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事情落到自己兒子身上受不了,落到別人身上就無所謂?什麼東西!

「我要殺了你!」六長老大喝,身上殺氣四濺,直衝武浩而去。

「怕你不成!」武浩同樣一聲大喝,身上靈力蕩漾。

同樣是長老,但是天罡劍派的長老和武家莊的長老卻大大的不同,武家莊的長老都是晉級地級武者的牛人,而眼前的六長老,不過是人武者六重天而已。

人級武者六重天,對武浩來說是一個值得挑戰的級別,但並非不可戰勝!

「老六,滾回去。」一聲低喝響起,一個消瘦的人影站在武浩等人不遠處。

「你算什麼東西?」六長老勃然大怒,連頭都沒回,直接向著武浩衝過去,打算一掌把武浩拍碎。

六長老現在是為大長老武擎岳做事,武擎岳是誰?在武擎天病危的情況下,他才是武家莊第一人,而且不出意外的話他馬上要做武家莊的莊主了,所以六長老膽邊生毛,就算其他長老反對又能如何?再者說武浩收拾他兒子,他又豈能放過武浩?

一個身影擋在了兩者之間,一股膨大的氣勢猛的籠罩到六長老身上,這股殺意之強烈讓六長老入墜冰窖,第一次感覺死亡如此臨近。

一股氣浪轟擊到他胸口,他倒飛而出,鮮血不要錢一樣地灑滿長空。

他氣勢洶洶地站起來,打算看看是誰有如此雄心豹子膽,待看清眼前之人之後,一股涼氣從天靈蓋上淌下來,像是瞬間被扔到了冰箱之中。

把六長老扔到冰箱裡面需要分幾步?答案是兩步,第一是來著將其轟飛,第二則是他看清來著的相貌。

「怎麼可能是他?」六長老苦澀,武擎岳同樣目瞪口呆,就連武家莊的下人也徹底懵圈了,這人不是行將就木了嗎? 面前的人身材消瘦,身上穿一件麻布衣服,身軀佝僂,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

看清眼前之人,六長老如見鬼魅,武浩則眼睛濕潤了。

武擎天,這次出現在這裡阻止了武浩和六長老的人居然是武擎天,武家莊的莊主,外界謠傳之中行將就木、馬上要駕鶴西遊的老頭。

「你是不是看我將要死了,所以連我的話也不放在眼裡?」武擎天看著六長老不悅地說道,他的眼角眯縫著,似乎在醞釀雷霆一擊。

「家主贖罪!」六長老一聲大喊,直接跪到了地上,磕頭如搗蒜。

武家莊莊主武擎天在武家莊有絕對的權威,可以說只要他沒咽氣,那武家莊包括大長老武擎岳在內,無人敢造次,這一點就連他卧病在床的時候都未能改變,所以武擎岳等人時刻想著的就是武擎天咽氣,而不是趁他病要他命的發動政變,因為他們沒有那個膽量。

六長老心中苦澀無比,武擎天這個老頭看起來神采奕奕,不像是行將就木的樣子,難道這是他設下的一個局,看看誰會不安分的跳出來?一想到這種可能,六長老就渾身冰冷,恨不得抽自己的大嘴巴子。

「哼!」武擎天冷冷地看了六長老一眼,嚇的六長老一哆嗦,然後武擎天看了一眼武浩,示意他跟上,而後轉身回到了院子。

整個過程武擎岳一句話都沒說,他現在也隱隱地擔心,如果自己大哥是裝病設局的話,那麼最佳的獵物絕對不會是六長老,他只能算是兔子一級的獵物,最大塊頭的很可能是自己。

我不是你的良人 ,凝珠妹妹略一猶豫,也亦步亦趨地跟了過來。

關上房門,武擎天長舒了一口氣,臉上呈現出一種不自然的蠟黃,看的武浩一陣心驚肉跳。

「父親,您沒事吧?」不管是親子還是義子,武浩看這個生機將要斷絕的老頭,還是悲從中來,剛才武擎天嚇住了所有人,但是武浩估計這可能是迴光返照的結果。

「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土,不過是苟延殘喘而已。」武擎天嘆了一口氣,而後對武浩身後的凝珠露出了一個慈祥的笑容,武浩一陣頭大,他認為這將要產生一個美麗的誤會,而凝珠妹妹則俏臉通紅,不知所措。

「兩個月沒見,沒想到你連媳婦都有了。」武擎天欣慰地看著武浩,「這樣子我也放心了。」

「不是……」武浩結結巴巴地解釋,內心那個糾結啊。

要說對凝珠這種肌膚勝雪、我見猶憐,魅力指數無窮大的女孩不動心,那武浩肯定練過葵花寶典,可是兩人認識時間不過一個月,而且武浩現在正準備對唐丫頭髮動進攻呢,吃的碗里的,想著鍋里的,是不是有點太無恥了?

凝珠妹妹則更加手足無措起來,小丫頭什麼時候見過這種陣仗?臉蛋紅撲撲的,像是熟透的蘋果。

「我要死了,有些事情也要告訴你實情了,否則就徹底沒機會了。」武擎天嘆氣一聲,然後低聲說道:「海老弟,麻煩你了!」

有個同樣蒼老的老頭從房間裡面走出來,此人在武家莊屬於一個極度特殊的存在,他沒有任何職務,只是忠心於武家莊莊主武擎天,據說他和武擎天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了,個人實力極端強大,僅僅次於武家莊莊主武擎天而已。

「老哥,你放心,我會守在門口,不會讓任何人打擾到您和少爺的。」海老躬身對武擎天行了一禮,在對武浩友善的一笑,然後用詢問的眼神看了一眼凝珠。

「他既然是浩兒的媳婦,那就不是外人,就留在這裡吧。」武擎天對凝珠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凝珠妹妹更加的手足無措起來。

當海老走出房間的時候,武擎天看著武浩說出一句讓武浩極度崩潰的話。

「我不是你的義父!」武擎天看著武浩說道。

「我聽說了,您很可能是我的親生父親,我的母親葬在了莊子的映月井裡面。」武浩心中波瀾頓起,武家莊的傳說果然是真的,自己現在這幅的身體的原主人是武家莊莊主武擎天的私生子,生母葬於枯井之中,只是武擎天為什麼會狠心將自己的女人葬於枯井之中?這得多大的仇啊?


「胡說八道!」武擎天臉色一陣潮紅,「我不是你的義父,也不是你的生父,你記住,我和你沒有任何血緣上的關係,枯井之中倒是有點東西,但不是你的母親,你的母親還活著好好的,等你的實力夠了可以把枯井之中的東西取出來,和你母親沒有半點關係。」

什麼?武浩徹底愣住了!

難道武家莊的傳說全是假的?自己和武擎天沒有一點血緣關係?

「記住一點。」武擎天緊緊地盯著武浩,「你的體內流淌著這個世界最高貴的血脈,聖武大陸的所有人,哪怕是楚國的皇室也好,還是名門大派的掌門也罷,都無法和你的出身相比,但是你的出現卻是一個禁忌,你的身份一旦公開,迎來的必然是血雨腥風!」

武浩感覺腦袋亂鬨哄的,自己體內居然流淌著最高貴的血統,可既然這樣為什麼自己的父母卻保護不了自己?

「知道這些年我為什麼對你冷淡嗎?」武擎天看著武浩,「因為你越低調才越安全,我越是看重你,你就越危險!這些年我放任莊子里其他人欺負你,只有當你真正遇到危險的時候才悄悄的出手幫你,就是為了掩蓋你的身份,武家莊里有關你身世的謠言也是我故意放出去的障眼法,要不是有我的默許,誰敢嚼舌頭根子?看我不撕了他們的嘴,因為你必須要有一個來歷,不管這個來歷是不是真實的,至少說明你不是石頭裡面蹦出來的。」

武浩終於明白了,原來一切的原因都在這裡,武擎天不是不關心自己,而是他的關心方式有點與眾不同,越是輕視自己,越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

「我到底是誰的孩子,為什麼一旦暴露身份就會迎來血雨腥風?」武浩心中納悶,難道自己的這幅身體上還有什麼驚天大秘密不成?武擎天為了掩蓋他居然還自損榮譽,不惜背上一個薄情寡義的名頭來捏造了一個子虛烏有的故事。

凝珠妹妹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這個離奇的故事已經勾起了她所有的興趣。

「我只見過你父母一面,還是遠遠的,不過他們對我有大恩。」武擎天陷入了回憶,「那是一對世間最完美的壁人,是天造的一對,地設的一雙,可惜後來變生肘腋……你是十八年前由別人送到我這裡來的,那個時候你出生還沒多久呢,世間一晃,足足十八年過去了……」

武浩默默計算,也就是說自己的父母應該在十八年前生下的自己,十八年前那對夫婦的身份最高貴?

「我是被誰送到武家莊的?」武浩問道。

「岳陽城,上官家!」武擎天低聲說道。

上官家?武浩一頭霧水,他活動的圈子只是武家莊和天罡劍派而已,別的地方還真的了解的不多。

「岳陽城是我們大楚帝國的首都,而上官家族乃是楚國的軍中頂級世家,現任家主上官天峰更是我楚國現任的兵馬大元帥,軍中第一人。」武擎天說道,「別看我們武家莊在齊州城算得上一方勢力,但是和上官家族相比就是個渣,那才是真正的頂級世家,甚至可以影響到皇權的更迭,就算你們天罡劍派的上官家族面前也算不得什麼。」

好厲害的家族,武浩心中感嘆,自古以來,歷朝歷代掌握槍杆子的人都有最大的話語權,上官天峰既然是楚國的兵馬大元帥,軍方第一人,那他和武家莊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

也是,換算一下的話,上官天峰相當于軍委主席,而武擎天只不過是一個村長而已,這裡面的差距還是蠻大的。

「我到底是誰的孩子?難道是上官天峰的孩子?」武浩忍不住問道,現在武擎天行將就木,萬一去世之後,他上哪裡找尋自己的身世?僅僅一個十八歲可是太籠統了,那一年出現的小孩沒有一千萬也有八百萬,要是來個排除法,武浩這輩子別干別的了,而且還得和王八一樣的長壽才行。

「這事我不能告訴你。」武擎天搖了搖頭,「我已經將我將要去世的消息通過書信傳遞給上官家族,用不了多久,上官家族就會派人來接你,到時候你可以問他們,不過我不建議你這麼做,在沒有足夠自保的實力之前,你暴露身份只會引起血雨腥風!」

武浩無語,難道哥們的出現就這麼見不得人?凝珠妹妹則是可憐兮兮地看著武浩,小腦到裡面想著——真可憐,連自己媽媽是誰都不知道。

「你的病情真的惡化到這種程度了?」武浩看著眼前的武擎天忍不住問道,「您沒有辦法,說不定上官家會有辦法呢?實在不行,我帶你回天罡劍派!」

「不用了,我自己的傷勢我清楚,這些年要不是挂念著你,我可能早就去了,現在終於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也算是解脫了。」武擎天表情淡然。

「我已經決定了,下一任武家莊莊主由你們年輕一代比武決定,誰贏了,誰就可以決定家主的人選,你要是有興趣不妨參加試試,你父母對我有大恩,把武家莊交到你手裡也算是應該!」

「我可沒這麼傻,沒有足夠的實力來搶武家莊莊主的時候那就等於自取滅亡!」武浩撇了撇嘴說道。

「我把海老留給你為的什麼?」武擎天傲然一笑,「我死了,他絕對能鎮得住場子!」 幾片落葉從樹上偏偏滑落,茂密的樹林也已經有了些許的衰敗,不知不覺,轉眼已經入秋,蕭條之色充斥着整座武林,就如近日衆人的心情一般,短短數月,原本安靜寧和的武林已經早已不再,反而是一種動盪不安的武林。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便已至下午, 總裁,請指教

而其餘幾女也都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歐陽晏雲的書房之中,南宮晨曦正坐在此處埋頭處理各項事宜,由於歐陽晏雲遭遇意外,給南宮晨曦留下了許多爛攤子等待處理,南宮晨曦無奈,只得一直忙於此事。

只見南宮晨曦眉頭緊皺,姣美的臉蛋上露出一副苦苦思索的模樣,讓人看了不禁爲其心疼。正在南宮晨曦忙得焦頭爛額之際,便見花非花從樓下緩緩走了上來。

望見正扶頭苦想的南宮晨曦,花非花不由關心的問道:“晨曦,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不如與我說說,或許我能幫上些什麼?”


南宮晨曦聞聲,方纔發覺面前有一人,擡頭望去,勉強露出一絲笑容,對其說道:“非花姐,你什麼時候來的,我都沒有發現。”

“我也纔剛剛來到這,見你一臉苦悶之色,心中有些擔心。”花非花一臉擔憂的樣子看着南宮晨曦,口中輕聲說道。

南宮晨曦見狀,撐起一絲笑容,開口答道:“沒什麼事,就是書院裏的一些瑣事,還有各門各派的一些隱晦,我都要看一遍,所以這幾日纔會很忙。”

“難道這神機書院掌握着各大派的隱祕嗎?”花非花聞聲,不禁疑惑的問道。

南宮晨曦聞聲點了點頭,接着答道:“沒錯,神機書院所掌握的祕密遠比我想象的要多,所以我需要都翻閱一遍。”


“那你發現了什麼嗎?”花非花接着問道。

“我發現,如今的五大門派之間似乎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但是歐陽前輩留下來的典籍裏並沒有說透,只是說五大派與魔門並非那麼對立,而且五大門派內也並非那麼和諧,一切自有定數,正亦邪來邪亦正,最爲難辨是人心。”南宮晨曦沉吟着說道。

花非花聽得南宮晨曦的一番話,也是皺起眉來,這話中含義很是玄奧,似乎魔門與正道五大派並非世人所想那般,難道這其中另有隱情不成。

想到此處,花非花突然想起雄霸鏢局的滅門慘案,剛欲開口說話,便聽南宮晨曦打斷道:“沒錯,你也想到了吧,雄霸鏢局的事情並非那麼簡單,恐怕其中有人作梗,想要讓正道衆人將段郎殺死,這樣就算日後知道段郎乃一代武帝段風之後人,恐怕正道衆人也不會爲段辰天討個公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雄霸鏢局被滅門的第二日,江湖上便開始盛傳是雪晴所爲。”花非花美目微眯,輕啓貝齒喃喃道。

南宮晨曦也是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即突然開口問道:“對了,非花姐,你來找我有事嗎?”

花非花一經南宮晨曦提醒,方纔反應過來,不由開口說道:“我來是有事找你,你看看這個。”說着,便從袖中遞出一章信紙給南宮晨曦。

南宮晨曦接過信紙後,便直接拆開看了起來。片刻之後,只見南宮晨曦一臉凝重的擡起頭來,不知在想些什麼。

花非花見狀,開口問道:“晨曦,此事要不要現在就告訴段郎。”

南宮晨曦聞聲,搖了搖頭說道:“今日之事段郎恐怕也沒能想明白,就先不要與段郎講此事了,等其從素心閣回來,在將此事告之與他也不遲。”

花非花點了點頭,順從了南宮晨曦的提議。對於南宮晨曦,花非花還是非常相信的,畢竟武林第一才女的稱號擺在那裏,自然是有那威名存在的。

“嗯,那就先這樣,非花姐,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繼續忙去了。”南宮晨曦心中還是記掛着剛纔的事情,於是開口說道。

花非花聞聲,自然也就不在此處繼續打擾南宮晨曦,於是與其道了聲別後,轉身便下樓離開了書房。

此時神機書院外的那片叢林之中,突然涌來一羣人,仔細望去,原來卻是正義盟衆人。只見衆人一路奔波,終於在下午時分即將趕到了神機書院。

透過茂密的叢林,衆人已然發現前方坐落着一座巨大山莊,而山莊的最高處鑲嵌着龍飛鳳舞的四個大字‘神機書院’,衆人見狀,心中不禁大喜,費盡辛苦,終於來到了神機書院。

想到此處,衆人不自覺的加快了腳步趕向神機書院。不多時,衆人便已抵達神機書院的正門之外。只見西門玄舜上前‘噹噹噹’敲了三聲響門後,便聽得門內傳來一陣聲音:“誰呀?”

“正義盟西門玄舜率盟內衆掌門前來拜訪。”西門玄舜聞聲,朗聲說道。

“不好意思,院長有命,任何人不得進入神機書院,在下也不敢違抗命令。”裏面的人接着傳出聲音。

衆人聞聲,臉上皆是露出一絲不悅,衆人不遠千里來此相助,卻連門都進不去,這叫衆人心中豈能痛快。

只見西門玄舜接着說道:“我等聽說貴書院遭到襲擊,所以特此前來相助,還望兄臺前去通報一聲歐陽院長,在下感激不盡。”

“歐陽院長前些日子便已仙逝了…”裏面之人語氣突然變得低沉起來,帶着些許傷感。

門外衆人聞聲,皆是大驚,諒他們如何去向,也沒能想到歐陽晏雲竟然已經死了,心中也是一陣五味雜陳。

西門玄舜頓了一會後,又是開口問道:“那敢問兄臺如今院長是何許人也?”

“如今院長乃是南宮院長。”裏面之人出聲回答道。

“南宮院長,哪位南宮院長?”西門玄舜聞聲,不解的自語道。

正在此時,只聽身後有一人出聲說道:“會不會是南宮晨曦呀,聽過她與歐陽晏雲關係匪淺,那歐陽晏雲會不會將這院長之位交於南宮晨曦。”

西門玄舜一聽此話,翻然醒悟,別人不知道南宮晨曦與歐陽晏雲的關係還情有可原,自己怎麼會不知道他們倆的關係呢。

南宮世家歷來便與神機書院有來往,這個祕密在四大世家之中早已流傳開來,據說歐陽晏雲與南宮世家上一任的家主關係匪淺,也就是南宮晨曦的父親。

多年前,歐陽晏雲曾經將南宮晨曦帶回到神機書院一段時間,自打南宮晨曦回來以後,便如變了一個人般,原先的南宮晨曦雖說聰慧過人,但也不至於才冠武林,但自從去了神機書院後,南宮晨曦便如神童一般,名氣越來越大,以至於最後贏得武林第一才女之稱。


“敢問貴院的南宮院長是南宮世家的南宮晨曦嗎?”想到這些,西門玄舜急切的等待着心中的答案,於是焦急的問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