不對勁,畢竟這冰天雪地中,無時無刻都刮著大風……

等到他再看到羅征的時候,羅征距離他只有不到一尺的距離。

感覺到強烈危機的賴安膽怯了,他第一時間並沒有選擇反擊羅征,而是朝著上空激射而去!

不管什麼時候,保命才是首要的選擇,這是混跡在神域中大多數真神通行的做法。

可羅征既然已經貼身,如何能讓賴安如此輕鬆逃脫?

賴安只衝出了半個身位,羅征的手如閃電一般探出,一把抓住了賴安的一隻腿。

賴安就感受到腿上傳來一道鑽心的疼痛,隨後整個人天旋地轉,朝著下方摔落而去。

「砰!」

他被那股強大的力量砸下去,即使摔在了厚厚的積雪之上,產生的劇烈震蕩也讓他氣血澎湃不已。

「這傢伙……真的只是下位真神嗎?」

躺在地上的賴安瞪大了眼睛,臉上充斥著恐懼之色。

不遠處那些戰戰兢兢的真神們,忽然聽到這邊的動靜,也紛紛扭過頭來,當他們發現那名下位真神將賴安砸在地上后,一個個也是瞪大了眼睛。

蕭野等人本以為那兩名下位真神和他們一樣,怕是要被這兩個上位真神吃的乾乾淨淨,萬萬沒想到那名青年僅僅一招之下,那黑衣人居然毫無還手之力!

「該死的……」

范朝看著自己的師兄吃了虧,臉色也變了數變。

他看不出那名青年的來路,一雙陰鷙的眼睛就落在了含九姨身上,心中打定了主意后,他就扔下了蕭野這群真神,驟然之間化為一道流光,徑自朝著含九姨衝過去。

在衝過去的一剎那,他手中已經多了一把鋼爪。

先將這個女人制服應該是最保險的做法……

以他的速度短短這點距離,只消眨眼的時間。

可就在他沖向含九姨的剎那,身披斗篷的含九姨眉毛微微一皺。

除了東方純鈞之外,已經好多年沒有人向她出過手了,或者說在這一個神紀元內,她根本不曾與人交手過。

她斗篷之下的芊芊玉手微微抬起,朝著那白衣人只是輕輕一指。

一道無形的力量已開始悄然凝聚……在范朝的體內凝聚成一把劍!

來勢洶洶的范朝與賴安一樣,根本沒有意識到對手是如何進行攻擊的,只感覺自己的體內傳來一股鑽心的痛苦。

他的內臟以及那已經大成的體內世界,就被含九姨那把無形的劍攪的一塌糊塗……

「咚!」

「噗!」」

范朝徑自墜在了地上,猛然吐出了一口鮮血,睜著眼睛,滿臉都是恐懼之色。

眼前這個看起來嬌媚動人的美人,對於他來說如同面相猙獰的怪物,慌張之下他甚至手腳並用的不斷後退。

含九姨的目光中依舊沒有任何錶情。

滅殺一位非豪門的上位真神,對她而言如殺死一隻螻蟻那般,簡單而且沒有什麼意義,要不是這蠢貨非常蹦上來咬一口,她根本懶得出手。

相反她更願意看看羅征如何應付兩名上位真神……

隨著她的玉指輕輕一捻,在范朝體內攪動的那把劍朝著上方激射而出,順著他的脖子射入他的腦海,將他靈魂完全碾碎的同時亦掀翻了他的天靈蓋。

「唰啦……」

鮮紅的血液湧出,擴散在雪地之上顯得觸目驚心。

同時含九姨彷彿怕冷一般,又將她那隻好看的玉手收回了斗篷之中。

一旁的賴安已經看呆了……

他看到范朝出手,就明白范朝的意思,既然這男人十分棘手,那麼就從這個女人身上突破。

可看到這詭異的殺人手段后,賴安已經明白了,這位絕色美人比這青年還要可怕無數倍!

羅征的目光淡淡的瞥了一眼滿臉蒼白的賴安,微微搖頭道:「乖乖手下那些神武幣多好?」

賴安心中也是後悔,但到了這時候他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逃。

他忽然一個翻身,人已經騰空而起,朝著一個方向激射而去……

可他僅僅才飛出了四五百丈后,就已察覺到不對勁了,他感覺自己渾身虛弱無力,頭暈眼花……

扭頭一看之下,頓時嚇了一跳。

在他的身後竟然留下了一條長長的血線,而自己腿上的鮮血止不住向外不斷地噴涌!

他這類草根出身的上位真神,修為和實力固然都算不錯,可自身的見識與那些豪門子弟的差距非常大。他根本不曾有機會修鍊道外神通,自然沒有意識到他中了羅征的「破血荒咬」。

逃的越快,血流的越多。

見識到含九姨那詭異的殺人方式后,他根本不敢有絲毫的停留,依舊以極高的速度激射而去,同時在空中試圖止住不斷噴涌的鮮血……

可腿上的那個小小傷口根本無法癒合,這傷口如同惡魔一般,拚命將他體內的鮮血吮吸出去,然後吐掉!

這時候他才明白,這傷口對他而言意味著什麼。

眼看失血越來越多,他一狠心,手起刀落!

「噗嗤!」

這一刀直接將他受了傷的左腿斬短。

這一招倒是有效,倘若羅徵用破血荒咬咬的是他的腦袋,怕是他捨不得斬了……

拖著半隻短腿的賴安依舊向遠處飛馳。

「要去追嗎?」羅征問。

「不要浪費時間了,」含九姨搖搖頭,目光微微一凝之下,一縷縷紫氣緩緩凝結,化為一隻渾身長滿了尖刺的怪物。

這怪物成形之後,就揮舞著自己尖利的前爪,在雪地之中一陣瘋刨,迅速就潛入雪層之中穿行。

那雪地中就出現了一道微微隆起的痕迹,而這痕迹徑自朝著賴安逃走的方向蔓延而去,速度也是極快!

「走吧,」含九姨布置完這些后,已邁出了腳步,在雪地中踩出一個小巧玲瓏的腳印。

羅征也頭也不回的跟在了後面……

蕭野和一群下位真神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早已經是看呆了。

兩名一看就知道身經百戰的上位真神,在這兩人面前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尤其是那斗篷美人,隨手之下運用紫氣神道化出的怪物,威勢就比上位真神恐怖許多倍……

而她自身僅僅才下位真神的修為!

眼前這一幕,已經完全超出他們理解的範圍之外了。

儘管他們一直發著呆,但等到羅征和含九姨路過他們身邊時,這些真神們在蕭野的帶頭下,紛紛作揖拜服,一個個連大氣都不敢出,目送著兩人緩緩離開。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等到兩人走遠后,蕭野這群真神臉上的恭敬之色才緩緩褪去。

他們幾人望了一眼那兩名真神的屍體,隨後相互之間對望了一眼,「唰」的一下沖了過去。

就在剛才他們已經將全副身家都交給這兩名上位真神,現在自然要連本帶利拿回來!

這兩名上位真神的身家頗豐,他們將其洗劫一遍,恐怕是要發達了。

很快這一黑一白兩名上位真神身上的物件,以及須彌戒指都被他們剝的乾乾淨淨,最後由中位真神蕭野來分配,他是這群人的領頭者。

「那兩名下位真神到底是什麼來路?竟然連上位真神的東西都看不上?」其中一名下位真神滿臉怪異的說道。

「哎,隨手就能秒殺這兩個大哥的傢伙,怎麼可能看上這些垃圾? 迷愛的森林 你沒看那青年懶得動手,隨便一掏就是幾百枚神武幣嗎,」蕭野感嘆道,「這兩位大哥也是眼睛長錯了地方,我看那兩人多半是從浮島中出來的……」

「你是說那些豪門的人?」另外一名下位真神瞪大眼睛問道。

「就算是豪門的下位真神,也不可能如此輕鬆解決這兩名上位真神吧?」另一位年紀稍大的真神搖頭。

時間海上的豪門對於神域中絕大多數真神而言,都是傳說中的存在,從裡面走出的真神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以下位真神的境界挑戰豪門之外的中位真神,並不是很稀奇的事,可是越兩階輕易殺死對方……這就太匪夷所思了。

……

非攻之地的邊境線上……

「非攻之地是以那具骸骨的道之真意進行壓制,修為越強,壓制地越厲害,我若是進入其中劍族會發現,」斗篷下的含九姨輕聲說道,「只能送你到這裡了。」

壓制一名聖人和壓制一名真神,難度自然是不同的。

羅征微微一笑道:「九姨也可以參加道爭啊……」

含九姨微微搖搖頭,「我還得輔佐顧北的那兩個徒弟呢,誰讓我又被你爹算計了一次?」

羅征原本以為含九姨是無奈之中被卷進來的,現在仔細想想,羅征進入浮島原本就存在相當大的危險,唯一能帶著羅征逃跑的恐怕也只有含九姨了,她捲入其中或許也在羅霄的算計之內。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