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看着看着他的臉色就變了,嘲諷、呆滯、驚愕、到最後居然是恐懼!

三個人啊!僅僅三個人啊!就能夠不費吹灰之力的幹掉幾十個人,而且陳大狗根本捕捉不到他們的蹤跡。

“鬼啊!鬼!”

只有這一種解釋!

看着林風他們朝自己緩緩走來,陳大狗只覺得腿一軟,就癱在了地上。

“英雄……英……英雄饒命啊!我錯了!我錯了!”好漢不吃眼前虧,陳大狗現在是真害怕了,他也看明白了,這幾位爺要自己的命簡直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少主?”

“我說過了,留口氣就行!”

“好嘞!”

林風三人正想擼袖子痛扁陳大狗呢,一聲怒喝又從門口傳來:

“我看是誰這麼威風,敢動我們巨鱷幫的人!?”

說話間,一位中年男子緩緩的走進了火鍋店。

男子眉宇間透着滄桑,走路慷鏘有力,一步一個架勢,精神的小平頭下是一雙精明的眼。

“此人應該是個練家子。”

這是姚飛看到這個叫大雷的人第一眼的判斷!

“雷哥!雷哥!”陳大狗看見自己的援兵已到,趕忙大聲叫嚷道,生怕雷哥看不見自己似地。

雷哥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姚飛!

這一看不要緊!雷哥覺得小腿肚子一軟,差點栽在地上!

揉了揉眼睛,又把眼睛瞪大了好幾下,他才確認無疑。

自打雷哥進來,陳大狗的目光就一直沒有移開過,先前大雷哥進來的氣勢真是強啊!看那個臭小子都不敢說話了,不過後來發生的一幕卻讓他大跌眼鏡!

只見雷哥使勁地揉了揉眼睛,然後大滴大滴的汗珠順着他的脖子流淌下來,再然後,平常在他心裏高不可攀,如神一樣的人物竟然撲通一下跪下了!

陳大狗心裏咯噔一下,暗叫一聲不好!

果不其然,大雷跪在地上,連連朝對面那個似笑非笑的男孩兒磕頭!

“幫……幫主!”

“你認識我?”本來姚飛還想動手教教這個雷哥怎麼做人呢?沒想到他居然認識自己!

陳大狗聽見雷哥的幫主兩字,腦袋一下子一片空白了,他無力的吐出了兩個字:“完了!全完了!”

而最開始的那個始作俑者混混頭子呢?卻早已經昏了過去了。

“恩恩,屬下榮幸,上星期開幫中開大會的時候,老大帶我參加過,當時就對幫主產生了崇拜之情,猶如滔滔江水……”

“停。”

大雷連忙閉口不說話了。

“他是你手下的?”姚飛指了指在一旁嚇傻了的陳大狗。

“不是!”雷哥連連搖頭,急忙跟陳大狗要劃清關係:“只是見過幾次面,吃過兩頓飯,這一片由於處於鬧市區,五四會和我們都有人在這裏,比較複雜,所以幫中也沒有詳細的在這裏劃分勢力範圍。而我們這些人觸角也伸不了那麼長,所以就一直歸這個陳大**這一片兒。

“好了,我知道了,那那個呢?”姚飛說着又指了指那個混混頭子。


“不知道。”

“我要答案!”

“是!”

雷哥正憋着一口氣沒處發泄呢,他媽的,你欺負誰不好啊?!欺負到幫主頭上了!?還讓自己帶頭來找事兒!


爲了還個人情,自己可能要付出生命啊!

“把他拉過來!”雷哥滿肚子的火氣指着那個瑟瑟發抖的陳二狗,吩咐着身後的馬仔。

“是!”幾個馬仔出來使着大勁兒把陳二狗連拖帶拽的給弄了出來!

陳二狗這時才反應過來,沒敢起身,就那麼跪着,一步一挪的來到了姚飛面前。

“幫……幫……幫主我錯了!”

“哼!現在纔想起來我是幫主?剛纔找人來堵我的時候不是挺趾高氣揚的嗎?”

“幫主我錯了!都怪那個小金豆騙我,說他受人欺負了,沒辦法,我這纔來替他出頭的!”

“我知道了,不過你的底子也不乾淨吧!?”

“我……”

“呆子,他帶人欺負過你家沒?”

呆子看了看陳大狗,陳大狗臉上的汗水就已經開始稀里嘩啦的流淌下來了。

姚飛說的沒錯,自己確實曾經帶過一幫人來騷擾過呆子一家,並且還打過呆子的父親。

“是他!就是他!”

“恩?”

“就是他把我爸爸打住院的!”

“好的!”

姚飛轉頭看向陳大狗,不帶一點兒感**彩:“我兄弟說的你可有異議?”

“沒……沒有!”

“那好,你知道該怎麼辦吧?”

“是!”

陳大狗雖說是混混,但畢竟是在道上混過幾年的,這點兒骨氣還是有的,他咬了咬牙,“咔嚓!”竟自己掰斷了雙手手指!

衆人倒吸一口涼氣,被這一幕嚇得夠嗆。

“把他弄下去。”

“把那個人給我弄醒!”

今天的始作俑者混混頭子再一次悲催的被馬仔們給粗暴的弄醒了!

悠悠轉醒,他眯了幾下眼睛,看了看周圍,這才反應過來!

“幫主!我錯了!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吧!我有眼不識泰山!幫主!”

“呆子,你要怎麼辦?”

姚飛其實今天一直想在找個機會,讓呆子自己做一回主,以後他是要跟着自己一起混的兄弟呢,身上必須要有點血性才行。

最重要的是姚飛要讓他知道有些人不能一味容讓,適當的反抗一下,就會發現,那些人其實也是人,他們也會怕你們。

“我……我……”呆子囁嚅着,臉漲得通紅。

姚飛站起身來,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邊小聲說道:

“男人,該硬時就要硬,難道你想一輩子受這份窩囊氣嗎?就算你能受得了,你的父親呢?母親呢?他們呢?你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受委屈?”

“好!”果然,姚飛這一番話奏效了,呆子使勁的攥着拳頭,滿眼怒火:“我要他們再也不敢欺負我們家!我要讓他們下半輩子都在輪椅上度過!”

“好!”姚飛點了點頭,隨即看向混混頭兒:“我兄弟的話你可聽明白了?”

“幫主饒命啊!小兄弟饒命啊!以後我們再也不敢來這裏惹事了!還請放我們一馬啊!大狗哥,替我們說句話啊!”

混混頭兒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痛哭流涕的,快要暈死過去一樣。 可是卻沒有人迴應他。

“我的耐心有限,如果到時候了你還不動手,非逼得我出手的時候,那結果可就不一樣了。”

混混頭兒現在後悔的都想跳河自盡,可是他也知道今天的事情必須要有個交代了!

“好!希望幫主言而有信!”

混混頭說着便抄起了地上的鐵棍,咬了咬牙,照自己的小腿砸去!

“咔嚓!”

伴隨着骨頭斷裂的聲音,混混頭子滿頭大汗的昏了過去。

姚飛能看得出來,這一棍沒有水分,確實他後半輩子要在輪椅上度過了。

“陳大狗、大雷!”

兩人戰戰兢兢地走上前來。

“現在我宣佈以後這座店,是我們巨鱷幫的禁地,幫派所有人員不允許在此地打打殺殺,並且還要負責維護此地安全,防止宵小之輩前來鬧事!”

“謹遵幫主吩咐!”


“恩,這次的事情念在你們不是主犯,我暫且放了你們,下次要是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絕不姑息!”

“謝幫主!”

“走吧,沒你們事兒了!”

其實姚飛心裏也是很想定他們的罪的,給今天到場的所有人一個難忘的教訓。

可是他也明白,自己剛剛執掌巨鱷幫不久,軍心未定,很多成員肯定是面服心不服,要是在這個時候動了他們,難免會給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機。

但巨鱷幫下面幫衆欺男霸女、爲禍一方的事情可是要解決了,不然的話,早晚會被上面的人盯上的。

姚飛也在心裏暗暗琢磨這個事情,準備找時間跟王電鑽商量一下。

“老大……我……我……”

“行了,老柯,咱們兄弟那是過命的交情,這點小事兒就不必放在心上了。”

“哎,沒想到啊,老大,你現在混的這麼好啊,聽他們的意思是,你都是什麼幫派的幫主了?”

“恩,說來話長啊,改日我們在好好敘舊!”

“阿姨,你放心,以後這幫混蛋再也不會騷擾你了,誰要是再敢騷擾你,你讓老柯給我打電話,我來收拾他們!”

美婦人呆呆的看着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到現在爲止,她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困擾着他們一大家子的問題就這麼的被眼前這個看似弱不禁風、其貌不揚的男子給輕而易舉的解決了?

許久,反應過來後,美婦人才上前握着姚飛的手,狠狠的晃着:

“謝謝你!謝謝你!小兄弟!我代表我們家那口子謝謝你!”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