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果自己也跟着徐夏提高價格的話,且不是就成了被徐夏牽着鼻子走了,明明是他佔據了主導,怎麼一會的功夫,自己就成了被人牽着鼻子走的人了!

這踏馬!

而且,事已至此,如果不想被揍的話,好像自己也沒有什麼可選擇的條件!

趙東迅速做出了決定!大聲喊道:

“等等!我有個想法!”

“哦!東哥,請說。”

三哥保持着平常的心態,淡淡笑道,反正不管趙東和徐夏有怎樣的矛盾,他只管負責拿錢辦事。

雖說臨陣反戈對趙東出手,這有點違背道義,不過這都什麼時代了,道義二字,哪有軟妹幣香啊。

“我也能出三倍價格!老三,我要你現在、馬上、立刻!將徐夏給我狠狠的揍一頓!”

趙東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吐出了這一串的字,眼神盯着徐夏,那是濃濃的恨意。

三哥等人頓時眼前一亮,好像抓住了什麼重點,兩邊都在不斷的擡價啊,他沒有立即招呼人動手,而是看向了徐夏,笑問道:

“小兄弟,我東哥已經出到了和你一樣的三倍價格,於情於理,在相同價格下,我肯定寧願幫朋友不是,要不你再想想?”

言外之意太明顯了,讓徐夏加價啊。

趙東嘴角抽抽,這個老三以前不是這樣的啊,今天這是怎麼了?

沒見過錢嗎?

殊不知,在三哥眼中,像趙東這樣的人,不過也就是提款機而已,什麼朋友、兄弟,都是虛的,沒錢說個毛線啊。

而趙東加價,的確在徐夏的預料之中,畢竟,誰也不想自己捱揍啊,而且這還關係到面子問題。

更何況,這點錢對趙東而言,真的算不得什麼。

“哦,這樣啊,那我直接出十倍的價錢吧!凡是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那都不叫事!”

語不驚人死不休!徐夏說出口之後,現場徹底安靜了!

十倍價錢,這是個什麼概念,500的出場費,直接就成了五千。

三哥兩千的出場費,直接就變成兩萬。

天啦,哪有這麼划算的買賣啊。

頓時間,三哥等一大羣人,看向趙東的眼神都變得火熱起來,是真的火熱。

趙東被叮的頭皮發麻,踏馬,這個徐夏瘋了嗎?

十倍價格啊,這麼多人,全部算成錢的話,差不多要花三十萬!

踏馬的!吃軟飯,不用自己的錢,難道就一點都不知道心疼嗎?

劉苒怎麼不阻止?

對!讓劉苒阻止他!

反正趙東捨不得出那麼高的價格,他的錢又不是大風颳來的,買昂貴的衣服,吃昂貴的大餐,那是自己享受了啊。

跟花在三哥等人身上,根本就不一樣。

而且,他有種感覺,如果他再繼續加價的話,徐夏恐怕還會跟着加價,最後的價錢說不定就能捅上天去了。

“苒苒,你看看你的這個男朋友是個什麼玩意,拿着你的錢,一點都不心疼的花,你最好是立即阻止他,否則你就算賺再多錢,也不夠他揮霍的!”

趙東大聲喊道。

劉苒卻不以爲意的搖了搖頭,淡淡笑道:

“沒事,只要徐夏高興就好,只要他不捱揍就好!”

劉苒心頭早就在偷着樂了,真的出乎了她的預料,徐夏真的是太壞了。

而且,能看到趙東這般的吃癟模樣,她的心裏面很開心。

錢這東西,沒事的,花了再賺就是,只要人沒事就好。

“喂喂,趙東,你還加不加價啊,不加價,我就讓三哥出手了哦。


還是那句話,你放心,我是有素質的人,不會讓他們把你揍的太慘,大不了就是臉跟豬頭一樣,腫一段時間而已。”

徐夏淡淡的喊道。 趙東只感覺無比的諷刺,事情已經完全脫離了他的掌控,他的心頭極度不甘,是花是十倍的價錢,還是讓趙東這些人一人扇他一個耳光?

思索之後,趙東狠狠的攥緊了拳頭,不行,絕對不能讓人打臉,否則,這事傳了出去,他就真的沒法混了。

以後在大地資本公司裏面,還不成爲一個天大的笑話啊!

“老三,我也出十倍!給我揍他!”

趙東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吼了出來。

三哥的臉都笑成了一朵花,太值了,超值啊,出來一趟,帝都半個平米的房子錢就賺到手了,很爽。


而人的貪念一起,往往就變得愈發不可收拾,三哥依舊沒有動手,又看向了徐夏。

似乎在等着徐夏繼續加價。

“東哥闊氣啊,這就跟着加到十倍了?

實在不好意思,我別的本事沒有,就是花錢一點都不心疼,我出二十倍!”

徐夏淡淡的說着,昂首挺胸。

什麼!

二十倍!

所有人都驚呆了!

就連劉苒都很震驚,二十倍差不多就是六十萬了,徐夏怎麼想的?

她算了算自己卡上的錢,還有個一百多萬,好像讓徐夏再繼續揮霍一點,也沒什麼關係。

“徐夏,你踏馬的瘋了嗎?二十倍!你知不知道是多少錢!”

趙東的眼珠子都快瞪出去了,瘋了,真的瘋了,就算三十倍、五十倍的錢,趙東都能拿得出來,對他來說算不得什麼。

但是,這錢花的要有價值啊,因爲這麼點小事,花那麼多錢,太不值了。

“徐夏兄弟,闊氣啊!先轉錢,我馬上給你辦事!你看怎麼樣?”

三哥走到徐夏身邊,那張笑成了一朵花的臉盡是喜色,同時遞出了銀行賬戶,繼續說道:


“我們一共來了五十六個人,總共六十萬,轉我這張卡里面就行了。”

徐夏擺了擺手,笑着道:

“三哥,彆着急啊,生意這種事,急不來的,說不定東哥又加價了呢,我不想捱揍,就只能繼續加價,你們也能賺到更多錢,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三哥聽着這話,心裏舒服啊,今天真的走狗屎運了,點頭道:

“徐夏兄弟講究,也行,那哥哥我就聽你的。”

隨後,三哥又轉頭看向了趙東,淡淡問道:

“東哥,考慮的怎麼樣了?還加價嗎?吱個聲,哥幾個的時間也挺寶貴的,剛纔我另外一個兄弟纔給我發了消息,讓我去跳莎莎舞,還有大果盤。”

趙東嘴角抽抽,踏馬,怎麼辦,怎麼辦!

他頭大如牛,真的要這麼的沒完沒了的加下去嗎?

還是說自己挨頓揍就算了!

捱揍這事,趙東是真的無法接受,百分百的無法接受。

“我出三十倍!”

趙東再次報價。

“我四十倍!”

徐夏不帶思考的,直接開了口。

“徐夏,你踏馬是不是瘋了!”

趙東怒道。

徐夏聳了聳肩,淡淡道:

“我樂意!”


“我踏馬的五十倍!有種你再繼續加!”

五十倍相當於就是壹佰伍拾萬了!

講真,徐夏都有點驚愕,

“五十倍?你確定沒開玩笑?超級加倍啊!”

“哼!沒開玩笑,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

有種你踏馬的就給我繼續加!”

徐夏沉默了,五十倍這個價格真的挺高,而且,玩笑也開的差不多了,是時候收場了。

他看向了劉苒,問道:

“苒苒,你賬戶上還有多少錢?”

劉苒想了想,回道:

“還有一百四十八萬。”

徐夏撓了撓頭,很是苦惱的說道:

“怎麼就不夠了呢,早知道下午就不該去買幾十萬的衣服,太貴了,用來揍人多划算啊。”

“哈哈哈……沒錢了吧!徐夏,你踏馬不是很囂張嗎!你囂張啊!草!三哥,現在是我加價贏了,讓你的人,一起上給我揍他!留一條命就行了!”


趙東面目猙獰,身爲投行精英,今天這壹佰伍拾萬是他花的最不值的一次!

但是,爲了爭一口氣,他豁出去了!

“徐夏兄弟,實在抱歉,人家東哥財大氣粗,雖然我心底很感激你,但規矩就是規矩,得罪了!”

三哥默默嘆了一口氣,講真,他現在不怎麼想揍徐夏,這位可是他的財神爺啊。

“等等!三哥,要不你先讓趙東把錢轉給你們啊,要是待會他不認賬怎麼辦?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