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無敵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很確定,這年輕人會廢了。中了三記大截脈掌,尤其是最後一擊,有毀滅性的力道湧入到他的筋脈之中。

「哎,可惜了這樣一個天才啊。」

「是啊。」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啊。記住,這是教訓,千萬不能夠強出風頭啊。」

眾人都散去了,最後,只留下洪錚一個人躺在那裡,生機似乎消散了。

過了大約三個呼吸的時間,一道輕盈的身影快速行來,輕嘆一口氣,將洪錚背在了身上,幾個跳躍,便消失了蹤跡。

輕盈的身影剛走,洪不破就帶著洪府的人趕了過來,他們本在演武場上修鍊,剛剛得到消息,才知道洪錚在此處與人大戰。

趕過來的時候,發現洪錚竟然不知所蹤!

「啊,司徒無敵,我要你命!」洪不破瘋狂了,直接準備向司徒府殺去。

「不破,先回洪府,等爺爺出關,現在前去,我們會被司徒無敵一網打浄,他可是孕骨境的高手!」洪銘說道,他滿頭黃金頭髮,依舊一臉的桀驁。

洪不破穩定了下來:「先找到洪二再說,死要見人,活要見屍!」

洪錚只感覺自己睡了很長的時間,然後終於醒了。

戰國大召喚 醒來后,卻又發現自己處在一片星空之中,星空偶爾閃現過一道無比高大的身軀,瞬間消失不見。

「這裡是什麼地方,難道我被司徒無敵給擊斃了?」洪錚喃喃自語,向前方走去。

忽然,洪錚發現在這處星空之中,他的身軀無比的輕盈,竟然能夠飛翔,飛了不知道多久,他終於發現前方出現了亮光,赫然是一滴鮮血,那滴鮮血,散發出了浩瀚的龍威波動。

正是當初洪錚從鎖龍井之中得到的龍血!

「不是被我煉化了嗎,怎麼出現在這裡?」洪錚百思不得其解。

隨後,那滴鮮血化為了一尊金龍虛影,生有五爪,有億萬丈大小,由無數星辰組成的金龍!

「遠古天龍皇,又見到他了!」洪錚心中無比驚駭,「怎麼回事,當初因為有奇葯的緣故,我見到了遠古天龍皇,現在怎麼又見到了?」

遠古天龍皇乃是虛影組成,接著又是猛然的炸碎,龍力翻滾,遊離進入了宇宙各個界面與無盡的虛空之中。

龍血隨後瘋狂的向洪錚衝來,洪錚一驚,伸手抓住了,鮮血竟然融入到了他的軀體之中,他只感覺全身異常的清涼,只感覺眉心之中,多出了一篇無上經文!

星辰至尊身!

仔細一看之下,名為《星辰至尊身》,以天地萬物,凝練己身,修鍊到最高境界,可將天上星辰,化為身軀血肉,威力驚人!

但是下一刻,他卻是被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給喚醒了。

意識回歸到了現實世界,他發現自己躺在一處房間之中,粉紅色的紗帳,檀香裊裊升起。

他猛然坐起身來,卻是感覺無比劇痛,胸前骨骼不知斷了多少。筋脈不斷的震動,如同琴弦一般。

仔細觀察之下,赫然發現筋脈之中,蘊含了無匹的殺機,來自孕骨境高手注入的殺機,大截脈掌,司徒家族的絕學!

尤其是丹田之中,有毀滅性的力量在肆掠!

「司徒無敵!」他牙齒咬的咯吱咯吱作響,恨不得馬上去找司徒無敵,將他給殺了。

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了。

「哇,這麼快就醒了啊!」芳華絕代的身影開口說道,聲音無比的空靈,充滿了一股魅惑之音。

洪錚大驚:「歐陽提香,是你。你將我救回來的?」

歐陽提香俏皮一笑:「是啊,奴家廢了好大的力氣呢。」

嘴唇微翹,充滿一種活潑的感覺,很是天真,但是洪錚知道,這女人的演技極為的精湛,什麼都能夠扮演,千萬不能夠被她的表象給騙了。

「為什麼要救我回來,我們非親非故。」洪錚問道。

「你這個人好討厭哦,奴家喜歡上你了啊。」歐陽提香嬌聲說道。

洪錚有些疼痛,卻是扯動了傷口,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哎,這司徒無敵好狠的心,下手這麼狠,他打你的那三掌,估計快要爆發了,到時候你全身的筋脈都會寸斷!你不會死,但是你會廢掉。」歐陽提香嘆息,在洪錚旁邊坐了下來,粉紅色的衣衫遮不住她那玲瓏剔透的身軀,凹凸有致,無比誘人。

洪錚愣了一下,正準備說著什麼,忽然外面傳來一股波動,歐陽提香面色一變,道:「你先睡一會,我出去一下。」

洪錚點了點頭。

歐陽提香出去之後,洪錚感覺筋脈一陣的痙攣,大截脈掌要爆發了!

他臉上出現了汗珠,咬著牙齒,抵抗這疼痛,他不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忽然想起了《星辰至尊身》。

隨後他運轉《星辰至尊身》,準備錘鍊體質!

洪錚不知這是何種功法,他所知曉的典籍並沒有記載,但是洪錚知道,遠古天龍皇的傳承,肯定是極為的驚人!

剛剛運轉這種無上經法,便從額骨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涼意,涼意隨後流轉全身,錘鍊著每一寸的血肉!

體表成千上萬的傷痕,開始被迅速修復,但是下一秒,又會裂開,再他瘋狂的運轉經法之下,又是在不斷的癒合!

全身的血肉,瘋狂的跳動,血液沖刷血管,發出了驚濤駭浪一般的聲音,肌體熠熠生輝,血管都是清晰可見!

筋脈之中的殺機開始爆發了,在壓迫著他的筋脈,但是隨著他運轉功法,一股清涼的能量在對抗那殺機!

他的體表不斷的在殺機的壓迫之下癒合,裂開,然後再癒合,來來回回,重複了成百上千次。

筋脈之中的殺機與運轉功法所產生的能量像是拉鋸戰一般,如此的折騰,讓洪錚的筋脈強度,不斷的提升。

他的肉身強度也是在不斷的增強,每一寸的血肉,都是散發出了強烈的金光,如同不滅金身一般!血液因為有了殺機的壓迫,變得閃爍發光,充滿一種神奇的道韻!

一個時辰后,他的體表,開始溢出一些黑色的血液,不多,但是散發出異味,血液與肌肉之中的雜質,被錘鍊而出。

他心中大喜,大截脈掌所帶來的損害,可以治癒!只要那股清涼的能量足夠強大,就能夠將殺機給祛除掉,祛除掉殺機之後,他便能夠用真氣孕養與修補筋脈。

接下來整整半天的時間,他都是在修鍊《星辰至尊身》。

到最後,他筋脈之中的殺機完全的被祛除出去了,殺機從他的毛孔之中迸發而出,將牆壁都打出了很多小孔。

丹田之中,那蘊含的毀滅性的力量,在他的引導之下,同樣被祛除了出去。

他滿意的笑了笑,這《星辰至尊身》果真是無比強悍的修鍊功法。他嚮往起來,要是修鍊到了遠古天龍皇那般,渾身都是由星辰組成,那該如何的強悍?恐怕會天上地下,都是唯我獨尊吧!

大截脈掌帶來的傷害,除卻胸前斷裂的骨骼,其餘已經全部消除了。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不過洪錚並不擔心。《星辰至尊身》配合遠古三鼎鍛體之術,再加上一點靈藥,會很快就痊癒。

他試著站了起來,骨骼堅硬,筋脈跳動,血液有力的流轉,發出轟鳴之聲,皮膜變得極為的有韌性!

筋骨血皮膜,都得到了一種極致的鍛煉,周身金光流轉,**熠熠生輝,每一寸血肉,都是充滿了力感,體表的肌肉在不斷的顫動,發出了鐘鼓一般的聲音。

皮膚似乎是鋼鐵打造的一般,顯得更加的堅硬了,眸子開闔之間,有皇者威壓傳出。

「餓了吧,我給你煮了一碗面,趁熱吃吧。」門再次被推開,歐陽提香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面進來了。

洪錚疑惑的看著歐陽提香,搞不懂歐陽提香為何如此大獻殷勤。

「說吧,到底為什麼救我,我還有事,說完我得趕緊走。」洪錚說道。

歐陽提香一愣,竟然發現洪錚已經從床上走了下來,更加的驚異了:「你竟然能夠行動了?你的傷好了?」

洪錚搖了搖頭:「還沒好,斷了三根骨頭,不過也快好了。」

洪錚摸著胸前,似乎在說著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歐陽提香傻乎乎的說道:「斷了三根骨頭不痛嗎?」

說完,下意識的跟著洪錚的動作,玉手也是在胸前撫摸著,胸前的大殺器在她的揉摸之下,有些變形了。

洪錚見狀,乾咳一聲,轉過頭,看向窗外。

歐陽提香猛然反應過來,羞的滿面通紅,驚叫一聲,雙手別在了身後,不敢去看洪錚。

場面一時尷尬起來,過了好久,歐陽提香才問道:「能告訴我你是怎麼發現我的秘密了嗎?」

洪錚一愣,頓時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她救自己的目的啊。

「我因為修鍊功法特殊的緣故,所以一眼就看出了你丹田之中竟然有九道光芒,我不知道這九道光芒到底是什麼東西,所以就留心觀察了一下。」洪錚說道,當然,他將太初荒瞳的事情給隱瞞了。

歐陽提香聞言,頓時激動的說道:「那你知道怎麼解開這封印嗎?」

「封印?」洪錚疑惑。

「對,這是封印,我被人下了封印,而且是九道!」歐陽提香認真的說道,臉色冷厲。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洪錚老老實實的說道,「我只有蛻凡境六轉的修為,我怎麼知道這些東西?」

歐陽提香轉念一想,也對,此人只是個蛻凡境九重的年輕後輩,根本不可能知道。

「多謝姑娘救命之恩,我得先走了,日後若有機會,再報答姑娘的救命之恩!」洪錚不知道洪家現在到底什麼情況,所以他必須要儘快趕回去。 洪家一片愁雲慘淡,因為洪錚已經失蹤兩天了!

這兩天內,他們派出了大批的人馬在龍城之中尋找洪錚的蹤跡,但是卻一無所獲,洪龍騰依舊在閉關,等出關的時候,便是準備向司徒府開戰之時。

司徒府與武王府也在等待時機,等在外歷練的子弟回歸,爭取將洪家給一舉滅門。

洪不破坐在議事殿之上,一臉的殺機:「等爺爺一出關,就與司徒府決一死戰,一定要將司徒無敵那老匹夫給宰掉!」

洪銘嘆息一聲:「哎,洪二失蹤了,看來是凶多吉少啊,早知道就不讓他單獨去襲殺司徒風等人了。」

洪錚來到了洪府的周圍,並沒有立即回去,觀察了一下洪家的情況,發現洪家並沒有危機出現。

於是他決定先將傷勢給養好,到時候突然出現,給司徒府必殺一擊。

他在龍城之中,購買了大量的靈藥與一尊葯鼎,前往魏瘸子所在之處。

「魏老,我又來了。」洪錚抬著大鼎,背負著靈藥與紫金神戟,踏入到了魏瘸子的裁縫店。

魏瘸子一臉神秘的笑容:「洪……洪二啊,來了啊。」

「嗯,魏老,又要麻煩你了,借你的地方恢復一下傷勢。」洪錚笑道,心中暗暗警惕。

這魏瘸子,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人,但是直覺之中,洪錚覺得這個人不簡單。

「沒問題,西邊有一間廂房,你儘管用吧。」魏瘸子一瘸一拐,慈祥的說道。

洪錚感激了笑了笑,不管如何,魏瘸子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加害之意,如果魏瘸子真的是不出世的高手,那麼對自己不利,實在是太簡單了。

洪錚的身影消失在廂房之後,魏瘸子雙目之中露出了奇異之色:「看來他真的是十年前的天才,若是他能夠修鍊到我看得上眼的境界,我便讓他進入那個地方。」

廂房之中,洪錚將靈藥倒入到大鼎之中,加上一些購買回的獸血,脫光了衣服,盤坐在了葯鼎之中,幼火施展,將靈藥全部的給煉化。

葯鼎之中沸騰了,翻滾著一些氣泡,雲霧氤氳。

快穿系統:漫漫重生路 洪錚的軀體瞬間變的通紅,皮膚像是被煮熟了一般,一**的藥力湧進了他的身軀之中,修復著他的骨頭,他一邊汲取這藥力,一邊修鍊《星辰至尊身》。

咔擦咔擦之聲傳來,胸前的骨骼不斷的扭曲著,骨髓生出,骨質增長,他胸前綻放出光芒,呈七彩色,極為的玄奧。

「啊!」洪錚面色扭曲,驚恐大叫,傷勢在飛快恢復。

魏瘸子坐在店鋪之中,品著小茶,幼火出現的瞬間,他握著茶杯的雙手一抖,臉上震驚的神色一劃而過,而後陷入到了平靜。

洪錚肌體綻放出光芒,只感覺軀體之中充滿了爆發性的力量,傷勢竟然沒有什麼大礙了,但是他並沒有停下,他在鞏固自己的修為。

如今,他的修為已經到了瓶頸,再進一步,便是能夠進入蛻凡境七轉的地步,到時候他就能搏殺蛻凡境九轉的高手,成為孕骨境之下的第一人!

銅鼎之上,洪錚如古佛盤坐,氣息穩定而悠長,胸前像是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孕育出來一般,神性血液的氣息忽閃忽現。

「不知他與西方那個禿驢的弟子,南方豐都山的弟子比又如何。這二人,都是一等一的天才啊,一個是神王帝胎,一個是亂古魔胎。」魏瘸子自言自語,陷入了沉思。

洪家,洪龍騰所在的密室,本來一片的平靜。

忽然,密室上方的空間,被烏雲所布滿,接著,烏雲猛然炸開,像是火山爆發了一般,氣勢席捲十里,令洪家眾人感到恐懼的波動出現了!

一名不怒自威的老者,緩緩從密室之中走了出來,只見他一身青衣,身材佝僂,但是皮膚如同嬰兒一般,極為光滑,本是斑白的髮鬢,已經一片的烏黑濃密。

洪龍騰出關了!

「爺爺,您出關了!」洪不破很是高興,趕了過來,心中大喜。洪錚消失后,他們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般。現在洪龍騰出關,對他們來說,是無比欣喜的事情。

「嗯,出關了,洪二呢?」洪龍騰掃視了一圈,沒有發現洪錚的蹤跡,問道。

洪不破眼眸黯淡了下去,隨後說道:「失蹤了。」

「怎麼回事?」洪龍騰眉頭皺了起來。

洪不破隨後將前因後果沒有一絲遺漏向洪龍騰彙報了一下。

洪龍騰聽完之後,眼眸之中的殺機爆閃,戾氣翻滾,大怒:「洪家兒郎準備,殺向司徒府!」

他一馬當先,衝出了洪家的大門,向司徒府所在的方向殺了過去。剛剛出了洪府大門,洪龍騰怔住了,看向面前,冷笑不已。

司徒無敵出現了,背後跟著的大批人馬以及武王府的高手,他的旁邊,就是武王。

這一代的武王修為在四五十歲左右,修為沒有達到孕骨境,但是也是達到了蛻凡九轉的地步。

而洪家中年一輩,修為最高的也只不過是蛻凡八轉,武王府真正的孕骨境高手還沒有出現,不知在等待什麼。

司徒無敵笑道:「洪老兒,我們終於要交戰了,為了這一天,我謀劃了幾十年!」

洪龍騰道:「司徒老鬼,十年前,洪錚就是被你害死的吧?」

司徒無敵點了點頭:「他實在太令人恐怖了,是你們洪家的一把利劍。所以我拔掉了,洪二也是一顆虎牙,也是被我親自拔掉的。洪行簡也是被我安排人引入到了西域魔淵,才失蹤的。你們洪家幾個最驚采絕艷的人,都是我一手廢掉的。」

洪龍騰聽完,竟然出奇的平靜下來,道:「司徒老鬼,你這麼說,無非是在給我施加心理壓力。事到如今,多說無益,直接開戰吧。今天不是你司徒府滅,就是我洪家亡。」

「殺!」洪龍騰當先一步,跨越了十幾丈,向司徒無敵攻殺而去!他一步跨出,身上爆發出了璀璨神光,渾身骨骼透明,閃爍出蒙蒙光華,真氣在手中凝結成了一把長矛,沖向了司徒無敵。

司徒無敵面色凝重:「竟然突破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